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朱嘉明:元宇宙的商業前景、技術路徑和治理規則

來源:中國經營網

作者:屈麗麗

1992年,尼爾﹒斯蒂芬森的科幻小說《雪崩》第一次把人們帶入了“元宇宙”的場景,講述了一代互聯網人對兩個平行世界的感知和認識。

30年後的今天,互聯網迎來了它發展的新的關鍵節點,作為物種進化突變的產物,元宇宙在2021年成為了科技界和產業界最熱門的詞彙,並將迎來其發展的黃金時期。

那麼,如何看待元宇宙在互聯網發展史中的地位及其對未來世界的深遠影響?在可見的未來,元宇宙將帶來哪些商業應用上的前景?與此同時,要真正打開元宇宙的大門,有哪些核心技術有待突破?是否會存在一個元宇宙的技術路徑圖?人們在元宇宙世界里,需要建構哪些層面的治理規則?這些治理規則會如何影響元宇宙世界的發展軌跡?

不僅如此,對投資人和產業界人士來說,在當下有哪些顯而易見的機會?從長期戰略來看,哪些產業性布局會變得日益重要?中小企業的機會又在哪裡?

圍繞上述問題,《中國經營報》記者獨家專訪了著名經濟學家、橫琴數鏈數字金融研究院學術與技術委員會主席朱嘉明。

一、元宇宙的歷史地位

《中國經營報》:你如何看元宇宙在互聯網發展史中的地位?元宇宙的哪些特徵決定了它對未來世界的深遠影響?

朱嘉明:互聯網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上個世紀50年代,至今已有長達六七十年的時間。即使以互聯網的里程碑事件——萬維網的誕生來計算,也已經有30年的歷史。在這個過程中,人們看到了互聯網的演變,即互聯網經歷了從Web 1.0到Web 2.0再到Web 3.0的過程。這是關於互聯網演變和進程的共識。

對Web 3.0而言,2006年被提出,至今尚沒有非常強有力和鮮明的落地表現。人們更多的是在討論Web 3.0的概念和趨勢,其最好的應用集中在與以太坊相關的應用。

我認為,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元宇宙的出現,可以被視為Web 3.0發展演進的最重要的成果。我們可以用兩句話來理解元宇宙與互聯網的關係。第一句話:元宇宙是互聯網從Web 1.0到 Web 3.0漸進的一個結果。後面更重要的一句話:元宇宙本身也是一個突變——如同物種進化突變出的新的物種。由於它是互聯網和其他一系列新的技術結合在一起的產物,這個新物種導致元宇宙突破了互聯網的局限性。

對話朱嘉明:元宇宙的商業前景、技術路徑和治理規則

互聯網發展史

來源:Chris Philpot;thereboot.com

也就是說,沒有互聯網,沒有Web 3.0的演變,就沒有元宇宙。元宇宙是互聯網演變的結果。同時,它又是一個物種上的突破——元宇宙不僅包含互聯網技術,還包括虛擬現實技術、數字孿生技術等。元宇宙是互聯網的一個漸進加突變的結果。可以預見,因為元宇宙, Web3.0進入高速成長期。

至於元宇宙有哪些特徵,大家說法很多,總結也很多。但是,元宇宙的這些特徵需要與元宇宙帶來的歷史意義結合在一起。在我看來,元宇宙的根本性特徵有三大方面:

元宇宙第一個特徵:技術集大成。元宇宙的技術,甚至可以追溯到圖靈和馮·諾伊曼,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所有信息革命的歷史。圖靈機和馮·諾伊曼構架本身就包含着元宇宙的基因。由於是技術的集大成者,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任何一個新的物種能夠超過元宇宙,能夠承載、吸納和容納所有信息革命的技術。

元宇宙第二個特徵:展現一種新的經濟制度。元宇宙是需要經濟制度支撐的,而這個制度不是地球上經濟制度的平移,需要避免和排除資本主義制度影響或主導的市場經濟的很多弊端,消除壟斷和貧富差別。或者說,元宇宙的經濟制度,應該也需要具有強烈的共享和平等的基因。元宇宙的主體可以按照一種新的平等的方式來組織新型的經濟活動。這是元宇宙非常了不起的潛力,好像有點過分的理想主義,卻是可能的。

例如,在元宇宙里,很難存在一些人壟斷和控制另外一些人的勞動、思想和時間的可能性。因為元宇宙是無法實現真正“封閉”的,沒有辦法使用地球村“畫地為牢”的辦法。任何一個元宇宙,如果有人不高興,就可以“改換門庭”,從一個元宇宙跑到另一個元宇宙。

元宇宙里的主體都會接受這樣的觀念:“我不是非要在你這裡,因為我隨時隨地可以在不同的地方。”在元宇宙中,不會建立一個城市元宇宙,或者一個鄉村元宇宙;也不會建立一個發達國家元宇宙,或者一個新興市場國家元宇宙。所以,元宇宙具備為人類,甚至人類的數字身份提供一個自由選擇的可能性。元宇宙很難被資本束縛,不存在你在這個元宇宙,不能在另一個元宇宙打工的問題。

