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試探監管機構底線 沉迷社交網絡的馬斯克將面臨什麼風險?

三年前,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指控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涉嫌證券欺詐,威脅要禁止他擔任上市公司CEO。儘管馬斯克與SEC達成了和解,但是他依舊在嘲弄SEC。對於SEC來說,僅僅在三年前追究馬斯克的欺詐責任是不夠的,因為這無法改變他經營特斯拉的方式,他就是忍不住挑釁SEC。沉迷社交網絡的馬斯克如果再不管好自己的賬號,他將面臨著多大的風險?

瘋狂試探監管機構底線 沉迷社交網絡的馬斯克將面臨什麼風險?

馬斯克假裝用手機搜索答案回答記者提問

特斯拉被舉報

今年11月30日,特斯拉在其網站上線了一款名為Cyberwhistle的哨子,正好迎合了那些想在購物季買東西的顧客。這款售價50美元的不鏽鋼樂器以馬斯克在2019年發布的電動皮卡(尚未投產)為設計靈感。馬斯克剛向他的6000多萬粉絲髮送購買鏈接,這款哨子幾乎就立即售罄。他還一語雙關地對粉絲們表示:“揭發特斯拉”(blow the whistle on Tesla)。

那些密切關注馬斯克動態的人立即預感到,真正的特斯拉舉報人將在幾天內出現,結果證明他們是對的。一周后,外媒報道稱,SEC正在調查一名前特斯拉工程師在2019年提出的關於太陽能電池板缺陷和火災風險的擔憂,以及特斯拉是否向股東和客戶正確披露了這些問題。這名前員工在2020年11月起訴特斯拉,指控特斯拉涉嫌非法解聘。

很難把這兩件事解釋為巧合,尤其是考慮到這已不是馬斯克第一次在Twitter上通過嘲弄SEC來推廣諷刺性產品。2020年7月,在特斯拉市值超過埃克森美孚和豐田汽車,並且汽車交付數據進一步推動股價上升后,馬斯克宣布要製作漂亮的金邊紅綢段子做空短褲,這是為了嘲諷那些看衰特斯拉的做空者。

瘋狂試探監管機構底線 沉迷社交網絡的馬斯克將面臨什麼風險?

馬斯克曾表示要給SEC送做空短褲

“將給做空致富委員會送一些過去,以便安慰他們渡過當前難關。”馬斯克寫道。隨後,他又發布推文上對SEC的首字母縮寫進行了調侃,“SEC,三個字母的首字母縮寫,中間的單詞代表‘埃隆的’(Elon’s)”。這讓一位經常與他接觸的基金經理感到焦慮。這位特斯拉股東在Twitter上寫道,“很危險”。馬斯克則回復道,“但是很爽”。

現在還很難說SEC對特斯拉太陽能安全風險的調查最終會產生多大的影響。但是更嚴重的擔憂可能是,馬斯克喜歡挑釁SEC,而這家監管機構此前曾試圖扳倒他。

繼續挑釁

2018年9月,在馬斯克宣布準備以每股420美元將特斯拉私有化,而且“資金已到位”后,SEC指控馬斯克涉嫌證券欺詐。SEC稱,馬斯克選擇420這個價格的部分原因是該數字在大麻文化中具有重要意義,他還認為自己的前女友會覺得這很有趣。

但是,SEC可不覺得這很有趣。在雙方達成和解之前,SEC曾短暫試圖禁止馬斯克擔任上市公司的董事或高管。最終,特斯拉和馬斯克各自支付了2000萬美元的罰款,馬斯克在至少三年內放棄擔任董事長一職。特斯拉還同意對馬斯克的推文進行監管,包括在員工中安排一名證券律師提前審批馬斯克向股東發出的任何包含重要信息的信件。

就在和解協議達成幾天後,馬斯克就諷刺地稱SEC為“做空致富委員會”。2018年12月,他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60分鐘》節目採訪時表示,在他的推文發布之前,沒有人會去看他的推文,他並不尊重SEC。

