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原神》辯論賽 讓我們看清了“國產遊戲”的悲哀

辯論賽本不是很受關注的事物,但今年的華語辯論世界盃卻因為“《原神》的出現是不是國產遊戲的黎明時刻”這一辯題而直接出圈,吸引了大量玩家前來吃瓜。畢竟自《原神》誕生以來,玩家間關於“《原神》是好是壞”的論戰從未停止過,只不過結局大多走向了“米衛兵”和“米黑”間的扣帽子大戰,通常除了滿屏髒話也鮮有啥新鮮內容。

而各大名校生加持的辯論賽,是不是能把《原神》聊出點花來,是讓吃瓜群眾非常感興趣的。

早在辯論賽開始之前,就已經有了非常高的討論度,由於議題的“敏感性”,網絡上出現了不少火藥味十足的過激言論。為了保護選手和評委,官方甚至對“原神”場次的參與者做了匿名處理。

頂級《原神》辯論賽 讓我們看清了“國產遊戲”的悲哀

所有原神評委都受到了匿名“保護”

然而等到第一場辯論開始之後,很多觀眾都感覺到有些“失望”,因為正反雙方竟然都是以“《原神》是個好遊戲”為前提開始討論的,完全沒有期待中的“原神粉VS原神黑”的撕逼大戰,辯論的中心點集中在了“到底什麼是國產遊戲的‘黎明時刻’”以及“《原神》配不配得上‘黎明時刻’的定義”。

且雙方的論證過程,很少涉及到《原神》遊戲本身的素質,更多在聊國內遊戲市場的資本、渠道、盈利等內容。對於大部分《原神》的玩家而言,這些內容可以說相當沒勁。

頂級《原神》辯論賽 讓我們看清了“國產遊戲”的悲哀

我們畢竟不需要幫資本家數錢……

更何況辯論中還出現了一些非常離譜的觀點和資料,比如“《原神》里抽一個五星角色要一千塊”這樣讓原神玩家“綳不住”的發言;或將“《太吾繪卷》在Taptap上的用戶評分比《原神》高”作為原神不配當“黎明”的論據。

令圍觀者有些質疑這場辯論賽可能是——8個從沒玩過《原神》的雲玩家在這裡辯論吧!。

頂級《原神》辯論賽 讓我們看清了“國產遊戲”的悲哀
我Steam上已經玩了一百小時了

首場辯論賽的糟糕表現,也得到了評委的一致吐槽。一位評委表示,為什麼以《原神》為議題的討論,全程都沒有涉及到《原神》在內容和玩法上的爭議,“是有什麼原因不能提《塞爾達傳說》嗎?”

頂級《原神》辯論賽 讓我們看清了“國產遊戲”的悲哀

《原神》是否抄襲《塞爾達曠野之息》仍然存在爭議

而另一位評委更有高見,表示雙方辯手的思路有些被題目限制,不必糾結《原神》是不是“帶來了”國產遊戲的黎明,或許《原神》的出現只是國產遊戲走黎明的一個代表而已。這番逆轉思路的言論,讓在座的觀眾嘆服,多少也為之後的幾場辯論打開了新的局面。

第一場辯論結束后,有觀眾表示“這辯論實在沒意思,缺少實在的內容。”“辯手不僅雲,還不深入研究。”“深度還不如貼吧、論壇的網友對線呢。”…

玩家的批評不無道理,但對辯手而言也略微有一點冤枉。

畢竟這並不是《奇葩說》那種脫口秀一般的綜藝辯論,而是一場具有很強專業性的辯論賽,所以精彩程度往往不是關注重點,選手們為了獲勝要反覆的立論、詭辯甚至強詞奪理、懂裝不懂,忽視不利論點,強調有利的方向等,比如“《原神》遊戲質量究竟如何?”這一重要話題的缺失,很可能是正方的故意為之。

當然這並不代表辯論賽只是辯手為了取勝所進行的話術表演。所謂真理是越辯越明,辯論賽本就是一場尋求真理的旅程,觀眾能通過一輪輪辯論得到新觀點和啟發。

實際上除了初賽比較尷尬外,關於《原神》的辯論後續幾場便漸入佳境,觀點愈發深入、犀利起來。

正方表示《原神》成功用自身的品質打開了國外市場,告訴全世界國產也能出好遊戲;而反方也表示,國產遊戲仍然被大量換皮手游統治,黑暗的現狀沒有因《原神》的出現而改變。雙方所辯論的國產遊戲存在的現狀和痛點,都是觀眾很在意的點。

論據也越來越靠譜了,例如正方舉例《原神》入選國家文化出口重點項目,還有大量視頻證明外國人因為《原神》而學習中文,確實讓觀眾心服口服。

在總結時,也帶上了《鬼谷八荒》《戴森球》這些優秀的國產遊戲,還有《黑神話》引發的熱潮,讓許多觀眾相信“國產遊戲的黎明真的要到了”。

頂級《原神》辯論賽 讓我們看清了“國產遊戲”的悲哀
教外國人念原神角色名字的視頻,獲得了共計上百萬的點擊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還出現了不少《讓子彈飛》的典故。例如將一些處於壟斷地位的大廠比作黃四郎,而《原神》則是 “槍在手跟我走”的張麻子。還有渠道商對於中小手游廠商“請客、斬首、收下當狗”的比喻,頓時讓直播間充滿了“申遺”的呼聲。

最終,清華大學正反方均得分9比0,以“贏麻了”的成績晉級。

在“原神”的討論結束之後,還參與了“傳統偶像和虛擬偶像哪個更能滿足精神需求” 這樣二次元濃度更高的討論。

其實除了《原神》,本次華語辯論世界盃還有更多有爭議,也具有思考價值的話題值得一看,例如女性的職場焦慮、虛擬偶像、無人駕駛汽車等,“緊跟時事”的同時,還非常吸引眼球。

頂級《原神》辯論賽 讓我們看清了“國產遊戲”的悲哀

在“虛擬偶像”那場辯論中,甚至有選手當場朗誦讓嘉然破防的“雞胸肉小作文”作為結辯

觀看這些辯論,多少能夠讓我們走出慣性思維,指導我們發現看事物的新視角。就像這幾場對於《原神》的討論,其實也能讓討厭或喜歡《原神》的觀眾發現,它或許沒自己想的那麼“好”,也沒那麼“差”。

如今網絡上充斥着情緒化和兩級化的言論,能讓環境中多出一些真誠和理性的聲音,這可能也正是我們需要辯論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