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大廠“扎堆”數字人

作者:蘇樵 來源:NFT營銷工場

互聯網大廠,都在“造人”。

宇宙是當下科技互聯網行業最熱門的話題。近年來,隨着元宇宙概念的升溫,各行各業都已將目光投向元宇宙,在各自相關的領域動作頻頻,都想搶先一步邁進元宇宙的大門。

NFT營銷工場觀察到,那些試圖與元宇宙建立更多連接的組織,都有一個共同的動作:推出數字虛擬人。

過去,企業的名片可能是創始人、CEO,是商業代言的明星,但現在,數字虛擬人正在成為企業的全新名片,體現着企業的技術、文化、審美和價值判斷。數字人從誕生開始就自帶流量,以一種更親和、更輕鬆、沒有人設負擔的方式,拉近着和目標受眾的關係。

數字人正在推開元宇宙世界的大門。

虛擬偶像爭相出道

未來某一天,品牌代言是否會成為數字人的天下?

近兩年,數字虛擬人成了為數不多的“風口”。啟信寶數據顯示,2020年,國內數字虛擬人相關企業新增數量為36080家,2021年,新增企業達到66293家,同比增長80%。天眼查數據顯示,我國目前有“虛擬數字人”相關企業近30萬家,其中有超過63%的企業成立於1年之內。

另據市場研究機構ResearchAndMarkets數據,預計到2028年,全球虛擬活動市場規模將達到5047.6億美元(約32707.44億元)。

在業界,數字人並沒有明確的定義。但中國人工智能產業發展聯盟發布的《2020年虛擬數字人發展白皮書》中指出,虛擬數字人意指具有數字化外形的虛擬人物,除了擁有人的外觀、人的行為之外,還擁有人的思想,具有識別外界環境、並能與人交流互動的能力。

從已經發布的數字人來看,目前的超寫實數字人(MetaHuman)不但在外形上追求更貼近真人,表情、毛孔、髮絲、皮膚的質感紋路等都具備超寫實特徵,力求做到對真人的高強度還原,達到以假亂真的程度,在人設、商業化路徑方面也力求與真人無二。

在國外,最負盛名的數字虛擬人是美國初代虛擬網紅Lil Miquela,她於2016年在Instagram上首次亮相,目前已擁有300多萬粉絲。Lil Miquela既是網紅、模特,接受時尚雜誌採訪,也是音樂人,發布的單曲《Not Mine》《Money》《Sleeping In》等都在Spotify上名列前茅。

Lil Miquela的商業化形式也相對成熟,包括廣告植入、品牌代言、視頻口播、參加時尚發布會等,Chanel、Supreme、Fendi、Prada、Givenchy、Calvin Klein、三星等品牌都與之有合作。2018年,Lil Miquela被《泰晤士報》評為“互聯網上最具影響力人物”,《時代》周刊也將其評為2018年全球25大網紅之一。

中國互聯網大廠“扎堆”數字人

從左至右依次為:Lil Miquela、Imma、Shude

此外,國外的Shudu、Imma等虛擬網紅也備受關注。Shudu被稱為“世界上第一個數字超模”,與數字超模機構 TheDiigitals.com 簽訂了模特合同,並作為Balmain家族的最新模特之一。

Imma由日本虛擬偶像經紀公司Aww以及專門為電影和遊戲建模的CG公司ModelingCafe聯合打造,在2019年7月就登上了計算機圖形雜誌CG World的封面,是宜家、亞馬遜、華倫天奴、迪奧、彪馬、耐克和Calvin Klein等知名品牌的代言人,Imma也出現在了東京殘奧會的閉幕式上。

在國內,第一個備受關注的數字虛擬人是AYAYI。2021年5月20日,AYAYI第一次出現在小紅書上。其“出道貼”只有一張照片,但迅速引起轟動,一夜之間漲粉數萬。目前為止,這張圖在小紅書上已經獲得了11萬次點贊和1.4萬收藏。

AYAYI符合當代年輕人審美的外貌和“又A又颯”的人設,迅速吸引了大量年輕粉絲。2021年9月,AYAYI作為“數字員工”入駐了阿里,成為天貓超級品牌日的數字主理人。目前,AYAYI已經和嬌蘭、保時捷、BURBERRY、安慕希、LV、BOSE等品牌達成合作。AYAYI的製作公司燃麥科技表示,AYAYI目前累計接觸品牌已經超過五百家。

