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類英雄到人間魔鬼,馬斯克“人設崩塌”

今年父親節,馬斯克難得在Twitter上含情脈脈,“我愛我所有的孩子們。”諷刺的是,隔天,外媒就曝出馬斯克的跨性別女兒要和他斷絕關係。讓他頭疼的不止這一件事,上周四,馬斯克因其公開支持的加密貨幣狗狗幣(Dogecoin)被起訴。

文/陳文琦

原告是一名狗狗幣投資者,指控馬斯克和他旗下公司特斯拉及SpaceX實施了一場“金字塔騙局”:先四處宣揚兜售狗狗幣,推高其價格,然後又讓價格暴跌,他要求賠償2580億美元。

馬斯克自己管理的公司,後院起火。近日,SpaceX員工聯名發布公開信狀告老闆,表示馬斯克在公共場合的言行經常讓他們分心和尷尬。內部矛盾,愈演愈烈。

一樁樁事件,讓人們對馬斯克有了不一樣觀感。

這位從南非來的小伙,變革行業、創造財富神話、還有可貴的娛樂精神,他一度是當代“美國夢”的代言人,把“硅谷鋼鐵俠”的標籤貼在身上,去年還成為《時代周刊》的年度人物。但是,在其所擁有的財富迅速膨脹之後,馬斯克卻負面纏身,曾經的“冒險精神”、“桀驁不馴”,此時此了變成了“反覆無常”、“出爾反爾”。

馬斯克的人設,在一點點破碎。

後院起火,惡魔還是天使?

從個人生活、公司管理,到公共領域的言行,若要細數馬斯克的“罪狀”,罄竹難書。

關於女兒與他斷絕關係一事,外界推測與馬斯克之前對跨性別群體的表態相關。

根據從PlainSite.org獲取的法庭文件,馬斯克4月剛滿18歲的兒子(生理性別男)澤維爾·亞歷山大·馬斯克 (Xavier Alexander Musk) 已要求更改認定身份性別,並要求改名為薇薇安·詹娜·威爾遜(Vivian Jenna Wilson),表示,“我不再與我的親生父親一起生活,並且不希望與他再有任何形式的關聯”。

此事一出,馬斯克與跨性別群體之間的矛盾再次被翻出。2020年,他曾發推抱怨“性別代詞術語”(指一系列建立在性別非二元論上的稱謂,比如They、Zie、Hir等)。

他也是共和黨人士、佛羅里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的支持者。羅恩·德桑蒂斯在3月簽署了“不要說同性戀”法案,該項有爭議的立法限制學校向學生教授性取向和性別問題,被許多人認為是對LGBTQ群體的打壓。

在保守派和自由派拉鋸、複雜、敏感的性別議題上,馬斯克已經選擇了自己的立場。

在支持多元性別成為某種“政治正確”的背景下,不少名人因為自己的言論幾近被“取消”,包括英國作家J·K·羅琳、美國著名單口喜劇演員戴夫·夏普爾(Dave Chappell)。

馬斯克的私生活也再次被推到聚光燈下。

現已改名為薇薇安的澤維爾是馬斯克與前妻加拿大作家賈斯汀·威爾遜(Justine Wilson) 的五個孩子之一。2002年,他們的第一個兒子內華達·亞歷山大·馬斯克(Nevada Alexander Musk)出生后夭折,之後,他們通過試管受精,於2004年、2006年分別生下雙胞胎和三胞胎。澤維爾是雙胞胎中的一個。

馬斯克與賈斯汀·威爾遜的婚姻在2008年走到盡頭。在2010年的一篇雜誌文章中,她揭露,馬斯克曾嚴肅地告訴她“我是這段關係中的Alpha”來宣告主導權。

她曾反覆說:“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僱員。”

對此,馬斯克的回復是:“如果你是我的僱員,我會解僱你。”

馬斯克與前女友加拿大音樂人Grimes的戀情也備受矚目,兩個特立獨行的人育有一兒一女,分別取名為XÆA-12、Exa Dark Sideral。

馬斯克與前女友Grimes  圖源:馬斯克Twitter

馬斯克與前女友Grimes   圖源:馬斯克Twitter

關於馬斯克的花邊新聞不少,在前不久約翰尼·德普狀告前妻艾梅伯·希爾德的“吃瓜大戲”中,他也露了臉。他曾與希爾德在後者離婚後短暫約會過。

有些傳聞則更為嚴重。據美國媒體Business Insider今年3月的報道,一位SpaceX前空姐在2016年遭到馬斯克的性騷擾,隨後被SpaceX以25萬美元封口。馬斯克在Twitter對此事公開否認,表示報道目的是針對Twitter收購案。

馬斯克回復:“很明顯,他們唯一的目標是干擾Twitter收購案,這篇文章寫出之前根本沒跟我交流過。” 圖源:馬斯克Twitter

馬斯克回復:“很明顯,他們唯一的目標是干擾Twitter收購案,這篇文章寫出之前根本沒跟我交流過。” 圖源:馬斯克Twitter

內外交困

撇開個人生活,馬斯克旗下公司的內部矛盾才是那把懸於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毋庸置疑,一手創立了特斯拉、SpaceX、Starlink、Neuralink、Boring Comany等高科技公司的馬斯克是個成功的企業家和偉大的創新者,但他或許並不是一個好老闆。

他最大的批評者,是他的僱員。

在SpaceX員工的公開信中,他們建議馬斯克將個人言論與公司劃清界限,並呼籲建設一個更重視多樣性、公平和包容性的工作環境。但是,據報道,在公開信引起討論后,至少五名參與者被炒了魷魚。

