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國內首款正經元宇宙”里拿到了人生第一套房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來來來,元宇宙又上新了。這個概念的菜籃子還沒織出個底,裡面的雞蛋是越來越多了。幾天前一支上熱搜的宣傳片,把“虹宇宙”(Honnverse)推了出來。甚至有人說這是國內第一款正經主打元宇宙的遊戲。我也去試了試,讓我們看看接下來發生了什麼。

我在“國內首款正經元宇宙”里拿到了人生第一套房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作者 |油醋

進入遊戲,首先需要創建一個形象,選個性別,調個眉毛鼻子嘴巴臉型,大差不差。

沒有人對能立刻馬上找到一個讓自己在虛擬世界里沉浸下來的元宇宙抱有幻想,但我也沒想到接下來會是這樣一個接近網頁時代的遠古界面,還出了Bug。

我在“國內首款正經元宇宙”里拿到了人生第一套房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從個人頁面退出來后,“宇宙搜索”通向一張模擬人生風格的地圖,地圖上有兩處被標記的地點,但都不能進入。簡單來說,這更像一個靜態頁面,不過從這裡可以回家——虹宇宙分了我一套房子,一個數字房產,名字是花園洋房戶型A。進去是一個開間,兩扇落地窗,除了窗外有一個花園以外,家徒四壁。

我在“國內首款正經元宇宙”里拿到了人生第一套房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我花60個鑽石買了張桌子,然後就沒有錢了,甚至沒錢買把椅子。那個“我”在屋子裡走動,貓步加上外八字,“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跳上桌子,原地升空不屈膝,非常詭異。

並且第一次跳起不小心停在空中了,因為這個宇宙還有點卡。

我在“國內首款正經元宇宙”里拿到了人生第一套房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公共聊天室里很多人在問,“我進來了,可以做點啥?”,回答是裝修房子,或者給自己買點裝飾,但這都要錢,沒有錢的話,你可以去逛逛別人屋子。

我去一個裝修精緻的房子里逛了逛,房主是個賣衣服的,我怎麼知道的呢,因為她買了個電視,然後把自己推銷衣服的短視頻放在了裡面。這很有意思,跟在堡壘之夜看Travis Scott一樣。並且這一看就是個有錢人,因為電視要花好幾百鑽石,而且她住在SS級的環島海嶼里。

我在“國內首款正經元宇宙”里拿到了人生第一套房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現在這世道,世界的盡頭不是烏斯懷亞也不是鐵嶺,而是元宇宙了。Facebook從Oculus切進去,微軟給出了在虛擬空間做PPT的辦公場景,還有林林總總一大堆以社交和遊戲開頭的新故事。

而我們眼前這個虹宇宙靠什麼?

好傢夥,房地產。

現在中國有幾個年輕人有房子的,這一把酸楚的刀子算是干進咱們租房客的心坎里了。

準確來說,在註冊賬號后,我還等了幾天才進去玩,和17萬同樣提前預約了的人一起。為啥等呢,因為我沒有房子。

我在“國內首款正經元宇宙”里拿到了人生第一套房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虹宇宙在10月28日開始內測,用戶在線上預約搶購虛擬房產,有幸搖到號的用戶就可以比大部分人提前進入遊戲。虛擬房產根據房型和地貌從SS、S開始遞減到C級,一共分為五個級別,公測前釋出的房子只有3500套,一般是較高等級的虛擬地產。

在一個新宇宙先搞飢餓營銷,很精明的冷啟動策略。

好房子給分走了,並且分到的人可以提前發育。沒房子的得等着,等到公測這天,一人一套A到C級的經濟適用房,奮鬥在個人。

等到大部分人開始準備奮鬥的時候,階層差距已經出來了,並且先發育起來的那一批已經賺一票開始退場了。

他們怎麼“套現”呢?答案是閑魚。

世界的盡頭在元宇宙,而虹宇宙的盡頭在閑魚。英偉達的黃仁勛還在開發連接元宇宙和真實世界的蟲洞,殊不知一個閑魚已經足夠。

“買房嗎,極地木屋,超級稀缺,買兩套送台鋼琴,只要999,懂得都懂。”

炒房團,虹宇宙里也有,這倒是有虛擬映射現實那味兒了。

我在“國內首款正經元宇宙”里拿到了人生第一套房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閑魚上現在已經有無數的虹宇宙虛擬數字藏品賣家,大多數是來賣房的。現實里真金白銀交出去,回頭在線上對方把不能買賣的房產贈送給你。一套房低的兩三百,高的掛到萬元。還有手上握着四十套準備一次性出手的,虹宇宙自稱NFT的數字資產暫時還沒能擺脫現實。

我試着和一個賣家聊了聊,事實上最終更像是他履遊戲客服之責給我介紹了下這遊戲該怎麼玩,以及向我又強調灌輸了一次虛擬房產在其中的核心地位。過了幾天他1500把兩套S級房賣了,然後索性120塊錢把遊戲賬號都出了。

