被老教授告了的知網:年入12億,用幾百元閱讀卡發稿費

“翟天臨事件”后,中國知網再一次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近日,“知網擅錄九旬教授論文賠償70多萬”等相關消息在微博上引發熱議。隨後,中國知網也被人民日報、央視網等評論稱“店大欺客”“借雞生蛋”。據悉,博士論文、碩士論文在中國知網出版,作者本人最高僅可獲得100元現金,以及400元面值的檢索閱讀卡作為稿酬。但是作者的論文每在中國知網上被下載一次,平台就會收取15元/本甚至25元/本的費用。

在這種模式下,中國知網吸金不少。財報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知網年收入近12億元,毛利率近54%。

“低收高賣”,中國知網被指“借雞生蛋”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89歲的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趙德馨,把論文領域的平台巨頭——中國知網給告了。原因是後者擅自收錄他的100多篇論文,趙德馨沒拿到一分錢稿費,自己下載還要付費。

趙德馨最終全部勝訴,累計獲賠70餘萬元。中國知網不再收錄他的文章,已收錄的也全部下架。

在社交平台上,也有不少人反映有相似遭遇,文章被中國知網收錄,但自己完全不知情。

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李旻向中新經緯表示,中國知網侵權問題存在已久,但由於著作權侵權維權困難,判賠標準低,多數作者一般不會去主張權益。“同時大多數論文作者發表論文,其目的是為了傳播自己的觀點,而非獲取收益,所以作者即使知道了被侵權,也會為了擴大論文的影響力而不去主張權利。”李旻稱。

不過,也有網友表示,可以向中國知網申請稿費,有人稱自己“畢業論文的稿費全是以中國知網充值卡的形式來發放”。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中新經緯注意到,2016年10月,中國知網曾發布一則“關於向中國學術期刊(光盤版)電子雜誌社領取學位論文稿酬的通告”。根據該則通告,學位論文出版后,作者可聯繫雜誌社領取稿酬,其中博士論文著作權人所得稿酬最高,但最高也僅有100元現金和400元檢索閱讀卡。

目前,中國知網的學位論文稿酬標準仍是依據該通告。

▲中國知網官網截圖
▲中國知網官網截圖

值得一提的是,據中國知網下載計費標準,每本論文每在中國知網上被下載一次,平台就會收取一筆費用,其中碩士學位論文15元/本,博士學位論文25元/本。

▲中國知網官網截圖
▲中國知網官網截圖

北京一家學術期刊編輯莉莉(化名)向中新經緯表示,學術論文較為依賴中國知網,中國知網的閱讀量、下載量、引用率等都是評價期刊質量指標之一。

據悉,該學術期刊每年都與中國知網有合作,會將期刊上的文章上傳至中國知網,“中國知網每年給我們結一次錢,但不會直接給作者,給我們也很少,幾千塊錢的樣子,具體金額根據下載量等指標決定。”莉莉稱,中國知網上有很多數據庫,不同數據庫的稿酬標準不一樣,“有幾塊錢一頁的,也有幾分錢一頁的。”

一位曾在雜誌社工作的編輯也稱,其之前所在雜誌社也會將發表文章上傳至中國知網,中國知網也是將其檢索閱讀卡作為稿酬。

央視網評論稱,中國知網的授權條款涉及“霸王條款”、壟斷問題,沒有真正體現出對知識原創者的尊重。論文作者嘔心瀝血創作出的成果,發表后被收入中國知網系統,用於牟取高額經濟利益,而原作者卻無法從中獲得應有報酬。中國知網“借雞生蛋”這本創新生意該改改了。

年收入近12億,曾因頻繁漲價被高校抵制

天眼查信息顯示,中國知網所屬公司為同方知網(北京)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同方知網),該公司成立於2004年11月18日,是A股上市公司同方股份的子公司。

目前,中國知網已經建成了世界上全文信息量規模最大的“CNKI數字圖書館”,成為中國高校師生最常用的文獻資料數據庫。

據同方股份年報,同方知網主要從事互聯網出版與服務業務,目前已經形成“中國知網”(CNKI)門戶網站,為用戶提供《中國知識資源總庫》《中國學術期刊數據庫》《中國博碩士論文數據庫》、《中國年鑒全文數據庫》《中國工具書網絡出版總庫》等一系列產品,以及知識資源互聯網搜索、共享和網絡出版服務。

同方股份財報顯示,2020年全年,同方知網主營業務收入11.68億元、歸母凈利潤1.93億元,毛利率53.93%;2021年上半年,該公司主營業務收入4.96億元、歸母凈利潤1892.70萬元,毛利率為51.30%。

據悉,中國知網曾因頻繁漲價遭到高校抵制。2016年1月,武漢理工大學發布了知網停用的通知。校方稱:“由於續訂價格漲價離譜,我校與中國知網公司的談判不成功。這些年來,CNKI公司漲價幅度過大的行為已經收到全國很多高校的抵制,包括許多知名的985高校。”

武漢理工大學圖書館稱,2000年以來,知網每年的報價漲幅都超過10%,從2010年到2016年的報價漲幅為132.86%,年平均漲幅為18.98%。但在不到1個月後,武漢理工大學又重新訂購併恢復開通中國知網數據。

無獨有偶,北京大學同年3月也曾貼出即將停用知網的通知,稱“不向商家過分的漲價行為輕易妥協”。當時,北大圖書館相關負責人向媒體表示,知網的購買費用漲價過高,已超出了圖書館的預算限額。

同方知網的一名銷售人員對媒體透露,中國知網的總體覆蓋率比同為數據庫的萬方、維普好很多,而且對高校的覆蓋率要大於對企業的覆蓋率。一位知網管理人員表示:“知網並沒有所謂的定價規則,每年的定價是根據當年文獻量、核心資源、獨家資源等等而定,同時受多方面因素影響,比如版權問題等。文獻多了,價格自然上浮。”

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中心研究員趙佔領表示:“知網的優勢就是掌握了核心的版權資源,或者把絕大部分期刊的版權資源都買斷了。中國知網如果沒有理由或者理由不充分地不斷漲價,有可能會涉及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問題。”

李旻則認為,知網在國內中文學術文章檢索服務市場上具有能夠控制商品價格、數量或者其他交易條件,或者能夠阻礙、影響其他經營者進入相關市場能力的市場地位。“在知網價格漲幅巨大的情況下,大多數高校毫無議價能力,只能選擇繼續使用,如果該價格被認定為不公平高價,那麼其不合理漲價行為涉嫌構成經營者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屬於我國《反壟斷法》規定的壟斷行為。”

中新經緯注意到,目前,在社交平台上,仍有部分網友吐槽中國知網收費高、年年漲價。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12月10日,針對“知網擅錄九旬教授論文賠償70多萬”事件后外界對於知網的質疑,以及將閱讀卡當作者稿酬等問題,中新經緯致電中國知網並向其發去採訪函,其相關工作人員稱“近期會有回應”。截至發稿前,中新經緯尚未收到中國知網關於相關問題的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