對話朱嘉明:元宇宙的商業前景、技術路徑和治理規則

跨海遷徙中的勞動人口

來源:parisschoolofeconomics.eu

在發展經濟學里有一個詞:“遷徙”(migration)。因為元宇宙提供了自由遷徙的可能性。

元宇宙第三個特徵:人類生存模式的改變。元宇宙和現實世界存在顯而易見的“分工”。在元宇宙內,不需要解決地球村人類的生理性和物質性需求。例如,沒人會思考和討論在元宇宙如何實現“廁所革命”問題,因為在元宇宙內不存在人的排泄問題。

所以,在元宇宙的新型的空間中,其主體的生存模式、生存格局、生存內涵都會發生非常大的變化。在物理世界里,人類的時間被柴米油鹽醬醋茶、生兒育女這些複雜的程序所填充,而元宇宙,其主題將從一堆瑣碎的日常生活中解放出來。

元宇宙里天然會產生一種人類的生存格局。很多人試圖把凡俗世界的東西向元宇宙平移,而這都是要失敗的。元宇宙不能承受現實世界之重。人類將因元宇宙有兩個家:把傳統留在傳統的地方,把美好帶到未來的地方。例如,人們可以將夜裡沒有做完的夢,白天在元宇宙里繼續做,而在現實世界里卻不行。元宇宙不是分享災難、痛苦和眼淚的地方。

對於這一目標,它能不能實現和實現到什麼程度不是一回事。人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地方,就是要讓它陽光燦爛一下。

特彆強調的是,人類需要這樣一個新型天地,而元宇宙提供這樣的可能性。元宇宙這個天地很大:它不是烏托邦,也不是各個宗教中的極樂世界或神秘聖地。從后工業化社會以來,人類最大的需求是心理需求,這個心理需求,在現實世界即使心理醫生也沒法滿足。元宇宙提供了改善人類心理需求的一面,滿足人們逝去的童年、少年時代的幸福感。元宇宙最重要的特性就在這裡,提供人們這種想象的東西。如果人們以為可以把地球上玩的東西在元宇宙那裡再玩一遍,一定會碰得頭破血流。元宇宙本質上是一個公共的空間,是人類演化和技術集大成派生出來的一個“公共容器”——它屬於每一個人。

正是因為元宇宙具備上面的這些特徵,它當然地將對未來世界產生相當深遠和全方位的影響。從技術的深入發展,到人類經濟制度的演變,再到人類的生活模式,特別是新人類的心理模式。

對話朱嘉明:元宇宙的商業前景、技術路徑和治理規則

人機交互
來源:army.mil

還有,在元宇宙里,人們還會重新構建人-機關係,以及各種人工智能之間的關係,並在元宇宙中充分發育。目前,在現實世界里,人與機器的關係還沒有特別大的突破。“人”是碳基的,有生理特徵有生物特徵的;“機”是物理的、機器的。它們之間有交互。到了元宇宙世界里,它們的物質載體就不再存在了,它們以虛擬的方式進行交互,雙方更容易產生更大的公約數,也將沒有界限。這是對未來的重要影響。

所以,我在去年多次講,在元宇宙時代是與“後人類社會”相匹配的。元宇宙將是一種新的存在。雖然元宇宙是被碳基人類所創立的,但是未來元宇宙的主體將逐漸讓渡給數字人和虛擬人,是科幻電影《銀翼2049》中的所謂“人類”。因為是數字人和虛擬人,才同時可以參與N個元宇宙。否則,一個元宇宙也上不去。現在的碳基人類,只有通過數字人和虛擬人表達意願和實現慾望。

如果一定要說明當下碳基人類和數字人、虛擬人的關係,那麼,我們可以這樣解讀:人只有一個,因為人一定要生老病死;但可以有N個數字人和虛擬人,前者沒有可能永生,而後者可以永生。也就是說,任何碳基人類的個體生老病死後,其數字化形象和虛擬方式可以依然留在這個世界上。這就需要兩項技術:一是如何將作為現實人的數據信息存儲下來;二是如何模擬與碳基人類個體一樣的數字人,將其生命延續。這應該是沒有懸念的未來。

二、元宇宙的商業前景

《中國經營報》:在可見的未來,元宇宙將帶來哪些商業應用上的前景?對投資人和產業界人士來說,在當下有哪些顯而易見的機會?從長期戰略來看,哪些產業性布局會變得日益重要?

