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 | 第十一個披薩節:重溫當年的“披薩”故事

原標題:《第十一個披薩節 你想到了哪些人和事?》

2017年8月,一個ID叫“Bitcoin Pizza”的新用戶悄然入駐推特,每天都會根據當天幣價實時播報10000枚比特幣值多少錢,風雨無阻。賬戶信息顯示,他來自澳大利亞。

在2500萬澳大利亞人中,比特幣名人是Craig Steven Wright(克雷格·史蒂芬·懷特)。2015年開始,他就不斷出現在各大媒體,聲稱自己是比特幣的創始人中本聰(Staoshi Nakamoto),但他一直拿不出比特幣創世塊的私鑰,沒人相信他是真正的中本聰,他說得越多,人們越以為他是騙子。在國內,他還有一個外號叫“澳本聰”,意思是澳大利亞中本聰。

在他的影響下,幣圈沒少上演“我是中本聰”的鬧劇,世界各地不斷有人出來聲稱自己是中本聰,有的博取關注牟利,有的就是純屬調侃,但始終沒人能拿出可以證明是真本聰的比特幣創世區塊私鑰。

時至今日,比特幣誕生了12年,價格也從0漲到了6萬美元,但中本聰是誰?依然無人知曉。

隨着比特幣價格越來越高,買的人也越來多,連傳統資本圈華爾街也開始關注,投資者們越來越多地將注意力聚焦在能影響幣價的人和事上,以至於在這個行業呆得越久,越覺得這位比特幣的創始人快要被遺忘了,雖然這或許正是他想要的,不過他創造的比特幣在成長中遇到的一些人和事,似乎一直比他本人更令人印象深刻。

這些人和事有的令人唏噓,一直被人們反覆提及,津津樂道,有的給人驚喜,他們在比特幣網絡的基礎上延展創新,推動着一個新的網絡世界滾滾向前。

01

在這個逐利的行業里,關於財富增長的故事總是更吸引人。2010年5月18日中午12點35分,家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程序員Laszlo Hanyecz在Bitcoin Forum論壇發了一個帖子,希望用10000枚比特幣換取買兩塊披薩。

披薩店的老闆們每天忙於和面做餅,自然不會逛比特幣論壇。Laszlo明白這一點,所以他特意強調,如果你不會做,去披薩店幫買也可以,總之我支付10000枚比特幣,你能給我兩塊披薩就行,“我喜歡洋蔥、胡椒、香腸和蘑菇,不要奇怪的魚肉披薩”。

那時候,比特幣才誕生一年,只在一些小眾技術極客圈中流行。3天過去了,Laszlo買披薩的帖子無人問津,急的他再次發帖詢問,是不是自己支付的10000枚比特幣太少了?

10000枚比特幣能不能換到兩塊披薩那時還沒有明確的定價,不過的確有人把他當成了神經病,提醒他,在美國,用信用卡在網上買披薩更方便。

如果買一件日常生活用品或食物,時至今日依然是信用卡或現金購買更方便。不過對於喜歡的東西,總要付出一些代價,去做一些與眾不同的嘗試才對得起這份熱愛。面對質疑,Laszlo Hanyecz可憐兮兮地表示,我只是覺得,如果我可以用比特幣支付披薩餅會很有意思。

5月22日,一個叫Jercos Sturdivant的小夥子幫助Laszlo實現了願望,他在一個叫Papa John's的披薩店花25美元買了兩塊披薩,給Laszlo送到家裡。收到披薩的Laszlo 興奮地曬出了這兩塊披薩,照片中他一歲的女兒伸手在桌子上抓住其中一塊,可愛又有趣。

儘管彼時才一歲,但那依然可能是她一生中吃過最貴的食物。你看,普通的一塊披薩也會讓人生變得不一樣,電影速度與激情7裡面,保羅在給他深愛的人米亞深情告白時也說過,我一生中最棒的決定是走進那家店,並且買下了一塊三明治,儘管它真的很難吃,所以你處處會聽到,要熱愛生活。

