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殼被做空,莫不是一場金融“無間道”?

北京時間12月16日晚,渾水發布了針對貝殼的做空報告。報告很長,77頁,難以贅述,但中間幾個邏輯挺有意思的。首先渾水稱,通過一個程序收集了貝殼平台上的交易數據,之後發現貝殼的新房GTV和傭金收入被誇大,渾水認為,二三兩個季度,貝殼的GTV分別虛增了75%和51%。

貝殼被做空,莫不是一場金融“無間道”?

渾水還特別註明,這個爬蟲程序之前已經用在過歡聚時代和跟誰學身上。2020年,跟誰學做空案沸沸揚揚,幾大空頭輪番上場,其中渾水就在當年5月先後發布過兩份做空報告。其中確有相關爬蟲數據,但遭到了跟誰學的強烈反駁。當然,一般人其實很難分辨數據的分量,但眾所周知的是,今年1月,跟誰學已通過獨立調查自證清白。

在渾水發布報告的第二天,由標普全球投資的百觀科技發文稱,渾水的方法主要是通過中介門店獲取各個門店的新房、二手房成交量。百觀也曾經調研過這個方法,但是發現該方法會導致明顯偏差。

百觀科技認為,渾水追蹤的2及3季度總新房銷售量和新房GTV低了43%,存量房銷售量低了29%,存量房GTV低了20%,門店數低了17%。

同樣,作為局外人,也很難搞清楚,百觀和渾水的數據,誰更接近真相。但正如高瓴的張磊所說,構建投資理念和方法,需要堅持第一性原理。那麼,在中國房地產交易中,最不能被缺省和被違反的命題是什麼呢?應該是網簽制度。

無論是新房還是二手房交易,都需要在政府的網簽系統中登記和備案。所以,如果中介平台,要通過刷單來做大GTV,可能難度有點高,代價也大了點,畢竟房產交易低頻高額,且會產生不小的稅費,空轉起來資金成本太大了。

按照17號晚上貝殼發布的詳細回應,該公司提供新房交易的通路有四條:一、鏈家門店;二、平台連接門店;三、新房直銷團隊;四、其他銷售渠道。如此來看,所有爬蟲數據在網上都只能追蹤到一二,離真相有點遠。

報告中第二個有意思的邏輯是門店數量。渾水說貝殼虛構了大量門店數量。對此,百觀科技坦言,未對採集到的中介門店數進行線下驗證,但是,門店數並不直接造成對成交量、GTV等結果的計算影響。

確實,如果一家上市公司老闆想要吹牛,正常的邏輯一定是,把GTV吹的高高的,門店數和經紀人數則越低越好,不這樣,投資人最關心的坪效、人效和經營效率怎麼體現?

還有一個有意思的點,渾水說鎮江一個鳳凰城門店在賣距離95公裡外的揚州的新房。大概每個在北京長期生活的人都知道,早在十來年前,北京中介就已經開始賣燕郊、廊坊、大廠的房子了。最近幾年,房地產進入渠道為王時代,無論是貝殼,還是房天下,亦或是易居後來搞的房友,都是一家門店賣全國的房子了。

要知道,卡森·布洛克(渾水公司創始人)是個中國通,其早年間能夠精準獵殺作假的中概股,也是因為對中國市場足夠了解。為何渾水會想不通,鎮江中介能賣揚州新房呢?

雪球上的股民也表示想不通。

從論壇發言來看,大家對渾水們的態度大不如前了。因瑞幸財務造假案發,空頭聲譽空前,但隨後的2020年,空頭們的幾番失誤,讓股民們終於明白,這是一群盤旋在資本市場上空的鷹隼,是資本市場里,為了制止大惡而適度寬容的小惡。

一個非常有代表性的網友觀點是:貝殼不是不能做空,但你不在80塊的時候空,而在20的時候空?

渾水選擇的做空時機確實匪夷所思。通常來說,空頭們最喜歡的做空標的是:具備巨大下跌空間的股票。因為做空賭的是預期,當賣空者預計股票下跌,就會在市場上借入股票賣出,通常有期限,加槓桿,到期后,如股票沒有下跌,或者下跌幅度不夠,賣空就失敗了。

受中國房地產市場和中概股雙重因素影響,今年以來,貝殼的股價已經下跌了70%。這和當初雪湖資本借道渾水,做空瑞幸時大不相同。2019年11月至次年1月,瑞幸股價從18美元震蕩上漲至36美元附近。此時,渾水進場,發布了做空報告。

也就是說,20美元的貝殼,應該屬於低槓桿的做空標的了,即便得手,利潤空間也不大,反而失敗風險卻很大。

不過2020年,空頭剛剛經過一場殘酷的市場教育。當年,由於空頭們在美股市場過分活躍,遭到了散戶們的絕地反擊。因為空頭的股票是借來的,如果到了期限,股價沒有下跌,或者下跌的不夠多,空頭頭寸將被平倉,空頭們需要在市場上按市價買入股票去還。此時股價將會攀升,這又會導致新的空頭被平倉,就像接力賽一樣,一場軋空最終發生,股價飆高,空頭慘敗。

當年,在美股遊戲驛站上,就發生了以上一幕,該股股價曾在一個月內上漲685%,一堆空頭資金灰飛煙滅。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跟誰學股票上,在和空頭的口水仗中,跟誰學的股價震蕩上漲,從約30美元最高漲到了140美元。儘管今年該股股票慘烈下跌,但那絕不是因為空頭的勝利,而是因為整個市場環境發生了劇烈變化。

在2020年史詩級的軋空中,多家空頭損失慘重,以至於大空頭香櫞公開發表聲明,放棄做空,改為做多。

很難想象,前事不久,渾水卻又瞄準了一個並不誘人的獵物。事實上,一種可能性並非完全不存在。即渾水只是在利用做空報告來進行誘空,以貝殼當前的股價水平,一旦軋空發生,多頭會賺的盆滿缽滿。

在資本市場,這種煙霧彈時有瀰漫,就連卡森·布洛克克自己都曾經控訴過,遊戲驛站一役,散戶的反殺只是大對沖基金的煙霧彈,軋空實際上是多頭基金對空頭基金的絞殺。

貝殼被做空,莫不是一場金融“無間道”?

也許用不了多久,真相就會浮現。12月10日,據媒體報道,美國司法部已對對沖基金和研究公司的做空行為展開了刑事調查,司法部將仔細檢查這些機構間的關係,尋找是否存在不當交易或違反其他法律以獲利的跡象。美國當局的律師正試圖確定賣空者是否參與了某種形式的欺騙,例如,通過誤導公眾以策劃股票暴跌以引起股東恐慌並加劇拋售。

據知情人士透露,以做空中概股著稱的Carson Block的渾水公司以及Andrew Left旗下的香櫞均在被調查名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