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除網址屏蔽 是中國互聯網的一次“重啟”

9月17日下班時分,騰訊“鵝廠黑板報”公眾號發布關於《微信外部鏈接內容管理規範》調整的聲明,公布微信開放外鏈措施。據傳,這也是工信部給出的最後期限。9月9日下午,工信部有關業務部門召開了“屏蔽網址鏈接問題行政指導會”,要求限期內各平台必須按標準解除屏蔽,否則將依法採取處置措施。當天參會的企業包括阿里巴巴、騰訊、字節跳動、百度、華為、小米、陌陌、360、網易等。

【文/方興東】

解除網址屏蔽 是中國互聯網的一次“重啟”

9月13日,工業和信息化部新聞發言人、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長趙志國在國新辦發布會上表示,屏蔽網址鏈接是7月啟動的互聯網行業專項整治行動重點整治問題之一。在自查整改中,部分互聯網企業對屏蔽網址鏈接問題的認識與專項行動要求還有一定的差距。

三令五申之下,字節跳動、阿里巴巴、騰訊均回應了工信部解除屏蔽網址鏈接的決策,也才有了17日騰訊的這則聲明。

屏蔽網址鏈接是互聯網行業專項整治重點問題之一。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屏蔽外鏈的本質就是藉助自身壟斷性的流量優勢,有效抵禦和限制競爭,並且通過選擇性導流,實現商業利益最大化。這一現象業界有個很形象到位的術語,叫“圍牆花園”。

屏蔽外鏈,增加外鏈的技術門檻,包括十多年前淘寶禁止百度搜索引擎抓取等各種“圍牆花園”,根本的初衷就是出於競爭的目的。

所以,觀察“圍牆花園”這十多年的緣起、發展與演進,一方面與壟斷程度正相關,另一方面與競爭壓力正相關。

在互聯網出現壟斷之前,也就是BAT真正確立壟斷地位之前的十多年裡,中國互聯網產業基本處於自由競爭階段。

這一階段,“圍牆花園”缺乏生存的土壤,所以並不明顯。隨着BAT陸續確立壟斷地位,尤其是移動互聯網時代到來,巨頭之間相互進入,橫向擴張,彼此競爭壓力開始劇增。“圍牆花園”逐漸成為最重要的戰略工具。

所以,最近十年,屏蔽外鏈等“圍牆花園”戰術水漲船高,手段日新月異,不斷惡化。業界普遍性的所謂陣營、站隊等,核心都是基於“圍牆花園”的導流能力。

可以說,沒有壟斷地位,就不具備部署“圍牆花園”的基礎;沒有消除競爭壓力的需要,就沒有“圍牆花園”的動力。所以,十年來,“圍牆花園”的基礎和動能都處於不斷上升的態勢。而互聯互通本來就是互聯網的生命線,是互聯網的基本規範。

解除網址屏蔽 是中國互聯網的一次“重啟”

而作為數字時代最關鍵基礎設施的互聯網,本質上必須將公共性和社會性置於重要位置。但是,因為缺乏行業的有效自律,缺乏政府和法律的有效監管,“圍牆花園”任意泛濫,獲益的是個別企業,損害的是整個互聯網互聯互通的整體利益。

無論是市場競爭環境、產業創業創新活力,尤其是廣大網民的便利性和選擇權,都成為“圍牆花園”的犧牲者。

這項工作最大的難點當然是利益。拆除“圍牆花園”這項工程,沒有互聯網巨頭是有內生動力的,因為,它們考量的肯定是自身利益的損失,而不是整個產業的利害關係。所以,它們一定會以各種方面阻擾、延緩或者掩飾各種“圍牆花園”的存在。

如何解決這種不情不願,是這項工作的難點所在。我們可以注意到,一些以安全、營銷等理由為“圍牆花園”辯護的聲音此起彼伏,不乏重量級媒體和專家,這是“圍牆花園”利益格局的正常反映。所以,要將這項工作真正取得全局性勝利,需要魄力,需要智慧,更需要面對各種壓力、阻力的鬥智斗勇。

因為,涉及拆除“圍牆花園”所謂的網絡安全、垃圾信息泛濫還有營銷泛濫等理由,其實站不住腳。因為這些是作為一個大型平台的“基本功”,也是履行平台主體責任的“分內事”。

