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移動回A首日振幅達9% ,“帶頭大哥”能否走出運營商新行情?

隨着中國移動在上交所掛牌,三大運營商正式在A股“會師”。1月5日,中國移動開盤價為63元,相較57.58元的發行價上漲超9%,隨後漲幅有所回落,截至當日收盤,中國移動報價57.88元,漲幅收窄至0.52%,成交額超152億元,總市值為1.23萬億元。

中國移動回A首日振幅達9% ,“帶頭大哥”能否走出運營商新行情?

在業內看來,作為三大運營商的“帶頭大哥”,中國移動的A股上市將發揮更大的帶動作用,但從運營商的估值以及行業發展空間來看,中國移動在面臨機會的同時也有巨大挑戰。

電信專家付亮認為,連續多年的“提速降費”使得我國擁有全球領先的移動網絡和有線寬帶網絡,但也限制了電信運營商通過基礎通信服務(包括語音、短信、上網)獲得超額收益,電信運營商必須尋找新的收入增長點。

上市首日“高開低走”

中國移動上市是A股近十年募資額度最大的IPO項目,首日的表現尤其令外界關注。

5日早盤,在集合競價階段,中國移動股價上漲20%達到69.1元,但後續回落,開盤價為63元。開盤后,中國移動股價持續下跌,一度跌至58.11元,而後經歷短暫拉升后股價徘徊在58元至60元之間。按照收盤價計算,中國移動在上市當天的“振幅”達到9%。

雖然股價“高開低走”,但也打破了外界對於運營商“破發行情”的固有觀點。8月20日,中國電信上市首日收漲34.88%后,在上市后兩個交易日(8月23日、8月24日),中國電信A股便一字跌停,此後處於下跌態勢。

有機構認為,考慮到中國移動按申報稿募資凈額計的預期發行PE約為12倍,較中國電信首發PE低40%,且中國移動位居三大運營商首位,預計後續破發風險小於中國電信。此外,中國移動回A是通信板塊的里程碑事件,對整個板塊有一定提振作用,此次增加了在國內市場股權融資的新渠道,產業鏈上游相關公司會在經營上受益。

“中國移動的股價偏低,利潤率、股息收益率都維持很高的水平,有利於成為未來A股股票市場的定盤星。”付亮表示,中國是目前全球5G商用領先的國家之一,全球半數以上5G基站在我國,而在我國的5G基站中,中國移動佔據了一半。

后5G時代運營商能否“翻盤”?

5G融合應用正處於規模化發展的關鍵期,包括運營商和互聯網廠商在內的科技巨頭正在進入新的競爭賽道。

“5G時代,運營商瞄準了行業應用這一新興市場,機會不少,但競爭也變得更加激烈。電信運營商如何藉助網絡優勢取得差異化競爭優勢,成為關鍵。”付亮說。

從募資用途來看,中國移動本次擬募資560億元,擬將一半的募資額投入5G精品網絡建設項目,足以看出其對5G項目的重視。

過去五年,OTT業務對運營語音業務的替代作用以及網絡投建的資金壓力讓運營商有些“束手束腳”,如何收回網絡建設成本成為了三大運營商在公開場合經常被問及的問題。

而缺乏增長空間成為運營商估值低的主要原因。從數據來看,世界電信運營商龍頭平均 PE 倍數為15.53,我國運營商在港股平均 PE 倍,數為 7.25,遠低於國際平均水平。作為對比,美國電信運營商龍頭 Verizon市值為 9.44 倍 PE,T-Mobile 市值為 40.55 倍 PE。

但隨着5G的覆蓋進一步提升,運營商的收益在去年迎來“拐點”。

一改過去幾年增收不增利的窘況,三大運營商的凈利潤在2021年三季度的財報中均有大幅提升。根據電信運營商披露的業績顯示,2021年前三季度,中國移動營收達6486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2.9%,公司股東應占利潤為872億元,同比增長6.9%;中國電信營收3265.36億元,同比增長12.3%,歸母凈利潤為233.27億元,同比上升24.7%;中國聯通營收為2444.89億元,同比上升8.5%,歸母凈利潤為56.76億元,同比上升18.6%。

中國電信首席科學家、貝爾實驗室院士畢奇在一場會議中表示,2025年,用戶月平均流量可以達到100GB。“據不完全統計,5G終端在5G網絡的月流量達23GB左右。”

這意味着運營商在流量上的收益得到改善。“以前流量是包袱,現在流量是收入。”一運營商人士對記者如是表示。

但從長期競爭趨勢來看,脫離基礎電信網絡做互聯網內容或服務,電信運營商在與互聯網公司等競爭中並沒有優勢。

在業內看來,運營商要想在互聯網內容或服務以及新興的“5G+行業”上發揮更為積極的作用,必須在為全社會提供低成本、高速率的基礎通信網絡連接的基礎上,利用網絡優勢,尋找到網絡和服務的結合點,形成差異化的產品和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