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端折戟,轉戰B端,聯想的元宇宙夢能成嗎?

文|連線Insight 周曉奇
編輯|葉麗麗
來源:藍鯨財經

“在新一輪周期面前,聯想集團要準確判斷自己在周期中的位置,通過技術創新和業務模式升級,架設起一道雲梯,穩健地穿越周期。”在2022/23聯想財年誓師大會上,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如此表示。

在聯想技術創新和業務模式升級的階段,其將基於元宇宙應用的AR/VR技術作為了新業務中的關鍵一環。

儘管從2013年開始,聯想就在研發AR/VR技術,並在之後幾年接連推出了多款面向C端消費者的AR設備,不過到目前,聯想在元宇宙領域的聲量並不大。

由於沒有自建相關內容生態,聯想面向C端用戶的VR設備難以維繼,目前在聯想官方商城已經看不到相關AR設備的身影。

不過,聯想並沒有放棄在元宇宙的領域的布局,只是其將方向從消費者轉向了企業客戶。

據連線Insight不完全統計,當前聯想面向企業客戶已推出ThinkReality A3 AR、晨星AR眼鏡,並配備了相關解決方案。

C端折戟,轉戰B端,聯想的元宇宙夢能成嗎?

聯想晨星New G2 Pro AR眼鏡,圖源聯想上海研究院官網

不同於其他玩家開發各類面向C端消費者的元宇宙產品,聯想似乎只想一心撲在工業級領域。其表示智能巡檢、智能監測、AR實訓、遠程協作、智能工地這五大類工業應用將成為主要方向。

雖然自身暫不涉足C端,但聯想旗下的聯想創投還是投資了不少與元宇宙相關的企業,這也是聯想的一貫打法,即通過投資或收購來達成某個領域的布局。可元宇宙背後的基礎設施如AR/VR、芯片等,依舊是需要重投資、重研發的領域,僅通過投資或許並不能建立足夠的壁壘。

為此,聯想也在誓師會上表示未來五年將在研發上總投入1000億人民幣,打造核心技術優勢,建立護城河。

想法很美好,只是這次聯想能夠抓住新一輪周期下的機會嗎?

01 布局元宇宙十年,聯想卻悄然轉向

“未來五年,研發總投入將超過1000億人民幣。圍繞‘端-邊-雲-網-智’的技術架構,加強基礎性研究及突破性技術,着眼近期、中期、長期,分三個賽道投入資源。”楊元慶在2022/23聯想財年誓師大會上表示。

在聯想未來2-3年的中期規劃中,將基於元宇宙應用的AR/VR技術,邊緣計算,雲服務業務作為了重點,並表示這三大領域將從孕育進入孵化階段。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聯想財年誓師大會當月,聯想集團同時公開了“聯想元宇宙深瞳數字資產治理平台”,作為聚焦B2B的平台,聯想期望通過這個平台構建完整的元宇宙生態。

這些年,聯想一直在主抓技術創新,而代表了未來技術的元宇宙領域,自然成為了聯想的重要方向,其也獲得了些許成果。

今年1月,《時代》周刊將聯想ThinkReality A3 AR 智能眼鏡列為“2021年的100項最佳發明”,一同入選的還有英偉達為元宇宙建立提供基礎的模擬和協作平台——英偉達Omniverse等。

C端折戟,轉戰B端,聯想的元宇宙夢能成嗎?

ThinkReality A3 AR 智能眼鏡,圖源聯想官網

據官方資料顯示,目前Think Reality A3定位是企業級智能眼鏡,有PC版和工業版兩種型號可選,前者可與PC設備綁定,後者可與摩托羅拉旗艦智能機配對使用。這款眼鏡可以在虛擬視野中管理電子郵件、開電話會議和處理文件,可用於遠程協助、指導工作、輔助工業生產等。

聯想還專門提供了Think Reality平台解決方案,支持用戶在現實世界中利用 3D 數字信息實現定位、互動和協作,提升用戶的情境感知和工作效率。該平台兼容其他設備和雲平台,為的是方便企業客戶跨越多個操作系統、雲服務和設備使用和管理增強現實、虛擬現實軟件應用程序。

這已不是聯想初次推出AR相關設備。早在2013年聯想就在探索AR技術的落地應用,並於2017年推出了全球首款沉浸式AR遊戲設備——聯想Mirage AR智能頭盔套裝。

在內容方面,聯想選擇與迪士尼合作開發星球大戰IP類遊戲,由此聯想Mirage AR設備內置了全息象棋、戰術對抗、光劍交戰三款星球大戰遊戲,並且該設備除了在聯想官網商城、京東、蘇寧等渠道售賣外,還同步在Disney迪士尼官方旗艦店發售。

在星戰IP的加持下,三個月內聯想Mirage AR設備賣出了50萬套。當年,聯想還在TechWorld上公布Mirage星戰AR套裝,已經成為2017年世界上銷量最高的AR設備,佔據80%的AR市場份額。這絕對是聯想AR設備的高光時刻。

C端折戟,轉戰B端,聯想的元宇宙夢能成嗎?

