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大學”沒了:馬雲曾立志要辦300年

5月17日,湖畔大學官方微信公眾號顯示其名稱由“湖畔大學”認證為“湖畔Hupan”,賬號主體為“浙江湖畔大學創業研究中心”。而在此前一天,西湖鵒鵠灣旁,一名工人手持氣焊,將昔日熠熠生輝的“湖畔大學”從巨石上逐漸清除,僅剩“湖畔”再無“大學”。

出品 《風眼》深度報道組 鳳凰網科技 鳳凰新聞客戶端

作者 | 徐碩

編輯 | 於浩

湖畔“大學”沒了:馬雲曾立志要辦300年

天眼查數據顯示,“湖畔大學”成立於2015年3月6日,法定代表人為馬雲,註冊資本1000萬元,社會組織類型為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機關為浙江省民政廳。目前湖畔大學官方微博名稱已改為“湖畔創研中心”,並回應稱其在創辦之初便是在民政部門註冊的民辦非單位,不屬於學歷教育序列。

湖畔“大學”沒了:馬雲曾立志要辦300年

據《財經》報道,此前多家對外稱“XX大學”的教育培訓機構,近期均已在名稱中去掉“大學”字樣,改為“XX商學”、“XX學園”或“XX高研院”等名稱。熟悉教育領域的人士稱,這些教育培訓機構,都不從事學歷教育,不再自稱“大學”,有利於規範教育培訓行業的運營行為,也避免公眾形成誤解。

但不可否認的是,在2020年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金服IPO被叫停后,阿里巴巴被進行反壟斷調查,2021年4月市場監管總局對阿里巴巴壟斷行為作出行政處罰,罰款182.28億元。

此後,湖畔大學停止招生,原定於3月底開課的一年級也已停止授課。

湖畔“大學”沒了:馬雲曾立志要辦300年

馬雲曾豪言:湖畔大學要辦300年

湖畔大學是含着金湯勺出生的。早在2008年馬雲便萌生了創辦一所民企學校,培養創業人才的想法,後來馬雲還多次與郭廣昌、沈國軍、史玉柱等交流辦學事宜。2014年,彼時曾任阿里巴巴人力資源副總裁的盧洋突然被通知籌備“大學辦學事宜”,並被要求“現在就干”。

“我沒搞過教育、我的團隊里什麼都沒有,生源、師資、教什麼、學什麼,完全是一籌莫展。”盧洋後來回憶道,當時湖畔大學的全部起點只有馬雲的一句話,“不做培訓班、商學院,要建一所三百年的大學”。

一年後,馬雲拉來了聯想董事長柳傳志、萬通董事長馮侖、復星董事長郭廣昌、巨人董事長史玉柱、銀泰董事長沈國軍、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錢穎一、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蔡洪濱等人出任校董。馬雲擔任第一任校長,指定曾鳴擔任教務長,盧洋則負責帶團隊挑選學員、並擬定教學大綱。

在馬雲的心目中,湖畔大學就是黃埔軍校。校董史玉柱也曾表示,湖畔要做成中國新一代創業人的黃埔軍校,學員最重要,“而黃埔最牛的就是第一屆學員”。只是想進入這所黃埔軍校,門檻並不低。

從入學條件來看便頗為嚴格。首先要求報名者創業超過3年,年營收超過3000萬元,且擁有30人以上的團隊;其次報名者必須有三位保薦人,其中至少一位指定保薦人。據公開數據顯示,湖畔大學成立的五年中,總共由11788位學員報名,但最終只錄取了255位學員,錄取率僅有2.16%,比哈佛、斯坦福的錄取率還低。

湖畔大學秘書長盧洋則表示,為了找到首屆最適合湖畔的學員,他曾帶隊上門拜訪了全國各地100多個企業的創始人,最終挑選出48位進入筆試。其中最重要的標準是價值觀的契合,“我們想要發現真正具有企業家精神的創業者,而所謂企業家精神即‘堅持底線、完善社會’,這將體現在他們面對誘惑和痛苦時做的每一個決策。”

首期的入學面試名單也堪稱豪華,快的打車創始人陳偉星、百合網創始人慕岩、優米網創始人王利芬、“俏江南”投資者汪小菲這些互聯網時代的新創業者都名列其中。

第二期至第六期每期報名人數均逾千人。其校友涵蓋了搜狗CEO王小川、外婆家創始人吳國平、滴滴出行CEO柳青、波場TRON創始人孫宇晨、米未傳媒創始人馬東、優信集團創始人戴琨等超過30個行業的企業家及知名明星李冰冰、胡海泉、胡彥斌等人。

