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青:為什麼說現在的Web3過度金融化且沒文化?| 2022 元宇宙雲峰會

4 月 21 日,由巴比特主辦的“萬物起源・2022 元宇宙雲峰會”在線上召開。下午,Web3 從業者秦青發表主題演講《Web3 冷思考》,他指出了目前Web3領域存在的一些問題,總結為一句話:過度金融化且沒文化。為什麼會得出這個定論呢?看看他的分享是怎麼說的。

以下為演講內容,巴比特略有刪減:

秦青:

謝謝王總和巴比特的老朋友們,大家下午好!很榮幸應邀參加巴比特的分享。

開始之前,我先講一講我的“三二一”:三不講,我有三個東西是不講的,分別是跟政策相關的內容,我正在做的相關的事情以及廣告。其次,兩不聽,指的是在Web3圈有關注過我的朋友可以不聽,因為我這些觀點都是平時的碎碎念;如果有大家覺得是正確的廢話,可以不用聽。講一件事,什麼事?因為我自己在關注Web3,我覺得這個行業還不夠好,需要我們冷靜下來好好思考,所以我今天重點要講我自己覺得這個行業不夠好的點。請各位朋友不要懟我,懟我也不回應。很重要的一點是,我並不是你們的敵人,你們的敵人是你們自己,而我的敵人是Web3裡面還不夠好的東西,我希望它能夠做得更好一點,這是我開場前的重點。

Web3有,而Web2沒有的東西是什麼?

我們先來講一講Web3裡面有什麼東西是Web2裡面沒有的。我自己有一個總結,叫做“每一個單點的創新,都會拓展一個全新的場景或者是衍生品,來承載或者探索一個創新東西的價值”。

為什麼會這麼總結?因為我個人2011年開始看這個東西,總結出來了一張圖,先看這個坐標。坐標以下是Infomation,以上是Assets。我們從時間線來講,第一個時間線是2015年、2016年的樣子,比特幣先完成了跨越,它讓記賬的工具第一次能夠被賦予價值,完成了跨越。那一段時間,有大量的Coin湧現出來,Coin就是一個全新的探索、創新。但是Coin出來之後,我們會發現它需要衍生品或者新的場景,所以就衍生出來了Token,它就是一個完善的場景或者衍生品。Token出來之後,我們發現單點創新還不夠,所以需要賦予新的場景,這就到了DeFi。DeFi自成一個場景,它是Token的衍生,所以才能夠讓Token得以續命。然後DeFi不夠了,又出來了DeFi2.0,這是我們看到的一條線。

秦青:為什麼說現在的Web3過度金融化且沒文化?| 2022 元宇宙雲峰會

Token或者DeFi是標準化的資產,還有一部分是非標化的資產。這裡我畫了一條線,這條線往上走是最近比較火的NFT。NFT的單點創新是Token的衍生品,NFT出來之後又需要一些衍生品來賦予它價值,比如它結合了DeFi就形成了新的GameFi,這就是第二條線。

再往下想,還有什麼東西是更加非標的東西?人,因此,DID分佈式身份來了,並且這個創新還需要一個新的場景去承載它,就有了DAO。以上這些是我自己從時間線上或者行業的發展上的一些觀察。再細分一下,我們可以看到,在整個資產和信息交織的領域裡面出現了人、錢、物這三個部分,這三者聚集,並且形成了Metaverse。

我們再總結提煉出來的第二個點,Web3到底圍繞什麼東西構建價值的閉環、進行價值捕獲?我的觀點是Web3是圍繞資產和身份來構建,因為這兩個東西是Web2裡面缺乏、沒有的東西。

我們看看Web3裡面到底有什麼?比如資產,我認為國內的資產叫NFT或者數字藏品已經有兩種走法了。一種走法叫做電商,另外一種走法叫做交易市場。國內的數字藏品都是在往電商的方向走,電商的邏輯很清晰,它解決的是用戶的明確需求,即使你只是去逛,你都知道我買回來的是一條裙子,我是用來穿的、用來秀的。所以電商的核心打法是降低供應鏈的綜合成本。

我們再看NFT,在海外其實是不一樣的。因為NFT本質上是一個交易市場的邏輯,它解決的是用戶需求並不明確的問題,所以即使你買了一個NFT,你也不知道拿它來幹嘛。NFT在交易市場里的核心玩法應該是創造需求場景,並且能夠讓這個需求場景有更多的用戶來參與到價值構建當中。所以我說“數字藏品向左、NFT向右”。

