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艾滋病治療面臨新困境:患者耐藥性不斷上升

目前,全球尚沒有能夠治癒艾滋病的方法,只能通過抗逆轉錄病毒藥物進行控制。雖然抗逆轉錄病毒療法的挽救了數千萬艾滋病毒感染者和患者的生命,但隨着該療法的廣泛使用,又帶來了新的問題。

全球艾滋病治療面臨新困境:患者耐藥性不斷上升

據媒體報道,日前,世界衛生組織發布了2021年《艾滋病毒耐藥性報告》,報告顯示,隨着艾滋病毒藥物使用的不斷增加,導致近年來艾滋病毒耐藥性水平平穩上升。

報告指出,到2020年底,全球大約共有3770萬艾滋病毒感染者,其中,有2750萬人已經接受了抗病毒治療。雖然不少艾滋病患者接受了治療,但與此同時耐藥性問題也日益突出。

具體來說,在一些使用一線抗病毒藥物治療的患者中,已經有10%的人出現非核苷逆轉錄酶抑製劑類藥物的治療前耐葯(PDR),如奈韋拉平(NVP)或依非韋倫(EFV)。

而在之前接觸過抗逆轉錄病毒藥物的人,對非核苷類逆轉錄酶抑製劑(NNRTI)類藥物產生耐藥性的可能性要高出三倍。

根據在撒哈拉以南非洲10個國家進行的調查顯示,新診斷出感染艾滋病毒的嬰兒中有近一半在開始治療前攜帶有耐藥性艾滋病毒。

世衛組織指出,為了確保現有藥物的長期療效和持久性,阻止耐藥性的上升十分重要。而非核苷逆轉錄酶抑製劑類藥物耐藥性的平穩上升,進一步說明需加快過渡到基於多替拉韋(dolutegravir)的治療方案。

世衛組織建議,當治療前對非核苷類逆轉錄酶抑製劑的耐藥性已經達到10%的閾值時,則應緊急將艾滋病毒一線治療改為含多替拉韋的更有力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