與AYAYI前後腳“面世”的,是國貨彩妝品牌花西子於2021年6月1日推出的品牌虛擬偶像“花西子”。花西子品牌方表示,“花西子”將是一個“養成系”的人物,是花西子的品牌人格化展現,未來“花西子”將會動態地被賦予更豐富的人格、思想、行為和價值觀,成為花西子與消費者情感溝通的橋樑,並逐漸迭代升級成為品牌方與用戶共創的符合用戶期待的品牌人設。

中國互聯網大廠“扎堆”數字人

從左至右:AYAYI、花西子、柳夜熙

2021年10月31日,數字虛擬人柳夜熙憑藉一條128s的視頻爆火網絡,在抖音漲粉上百萬,一夜成名,柳夜熙也被稱為是2021年的“現象級”虛擬人。如今,柳夜熙在抖音的粉絲已接近900萬,目前已經和小鵬汽車vivo、嬌韻詩、男人裝、安踏等品牌開展合作。

2021年11月13日,浙文互聯旗下浙文科技孵化的兩位數字人“君若錦”和“蘭_Lan”上線。目前,她們已獲得汽車、快消、互聯網、服務行業等多個行業的商業化機會,如奧迪、中航集、我愛我家、巧媽媽等。浙文互聯表示,“君若錦”和“蘭_Lan”也將在網綜、網絡短劇、上星衛視等平台與粉絲見面。

中國互聯網大廠“扎堆”數字人

從左至右:君若錦、映映

今年6月,映客啟動品牌升級,宣布正式更名為映宇宙(Inkeverse),簽約數字虛擬人“映映”為品牌代言人,業務全面向元宇宙進軍。

AYAYI、柳若熙、君若錦等更像是數字虛擬人界的名人,忙於接代言,跑通告,而花西子、映映則是品牌自家推出的虛擬代言人。花西子品牌相關項目負責人表示:“我們希望能夠為品牌塑造一個專屬的形象,長久地陪伴品牌5年、10年,甚至是100年發展。”

娛樂圈的波瀾起伏,以及隨時“塌房”的風險,讓品牌在選擇合作對象時慎之又慎。理想化一點,人設可以苦心孤詣多年如一日經營,但真人總有七情六慾,要經歷生活的一地雞毛,在無限放大的聚光燈下,總會被“扒”出或大或小的缺點。更何況,真人偶像存在體能和狀態的上限,且必然會年華老去,必然要吃喝拉撒睡,有情緒,會懈怠。

而數字虛擬人理論上可以7*24小時不間斷工作,不受時空、天氣、身體條件、技能等因素限制。此外,數字人的形象還可以根據創造者的審美、根據圖紙進行理想化塑造,這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人類對於美的極致想象,也滿足了品牌對於自家理念的極致表達。如果數字人IP運營得當,數字人的社會生命力將會是一種接近永生的狀態。

另外一方面,就目前而言,品牌商可能更容易付得起虛擬網紅的代言費,廣告商可以為虛擬人創建自己獨特的人設,並“操縱”它們之間的關係。

2021年以來,歐萊雅、麥當勞等新老品牌也都推出了屬於自己品牌的虛擬形象,用於展現品牌形象,宣傳品牌理念。2022年6月,天貓在虛擬空間舉辦元宇宙大秀,AYAYI和鍩亞、元芨等6位數字人身着小鵬汽車、百威、玫珂菲、Off-White等品牌的跨界數字服飾依次上場。

從虛擬歌手洛天依,到數字虛擬偶像翎_Ling、AYAYI 、南夢夏、柳夜熙,再到虛擬偶像組合A-soul……越來越多的數字人開始出現、出圈,並陸續在諸多領域落地開花。

至此,我們不由得發問:未來某一天,品牌代言是否會成為數字人的天下?真人偶像是否將徹底失去商業價值?更進一步,數字虛擬人需要休息時間和節假日嗎?