Laszlo成功了,他還在帖子中感謝給他送來披薩的Jercos。

這一天,比特幣第一次有了價格,10000枚比特幣買了價值25美元的兩塊披薩,一枚比特幣約合0.0025美元。不過後來人們記住這個日子更多是在計算,如果當時這10000枚比特幣留到現在值多少錢,比如推特上那個實時播報10000枚比特幣值多少錢的Bitcoin Pizza。

今年4月,比特幣最高上漲到64000美元/枚,10000枚比特幣價值6.4億美元,不知道Laszlo是否依然還享受當時的這個決定。

2018年之前,他說他並不後悔,當時已39歲Laszlo還是曾經那個少年,沒有一絲絲改變。面對媒體,他說, “你知道我不後悔,我認為能夠以這種方式成為比特幣早期歷史的一部分真是太好了,我一直推廣人們使用比特幣,用它買披薩只是其中一種辦法”。

據他自己說,最多時他可能有10萬個比特幣,但他一直使用比特幣在網上買東西,並沒有留存下來。有人說,這些比特幣有一半都用來買披薩了,有人說,他用比特幣買過最貴的東西是一台電腦。

總之,曾擁有過10萬枚比特幣的他並沒有暴富。如果當時這些比特幣都留下來了,10萬枚比特幣最高值64億美元,不知道後來的人們會如何去講這個故事,也許他說他是中本聰,不需要其他證據也有人會相信。

他的比特幣全部來自於挖礦獲得,2009年他就開始挖礦了,一開始他也是用CPU挖,但後來覺得CPU太慢不過癮,改成GPU挖礦,速度一下快了上百倍,10分鐘就能挖出50個比特幣。

時間來到2013年,對比第一次用比特幣成功買到披薩時,Laszlo只漲了三歲,但比特幣卻從0.0025美元漲到1000美元,漲了40萬倍。OKLink數據顯示,2013年12月5日,比特幣價格最高漲到了1152美元,全網算力也漲到了15PH/s。

此時,比特幣挖礦環境也發生了變化。早在2012年6月,美國“蝴蝶實驗室”宣稱將推出集成電路式的ASIC礦機,2013年1月,國內的張楠賡推出首款ASIC礦機阿瓦隆。CPU和GPU挖礦的時代一去不復返,Laszlo也停止了挖礦,他覺得繼續挖礦會成為額外負擔,影響正常生活,便停止了。

他說,他不喜歡將挖礦作為主要業務,隨便搞搞,不用朝九晚五地盯着它會更有意思,雖然,他仍然需要不朝九晚地給在線零售公司GoRuck寫代碼。

當年倒賣披薩給Lazsol的jercos也沒留住這10000枚比特幣,第二年他就以400美元的總價賣出了這些比特幣。他說他把這400美元花在旅遊上,從佛羅里達州到紐約的距離大概1700公里,賣掉這10000枚比特幣可能還不夠買一趟去看看美帝首都紐約的往返機票,時間啊,說起來真是令人唏噓。

02

Jercos以400美元賣出10000枚比特幣的那一年,加拿大多倫多,當時僅17歲青澀少年Vitalik Buterin(維塔利克˙布特林)第一次從父親那裡聽說比特幣。

他的父親Dmitry Buterin當時是一家早期區塊鏈孵化器的聯合創始人,覺得比特幣很有意思,想讓Vitalik去看看。

那時的Vitalik還是一個高中生,和大部分高中生一樣,也愛玩遊戲,由於酷愛編程,平時還會用C++語言寫一些小遊戲自己玩,此外就愛玩魔獸。

在《魔獸世界》里他有很多遊戲角色,有一個80級的法師和80級的術士,還有73級的聖武士以及很多其他遊戲角色。《魔獸世界》裡面有個敵人角色名叫“Ethereal”,看上去和“Eethereum”極為相似,以至於後來有人認為,以太坊的靈感來源於魔獸,但Vitalik否認了這個說法,這可能是個巧合,或是人們潛意識裡覺得有關聯。