湖畔“大學”沒了:馬雲曾立志要辦300年

據了解,湖畔大學的學費是三年28萬元,按照湖畔大學的學程規定,在3年當中,學員們每兩個月集中學習一次,每次4到5天,具體開課時間定在3月底,由八名校董親自授課。

湖畔“大學”沒了:馬雲曾立志要辦300年

一所分析失敗案例的學校

“人類犯的商業錯誤,最重要的也就是二三十個,湖畔大學會重點研究失敗。”馬雲說。

對外婆家創始人吳國平這樣務實的創業者來說,當馬雲要辦一所“願意分享具體失敗案例”的大學時,他唯一的選擇就是立刻報名。當時比吳國平年輕20歲的陳偉星向學校推薦了這位餐飲界傳奇人物作為湖畔大學的二期學員。而這位連續創業者當同齡人都在享受守業狀態的時候,他還在不斷創立新品牌,每次也都是將把身家、臉面全部都搭進去。儘管家人怕他失敗、怕折騰,但吳國平就是喜歡,“我覺得餐飲這件事我還沒做到極致。”

十月媽咪創始人趙浦年紀比吳國平小,創業年頭卻是從1993年就開始了。他讀過市面上大多數商學院,清楚商學院里的各種門道。“比如長江商學院偏向交友,中歐則多是相對成功、年長的企業家。”趙浦表示,大家聚在一起更多是打打球、聊聊天,結交下同一級別的朋友,但這種狀態並不是他想要的。

盧洋表示,互相吸引的始終是同類,湖畔的兩期學員中,很多都有中歐、長江經歷,大家都不是來交友的,也不需要到一所新成立的學院來拓展人脈。大家都是衝著馬雲來到湖畔,都是堅信這裡能提供關於創業——而不是任何其他的“真經”。

作為一所重實戰的大學,它的第一屆學員平均年齡35歲,最年輕的孫宇晨生於1990年。這不但因為湖畔創始人—不僅僅馬雲,還包括校董柳傳志、馮侖、史玉柱等人已足以讓他們嚮往,另外也因為湖畔的出現恰逢中國經濟新群體的崛起。

今天的年輕創業者很多人都有強背景,如第一期學員中汽車之家創始人秦致來自哈佛商學院,年輕的孫宇晨有沃頓背景。在傳統商學院教育中,這屬於“學到頂”了,如何為這樣的人提供新的知識,首先是個考驗。

毫無疑問,湖畔要走的是理論聯繫實際的路線,“我們的企業家講實際這沒問題,但是誰來講理論,這個理論必須和前面那個『實際』非常搭,你光講乾巴巴的理論,這些創業者馬上能把你踹下去。”湖畔大學教務長曾鳴此前表示。

回憶起曾教授的課堂,美柚創始人陳方毅興奮地認為,那當中充滿了格局的力量。湖畔同學劉成城對陳方毅的評價是:“他有自己特別完整的一套邏輯,思維特別可怕,每個細節都想得極其清楚。”

不同於一些本身帶着困惑來湖畔求解的創業者,陳方毅覺得自己是想得很清晰了的。他最初來湖畔是想把上學當成放假,來這裡想着能放放空。但曾鳴“有實戰有體系有格局”的課震撼了他。陳方毅表示湖畔大學里有條河,他每次上完曾教授的課都要去河邊走半天,去消化“那個巨大的信息量」”。

“所以湖畔大學就是要找到和我們價值觀接近的人,然後共同完成這種新知識的生成和傳遞。”盧洋總結,入學門檻的高標準也在於:湖畔大學不是來教你掙錢的,也不是教創業者如何活下去,我們要來研究(企業)如何活得長,活得久,活得健康。

而作為有保薦學員資格的校董,柳傳志在《為湖畔正名》一文中說,“不成想才辦到第三屆,湖畔大學名揚四海,報名者幾乎千中取一,保薦一名學員真是天大的權利。因為知道我有這個權利而要求我推薦的朋友着實不少,弄得我委實難做。我明年將主動放棄這個權利,免得得罪朋友。”

湖畔“大學”沒了:馬雲曾立志要辦300年

湖畔大學前身:江南會

儘管有不少教育領域的人士對湖畔大學更名持樂觀態度,表示不從事學歷教育的教育培訓機構不再自稱“大學”,有利於規範教育培訓行業的運營行為,也避免公眾形成誤解,但很難不讓人聯想到此前因“八項規定”被關停整頓的江南會。

2006年,馬雲和郭廣昌、丁磊、宋衛平、陳天橋、魯偉鼎、沈國軍、馮根生等八人創立了江南會。江南會實行嚴格的會員制,會員費為20萬元,通過嚴格審核才可以成為會員,一年的會員考核期滿後轉為終身會員。

江南會規定,一人有難,眾人相幫。入會會員,一人一張江南令,但只能用一次。只要發出此令,其他人都會出手相助。彼時,宋衛平遭遇資金鏈危機,危急之際,阿里發出內部郵件,“員工在綠城3座樓盤購房可享受9.2折加團購折扣”,引得百餘名阿里員工前往綠城看房,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綠城的危機。

湖畔“大學”沒了:馬雲曾立志要辦300年

2014年,江南會響應“八項規定”,主動關停整頓。不管是江南會還是湖畔大學,本質上都是一個階層的“圈子”問題。

如今,阿里巴巴因壟斷被重罰,或許也與馬雲此前希望“中國500強企業有200家出自湖畔大學”的願景有關。

有行業專家表示:“假如這張巨大的商業網絡中,都是“自家人”結盟,掌握着商業競爭的生殺大權,便很難再有小公司突出重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