秦青:為什麼說現在的Web3過度金融化且沒文化?| 2022 元宇宙雲峰會

國內的數字藏品,我覺得可能更多變成了一個數字紀念品的一種新型電商走法。可以看到上面左邊的這張圖,大家目前大量購買的一堆數字藏品,其實都像是一個數字的紀念品,還沒有上升到資產的高度。所以我們也不要總盯着頭像了,可以探索一下其他東西,比如說會員權益,最近比較火的moonbird就是非常典型的會員權益。還有例如小紅書給我發的邀請函,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調性消費和社交資產未來的走法。

我原來在負責至信鏈的時候,有很多商戶都在問能不能做二手?我覺得大家不要去探索或者試探監管的底線,而應該考慮探索NFT在產業供應鏈和交易版權領域有哪些玩法。還有,別總是盯着價格,要探索一下這個價格炒來炒去,最後一棒會打在哪裡。

以上是關於資產的一些思考。

秦青:為什麼說現在的Web3過度金融化且沒文化?| 2022 元宇宙雲峰會

關於身份,我個人也有一些考慮。上圖左邊這個產品叫brightID,我第一次用它的時候就驚呆了,當時是一位印度的小夥子操着流利的中文帶着將近100個中國人做驗證,按照他說的步驟來,他就能幫我認證我是真人。我覺得普通的用戶如果要進入Web3,還有很多路要走,尤其是合規的KYC可能會把他擋在外面。同時,隱私保護也是我們需要去考慮的問題,比如說Nansen上面爬出來的Smart money,很快就會有仿盤來做了,畢竟不管是窮人還是富人,都希望有隱私保護。

說到Nansen,就說說數據這件事情。大家都認為Web3的數據非常透明、公開、開放,你只要用就好了。但是很遺憾的是,一方面有大量的Web2同學開始看到Web3數據的開放度就湧進來,另一方面,我們可以看到幾乎所有的數據全部都是錢的方式來呈現。左邊這張圖是非常好的數據產品,產品名字叫做dune,我們在這裡面看到了幾乎所有元宇宙項目裡面的數據都展現出來了,但是很遺憾全部都是錢的維度來表達的,方法論過度單一。

但如果我們問一下Decentraland或者最近比較火的Stepn,它的日活或者一系列使用數據,我們會發現這些數據還是沒有上鏈,沒有開放出來,量的數據還是留在Web2的產品中。因此,在數據層面,可能我們覺得開放透明好,但是還不夠好,方法論還是過於單一了。所以這些沒有開放的數據,可能會成為我們未來面臨的一個門檻。

再來看產品。大家也經常會討論產品,說Web3產品做得好像還沒有那麼完善,確實是不夠好。前兩天我聽硅谷101的一個播客邀請了mirror的元老來分享,他提到一句話我覺得非常有意思,他提到mirror承認自己產品在早期還是偏向於Web2,但是後來經過改造做成了更好的Web3的產品。目前這幾個產品都是在Web3裡面比較被認可的成功的產品。但是Web3的產品還是比較弱,Web2天天想怎樣把用戶的價值閉環做完善再去服務好我們的用戶,但是Web3的產品可能還在項目部。所以我提出來一個問題:為什麼產品本來應該走向的是商業化,但是卻一步步走向了金融化?

提到金融化,我覺得非常有意思,最近有很多人都再說X2Earn的邏輯。有一次跟朋友聊,他說為什麼X2Earn裡面除了Workfi,其他什麼都有?看了很多to Earn的產品,我覺得是不是大家在這裡把金融過度地加到了一個產品裡面,並且大家都在說我們怎麼樣設計一個好的經濟體系,來讓更多人參與到這裡面。

當然我個人有些不太一樣的觀點,我覺得好的產品可能應該讓它走向商業化,而不一定要走向金融化。過度的金融化可能會導致產權的不明晰,並進一步讓交易成本上升。我們在物理世界里已經看到現在供給過剩導致了交易成本的上升。我想提出來的是:經濟是非常偉大的詞,請多多使用在我們為民生創造價值的領域裡。下面的小字我不讀了,大家可以體會一下中國人的經濟和西方人的經濟其實有很大的不同,從骨子裡面的不同。