從父親那裡聽說比特幣后,Vitalik的人生就此轉變,他開始着迷於比特幣,每天研究,為了更好地理解比特幣網絡,他不僅閱讀白皮書和其他技術資料,還在博客上寫比特幣相關的文章。

有一段時間,他還一邊寫關於比特幣的文章,一邊四處遊玩,阿姆斯特丹、舊金山、以色列等城市他都去過。那時他寫一篇文章的稿費大概5個比特幣(在當時,五個比特幣僅價值3.5美元),當他賺了20個比特幣時,花了8.5個用來買一件襯衫,這也大概是全世界最貴的襯衫。

很快,Vitalik就在當時的幣圈小有名氣,2011年年末時,他收到了一位羅馬尼亞人的邀請,讓他作為聯合創始人一起創立《比特幣雜誌》,並且擔任首席撰稿人。

他一邊關注比特幣,一邊上學,越了解,他越覺得比特幣網絡有意思,Vitalik甚至想到,除了Coin以外,如果在比特幣網絡上運行一些小遊戲之類的程序是不是會很有意思,智能合約的雛形就這樣誕生了。

Vitalik很快就將這個想法落實到實際行動中,2013年11月,他就寫出了第一版以太坊的白皮書,發給自己的好友們看。那年,他剛考上加拿大排名前三的大學滑鐵盧大學,和比爾蓋茨、扎克伯格等閃閃發光的人物一樣,Vitalik也覺得上學太耽誤事,8個月後便退學集中精力搞區塊鏈。

2014年1月23日,他就在自己的比特幣雜誌《Bitcoin Magazine》上發表了以太坊白皮書,《以太坊:下一代加密貨幣和去中心化應用平台》(Ethereum: A Next-Generation Cryptocurrency and 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 Platform)。

帶着這個計劃,Vitalik跨越太平洋來到中國募資,那時候的才剛二十一歲,瘦瘦小小,一頭黃髮,坐在路邊玩手機的樣子像極了不學無術的遊戲網癮少年,更慘的是不知道誰給了他一個科學家的Title,以至於在國內募資時,因為他這個Title整個幣圈又被鄙視了一遍,有人說幣圈真是騙子當道,隨便一個人都可以當科學家。

不過當年剛成立了分佈式資本,準備在區塊鏈領域大幹一場的沈波選擇相信他,給他投了50萬美元,根據當時的報道,分佈式資本獲得了416000ETH,約合1美元1ETH的成本。

後來,以太坊成為區塊鏈2.0的先行者,Vitalik成了V神。2017年,以太坊的代幣ETH首次突破1000美元,分佈式資本獲得了近1000倍回報,這筆投資讓沈波在區塊鏈VC圈一戰封神。

如今,以太坊依然是最好的基礎公鏈,Vitalik最初規劃的小遊戲、DeFi協議,以及NFT等數千個去中心化應用程序基於以太坊上運行。截至5月21日,ETH暫報2863美元,流通市值3317億美元,同一時間,OKLink數據顯示,以太坊上DeFi協議的鎖倉資金為820億美元。

03

Laszlo沒有因未留住10萬枚比特幣後悔,Vitalik在比特幣的基礎上創造了以太坊,將區塊鏈技術衍生到廣闊的應用場景中。

關於比特幣的故事,遠不止這些,在Vitalik退學搞以太坊,Laszlo停止挖礦的2013年,地球的另一端,家在威爾士紐波特市的35歲IT工程師James Howells(詹姆斯·豪威爾斯),同樣因為ASIC礦機的誕生導致GPU也挖礦失去競爭停止了挖礦。

James在2009年就開始挖礦了,他還將早期挖礦獲得的7500枚比特幣存在一台舊電腦上。

2013年的某天,社區突然搞老舊IT設備回收活動,為了響應社區號召,當時James慷慨地將自己的舊電腦拿來獻愛心。機智的他還是把最重要的存儲硬盤拆了下來,再把電腦捐給社區。