聯想Mirage AR頭戴設備,圖源聯想2017/18財年財報

看到Mirage AR設備的成功后,聯想趁熱打鐵在2018年的美國CES消費電子展,又發布了全球首款搭載谷歌Daydream 虛擬現實平台的VR一體機聯想Mirage Solo,主打不需要和手機配對或是另外連接電源,就能一體式運作,併兼容了多款遊戲。

值得注意的是,當時同步推出的還有Facebook的VR頭顯設備Oculus Go,售價199美元,而聯想Mirage Solo售價399.99美元。

但Mirage Solo並沒有如聯想預想的受到消費者追捧,這或許與其沒有打造屬於自己的內容生態有關。

聯想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在2018聯想創新科技大會上,時任聯想全球副總裁、平板電腦及智能設備事業部總經理姚立就表示:“我們需要內容,所以從內到外聯想Mirage AR與眾多創投公司一起合作。並且在不同類型的內容上不斷拓展我們的內容。”

在這次大會上,姚立還透露2019年聯想Mirage AR將投入另一個超級IP內容,此後聯想Mirage AR每年至少投入一億元在內容開發上。

但聯想的AR內容生態遲遲沒有做起來,AR設備也就此沉寂,如今聯想商城早已下架了Mirage相關產品。

或許是經歷過消費級AR設備的困境,現在聯想的AR設備轉向了企業級,連帶着其他元宇宙布局也偏向賣給企業客戶,而不是終端消費者。

此前,聯想還以計算機視覺技術為核心,打造了一個包含硬件與方案端到端的品牌——晨星。最初晨星在2017年發布過一款MR眼鏡,既可在C端用於AR遊戲、大屏觀影,又可在B端用於智能巡檢、遠程寫作等場景。

但如今,在聯想研究院的官網介紹中,晨星AR設備及雲服務平台,變為了給工業、工程、教育和醫療等領域提供基於AR巡檢、培訓等應用解決方案。

在元宇宙領域布局多年後,聯想的方向徹底轉變了,它又能打動多少企業?

02 想磕B端企業,也不容易

戴上AR眼鏡,原本細密的飛機組件孔位陡然被放大了許多,更關鍵是有了坐標定位,工人再也不需要自行找尋並辨別孔位,只需要按照AR眼鏡提供的坐標將每一根線束插接入孔位即可。

2018年底,聯想研究院與中國商飛公司達成協議,利用晨星AR助力國產大飛機智能裝配。這也是聯想元宇宙落地的重要項目。

在大飛機製造和裝配的過程中涉及大量線纜,如C919大飛機就有約15000根線纜,紮成約500根線束,而線纜跟連接器之間的連接是比較複雜的,比如100多個孔的連接器,孔與孔之間的距離很小。

C端折戟,轉戰B端,聯想的元宇宙夢能成嗎?

晨星AR眼鏡輔助接線,圖源聯想集團官方微信公眾號

按照常規的接線操作,需要三個工人同時協同工作,分別擔任操作、指導、檢測的角色。不僅工程量巨大且易於出錯,而且耗時漫長。

但有了AR設備輔助工作后,原先三個人需要花兩個小時才能完成80孔的連接器端接工作,現在一個操作人員就可以在二十分鐘完成諸多導線插接到連接器上的任務,即使是非熟練操作人員也能快速上手。

“當前整個工業面臨著產業升級的需求,在這一背景下更應通過AR技術和AI技術的結合,來提高工業的智能化,達到降本增效的目的。”聯想集團副總裁、上海研究院院長毛世傑曾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

當前,聯想也在努力將元宇宙落地到更多工業領域,智能巡檢、智能監測、AR實訓、遠程協作、智能工地這五大類工業應用成為了主要方向。

例如,聯想晨星AR也應用在了智能巡檢領域。在傳統巡檢中,存在紙質工單存檔,巡檢記錄數據查詢不便且容易丟失的情況,而且巡檢項目內容繁雜,人工巡檢也容易造成錯漏,因此利用AR設備巡檢可以解決不少問題。

AR眼鏡可以實時提示巡檢步驟與內容,並通過表計識別等加快巡檢過程,降低由於人工讀數錯誤、筆誤等造成的偏差。另外,巡檢人員遇到無法解決的問題時,也可以通過遠程協助功能,將“第一視角”共享給遠程專家,進而實時解決問題。

從公開信息來看,聯想的AR巡檢業務已經獲得了國內某變電站、國產新能源車企的訂單。

但這一領域競爭也較為激烈,不僅有阿里、華為、百度等互聯網大廠入局,也有商湯、科大訊飛、亮風台等眾多玩家入場。聯想要想獲得更多客戶,也需要展現更多過人的實力。

在教育領域,聯想還推出了AR超級教室,其想要實現知識具象化,通過虛擬現實增加教學趣味,讓學生在互動中加深理解。並且聯想研究院還打造了一款未來黑板“HoloBoard”,這款設備可結合鏡像世界技術和全息網真,實現老師在異地虛擬空間的映射,再結合沉浸式投影技術將老師的畫面投射到HoloBoard未來黑板上,完成教學場景中各種虛實結合的互動和教學。

C端折戟,轉戰B端,聯想的元宇宙夢能成嗎?