最後吐槽一個小點。2017年,有個流行的觀點叫做傳統的Web應該是胖應用、瘦協議,而在區塊鏈裡面應該是胖協議、瘦應用,結果我們看到更多的是胖死的協議、餓死的應用。市面上很多項目都說自己做的是樂高,你們來組合我吧!他們可能會通過協議來融資,融完資之後再去投別的協議。做應用層的產品,目前來講應該還是一個吃力不討好的事,而且可能容易失去風口。我們的VC都更愛投協議,但是對於產品來講,可能還是比較慎重的。所以,我覺得金融化其實是一個目前大家都面臨的核心問題,過度的金融化可能會帶來一些問題。而這個問題已經顯現出來了。

秦青:為什麼說現在的Web3過度金融化且沒文化?| 2022 元宇宙雲峰會

這是財經的一篇深度報告,分析的是中國的雲市場和海外雲市場的對比,可以看到IaaS層在國內佔了巨大的份額,但是在PaaS層和SaaS層,國內是國外的一半,而全球發展裡面SaaS層的發展才能夠真正撐起來整個雲市場的高速發展趨勢。所以如果我們只停留在協議這個層面,而忽略了應用或者說SaaS的發展,可能帶來的是未來整體Web3行業增速的降緩,甚至是誤入歧途。

秦青:為什麼說現在的Web3過度金融化且沒文化?| 2022 元宇宙雲峰會

所以我最後再講一個我個人認為非常重要的話題——文化。這裡列出來的第一幅圖,我經常開玩笑說是我們小時候看到的“百折不撓的猿宇宙”,曾經猿宇宙是我們心生嚮往。第二幅圖是曾經60年代到80年代的人喜歡參與或者觀看的“元”宇宙,就是元華、元彪等等,大家都非常沉浸元宇宙裡面,伴隨我們個人的成長,這個元宇宙也帶給我們反觀整個香港經濟的艱苦奮鬥經歷,他們在缺乏物資的時候,能夠把整個影視行業做起來,做出了星光大道。這幾個元宇宙真正意義上打動我們的,都是它們背後的文化和精神,但是我現在看到大量的元宇宙的項目可能真的是金錢和功利至上,這是我個人不希望看到的。因此,我認為我們現在的元宇宙需要一點文化。

所以如果說做一個總結,我戲謔地稱之為現在我們自己正在經歷的Web3叫做“過度金融化,而且沒文化”。這張圖是我個人頭像,我把這張圖當作我自己的個人頭像,就是為了提醒自己不要兩眼只有錢,而沒有去做真正意義上正確的事情,這是我今天給大家分享的小的點。

最後給大家分享一個故事。我在2017年去加拿大參加了一個Campain,寫《BlockChain Revolution》的這位老爺子當時講了一個觀點,也是目前整個區塊鏈行業走的路。他說,首先第一我們的區塊鏈發展路徑是先發行一個Token,同時用募來的資去做Protocol(第二層)。等Protocol做得足夠好的時候,再去基於這個Protocol做一個Solution(解決方案),這是他當時說的第一層、第二層和第三層。我問他,我們國內沒有Token這一項,在第一層就沒有了,那我們怎麼發展?老爺子當時說我也不知道。自那一次回來后,我一直在思考我們自己的區塊鏈應該會用什麼樣的路徑來走?後來我自己做了很多產業區塊鏈的事情,包括供應鏈金融、區塊鏈電子發票等。現在回過來總結,我覺得我們的路線有可能是反過來的,我們會先有一個Solution,然後我們把這個Solution去普適,提煉成為一個Protocol。如果說你能做到第二步,這個公司可能已經比較成功了,最後你可能就可以上市了,我覺得這條路未嘗不可。我今天提出來一個觀點:希望大家去探索屬於我們特色的web3,走出自己的道路,這就是一個重要的觀點。

所以最後我送給我們夥伴們四句話,前兩句是儒家的觀點,叫做“誠吾意,正吾心”,因為只有誠意、正心了,才能夠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後面兩句是道家的觀點,叫做“知其雄,守其雌”,這是非常棒的一件事情。最後我看到後面有一位老師是唐晗老師會做分享,我曾經聽過一句話,我認為這是對於一個做事情的人的一個最高讚譽,他評價的就是唐晗老師的See DAO,他說See DAO其實在用一個很笨的方法做一件事情,他們本來可以走得很簡單。所以,我聽完這句話非常感動,我相信這就是一種“知其雄,守其雌”的方法。以上是我的分享,謝謝各位!感謝巴比特!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45012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