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電動車為何能騎這麼快?車主:改裝后速度可翻倍

根據2019年國家頒布的《電動自行車安全技術規範》,電動自行車車速不得超過25公里每小時,蓄電池電壓不得超過48伏。而《工人日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不少快遞、外賣小哥的電動自行車已經超過規定時速,而這些超速車有的甚至上了電動自行車的正規白牌。快遞員和外賣員通過尋找電動車門店或者自行上網學習改裝教程使車速變得更快,據了解,改裝最快車速能達到60公里每小時,遠超國家標準。

外賣電動車為何能騎這麼快?車主:改裝后速度可翻倍

超速電動車不僅影響着城市交通秩序,也影響着外賣員和快遞員的安全。2020年以來,北京市快遞三輪車發生負同等以上責任致人傷亡交通事故比2019年同比上升。外賣即時配送電動自行車共發生同等責任以上致人傷亡交通事故同比2019年事故數量、傷亡人數也分別大幅增加。

“危險大,很難查。”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工作人員指出,一旦電動自行車車超過規定限速行駛上路,會對交通安全造成巨大隱患,市場監管部門只能做到對上市車輛的監管,而後續改裝則難以覆蓋。

“沒有人查,都在改裝”

《工人日報》記者在北京多家電動車店走訪發現,如果買家有提速需求,店家會為其提供便利,暗示可以自己上網搜索改裝教程,有的店家還會為其更換電池和幫助改裝。

“給你換個72伏的電池,跑50公里每小時沒有問題。”當記者以外賣員名義詢問時,在北京市東五環的一家電動車店,店主如是回復。隨後記者擔心會因超速被罰,店家直接表示“沒有人查”,並指向正在店內改裝電動車的一個外賣小哥說道:“都在改裝,25公里的速度根本送不了外賣。”

在另一家門店,記者看到除了對電動車電池、速度進行改裝外,店家還會對電動車座椅進行額外支架的添加。市場監管部門網站顯示,一輛合格的電動自行車整車高度不得超過1100mm,車體寬度不得超過450mm,鞍座高度不得超過635mm。而當店家完成所有改裝后,電動車的長寬體積明顯變大,超出國家規定。

針對改裝情況,有的店家向記者表示,改裝后的違規車可以先騎着,如果擔心查處可等到10月底再進行更換。

原來2018年《北京市非機動車管理條例》規定,對於超標違規的電動自行車發放臨時黃色牌照設置3年過渡期,到2021年10月31日結束。也就是說,3年間鼓勵大家更換新國標的電動車,去非機動車登記站上正規白牌。而對於不合格的電動車,只有到今年11月份才會被禁止上路。

上完車牌再改裝規避監管

對於今年10月換車的規定,已經幹了兩年外賣的小王不以為然。“摩托車都不查,還查電動車呢。”儘管北京市規定京B車牌摩托車不能進四環,但四環內仍有大量外賣員騎行京B摩托車呼嘯而過,甚至在自行車道和人行道上高速騎行,威脅着非機動車和行人安全。

小王現在所騎的電動車是兩年前購買的老式車型,配備了一塊在淘寶上購買的超標電池,速度能達到50公里每小時。他目前沒有換車打算,決定真正開查后再看換不換車。

而比小王干時間更長的許師傅表示,自己馬上就會換國標的電動自行車,但如果速度達不到送餐要求,後續自己改裝。

對此情況,記者聯繫了北京市某非機動車登記站。記者對其表達了超速后是否可以上牌照的疑問。工作人員給出的答案則是,他們只檢查最初購買的電動車配置與合格證上的是否一致。如果一致,就可以上白牌。期間不會對電動車進行騎行以及電池的檢查。

業內人士指出,改裝電動車技術成本非常低,只要學過初中物理都會進行操作,沒有學過光看網上教程也能學會。“只需要給電動車換個控制器,一拔,車速立馬就快了。”

破壞綠色出行體系

“小時候我們都是騎車上學,但現在我堅持每天開車接送孩子,儘管路程很近也不允許他騎車,因為快遞和外賣電動自行車騎得太快了,真正的‘綠色出行者’反而無路可騎。”一名市民對記者說,無視信號燈和交通規則的改裝電動自行車,正在迫使很多市民放棄綠色出行。

一位市場監管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電動自行車最初是滿足居民出行的“最後一公里”需求,但一些外賣、快遞企業過於逐利,不斷調低配送時間增加配送量和配送距離,催生了地下改裝產業鏈形成,使得電動自行車超速行駛成為普遍現象。

“要想解決這個根源性的問題,需要社會各界多方發力,通過政府行為對企業進行規範管理。”該市場監管工作人員向記者解釋,自己作為市場監督管理方,只能確保在銷售渠道可以保證買賣的都是合格產品,但沒有辦法限制百姓去選擇和更換合格的產品,超速行駛需要交通管理部門來查處。

2021年7月26日,北京市交通綜合治理領導小組印發《淘汰超標電動自行車回收處置工作方案》的通知。根據方案,相關部門組織電動自行車銷售企業、經銷商、門店,採取舊車折價回購併出售合規新車方式開展車輛置換。同時,完善車輛回收機制,嚴密組織拆解報廢。公安交管部門將嚴格按照法規規定,對過渡期結束后仍上道路行駛的超標電動自行車,依法扣留、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