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訓機構“穿馬甲”,學科類培訓潛伏公益性寒托班

“雙減”后的第一個寒假,中小學生總體課業負擔減輕。教育部不久前印發通知,要求嚴防義務教育階段線下學科培訓機構違規開班等問題發生。記者近日在東部一些大城市走訪看到,學科類線下培訓基本處於“冰封”狀態,但仍有少數機構違反相關規定,穿着各類“馬甲”活躍於培訓市場。

“圖書館”“成長中心”從事學科類培訓

教育部印發的相關通知要求,要嚴格執行日常巡查,嚴防義務教育階段線下學科類培訓機構違規開班、面向3至6歲學齡前兒童的培訓機構違規開展線下學科類(含外語)培訓、非學科類培訓機構以“素質拓展”“思維訓練”等名義超範圍開展學科類培訓等問題發生。

如今仍有機構打着“圖書館”“成長中心”等旗號從事學科類的寒假培訓,甚至還針對3至6歲的學齡前兒童。

東部某地一商場內,名為“XX圖書館”的機構開設的寒假班已過一周。這家“圖書館”稱讓孩子學習國外原版讀物,有超過6000種供選擇,每次的上課時間為2小時,收費600元。

記者發現,看似素質類的閱讀課堂,背後卻是學科類教學。以某一本在北美出版的兒童讀物為例,背面用英語印着:適用於4至8歲的兒童。但在該機構里,這本適用於英語國家的讀物被用於年齡相仿的中國學生,甚至面向3至6歲的學齡前兒童。此外,機構還根據讀物自編了練習冊,內容涉及相關的單詞和句型練習。

“課堂上會反覆讓孩子練習單詞和句型。”一位工作人員說。

某機構工作人員介紹該機構通過境外讀物讓孩子練習單詞和句型。攝於2022年1月20日

某機構工作人員介紹該機構通過境外讀物讓孩子練習單詞和句型。攝於2022年1月20日

有的機構則打着“陰陽廣告”,門口的大海報上寫着“編程機器人”“打造領袖素質”等宣傳廣告,在不起眼的位置則用小字體打出“小學語數英”“小班教學”“同步校內”等,課堂里,3至6歲的學齡前兒童“超前學”,機構“提前教”拼音、識字等小學內容。

學科類培訓潛伏公益性寒托班

記者走訪發現,有些公益性的寒托班裡“混入”了營利性培訓機構,且從事學科類培訓。東部某地市中心一家名為“XXX托育園”的寒托班已開始一周。一個工作日的早上8點開始,家長陸陸續續地把孩子送至園內。

早晨家長送孩子進入一家托育園,寒假期間每天8點30分上課,下午4點30分放學。攝於2022年1月21日

早晨家長送孩子進入一家托育園,寒假期間每天8點30分上課,下午4點30分放學。攝於2022年1月21日

平日里,這家托育園主要提供0至3歲孩子的托育服務,寒假期間向3至6歲的孩子開設寒托班,但卻有着多門學科類課程。以5歲的大班孩子為例,每天有包括語、數、英在內的5節課,從早上8點半開始上課到下午4點半放學。

課表顯示,該托育園的寒托班對5歲的學齡前兒童開設了多門學科類培訓課程。

課表顯示,該托育園的寒托班對5歲的學齡前兒童開設了多門學科類培訓課程。

工作人員介紹時還謹慎地問詢記者各種情況,並坦言說,按照規定,這些課程對“大班(的孩子)是不允許(開設)的,寒假更不允許。”

該托育園工作人員坦言這類課程在政策上是不允許的。攝於2022年1月21日

該托育園工作人員坦言這類課程在政策上是不允許的。攝於2022年1月21日

記者調查發現,這家托育園是由某民非組織運營的公益性托育機構。然而在寒假期間,該民非組織通過與營利性培訓機構合作的方式開設學科類培訓,而這兩家機構的法人又同時持股另一家企業,兩人間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涉嫌打着公益的旗號從事違規的培訓。

營利性培訓機構通過和民非組織合作,將學科類培訓滲透至公益性寒托班。

營利性培訓機構通過和民非組織合作,將學科類培訓滲透至公益性寒托班。

疏堵結合 讓寒假帶娃有更多去處

寒假前教育部公布的數據顯示,全國校外培訓治理工作取得了明顯進展,學科類培訓大幅壓減,線下校外培訓機構已壓減83.8%,線上校外培訓機構已壓減84.1%。留下的培訓機構一部分轉為非營利性機構,實行政府指導價,為人民群眾提供公益服務。

校外培訓班大幅縮減的同時,學校里各類“花式”寒假作業應運而生,運動、勞動、科普、志願服務……不少社區開設公益性寒托班,讓“大手”牽“小手”,讓“銀髮”帶娃娃。

採訪中不少雙職工家長仍覺不解渴,表示希望校內外能為孩子提供更多去處,尤其對於長輩不在身邊的家庭,培訓班的意義很大程度就在於託管。

“寒假給孩子報了爵士舞班,還準備再報游泳班和科學益智班,現在素質類培訓班價格也不菲,但總比孩子沒地方去好。”一位小學生家長說。

華東師範大學基礎教育改革與發展研究所終身教育研究中心首席專家吳遵民說,要鞏固“雙減”成效,一來要加強日常監管,警惕違規培訓班“借殼冒頭”;二來要建立長效管理機制,並進一步整合校內外資源,創新培養方式,實現“五育”並舉,讓家長在假期里能有更多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