有“圍牆花園”也在做,也得做,沒有“圍牆花園”也是如此。也許工作量有所不同,但是,並沒有增加任何特殊性的技術難度和工作難度。因此,分階段,主要不是技術問題,而是利益平衡問題。這都是很現實的問題,遠比技術更難。

中國互聯網的“圍牆花園”現象,起碼是一項十年長期積累,不斷加築工事的“十年工程”,涉及很多技術層面和業務層面的操作。涉及網頁,更涉及APP。涉及明面的信息內容,更涉及更深層次的數據等,需要是真正的“技術活”。

這需要深入技術,明晰技術層面的操作,也需要確定規則。互聯網領域很多規範(norms)之前都是基於產業自律,作為“默認”選項,習以為常,很多缺乏明文的細化。這就是互聯網在中國不斷“異化”的基礎條件。

缺乏競爭制約的壟斷巨頭,出於自身商業利益最大化的需要,不斷突破這些不設防的防線,“法無禁止即可為”,將自身的商業邏輯凌駕於互聯網整個行業的默認規範之上,然後日積月累,相互競相效仿。

而主管部門,因為缺乏明確法規,也沒有及時加以有效制止。廣大用戶雖然深受其害,也因為無能為力,最終溫水煮青蛙,也都開始習慣這些既成事實。

因此,工信部這一次專項行動意義重大,功德無量。開始從處置壟斷巨頭一些明面上顯著的違法行為,進入到深層次的問題。

針對“圍牆花園”強有力、系統性的整治,雖然沒有處罰“二選一”那麼富有新聞效應,也缺乏審查滴滴數據安全那樣震動市場,而其效能和影響卻遠遠超過這些個案,是中國互聯網產業競爭環境的一次重大調整,堪稱是整個中國互聯網的一次“重啟”!改變的將是在整個競爭面貌,可以引領十年以後最好的晴朗環境。

解除網址屏蔽 是中國互聯網的一次“重啟”

因此,我個人認為,這是去年強化反壟斷以來,取得的最具有深遠影響和意義的進展與成果。最大的獲益者首先是公共利益和社會利益,是所有網民,是整個互聯網。

“圍牆花園”現象本質是為了私有利益而犧牲公共利益,是壟斷問題帶來的巨大的負外部性問題。

負外部性,也稱外部成本或外部不經濟,是指一個人的行為或企業的行為影響了其他人或企業,使之支付了額外的成本費用,但後者又無法獲得相應補償的現象。

也就是說,曾經成就互聯網巨頭的互聯網“默認”的開放、共享環境,在其獲取壟斷地位之後,開始有能力逐步修改“規則”,實施封閉與限制措施,有選擇性地導流。

理所當然地放棄互聯網“默認”的開放、共享,理直氣壯地將平台之上的用戶、內容、數據和流量等視為自己的“私產”。

坐擁十億級用戶規模,就可以展示“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過此路,留下買路財”的權力。將嚴重侵蝕了互聯網的公共性。所以,這次整頓是對互聯網公共性和社會性的一次拯救,是對規制和邊界的一次明晰。

最大的衝擊就是原來依靠流量資源的站隊模式,也就是基於“圍牆花園”模式的業務。嚴重依賴巨頭導流的商業模式和企業,短期就會感受到巨大的衝擊。但是,這種損失應該視為正常的。因為之前的流量優勢,本身就是建立在不合理基礎之上。

目前只是停止不公平的競爭,不合理的導流。任何公司和商業模式的發展,都只能基於合法、合規的正常業務模式。所以,這一次針對“圍牆花園”的整頓,實質上是中國互聯網從不正常化走向正常化的過程,是從不合規走向合規經營的過程。

這是大勢所趨,民心所向,也是法律所指。是不可抗拒,也是不容抗拒的。最終,大家都需要在一個健康、良性的產業環境下公平競爭,才是最大的贏家。作為中國互聯網20多年的觀察者,我對這次行動有着太深刻的感觸:太久違了!的確是期望已久了。

拆解“圍牆花園”,重塑互聯互通,必須是一視同仁,非選擇性、非歧視性的。也就是說,必須對所有合法網址全面開放。否則,如果存在着選擇性和歧視性,本質依然還是“圍牆花園”。

讓受損的互聯網公共性得以修復。作為基礎設施的互聯網,只有大家共同維護其基礎層面的公共性,才能發揮最大的效益與價值,不論大小的互聯網企業都才能受惠,網民的正常權益和便利,才能得到保障,中國互聯網更好的未來值得期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