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節省開支 空客未來或將部署單飛行員系統

據外媒報道,許多行業都受到新冠肺炎大流行的衝擊,然而不幸的是,這導致了裁員甚至破產。那些成功存活下來的公司有時則會減少工作人員,這包括那些有時需要在諸如長途飛行中進行關鍵操作的飛行員

A350-1000-in-flight-1280x720.jpg

取而代之的是,空客和國泰航空正在研發一種大部分時間只有一名飛行員在駕駛艙內的系統,該系統似乎將節省成本置於乘客安全甚至員工福利之上。

需要明確的是,這個內部被稱為Project Connect的項目將會有其他飛行員也在場–可能最多兩名。不過他們將輪流值班,即一名駕駛員掌舵,另一名休息。長途飛行通常會配備四名飛行員,每組兩名,以同樣的方式輪流值班。

如果這套系統獲得批准,那麼它將允許航空公司使用更小的機組人員。對於那些已經受到大流行對跨洲旅行影響影響的公司來說,這可能意味着大筆成本的節省。

目前的雙導系統建立在冗餘系統的基礎上。兩名飛行員中的一名可以採取行動或在出現問題時接手,而不會浪費從一個房間跑到駕駛艙的寶貴時間。另外,副駕駛員還可以跟駕駛員相互檢查生理問題或警覺性,這一過程雖可以由通過傳感器監測飛行員生命體征的自動化系統加以補充但不能真正取代。

在長途飛行中有副駕駛還有一個心理因素。單飛行員計劃的支持者指出,在這些長途飛行中,到達一定高度后,駕駛艙里幾乎不會發生任何事情–因此,更有理由讓有人在附近。並且駕駛艙內只有一名飛行員還會給飛行員帶來更大的壓力,這可能會帶來心理上的負面後果。

當然,也有一些關於人為失誤導致致命航空事故的軼事,但也有同樣多的人將責任歸咎於自動化系統。涉及波音737 MAX新MCAS的兩次災難性飛行就是很好的例子。雖然漢莎航空也一直致力於這個單飛行員項目,但它並沒有使用它的計劃。據一位內部人士披露,空客無法保證15分鐘內一個自動系統在沒有飛行員的情況下能夠處理任何狀況。

還有一個事實是,這些航空公司的員工自己已經在努力維持收支平衡。面對大規模裁員,僅僅是提出將飛行員和機組人員減半的建議很可能會在他們的員工和工會中引起軒然大波。另外在長途航班上,乘客可能也會感到不舒服,因為他們知道機上的機組人員變得更少了。

然而考慮到單一試點計劃面臨的障礙,空客和國泰航空的所有這些測試可能都是徒勞的。該系統不僅需要得到當地監管機構的批准還需要得到國際機構的批准。單飛行員飛行需要得到聯合國的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的批准,同時還需要經過包括中國在內的國家的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