“大廠”紛紛造人

2021年8月,有媒體報道,英偉達在當年4月舉辦的GTC線上峰會中,進行視頻演講的英偉達CEO黃仁勛並非真人,而是合成的“數字替身”。直到新聞爆出后,媒體才發現,在發布會不不同環節,黃仁勛的內搭衣服和皮衣的領口有些不太一樣。

中國互聯網大廠“扎堆”數字人

對此,業內評論稱,“黃仁勛騙過了全世界”。英偉達方面回應道,在1小時48分鐘的視頻中,絕大多數為真人出鏡,只有14秒為了展示3D仿真模擬平台的技術,而讓特效製作的“黃仁勛”出場。

超寫實也意味着更高的技術門檻與製作成本。黃仁勛的那段14秒以假亂真的、歷經4個月全世界都沒有發現端倪的演講視頻,共有34個3D美工師和15個軟件工程師協同參與,總計近千工時,前後共製作了21個版本。

柳夜熙的成本投入也在百萬元級別,其第一條視頻成本就達幾十萬元,涉及到的創作團隊人數超百人。柳夜熙背後的公司創壹科技CEO梁子康曾透露,2018、2019年,每一秒的視頻價格比1克黃金還貴,現在每一秒價格相當於2到3克的黃金製作水準和製作成本。

百度數字人與機器人業務負責人李士岩在媒體採訪中表示,目前,全套的數字人服務在幾十到上百萬的費用不等。

洞見研報顯示,虛擬人製作的客單價在百萬元以上,更高精度的虛擬人製作成本甚至達到千萬級。

看起來很難很複雜,但這並不影響各大企業爭相“造人”。

2020百度世界大會,央視主持人康輝、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分別與20年前的“小康輝”“小李彥宏”兩位虛擬熟人展開穿越時空的對話。2021年百度世界大會,龔俊數字人亮相。

中國互聯網大廠“扎堆”數字人

2021年12月,網易雲音樂的上市儀式上,除了在線下敲鑼的丁磊本人,還有兩個虛擬數字人“丁磊”,他們分別被刻畫成了2000年29歲的丁磊和2021年50歲的丁磊,三個丁磊共同敲鐘。

中國互聯網大廠“扎堆”數字人

據百度方面的消息,在即將召開的2022百度世界大會上,數字人將成為主角,百度AI數字人希加加、度曉曉將作為AI策劃官、副主持人和開場嘉賓,出現在大會的多個環節中。

互聯網公司不約而同地將數字人放在了最重要的場合。

今年北京冬奧會期間,各大互聯網企業“派出”的數字人也各顯神通,如央視新聞與百度智能雲聯合推出的AI手語主播,央視頻與騰訊雲聯合推出的手語解說數字人“聆語”,中國移動咪咕視頻推出的體育數字達人、谷愛凌虛擬分身Meet Gu,阿里巴巴推出的冬奧宣推官數字人“冬冬”,“3D虛擬冰冰”等,以各自擅長的方式參與到賽事不同環節。

中國互聯網大廠“扎堆”數字人

學術界也迎來了第一位數字虛擬學生。2021年6月,虛擬人“華智冰”正式亮相清華大學,並進入清華計算機科學與技術系知識工程實驗室學習。華智冰由清華計算機系、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智譜AI與小冰公司聯合培養,師從清華計算機系副主任唐傑教授進行持續學習演化。

在數字世界,有明星名人,自然也有打工人。當前,數字人主要分為演藝型數字人和服務型數字人。演藝型數字人主要包括上文前文提到的虛擬偶像、虛擬主播/主持人、真人數字分身等;服務型數字人包括虛擬員工、數字客服、虛擬培訓師、數字理財專員等。

銀行業較早開始服務型虛擬人業務。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已有包括銀行、券商、保險在內的19家機構試水了元宇宙。其中虛擬人、數字藏品成為目前金融機構進入元宇宙的最主要賽道。

2019年12月13日,浦發銀行聯手百度智能雲打造的首個數字人員工“小浦”正式上崗;2019年12月17日,光大銀行也推出虛擬銀行員工、金融理財顧問“陽光小智”;2020年7月,德意志銀行企業銀行部在全球的虛擬數字員工――“BlueBotYi”在中國正式上崗;2021年12月30日,百信銀行虛擬數字員工“AIYA(艾雅)”正式入職;2022年2月9日,寧波銀行上海分行推出001號數字員工“小寧”……

互聯網上,一日千里。當我們注意到數字人的時候,數字人已經“入侵”到了各行各業。

還沒造人的公司,估計在趕來的時候,連數字人的名字都不好起了。

“造人”也需要資本

除了百度、騰訊、華為、科大訊飛等互聯網大廠,虛擬數字人在國內的發展離不開投資機構的參與。

2021年,國內虛擬人相關的投資有16筆,融資金額從數百萬元人民幣到數千萬美元不等,投資方不乏紅杉、IDG、順為等知名投資機構。2022年第一個月,數字人領域就有近百起融資,累計金額超4億元。

