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鳴、后宿華:年輕企業家紛紛卸任CEO為哪般?

又一位80后企業家卸任CEO。近一年來,年富力強的互聯網企業家們紛紛開啟半退隱模式。新一代的CEO們登上歷史舞台。10月29日晚間,快手宣布聯合創始人宿華卸任CEO一職,聯合創始人程一笑擔任該職務,宿華將繼續擔任董事長、執行董事、薪酬委員會委員,負責制定公司長期戰略。程一笑則負責公司日常運營及業務發展,並向宿華彙報。

前一鳴、后宿華:年輕企業家紛紛卸任CEO為哪般?

快手將這項變動定義為兩位創始人調整分工。與此前拼多多創始人黃崢、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的退位不同,宿華和程一笑同為創始人,在快手的投票權並未發生變化,但管理角色更加明確。此次調整有望進一步提升公司組織效率和管理效率,促進公司整體業務發展。

創業近十年,將快手帶上市不到一年,宿華為何也加入了“退位潮”?為了新夢想,還是加速進入新競爭課題?

權力更迭,但江湖未退

作為快手最初的創始人,程一笑此次其實是重回CEO之位。技術出身的程一笑,2009 年到 2011 年在人人網做 iPhone 客戶端開發。之後,他獨立創業做了GIF快手。這是一款供用戶製作及分享動圖的原創移動應用程序,也是快手的雛形。

前一鳴、后宿華:年輕企業家紛紛卸任CEO為哪般?

這款應用被五源資本合伙人張斐關注到后,投入了200萬人民幣的天使輪投資。兩年後,GIF快手遇到了發展瓶頸,在投資人的建議下,程一笑與宿華認識併合並了團隊,正式成為搭檔。

當時,程一笑不僅讓出了CEO的職位,也給了宿華公司股份,快手上市之後,A類股份中,宿華持股比例55.79%,高於程一笑的44.21%。

宿華也是一位連續創業者,在進入快手之前,他先後在Google、百度供職,之後連續創業。2013年,宿華加入快手,擔任首席執行官,程一笑任首席產品官。之後,快手引入算法推薦系統,開啟了短視頻時代。

在擔任董事長兼CEO期間,宿華主要負責作出戰略及關鍵決策,包括戰略方向、戰略投資及收購、公司整體管理等。程一笑則全權負責產品相關的事務,包括電商、遊戲等在內的新業務孵化以及生態系統的維護及發展。

在宿華和程一笑的帶領下,快手十年來業務多元化發展,從短視頻業務,拓展到直播業務、視頻電商業務,組織也在持續擴大升級。

就在9個月前,快手才站上上市的新起點。在這樣的階段下,宿華退出公司整體業務及運營管理,將為快手帶來什麼?

交棒CEO,專註新方向

從現有信息看,宿華卸任CEO主要有幾個原因。

從外部情況來看,根據《香港聯合交易有限公司證券上市規則》相關規定,需要對董事長與首席執行官的角色進行區分。此前宿華擔任快手董事長兼CEO,如今把CEO大權交由快手聯合創始人程一笑,符合這一規定。

此前,均為聯合創始人,宿華和程一笑在公司內的權責並不是完全清晰。而隨着管理角色的變更,宿華將更專註於公司整體戰略規劃及發展,也將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到新方向的探索上;程一笑將專註於公司整體業務及運營管理。此次調整有望進一步提升公司組織效率和管理效率,更好地促進公司整體業務發展。

實際上,為了更好推動業務,進一步提升效率,在今年9月份,快手就已經啟動了以加強事業部閉環為方向的新一輪組織架構調整,從職能型架構向事業部制架構轉型。

這次調整中,快手的主站產品運營、電商、商業化等在內的多個核心業務單元實現業務閉環,包括研發、數據分析等在內的中台職能型部門中,涉及與業務強相關的,都將按加強業務閉環的方向,對應拆分至各業務事業部,為進一步提升業務組織運作的高效性和流暢性提供組織支撐。此外,快手還設立了主站產運線,對主站產品部、運營部、用戶增長部、遊戲生態、搜索等業務進行收攏。電商事業部、商業化事業部、國際化事業部、遊戲事業部等四大事業部,至此也基本成型。

在提升效率之外,快手組織架構調整的另一個目的,也是為了進一步挖掘增長空間。

2021年2月,快手上市,上市首日漲幅160.9%,市值超過萬億港幣,被認為是史上最火爆的新股。上市之後,快手股價最高達到過417.8港幣,較發行價暴漲263%。

然而,達到最高點后,業績撐不起高估值,快手股價較高點腰斬。上半年,快手收盤價較發行價漲幅69.4%;8月,快手進入解禁期,股價重挫84%至低點。

如今,市場逐漸冷靜,快手進入漫漫價值回歸之路。在穩步的增長軌道之外,也尋找更大的創新突破,以面對未知的競爭。

宿華曾說“如果說,一直以來,我們想成就一款偉大的產品,那麼現在,更想成就一家偉大的公司”。但偉大的公司背後需要更多偉大的產品。相比較字節跳動的產品矩陣,快手的生態更多圍繞快手這一個產品,雖然快手一直在推出各種新App,但一直未能跑出突出的產品。

如今,在短視頻直播領域,前有抖音,後有微信視頻號追趕,在巨大的流量壓力面前,快手的處境並不舒適。

宿華角色的轉變,也意味着要跳脫出龐大的公司事務,專註更加長期的戰略方向和機會。畢竟,在外部環境異常激烈的當下,快手也迫切需要新故事。

激流勇退的年輕企業家們

近年來,互聯網公司當家人紛紛退休,或退出公司日常經營管理,專註戰略方面的事情,或投入探索更加前沿的領域。

5月20日,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宣布卸任CEO,由字節跳動聯合創始人梁汝波接任新CEO,交接工作將在2021年底完成。早在去年7月,拼多多創始人黃崢就卸任CEO,並於今年3月辭任董事長,交棒給新一代的管理者。此外,陌陌創始人唐岩也於2020年10月宣布卸任CEO。

80后企業家們,紛紛選擇激流勇退。一方面,這意味着互聯網科技的領域的競爭更加激烈,隨着核心業務穩定,企業掌舵者需要將目光放得更加長遠,去開疆拓土,尋找新故事。

張一鳴在公開信中表示,雖然公司業務發展良好,但希望公司還能持續有更大的創新突破,變得更有創造力和富有意義。虛擬現實、生命科學、科學計算對人類生活的影響都已現黎明之曙光,這些需要我們突破業務的慣性去探索。

當下,移動互聯網紅利逐漸消失,更多高新技術不斷發展、融合出新模式,機遇與危機並存,這些曾經趕上了這波紅利而站上時代潮頭的企業和商業大佬們,正面臨新的考驗和抉擇:誰能抓住下一個風口。

曾經,以BAT為代表的第一梯隊互聯網創業者們,已經成長為引領中國互聯網世界的支配力量,他們大多依然一手掌握着公司大權。但這些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大放異彩的80后創業者,卻選擇盛名之下激流勇退,這種“風潮”,能為中國互聯網科技的未來帶來新變化嗎?(雪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