聯想智慧教室,圖源聯想官方網站

但在教育領域,教師的教學水平與質量才是關鍵,AR只是一種輔助設備,而且用得起這種設備的學校,或許也不需要靠這類設備來提升學生學習質量。

聯想也將晨星 AR 眼鏡應用在了醫療領域,試圖實現手術過程實時遠程直播、醫療數據可視化。

近些年,醫療AR/VR行業的確在不斷增長。據Global Market Insights數據,2020年,全球醫療AR/VR行業市場規模在19億美元以上,未來幾年將以超35.8%的年複合增長率增長,其中提到手術部門將是最大的增長動力。

聯想在工業領域的元宇宙落地應用,也與今年的整體戰略相似,那就是在保障基本盤的情況下,再擴張其他領域,這能夠幫助其搶到一定的市場份額。

但聯想在元宇宙領域的野心不止於此,其還想通過元宇宙帶動其他業務,只是這或許不是一件易事。

03 依靠元宇宙,聯想能帶動其他業務嗎?

“在新的財年中,要抓住包括AR /VR,人工智能,智能家居和智能協作在內的新機遇,並進一步激活提升聯想和摩托羅拉品牌。”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IDG總裁Luca Rossi在聯想集團2022/23財年誓師大會上表示。

如果說PC是互聯網時代的入口,智能手機是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入口,那麼AR /VR+人工智能就是打開元宇宙的鑰匙。而聯想顯然想將三把鑰匙結合起來,試圖協同發展帶動所有業務。

聯想是憋着一口氣的。2014年,聯想花了29億美元從谷歌手裡收購摩托羅拉移動后,本來期望摩托羅拉能在高端產線與蘋果、三星一較高下。

但事實是這筆收購不僅拖累了聯想集團,導致聯想在2015/2016年度業績中由於重組摩托羅拉凈虧損1.28億美元,而且摩托羅拉的銷量也一落千丈。據IDC預計,2015年摩托羅拉在中國的出貨量為20萬部,同期小米手機的出貨量為6500萬部。現在各大統計機構的年度份額榜單中,摩托羅拉更是長期處於“其他”位置。

現在,聯想指望用元宇宙業務,帶動低落的手機業務,形成業務互補。

例如阿里、百度都將AR技術應用在了自家的地圖產品中,通過AR實現精準導航的同時,還能添加商戶促銷信息,帶來更多玩法。

C端折戟,轉戰B端,聯想的元宇宙夢能成嗎?

百度地圖的AR步行導航,圖源百度地圖開放平台官網

華為不僅發布了XR專用芯片,遊戲控制器和VR頭顯相關專利,還圍繞“1+8+N”戰略集結了5G、雲服務、AI/VR/AR等一系列前沿技術,並在嘗試構建自有閉環生態。

在各家大廠都在自建元宇宙生態體系時,聯想自然不想錯過這個時機。可反觀聯想當前的元宇宙布局與未來規劃,均着重強調B端業務,原本面向C端的產品也不再發售,這或許難以帶動智能手機所在的C端業務發展。

儘管自身暫未將C端業務作為元宇宙發展的重點,但聯想投資了眾多元宇宙產業鏈上下游的公司。據不完全統計,聯想集團旗下的聯想創投投資了耐德佳、XIMMERSE、煦象、當紅齊天等多家VR/AR領域企業。

通過投資或收購來達到產業布局,這是聯想在PC、手機業務發展時的常用打法,但這一打法並不能一定奏效,摩托羅拉就是前車之鑒。

與此同時,當前元宇宙領域已經擠入了太多玩家,不僅有阿里、騰訊、百度、華為這些實力大廠駐足,還有商湯、曠視、雲從這類AI公司試圖發展第二曲線,更有數不清的垂直玩家。

聯想要想發展好元宇宙,必然會與各家廠商展開正面較量,而且支撐元宇宙發展的底層基礎設施如AR/VR、芯片、軟件、操作系統等都需要投入大量研發才能形成一定的競爭壁壘,聯想在這方面並不佔優勢。

對比來看,聯想20/21財年研發投入為120.38億元,佔全年收入的2.92%,而華為2021年研發投入為1427億元,佔全年收入的22.4%;阿里巴巴2021年全年技術相關成本費用超1200億元,佔2022財年營收的14.07%。

無論從研發資金額度,還是研發投入佔比全年收入來看,聯想的研發投入實在過於低。這也是聯想為何表態未來五年要投入1000億用於研發的原因。

現在下定決心補上研發的短板,或許為時未晚,只是能否抓住下一代浪潮的機會,目前還看不到答案。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69662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