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間把所有老師踢出企業微信 輕輕教育疑似“暴雷”

在“雙減”政策靴子落地的兩個月里,教育賽道跑路、破產、裁員、高管出走、股價腰斬等消息屢屢出現在人們的視野,在巨人教育、華爾街英語、東方優播相繼倒下后,近日,輕輕教育也被爆出疑似“跑路”。10月12日,有大量網友爆料,輕輕教育於11日晚間突然解散了公司企業微信,全體老師的企業微信賬號被刪除,有網友稱:“輕輕教育大概率跑路了。”

一夜之間把所有老師踢出企業微信 輕輕教育疑似“暴雷”

脈脈上也有ID為“前輕輕員工”的網友發圖,稱“半夜原地解散”“群里都炸了,一下進了幾十個維權群”,同時出現了“輕輕教育連夜解散?”的話題。

而家長也因聯繫不上輕輕教育老師,紛紛陷入恐慌,“沒有客服,電話賬號全部停用,還有30節課!“

一夜之間把所有老師踢出企業微信 輕輕教育疑似“暴雷”

不少外地家長甚至趕到上海輕輕教育的辦公地點維權,卻無人接待。

根據社交平台發布的圖片顯示,該辦公地點並未有人在辦公。

一夜之間把所有老師踢出企業微信 輕輕教育疑似“暴雷”

一時間,輕輕教育疑似跑路的消息甚囂塵上。

針對該事件,獵雲網致電輕輕教育400官方電話,其顯示,原本24點結束的人工服務時間臨時調整為20點。

今日上午,獵雲網聯繫到輕輕教育媒體小組,其表示:“輕輕教育沒有跑路,只是轉型。”而針對退費及辦公點問題,其表示:“關於退費,可能無法及時滿足家長,而因業務調整,辦公地正在同步調整中。目前正在積極應對,努力瘦身,積極協調,希望能夠讓老師和員工的問題得到妥善的解決。”

而輕輕教育官網目前已經變成了固定頁面,頁面僅顯示諮詢和換課入口。

一夜之間把所有老師踢出企業微信 輕輕教育疑似“暴雷”

“雙減”之後,不少教育公司“轟然倒下”,輕輕教育此次的“暴雷”也似乎早有“預警”。根據媒體報道,輕輕教育在國慶期間罕見地放了7天的長假,而8號上班,公司就進行了大規模裁員。也有細節披露,近日,輕輕教育某高管在一次視頻會議中表示,“結果就是這樣,不得不面對”,“輕輕沒錢了,結束了”。

輕輕教育:暫停1對1課程,轉型錄播課

面對不斷發酵的負面輿論,10月12日下午,輕輕教育發布公告,稱輕輕教育旗下原有的1對1課程,即日起將暫停服務。

家長所有未消耗的1對1課程,可以兌換為學而思培優在線、學而思網校、學而思輕課、洋蔥學院、或上海市培訓行業協會跨界公益互助平台的多種課程。

同時,輕輕教育方面表示,公司決定轉型,將聚焦於為廣大家庭提供優質的錄播課程,包括為孩子提供的K12階段各年級各科目的精講課程,以及為家長提供的家庭教育課程。

目前,輕輕教育的剩餘課程的兌換工作正在進展之中。” 由於近期諮詢量比較大,可能會出現線路繁忙需要等待的情況。” 輕輕教育提到。

一夜之間把所有老師踢出企業微信 輕輕教育疑似“暴雷”

但目前輕輕教育官網首頁僅提供了輕輕課時的兌換方案,並沒有提供退費方案。

甚至有家長爆料指出,其曾嘗試過兌換課程,但此前登錄后課時清零了。

重新提交申請后,當其兌換成功后,打電話給承接的培訓機構卻被告知根本沒有接到通知。該家長懷疑:“這就是個幌子,自己花的2萬多可能打水漂了。”

一夜之間把所有老師踢出企業微信 輕輕教育疑似“暴雷”

除此之外,輕輕教育的所謂轉型錄播課,依然面臨合規風險。9月8日,教育部發布《關於堅決查處變相違規開展學科類校外培訓問題的通知》,繼續為“雙減”打補丁。該通知提到,違反培訓時間有關規定,通過“直播變錄播”等方式違規開展學科類培訓,應依法依規予以查處。

事實上,按照教育部辦公廳明確的義務教育階段校外培訓學科類和非學科類範圍,其中在開展校外培訓時,道德與法治、語文、歷史、地理、數學、外語(英語、日語、俄語)、物理、化學、生物按照學科類進行管理。而體育(或體育與健康)、藝術(或音樂、美術)學科,以及綜合實踐活動(含信息技術教育、勞動與技術教育)等按照非學科類進行管理。

