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收購Twitter靈感來自巴菲特 分析師:缺乏融資細節,難以奏效

北京時間4月15日早間消息,據報道,雖然埃隆·馬斯克(Elon Musk)要約收購Twitter的做法效仿了“股神”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但由於他為人極其善變,所以很難達到與巴菲特相同的效果。

馬斯克收購Twitter靈感來自巴菲特 分析師:缺乏融資細節,難以奏效

“這是我最好的報價,也是最後的報價。”

馬斯克430億美元私有化Twitter的計劃其實是在效仿巴菲特:根本不容對方討價還價。但投資銀行家、投資者和分析師都認為,想要讓這項策略真正奏效,他需要提出一個極高的報價,並公布詳細的融資計劃才行。他們還補充道,馬斯克經常改變立場的做法也對他不利。

眾所周知,巴菲特通過他旗下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完成了許多重大交易,如116億美元收購財產和災害保險公司Alleghany,以及370億美元收購航空設備製造商Precision Castparts,而他採取的交易方法就是只給出一個報價,而且拒絕談判。

在他的收購目標眼中,這些要約都很公平,伯克希爾-哈撒韋還承諾提供融資支持。但馬斯克的報價似乎太低,而且缺乏融資細節。

2018年,身為特斯拉CEO兼聯合創始人的馬斯克發推文稱,他已經獲得了“資金保障”,可以完成720億美元的特斯拉私有化交易,但卻並未真正發起邀約。他和特斯拉分別遭到了2000萬美元的民事罰款,馬斯克還因此辭去了特斯拉董事長,以便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和解投資者欺詐指控。

“巴菲特在60年時間裡通過40筆交易證明他會說到做到。他的話價值千金。但如果是馬斯克,我不會信任他……他沒有可信度。”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教授勞倫斯·康寧漢姆(Lawrence Cunningham)說,他曾經撰寫過關於巴菲特的詳細內容。

對此,馬斯克和巴菲特均未對此置評。

馬斯克提出的現金收購要約為每股54.20美元,對應估值為430億美元,較Twitter 4月1日的收盤價溢價38%——這也是馬斯克公布其持有9.1% Twitter股份前的最後一個交易日。但這一報價仍然低於Twitter去年11月的股價。事實上,在2021年的多數時候,該股都維持在60美元上方。

沒有參與此事的投資銀行家表示,最簡單的對比對象就是PayPal對Pinterest的收購要約,由於投資者對這筆交易反應不佳,PayPal去年10月取消了要約。當時的報價給予Pinterest約17.4倍的市銷率。而作為對比,馬斯克給予Twitter的市銷率僅為8.6倍。

Twitter股價周四報收於45.08美元,自馬斯克披露其54.20美元的報價後下跌了1.75%,反映了投資者對該交易普遍持懷疑心態。

“我不認為Twitter董事會很難拒絕這筆交易。溢價不高,估值也不高。”Kellner Capital併購套利投資組合經理克里斯·普爾茨(Chris Pultz)說。

Twitter發言人尚未對此置評。

缺乏融資細節

馬斯克去年出售了價值150億美元的特斯拉股票,約佔其持有的特斯拉股票總額的10%,部分原因是為了解決納稅問題。

目前還不清楚其中有多少錢會用於Twitter的收購,他有可能會出售更多特斯拉股票,也有可能利用特斯拉股票進行抵押貸款。但他並未在周四提交的監管文件中披露自己的融資細節。

槓桿收購通常有60%至80%的資金來自債務,所以馬斯克可能至少要100億美元。他可能尋找私募股權公司作為合伙人,幫助他籌集資金。

另外一個問題是銀行是否願意為這筆交易提供債務融資,畢竟Twitter在馬斯克掌權後會如何運作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馬斯克對Twitter現有的管理層提出批評,但他並未披露將會替換哪些人。他還抨擊Twitter依賴廣告創收,但這確實是Twitter目前的主要收入來源。摩根士丹利擔任馬斯克這筆交易的首席投行。

馬斯克在邀約函中表示,如果Twitter拒絕這份要約,他會重新考慮自己作為股東的立場。但在周四晚些時候,他又透露可能會繞過Twitter董事會,直接發起惡意收購。

他在推文中表示,Twitter股東應當對該交易進行投票,他還發布了一份調查,詢問Twitter用戶對此事的意見。通常而言,一家公司會在交易獲得董事會批准后再交由股東投票。

雖然馬斯克說自己的要約是“最好的報價,也是最後的報價”,但分析師認為,如果他願意調整報價,成功概率會大大提升,畢竟他是目前的全球首富。

“董事會有理由拒絕第一個報價,然後考慮報價更高的選項。”美國銀行分析師賈斯汀·珀斯特(Justin Post)周四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