一邊在Twitter上宣揚“言論自由”,一邊開除提建議的員工,馬斯克自相矛盾。

另外,馬斯克經營的公司還面臨多項指控,包括特斯拉“創造了一種有毒的工作場所文化,充滿種族主義、性別歧視和對員工的蔑視”,SpaceX內部的性騷擾事件等等。

在《權力遊戲:特斯拉、埃隆·馬斯克和世紀的賭注》一書中,作者揭露了馬斯克在憤怒之下解僱員工的若干案例。

他對員工的嚴厲態度,在要求特斯拉全體結束遠程辦公回辦公室上班的內部郵件中可見一斑,“必須回來,不然等於離職”。

說一不二、強勢的個人風格、對異見者的零容忍、一言堂遇上大公司病,這讓馬斯克掌管下的這些公司內部的勞資矛盾像雪球般越滾越大,或將成為危機的導火索。這對公司產品的影響有多大,難以量化。

本月上旬,因為頻發的事故,美國全國高速公路交通安全委員會(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Safety Administration, 簡稱NHTSA) 升級了對特斯拉自動駕駛功能的調查,涉及2014年至2021年生產的約83萬輛特斯拉汽車。

公司之外,馬斯克的“個人品牌”也遭受衝擊。

眾所周知,馬斯克是堅定的加密貨幣支持者,作為“幣圈領袖”般的存在,他的一句話可以讓本就跌宕起伏的幣價坐上過山車。他爐火純青地挑動市場情緒和注意力,現在,問題來了。

從去年年底開始,以比特幣為代表一眾加密貨幣的向上的勢頭戛然而止。上周末更是被“血洗”,據CNBC統計,從周末到周一下午,整個幣圈蒸發2000億美元。

比特幣走勢

比特幣走勢

這自然不是馬斯克一人的鍋。美國的5月通脹數據超預期,美聯儲預計將堅持貨幣緊縮政策,激進加息,受影響的還有美股大盤。

但是,馬斯克在形勢一片大好時“呼風喚雨”的能力不管用了。跟着他買入、持有,卻財富縮水的投資者們自然不高興。

至於收購Twitter的戲碼,演到現在,他自身的不可預測、Twitter員工的反感、監管部門的顧慮等等因素, 都讓這筆交易有了更多不確定性。

各個領域都負面頻發,馬斯克的公眾形象已經悄然發生了轉變。

愛恨交織

馬斯克的經歷和特質讓人聯想到另一個企業家,20世紀最令人矚目的美國富豪霍華德·休斯。

休斯父母在他十幾歲時雙雙故去,在繼承父親的石油鑽頭公司后,他躋身電影界並獲得巨大成功,同時,他終其一生都是飛行、航空愛好者,創造了多個飛行紀錄,龐大的商業帝國橫跨石油、影視、醫療、航天航空等行業。

他們的相似之處在於,都擁有常人難以企及的天才、傳奇的財富故事、瘋狂而富有冒險精神的性格,甚至還有不完美的原生家庭和與女明星緋聞。

霍華德·休斯

霍華德·休斯

這給他們帶來忠實的擁躉和無法平息的爭議。人們愛馬斯克,愛的不僅是真金白銀,也愛其帶來的有關個人成功的幻想。“慕強”的心理早已紮根,但現在,公眾開始忌憚他的財富與話語權的能量。

這位“硅谷鋼鐵俠”已經證明了自己能讓“豪言壯語成為現實”的能力,新能源車、商業火箭、腦機接口、地下隧道……馬斯克想的,他都做了。

這或許也是問題所在,他是個直言不諱的人,換句話講,就是愛胡說。馬斯特一張嘴,律師、公關、投資人要跑斷腿。他的言論,有幾分真,幾分假,人們已經分辨不清。

一個例子是,2021年,在綜藝節目周六夜現場中,馬斯克提到狗狗幣和美元鈔票一樣真實,“是一種不可阻擋的金融工具,將接管世界。”而當主持人追問“這是否是一場炒作”的時候,他又說“是”。因為這一言論,狗狗幣的價格從節目開播之後一路下跌,最多跌幅近40%。

另外,“首富”的身份給他個人性格以及公眾責任帶來難以衡量的影響。

據福布斯實時富豪排行榜,馬斯克以2277億美元的身價名列第一,即使近期由於特斯拉股價和幣價的因素有縮水,還是比第二名LVMH掌門阿諾德高出超800億美元,幾乎是傑夫貝索斯和比爾蓋茨身家之和。

福布斯實時富豪排行榜

福布斯實時富豪排行榜

財富的激增是否放大了他性格上的缺陷?自信成了個人崇拜、堅定變成了剛愎自用、幽默變成了口無遮攔。

“邪惡資本家”人設不可避免地降臨在每一個頂級富豪身上。比如“屠龍少年終成惡龍”的馬克·扎克伯格,隨着Facebook的各種負面新聞,他的形象,從一個眾人追捧的科技怪才、硅谷精英,變成了一個邪惡機器人,表情包全網飛。

公眾對於財富擁有者都有着更高的期望,如何用財富回饋社會,是他們不得不思考的問題。隨着馬斯克社會地位、實際話語權、政治參與度的提升,應該更注重言行,但是他依舊我行我素。

與此同時,他的政治立場也越來越清晰:與右翼政客頻繁互動、對民主黨徵收“富人稅”的不滿。這勢必將令他樹敵更多。

《愛死機》第三季戲謔馬斯克

《愛死機》第三季戲謔馬斯克

馬斯克所擁有的巨額財富和理想主義,是他繼續向火星進發、造福人類、追逐夢想的資本。或許他根本不需要在意外界的看法。但是商場瞬息萬變,沒有人能永遠站在最高點。

即將迎來50歲的馬斯克,已到知天命之年,但顯然,接下來的日子,他將與更多批評的聲音相伴,與更多孤獨和痛苦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