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拔了日本首富“釘子戶”?

中國的首富幾乎一年一變,而日本的“首富”已經有十年沒有新面孔出現了。從2011年開始,日本的首富一直由兩人“輪流坐莊”。一個是軟銀集團CEO孫正義,一個是優衣庫創始人柳井正。在等待了十年之後,日本人終於迎來了他們的新首富。

作者|周舟

9月14日,彭博富豪指數顯示,滝崎武光的身價超過柳井正和孫正義。如今滝崎武光的身家飆升至382億美元,而柳井正和孫正義的身家分別是355億美元、269億美元。這也是滝崎武光坐在“老三”位置數年後,第一次登上首富寶座。

首富的更替,似乎也反應了疫情之下公司與行業的某種變化。畢竟幾乎所有在福布斯榜上有名的富豪們的財富,都與其控制的公司股價有着直接關係。而滝崎武光此次晉陞日本首富,也不例外。

日本新首富和他的“自動化帝國”

日本曾發布了一份“2020年員工收入最高的公司排名榜”,其中一家名叫基恩士的公司,以1839萬日元(摺合成人民幣為108萬元),實際排名第一。

這家公司便是由滝崎武光於1974年創立。

創立以來,基恩士的股價一路攀高,截至2021年9月15日,該公司市值達到約1677億美元。按市值計,已是僅次於汽車巨頭豐田的日本第二大公司。

擁有基恩士21%股份的滝崎武光,也因此在今年增加了59億美元的財富,成為日本排名第一、亞洲排名第九的富豪。截至9月16日,滝崎武光仍然保持第一。

誰拔了日本首富“釘子戶”?

作為日本第二大公司的“掌門人”,滝崎武光似乎是一個希望把任何事情都做到極致的人。在把員工收入提高到日本最高標準的同時,他還希望能把公司的利潤率提高到日本大型公司中最高。

2020年,基恩士的營業利潤率51.4%,而且連續20年超過40%。這一利潤率之高,軟件或者手機行業恐怕都難以望其項背。同期的蘋果營業利潤率也不過21%,三星僅為12%。

利潤占營收的近一半,滝崎武光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

答案是:滝崎武光擅長做減法。

基恩士做高端製造業,一不建設工廠,二不要代理商。它把製造業傳統模式下可以剔除的環節,儘可能全部減去。

基恩士不建設工廠,也不生產任何產品。無論是壓力傳感器、條形碼讀取器、激光掃描儀,還是顯微測量系統,滝崎武光將之全部外包。這樣公司的資產就十分輕盈,沒有高昂的固定資產壓力,讓基恩士的高利潤率有了實現的可能。

此外,基恩士剔除了代理商這一環節,將產品直銷經營,大多數訂單當日出貨。由於基恩士直接管理着銷售、庫存和分銷,物流效率驚人,因此能夠以極快的速度處理訂單和運送產品。

基恩士董事長兼總經理中田有似乎繼承了滝崎武光追求簡單和極致的精神,他表示:“希望打造‘全力追求完美結果’的團隊。在公司內部力求實現開放、扁平式的上下級關係。會議時的發言內容重於發言對象,不論資歷深淺都能自由發表意見,每個人提出的意見都會被平等對待。能夠實現這種企業氛圍,是因為各位員工都理解:創造附加價值才是我們的使命。”

如今,基恩士已經成為全球工業自動化生產的龍頭企業,主要產品涉及傳感器、掃碼器、機器視覺系統等多個自動化領域,橫跨半導體、汽車、食品、醫藥等多個行業。尤其在機器視覺領域,基恩士與美國康耐視兩家公司幾乎壟斷全球一半以上的市場。

而在中國市場方面,滝崎武光雖然沒有和孫正義、柳井正一樣“高調行事”,但也早早展開了布局。2001年,基恩士開始布局中國市場,中國是其重點銷售網絡,營收佔比達到其全球總營收的16%。截至目前,基恩士已在上海、北京、天津、大連、青島、深圳等國內主要城市設立了辦事處。

基恩士在中國也成為一些企業努力的方向。比如AI安防龍頭海康威視在2021年6月的投資者會議上表示:“機器視覺在國內位居前列,基恩士等是追趕目標。”

誰打敗了日本首富“釘子戶”?

據福布斯歷年來的數據,從2011年開始,直至2021年,孫正義和柳井正一直牢牢把控着日本首富這個位置。古話說風水輪流轉,但似乎在日本語境里,風水都被這兩人給佔了。

然而,疫情的大風正在逐漸改變這一切。

優衣庫母公司迅銷股價在2021年3月後一路回調,市值較今年初的11萬億日元縮水至7.54萬億日元。其老闆柳井正的身家在2021年也縮水超過20%,暴跌了97億美元。

與此相對應的是,推動工業自動化的企業——基恩士在最近的一年時間裡股價翻了近一倍,讓滝崎武光的身家飆升至382億美元。這股大風把他推上了首富的位置。

誰拔了日本首富“釘子戶”?

無論是中國、日本,還是美國、歐洲,一個逐漸清晰的趨勢正在顯現:自動化、智能化的企業正在迸發出前所未有蓬勃的生命力。安永會計師事務所曾對此進行了一項調查,結果顯示,疫情期間,在45個國家地區中,近一半接受調查的公司老闆有加快發展業務自動化的計劃。

據作者統計,僅“機器人流程自動化”這一領域,2020年就有超過10家企業融資超過千萬元。而在此之前,還無人問津。這些企業在疫情期間,反而獲得了更快的業績增長。

2002年發生非典前,電子商務同樣經歷了一個十分漫長的“冰河時期”,許多公司因為全球互聯網泡沫被戳破而舉步維艱。誰都沒有料到,一場突如其來的非典襲來,人們不敢隨意出門,網上交易的種種好處適時放大,這讓電子商務重放異彩。17年後新冠疫情的爆發,有的企業在災難中倒下,有的企業反而重新煥發了生機。

每次疫情,都是企業的一次大考,都會給科技、商業帶來一次洗禮和變革。誰打敗了柳井正其實並不重要,誰會成為災難結束后重生的那隻巨獸,或許更值得我們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