“雙減”后,大部分教育公司都往素質教育、成人職業教育以及教育硬件三個方向來轉型。

因此,有聲音認為,輕輕教育所謂的轉型,推出錄播課更多在於展示姿態,表明自己並未跑路且將繼續運營,但實際上,商業模型尚未搭建完成,甚至仍面臨合規風險。

昔日明星公司:曾獲IDG、紅衫投資

2014年,輕輕教育起源於當年的家教O2O風潮,起初為輕輕家教,定位中小學在線、上門教學輔導品牌,其主要提供上門一對一及高端在線教育服務。

在成立輕輕家教前,聯合創始人、CEO 劉常科從1991年交大畢業後進入K12教育機構昂立教育24年,彼時,剛剛帶領昂立教育上市。

在完成上市不到一年,劉常科便提出離職,創辦輕輕家教,重新投入教育行業。

彼時,輕輕家教的商業模式是一種基於地理位置的搶單模式。學生髮布需求后,系統會向周圍的老師發出推送,老師搶單后完成授課。

為了發展家教界的信用體系和支付體系。輕輕家教在產品設計中增加了一個角色,即全職的教師經紀人(Tutor ingAssistant),又被大家稱為 ” 班主任 “。

這一角色讓輕輕家教成為當時家教O2O 項目中的“重模式運營”,而劉常科認為,這則是輕輕家教最核心的部分。

站在風口的輕輕家教一度成為資本青睞的明星公司,成立之初即獲得IDG資本和摯信資本投資的數百萬美元A輪融資,2015年一年連獲三輪融資,投資方包括紅杉中國、好未來等,整體融資金額超過2億美元。

但O2O的風潮很快過去,資本也逐漸“冷卻”下來,2017年在完成5500萬美元D輪融資后,輕輕家教再也沒有新的融資進展。

與此同時,輕輕家教也開始探索新的產品模型,包括試水在線1對1和在線同城小班模式。

直到2019年,在線1對1和在線同城小班業務成為了輕輕家教的重要新方向。彼時,輕輕家教這兩項業務營收佔比已經近 40%,其餘仍均為上門家教業務。

或許正是起源於O2O,輕輕家教的基因里“線下”一直是其重要的支柱。在當時,輕輕家教的用戶來源幾乎來自線下流量,在全國58個城市設立運營分公司,幾乎砍掉了全部的線上投放,並且不採取快速擴張的“加盟模式”,輕輕家教的駐點城市全部為自營。

輕輕家教在在線教育公司里,再一次成為“另類”,走了更重的運營模式。

雖然對比其他教育公司燒錢營銷“賺吆喝”,劉常科透露,輕輕線上投放費用占收入的比例只有3%。

為了擴大在在線1對1業務上的影響力,2019年,在K12在線一對一機構海風教育出現經營危機后,輕輕家教宣布與海風教育戰略合作。

根據媒體報道,雖然名義上是戰略合作,但海風教育在優化部分人員后,學員併入輕輕家教。為了留住海風教育的6萬多名學員,輕輕家教為此耗費了大量資金。

2020年1月1日,輕輕家教正式更名為“輕輕教育”。 同時,劉常科覺得輕輕教育暫時不必要再繼續跟進同城在線小班課,決定停掉了該業務,將所有的重心都放到在線1對1上來。

然而好景不長,疫情的突襲再次改變了教育行業。

“重線下”的輕輕教育受到衝擊,儘管劉常科將公司戰略聚焦在線1對1,將在線與上門業務的比例從30%和70%,調整為85%和15%,並將增長目標全部定為在線。

但到年底,曾在輕輕教育任職老師職位的員工表示,因為疫情停了年終獎,然後陸陸續續減少了測評課成單獎勵,隨後停了節假日的1.5倍課時費,此舉也引起眾多老師的不滿。

可見,“轉身”的輕輕教育依然面臨不小的壓力。

何去何從?

“雙減”后,在線教育行業哀鴻遍野,巨人教育、華爾街英語、東方優播相繼倒下,流利說、瑞思教育相繼收到紐交所退市警告。IT桔子數據顯示,政策落地50天內,每3天就有一家教育企業倒下。

仍然撐着的企業也免不了裁員風波,新東方、好未來、高途、VIPKID、猿輔導、大力教育……相繼裁員,有的甚至比例高達50%,豌豆思維甚至被曝進行暴力裁員。

與此同時,高管也相繼出走,近一年來,51Talk 副總裁趙梓淳、51Talk 獨立董事楊嘉宏、51Talk 聯合創始人、高級副總裁舒婷等多名高管離職。羅戎也將於2021年10月29日卸任好未來首席財務官。

而已上市的高途、51Talk2021年Q2季度凈利潤同比由盈轉虧,新東方也在財報中表示,為符合“雙減”政策而採取的措施,將對業務、財務狀況、經營業績和前景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當跑路、破產、裁員、高管出走、股價腰斬等消息屢屢出現在人們的視野,教培行業陷入至暗時刻。

如今,大多數教育企業在至暗時刻快速業務轉型與升級,輕輕教育又是否能走出新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