不過悲慘的事情也就此發生了,當時喝了點小酒的他把存着7500枚比特幣的硬盤扔了,當垃圾扔了。那一年,比特幣首次突破1000美元,尤其是在8月到10月期間,兩個多月時間裡比特幣從100美元最高上漲到1150美元,7500枚比特幣最高時價值超75萬美元,看着幣價不斷上漲,儘管懊悔不已,但James還勉強能承受。

比特幣的價格並沒有就此停止,隨着時間的推移還在不斷向上波動,James Howells越活越難受。2017年,比特幣最高漲到了20000美元,他丟失的7500枚比特幣價值1400萬美元。

James Howells受不了,他準備從足球場般大的垃圾場中找他那塊幾厘米的硬盤,為此聯合了幾個“股東”眾籌了740萬美元,打算送給當地市政府以獲得挖掘垃圾場的許可。但政府覺得挖開垃圾填埋場可能伴隨嚴重的環境污染,還可能引爆危險氣體,給他拒絕了。

今年年初,比特幣突破20000美元的歷史高點,最高上漲到40000美元,James Howells越來越覺得還是要去翻一下垃圾場,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真找到了呢?這一次他提出了新的解決方案,如果允許他去翻垃圾場找硬盤,找到了他可以把7500枚比特幣價值25%捐給家鄉的基金,此外,他還承諾會在一家對沖基金的支持下為挖掘項目提供資金,以此解決資金問題。

不過,紐波特市議會並沒有通過豪威爾斯的這項提議,照例以環境和資金問題拒絕了他挖掘垃圾填埋場找硬盤的要求。

James Howells不拋棄不放棄的精神把當地政府搞得有點煩了,今年一位議會委員會一位發言人站出來表示,自2013年以來,多次收到James Howells 關於“是否能夠找回一個藏有比特幣硬盤”的詢問。

市政局局長也表示,讓他挖掘垃圾填埋場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的,因為這將會對周邊環境造成巨大的影響,挖掘成本也十分巨大,這樣既不能保證能夠找到硬盤,也會影響垃圾填埋場的正常運行的行動是不會被批准的。

4月14日,比特幣價格最高衝到64000美元,7500枚比特幣價值約4.8億美元。

此時此刻,如果James Howells看過《大話西遊·大聖娶親》,他大概會說,曾經有4.8億美元擺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時候我才後悔莫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打死也不會拆電腦獻愛心,如果非要給這些比特幣賣出時間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等它10萬美元后再賣。

04

James Howells在2013年因丟失硬盤懊惱時,一些比特幣的愛好者開始對這種基於價格的炒作行為嗤之以鼻,在自由資本市場上,普通人可以看不慣某些行為,但是無法阻止。

不過市場可以自由,言論也可以自由,嘲笑、惡搞一下還是可以的。2013年,比特幣暴漲的同時,網絡上還有一件流行事情是,一個名為Doge meme的柴犬表情包風靡全網,大家紛紛轉發這個狗頭來表達“無語”等反諷的情緒。當時的幣圈也有人用這個表情來表示,看不懂比特幣的價格上漲。

當時,還在Adobe外派悉尼打工的市場營銷專員Jackson Palmer(傑克遜帕爾默)萌生了一個惡搞的想法,他決定以狗頭表情包來做一款數字貨幣。Jackson Palmer在比特幣論壇上發起了一個帖子,希望開發一個狗狗幣,這個帖子很快被激烈討論,11月28日,他發了一條推特,來投資狗狗幣吧,我很確定它會搞一個大事情。

Jackson Palmer畢竟是搞營銷的,他不會發幣。不過他覺得既然有人關注,那就繼續玩下去,於是他買下了Doge coin.com 的域名,上傳了一張印有狗頭表情包的硬幣圖片,以及1 Dogecoin = 1 Dogecoin。在網站上他還留下一條消息招募開發者,“如果你想讓狗狗幣成為現實,請聯繫我。”如今這句話變成了狗狗幣的簡介,狗狗幣是一種開源的點對點數字貨幣,全球“Shiba Inus”都愛它。