我在“國內首款正經元宇宙”里拿到了人生第一套房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在公測第一天就出現大批玩家掛東西往外賣,這種場面總讓人感覺怪怪的,但這種擊鼓傳花的事在元宇宙遊戲里可能會成為平常事。遊戲廠、幣圈鏈圈、VR/AR外設廠商,大家突然默契地給元宇宙拱火,其中有不少股價和錢的味道。這是一個讓未來足夠美的概念,但這先是一個賺錢的生意。

桌子和鋼琴可以買,房產不可以,於是這些稀罕的高級別房產就成了這款遊戲的基本盤。只要這些房產能被不停高價轉手,這個遊戲就能一直玩下去。

一個元宇宙的遊戲,也首先是個賺錢的遊戲。學會向下割韭菜,大家都不傻。

另一方面,當敏銳的第一批玩家不是奔着遊戲性來的,遊戲的粗糙和卡頓就是被允許的了。

這好像是近來出現的所謂元宇宙產品的默認風格。虹宇宙並不獨行,百度的元宇宙產品“希壤”也是一副糙的不行的樣子。人走路是漂移的,遇到空間里的其他玩家也不能講話,甚至連最基本防止模型穿插的碰撞器都沒設置。

這也是為什麼我在逛馮唐藝術展的時候,會不小心整個人長到了馮唐身上。

我在“國內首款正經元宇宙”里拿到了人生第一套房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這種傾向並不奇怪,畢竟“我的世界”和“動森”從表面看也是畫面粗糙的像素風。Facebook都改名Mate了Horizons Workrooms里的小人也還是沒有腿不是?甚至,你也可以這樣解讀這種粗製濫造:這種粗糙感反而刺激神經,一副天地混沌未開的樣子,順帶着給人一種自己走在Web3.0這片希望的田野上的錯覺。

理性點看,“我的世界”里每塊磚都可以動,因此畫面不得不降低要求來保證整個大沙盒的流暢度。可是我的花園洋房戶型A(包括窗外的風景)里除了那張桌子,以及希壤眺望台上看到的景觀,這些可全是不怎麼浪費算力的貼片。我甚至沒法打開自己家門看看家外面是什麼樣子。

我在“國內首款正經元宇宙”里拿到了人生第一套房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希壤的粗糙讓人很懷疑百度對這款作品的認真程度,而相比之下,虹宇宙的粗糙更真實一點,它可能就是身體跟不上意識。

天下秀董事長李檬在11月18日發布了公開信,聲稱虹宇宙是一款基於區塊鏈技術的3D 虛擬社交產品,並且搬來VR、AR和MR(MIXreality混合現實)以及材料科學、分佈式科學、AI 算法甚至量子計算來為自己背書。

這位董事長還在信中畫了一張更大的餅。

“我相信很快我們就能在虹宇宙里建設一棟天下秀的‘大樓’,天下秀的全體員工要在虹宇宙的虛擬世界里共同辦公一天,未來在虹宇宙裡面也能夠有更多的企業和機構,這樣也是符合中國未來的低碳環保的大主題。”

但信息發布一天後,天下秀就收到了上交所的監管警示。原因一是天下秀涉嫌通過非法定信息披露渠道自行對外發布涉及公司經營業務等重要信息,存在誤導投資者的可能;二是天下秀的主營業務並不涉及公開信中所提到的內容。

我在“國內首款正經元宇宙”里拿到了人生第一套房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11月19日晚,天下秀迫於壓力只好貼出澄清公告,表示這只是一款實現了基於3D的場景社交的測試階段產品,尚未接入公開信中提及的硬件技術,並且公司“並未參與 AR、VR、MR 及相關硬件技術研發,亦無相關硬件技術儲備或專利”

簡單來說,天下秀直說了虹宇宙目前只是一個蹭元宇宙熱度的初期產品,至於虛擬沉浸式社交的事兒,八字還沒一撇。

不過反正股價是抬上去了。

我在“國內首款正經元宇宙”里拿到了人生第一套房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在10月28日虹宇宙公布內測之前,天下秀的股價在過去一整年都呈下跌的趨勢。傍上元宇宙之後短短20個交易日里,這個主業做“紅人經濟”的公司迎來7個漲停板。目前的股價比起10月末幾乎翻倍,也超過去年同期的股價。

以“紅人經濟”為標籤的天下秀,在2020年借殼A股上市后營收增長一直無法兌現成股價的提振。李檬一直試圖揭下天下秀“傳媒公司”的標籤,塑造一個“平台型公司”的形象,也有希望藉此拉高公司整體估值想象的原因。與此同時發生的是,紅人經濟甚至直播電商本身正在遭受越來越多的質疑。主業不穩的天下秀,需要一個夠有嚼頭的新故事。

現在藉著虹宇宙這個新“紅人”,最要緊的目的已經達到。而最終這個劣質的元宇宙產品到底會發展成什麼樣,是10年前的QQ飛車,或是現在的貝殼VR看房?

本身已經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