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特專欄 | 法定數字貨幣(CBDC)如何優化貨幣政策傳導

作者:白士泮 賈金峰

註:本文首發於聯合早報

目前,中央銀行貨幣政策貨幣供給常常表現出傳導不暢,急需發展的實體部門沒有辦法按照實際需求被配給所需要的貨幣,生產能力沒有辦法實現有效擴大,產業結構由於資金缺乏沒法得到及時的調整,落後產能無法及時去除,高質量發展無法有效生成;而另一部分所謂“熱門”部門常常被集中大量貨幣而形成金融泡沫, 資本空轉, 經濟脫實向虛, 甚至導致金融危機, 禍害社會與民生。中央銀行無法對貨幣的發行和去向進行較為精準地調控和監管, 也沒有辦法利用貨幣政策對戰略性發展和產業結構轉型進行高效地統籌, 配合與支持。

現在多國正在積極研發的央行(或法定)數字貨幣(CBDC,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具有的技術優勢 – 區塊鏈帶來對貨幣交易清算的可追溯性(traceability)和智能合約帶來的可編程性(programmability),將有利於中央銀行對貨幣政策的傳導、前瞻指引和逆周期性調控的優化和改良。

中央銀行可以利用法定數字貨幣精準地實行貨幣向產業部門投放的方向與力度的把控,把不同的貨幣量精準地疏通到不同的經濟價值領域,讓不同的產業根據產能與市場需求精確地獲得符合自己需求的貨幣進行生產,那麼貨幣政策將會產生質量的飛躍和轉變。

精準滴灌,專款專用

中央銀行和商業銀行體系可以簡便高效地針對不同的企業類型進行專項性貸款。作為中央銀行的負債,法定數字貨幣可以由中央銀行設定為不同的類別,如農業類、基礎設施建設類、不同工業的統籌類、戰略領域類等等,不同的經濟體可以根據自身的需要設置各項自己需要調整的分類。然後,在電腦程序中設定數字貨幣在被用於貸款的時候,數字貨幣的類別必須與接收貸款的經濟主體的類別對應,如農業數字貨幣只能最終被放貸給農業單位,戰略領域貨幣只能被放貸給國家戰略性發展領域等。最終,商業銀行體系內可以形成對不同經濟價值創造部門的分類貨幣。

在形成這樣的定向分類貨幣發行與信貸創造以後,中央銀行就可以因地制宜地對不同類型的經濟價值創造部門推行為其量身定製的貨幣政策了。比如對不同類別產業的貨幣支持實行不同類型的法定準備金率、利率調整機制和流動性供給機制等。中央銀行當局也可以通過對數字貨幣的電腦程序預先設定明確的前瞻指引。用戶只需要了解數字貨幣的規則更新就可以實現對自己所在領域貨幣政策的明確把握了。如果中央銀行不斷地與市場和經濟主體溝通,那麼最終信貸中介如商業銀行對各個產業的貨幣供給就會不斷靠近其實際的貨幣需求,實現貨幣的精準配置。

中央銀行也可以根據國家發展戰略的規劃需要或者對將來經濟環境發生變化的預估來調整不同產業數字貨幣的參數,對特別關注的產業進行定向扶持,比如為促進農業的發展,可以降低農業數字貨幣的法定準備金率和優惠政策利率,以增加金融機構對農業部門的貨幣供應量,降低農業部門企業融資成本。未來,面對重大自然災害和重大的經濟變革時,中央銀行只需要調節幾個參數或者細化調整法定數字貨幣的分類就可以通過數字貨幣技術非常精確快捷地支持急需的物品與服務,像生物醫療如疫苗、物流如無人機、水利如污水處理等具體的生產。中國央行目前的一些定向借貸便利與定向降准等貨幣政策工具也將更能輕易的執行並達到“精準滴灌”,“專款專用”的理想境界。對於希望讓市場發揮配置資源作用的領域,央行可以把它們規劃到自行統籌領域,相應地減少政策干預,讓市場對貨幣的價格和供給量進行自行調整。

在操作上,為實現貨幣分配精準化,首先要做的是對各個產業進行明確的經濟價值預估和規劃,這是需要中央銀行成立相關的部門進行謹慎評估的。中央銀行為每一個產業領域成立專門的管理部門,為每一個生產領域提供適當指標並對該領域作價值評估,然後向商業銀行利用可編程的法定數字貨幣發放特定類別的基礎貨幣。商業銀行之間的清算髮生在中央銀行的基礎貨幣的存款賬戶,那麼在基礎貨幣分類的情況下,商業銀行之間也進行分類清算。

負利率政策

法定數字貨幣的另一優勢是負利率政策的有效執行,豐富央行超常規的貨幣政策工具。對央行來說,實物貨幣即現金的有效最低利率是零,因為人們可以將存款轉換為現金,以規避負利率的影響。再來,尤其大機構,持有現金會產生存儲、運輸、保險、交易等成本,是否會出現存款大規模轉換為現金取決於存款負利率和持有現金成本的比較。如果存款負利率大過持有現金成本,就會引起存款大規模轉移為現金的現象。有了電子形態的法定數字貨幣(非實物貨幣)來替代現金,央行可以打破的零利率下限,從機制上解決人們提取現金對負利率政策的制約問題。這樣一來,央行可以發揮負利率政策的有效作用,避免出現類似於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銀行系統發生的流動性陷阱 – 即央行放水將政策利率調低至零,但商業銀行仍然囤積資金不願放貸給企業。

總之,貨幣政策的未來發展方嚮應該是更加地精準,明確和透明。央行數字貨幣是一種創新智能貨幣,通過結合區塊鏈與智能合約技術,實現可追溯、可編程,使央行可以預先設置貨幣投放生效條件如時間、數量、投向、利率等,加強政策預期管理,提升政策傳導效率與精準度,最終達到資源最佳配置的“智能化貨幣政策” 。

當然也要切記,雖然法定數字貨幣的技術提升了央行制定與執行貨幣政策的能力,但也潛在的加大了央行行政干預的空間。在未來數字貨幣時代的貨幣政策,央行應該不斷加強對經濟發展狀況和環境以及國家發展戰略思路的充分了解,從而審慎與適當的在市場調節與行政干預之間求取良好的平衡, 避免過度通過電腦程序預先設置貨幣投放條件, 而形成“機械化貨幣政策”!

作者:白士泮博士是新加坡國立大學客座教授、李白金融學院院長、原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學院院長;賈金峰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公共管理學院碩士研究生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97082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