與網易聯合推出數字人科技博主Eassy的數字資產研運商世悅星承(StarHeir Technology),在2021年12月獲得了網易領投的1000萬元天使輪融資之後,又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於2022年1月獲得了梅花創投的Pre-A輪融資。世悅星承旗下有五位數字人Mr.Meta、Vila、Reddi、Nami、Vince,合作方包括Gucci、嬌韻詩、Max Mara、森海塞爾、Air Jordan、SKP-S、中國李寧、vivo等。

創造出AYAYI的超寫實數字人(MetaHuman)IP創作及運營公司燃麥科技。在今年初也已宣布完成由SIG投資,穆棉資本擔任獨家財務顧問的數千萬元人民幣的PRE-A輪融資。據悉,本輪融資將用於更多數字資產開發運營和公司的全球化布局。

過去一段時間,沾上元宇宙、數字人等概念的公司,都在股市春風得意。據《每日經濟新聞》統計,2021年,28家“虛擬數字人”概念股中,有25家公司股價累計實現上漲。

但必須認識到,目前數字人的發展尚處於早期。前第一財經總編輯秦朔曾提到,99%的元宇宙公司,怎麼漲上去的,必然會跌回去。元宇宙是未來,不是現在。能抓住元宇宙核心的是虛擬現實/混合現實相關硬件技術、區塊鏈技術、人工智能技術。掌握這些核心技術的公司,會長期勝出。大量模式創新的公司將曇花一現,留下的只有1%。

具體到數字人領域,IDC 報告認為,當前數字人大多處於 L1-L3階段,即依賴算法驅動肢體、姿態、口型、表情等,數字人可執行簡單的決策和操作。未來數字人將實現 L4-L5水平,由數字人自主進行決策、執行任務,完全實現智能化交互。AI 能力領先的廠商將更快實現 L4-L5級水平。

Web3世界:需要怎樣的數字人

今年6月,設計團隊為了讓美國的虛擬人“Lil Miquela”形象更加真實,在她兩頰上添了些“雀斑”。

這可能關聯到日本機器人學家森政弘在1970年提出的“恐怖谷”理論。這是一個關於人類對機器人和非人類物體的感覺假設,當人型玩具或者機器人的仿真度越高,人類會對其越有好感,但當這種仿真度達到某個零界點,人類的好感度就會突然降低,甚至越反感恐懼。當機器人的外表和動作和人類的相似度繼續上升的時候,人類對他們的情感反應又會變回正面。

中國互聯網大廠“扎堆”數字人

中央財經大學數字經濟融合創新發展中心主任陳端表示,Lil Miquela這種“連不完美都經過刻意設計”的情況,反而可能會引發人類的“恐怖谷”效應。

越是逼真、超寫實、智能化程度越高的數字人,開發難度越大,成本越高,

但另一方面,過於完美的數字人,可能會對人類的心理和生理造成創傷,諸如身體形象的管理問題等。國外的一項研究表明,經常看經過PS、噴繪和數字修改的人體模型會對心理健康產生毀滅性影響。虛擬生成模型的流行將進一步強化更加不切實際的美麗標準,並加劇隨之而來的所有生理和心理創傷。

事實上,人類不必過度擔憂,也不必過度苛求數字虛擬人的真實性和完美度。

數字虛擬人是元宇宙的原住民,也是人類在元宇宙中的數字化身。

儘管馬斯克曾發出“人類是否存在於更高等文明的元宇宙模擬器中”的質疑,但目前看來,虛擬世界的一切能力都是人類賦予的。

元宇宙到底是什麼?目前沒人能說得清,但大家又都有一個共識:元宇宙是互聯網的更高級形態,也是一種新型的文明形態。

隨着一個個虛擬數字人的發布,元宇宙世界的人物形象逐漸豐富立體,完美或不夠完美的數字人,從長遠看,都將成為元宇宙龐大生態的一部分。

或許,在不遠的將來,每一個進入Web3的人類,都將擁有自己的虛擬分身。

數字人不再停留在科幻小說和電影里,它從人們的想象中走來,藉著科技的力量,走向現實,走向未來,走向浩渺的元宇宙。

從元宇宙到Web3.0,既是概念的顛覆,也是產業的轉型升級,提升效率是互聯網永恆不變的主題,而元宇宙的去中心化正式是底層在最大幅度提升數字化生產效率。

正如紅杉中國鄭慶生所言,我們已經進入到了下一次商業革命爆發的科技積累階段,現在正是打地基的時候。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61684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