Jackson Palmer想發幣的消息被當時IBM的一位程序員 Billy Marcus(比利·馬庫斯)看到,他很早就想發一個幣了,可是不知道怎麼讓更多人參與,於是很快便聯繫到Jackson並告知對方,我來幫你實現。

和Jackson Palmer一樣,Billy Marcus也帶着惡搞的心理來來發這個幣,它把比特幣的代碼大量複製過來,3個小時就完成了狗狗幣的開發,他將比特幣2100萬的總量改成1000億,挖完后每年增發50億,相當於不限量發行。此外,他還把挖礦難度大幅降低,用戶隨時就可以挖,沒有限制,如今狗狗幣已全部挖完,當前流通量為1290億。

Billy Marcus還把“挖礦(mine)”改成了“挖洞(dig)”,自己的推特上,他的ID也是Satoshi Nakamoto(中本聰)的變體Shibetoshi Nakamoto。

截至5月21日,狗狗幣(DOGE)暫報0.39美元,流通市值507億美元。不過創造了狗狗幣的Jackson Palmer和Billy Marcus都先後在2015年賣出持有的所有狗狗幣,關閉了個人社交媒體,揮一揮衣袖,徹底退出社區。

今年2月初,狗狗幣在一周內上漲了7倍。狗狗幣突然暴漲,引起了Markus的關注,在Redidt上發布一封公開信,他在信中寫到,創造狗狗幣的出發點並不是讓大家瘋狂投機炒作,而是想要帶給世界更多積極的影響,比如推進慈善或者其他有趣的事情發展。

狗狗幣走紅后,和比特幣一樣偏離了他們最初的初衷,他和Jackson Palme受到了很多狂熱投機者的騷擾,從各種渠道上給他們發信息,希望他們用自己的影響力和持有的幣來拉盤炒作,不堪其擾后賣幣離場。

Markus還透露,除了最近得到的打賞之外,目前沒有任何狗狗幣,2015年被裁員之後,積蓄越來越少,賣掉了所有狗狗幣,買了一輛二手本田思域。

有人計算過,當時DOGE的價格約為0.0001美元,一輛二手本田思域如果按6000美元算,Markus至少賣出了6000萬個狗狗幣。今年5月8日,DOGE在年內從0.0046美元最高上漲到0.7美元,半年內漲幅超150倍,如果按照0.7美元的最高價計算,6000萬DOGE大概價值4200萬美元。

目前最貴的勞斯萊斯幻影價格大概是130萬美元,4200萬美元夠買32台。

05

DOGE在半年內暴漲150倍,那是關於馬斯克的故事,與Jackson Palme和Billy Marcus兩位創始人沒有任何關聯。

狗狗幣開始正式與馬斯克有聯繫是在2019年4月1日。那天是愚人節,狗狗幣社區官方搞了一個活動,他們在推特上調查,誰最適合做狗狗幣的CEO,最終的結果是,馬斯克以54%的選票獲勝。

當天晚上,狗狗幣官方推特@馬斯克,“看起來你是CEO了”。第二天,他就在推特表示狗狗幣是我最喜歡的加密貨幣,它真的很酷。同時,他也配合這個玩笑,欣然接受了狗狗幣CEO這個職位,將自己的Twitter簡介改為“狗狗幣CEO”,隨後他似乎覺得有些不妥,又改為了“狗狗幣前CEO”。

2019年,加密貨幣市場上還在上一輪熊市的末期掙扎。馬斯克還在忙搞特斯拉和SpaceX,特斯拉中國工廠正在修建,SpaceX回收火箭雖然發射成功了,但是載人航天還要一年後才實現。

2020年1月7日,特斯拉Model 3正式在上海超級工廠交付,從美國特地飛來慶祝的馬斯克,高興得在台上脫下西裝“翩翩起舞”。

那時候,人們在關注馬斯克時,還是在關注特斯拉和SpaceX。2020年下半年,在DeFi的的帶動下,市場進入新一輪牛市,10月初,比特幣開始從1萬美元向上攀爬,12月17日突破20000美元,12月31日最高上漲到28000美元。