兩個月後,馬斯克宣布特斯拉將在2019年生產大約50萬輛汽車,但是幾小時后又澄清說,這是特斯拉在2019年年底的年化產量。這讓SEC抓住了把柄,試圖以違反和解協議的罪名判處他蔑視法庭,但是未被理睬。2019年4月,美國地區法官艾莉森·內森(Alison Nathan)告訴SEC和馬斯克,“深呼吸,保持冷靜,解決這個問題”。

幾周后,雙方和解了糾紛,同意修改之前的協議,具體規定了馬斯克在未經事先批准的情況下不能在Twitter上發表的話題。這讓SEC委員羅伯特·傑克遜(Robert Jackson)很懊惱,他當時說馬斯克很容易就逃脫了懲罰。

特斯拉股價隨後飆升,但是該公司還是SEC的眼中釘。兩年前的這個月,就在SEC結束對特斯拉Model 3生產預期調查的同一天,該機構向特斯拉發出傳票,尋求獲得“包括特斯拉常規融資安排的某些財務數據和合同”的信息。自去年年初披露收到傳票以來,該公司一直沒有詳細說明此事,但它在季度文件中不斷提到這個問題。

自動駕駛將成SEC的新把柄

對於SEC來說,針對一個特斯拉業務領域的調查時機可能已經成熟,那就是特斯拉自動輔助駕駛系統(Autopilot)和全自動駕駛(FSD)功能。就在馬斯克同意修改與SEC和解協議的幾天前,他在特斯拉“自動駕駛日”活動上預測,到2020年年中時,特斯拉將會超過100萬自動駕駛出租車在路上行駛,這些汽車的自主駕駛能力十分可靠,不需要車內的人保持警惕。

幾周內,特斯拉通過擴大債務和股票發行籌集了23.5億美元。但是,特斯拉沒能讓其自動駕駛技術成熟到足以讓乘客不需理睬的水平,至今仍表示需要車主把手放在方向盤上,隨時接管汽車。今年3月,馬斯克表示,特斯拉已經撤銷了一個不需要車主對路況足夠關注的測試版FSD。

瘋狂試探監管機構底線 沉迷社交網絡的馬斯克將面臨什麼風險?

特斯拉演示Model S自動駕駛系統

也許,馬斯克對特斯拉未來滿懷希望的炒作,引發了SEC對這種模仿行為的整頓。電動卡車製造商尼古拉公司即將就一項調查與SEC達成和解。SEC稱,尼古拉創始人在其業務前景方面欺騙了投資者。尼古拉此前宣傳的一段視頻顯示,一輛無法運轉的半挂車從山上滾下來,讓人誤以為它可以靠自己的力量開車。如果說尼古拉這麼宣傳視頻是錯的,那麼SEC為什麼不能質疑特斯拉在2016年的Autopilot演示呢?特斯拉當時在視頻開頭就表明,駕駛座上有人只是為遵守法律,而Model S是自動駕駛的。

《紐約時報》上周爆料稱,特斯拉其實是使用當時消費者無法使用的3D地圖,提前繪製出了這款車的行駛路線。知情人士稱,在拍攝過程中,Model S一度撞上了公司財產的路邊護欄。這一事件的錄像被留在了剪輯室的地板上。

SEC對新興電動汽車公司的嚴格審查應該會讓馬斯克三思。SEC的調查並未止步於尼古拉,它還一直在調查Lucid Group、洛茲敦汽車公司和卡努公司。

馬斯克應該明智地認識到,如果他再管不住發布推文的手指,那麼SEC最終可能會笑到最後。(作者/簫雨)

更多一手新聞,歡迎下載鳳凰新聞客戶端訂閱鳳凰網科技。想看深度報道,請微信搜索“鳳凰網科技”(iFeng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