比特幣突破2萬美元吸引了華爾街金融機構的關注,灰度、美股上市公司MicroStrategy 先後宣布持倉比特幣。在這群新來者中,馬斯克和特斯拉也在。

1月29日,馬斯克明牌喊單比特幣,他將自己的推特簡介改成了Bitcoin,在他的帶領下,包括推特CEO Jack Dorsey等在內的多位前沿科技大佬也跟着把推特簡介改成Bitcoin,以此支持比特幣。

當天,比特幣從33644美元的低點最高上漲到38562美元,漲幅超20%。今年2月份特斯拉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年度財報中中顯示,特斯拉已購買了價值15億美元的比特幣。

至此,特斯拉持有比特幣,馬斯克站台喊單,馬斯克已成為比特幣價格上漲的風向標,成為比特幣第一KOL。

與此同時,當年因為嘲諷比特幣投機炒作的狗狗幣開始發飆,1月28日,狗狗幣從0.007美元開始上漲,1月30日,最高上漲到0.045美元,兩天時間上漲了6倍。這也引起了馬斯克的注意,馬斯克開始幹活了,2月開始,他極力喊單狗狗幣,馬斯克開始關注狗狗幣,2月份,他連發三條推特,稱狗狗幣是人民的貨幣,要把一枚狗狗幣發射到月亮上。

此後,他在推特,在公開場合多次提到狗狗幣,馬斯克由狗狗幣前CEO升級成了狗狗幣教父。

狗狗幣也在馬斯克的加持下一路高漲,5月8日最高上漲到0.7美元,今年以來的漲幅超150倍。這偏離了正常的資產升值軌道,一些華爾街大佬開始為狗狗幣擔憂,提醒投資者注意風險。

5月2日,比特幣大佬、加密貨幣商業銀行Galaxy Digital創始人邁克·諾沃格拉茨建議投資者不要購買狗狗幣,應該賣掉狗狗幣,為此,Galaxy Digital甚至專門撰寫了22頁的報告,抨擊狗狗幣。5月8日,灰度投資創始人Barry Silbert也坐不住了,發推稱:“好了,DOGE(狗狗幣)夥計們,很有趣,歡迎來到加密世界!但是現在是時候將你的狗狗幣轉換成比特幣了。

在這些唱空聲中,狗狗幣也遭遇價格下跌,5月9日跌到0.43美元,跌幅超50%。狗狗幣遭遇滑鐵盧,馬斯克正在看多的狗狗幣遭遇滑鐵盧,他瞬間反殺了比特幣一手。5月13日,他突然在推特宣稱,特斯拉不再接受比特幣支付理由是,理由是因為環保的原因,同時宣布SpaceX接受狗狗幣支付。

要知道,20天前,他還和Twitter CEO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一起反駁“確保比特幣安全所需的算力正在破壞環境和地球”說法。

在所有人都認為頂着前沿科技創新者人設的馬斯克是比特幣的忠實支持者時,他卻突然粉轉黑,像極了微博收錢罵人的鍵盤俠。他並沒有就此停止,5月17日,他在先暗示特斯拉已賣出比特幣后,又稱並沒有賣,馬斯克反覆橫跳,5月19日,比特幣從48000美元一路跌破29000美元,市場屍橫遍野。

莫斯科不相信眼淚,幣圈不再相信馬斯克。用比特幣買披薩的Laszol、將存有7500枚比特幣硬盤扔了的James Howells,無論他們的故事如何令人唏噓,但都只是關於自己,馬斯克曾給比特幣的Holder們帶來過驚喜,但也將無數無關人員拉下深淵。

經歷過了再往回看,唏噓和驚喜都只是過眼雲煙,這個行業需要更多的技術創新者,他們一直給這個世界以驚艷。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38463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