朱嘉明:這樣思想方法是需要改變的。我要格外強調的是:發生在元宇宙的“商業”,非現實世界的彼“商業”。元宇宙世界中的商業,難以像在現實世界中的商業那樣存在、演變和發展。退一步講,即使元宇宙的商業和現實世界的商業有血緣和基因的聯繫,但已經是不同類的商業,屬於已經徹底“分叉”的兩類不同的商業模式。

我認為,元宇宙的商業是一種更強調非物質狀態的商業,更強調時間形態的商業,更強調虛擬模式的商業,更強調消費者參與式的商業。這些都是和現實世界中的商業不一樣的。例如,百事可樂在現實世界中是飲料,而這個飲料的結果最終引導你去廁所小便;而百事可樂在元宇宙所要展現的是百事可樂的非同質化通證(NFT),是一個觀念。所以百事可樂有兩個商業模式:一個屬於物質和生理層面,滿足口欲,是與可口可樂競爭的飲料行業;另一個是基於精神和美學的商業模式,進軍的是以想象力為要素的賽道。總之,元宇宙的此“商業”,絕非傳統現實世界中物理形態的彼“商業”。

對話朱嘉明:元宇宙的商業前景、技術路徑和治理規則

百事可樂公司發布NFT

來源:nftplazas.com

那麼,現實世界中的企業該如何努力構建在元宇宙中的商業前景呢?還是以百事可樂為例,百事可樂是一個經濟主體,它將有物理世界和元宇宙世界兩種存在形式。但是,這不意味着百事可樂可以把現實世界中的東西移植到元宇宙里去,元宇宙也不是百事可樂做廣告的地方。元宇宙的廣告,也將是新的、基於高創造性和想象力的模式。此外,耐克、阿迪達斯也開始進軍元宇宙,它們也在構建物理性和虛擬性“二元”產品模式。

在元宇宙中,企業必須要創造新的產品。企業布局元宇宙的商業機會,一個重要的方向是實現藝術、想象、美學和新數字金融工具的融合。前面所說的百事可樂、耐克、阿迪達斯都嘗試創造了元宇宙早期的商業模式,值得肯定。

面向未來的布局,有三個產業至關重要:一是智能製造,二是教育,三是文化藝術。

三、元宇宙的技術路徑

《中國經營報》:要真正打開元宇宙的大門,有哪些核心技術有待突破?是否會存在一個元宇宙的技術路徑圖?中小公司如何在這裡找到自己的機會和定位?

朱嘉明:有三個方面的核心技術:一要有新能源,二要有新算力,三要有人工智能3.0。因為元宇宙最終是靠能源支撐的,它需要大量的能源供應元宇宙的運行,而現在的傳統能源不足以支撐將來爆炸性的元宇宙的發展。同時,現在的算力也跟不上。只有量子計算的算力可以支持元宇宙。最後運行元宇宙的主體將不是人類,而是人工智能。所以,新能源、新算力和新人工智能的結合,才能最終全面啟動元宇宙,支持元宇宙的發育和成長。

對話朱嘉明:元宇宙的商業前景、技術路徑和治理規則

全面啟動元宇宙

來源:作者繪製

在我看來,元宇宙應該至少用10年來建立目標,用30年來發展和奠定基礎,用50年左右的時間,才能使元宇宙成為人們期望的與現實世界平行的,新的人類存在的空間。現在的問題是,人們對元宇宙發展需要較長的時間,缺乏理性的認知,過於急於求成,過於焦躁,過於功利主義。這樣,會破壞元宇宙發展的環境和生態。

需要說明的是,技術自己是有生命力的。新能源、新算力和新人工智能的技術,既有差別,也有互動關係。它們每一個有自己的路線圖,而這三個路線圖的疊加就是元宇宙技術路線圖。例如,量子技術應該在未來3到5年中有根本性的突破,實現量子計算機和經典計算機平行,但是它的完全普及和大規模使用還需要10到15年的時間。

同理,人工智能3.0也需要10年左右的時間,它有不同的發展方向。比如人工智能自己的發展方向和人工智能直接改變人存在模式的方向,比如腦機結合技術。這些都需要時間。簡言之,元宇宙的路線圖就是能源、算力和人工智能三個十年發展圖的疊加,以及找到它們之間存在的關係。

在元宇宙浪潮中,中小企業是沒有可能,或者極難成為元宇宙賽道的領先者。因為中小企業沒有辦法適應元宇宙賽道的基本特點:元宇宙需要組合性的高技術的投入、組合性的高技術人才的投入和組合性的資本的投入。對於中小企業來講,理解並完成這些是非常困難的。

所以,中小公司想要得到機會,最為主要的是理解元宇宙產業鏈,繼而認知在元宇宙產業鏈中尋找自己可能的位置。

四、元宇宙的治理規則

《中國經營報》:你認為,在元宇宙世界里,需要建構哪些層面的治理規則?這些治理規則會如何影響元宇宙世界的發展軌跡?

朱嘉明: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明白一個重要前提,誰將是影響元宇宙世界的主體?答案是有三個主體:首先是世界級企業。這裡面包含着遊戲公司,包含着昨天新聞的微軟所購買的暴雪公司;其次是元宇宙的玩家,那些在數字經濟中衝浪的年輕人;最後則是政府。

對話朱嘉明:元宇宙的商業前景、技術路徑和治理規則

元宇宙治理

來源:washington.edu

制訂規則的是政府,而政府卻不是元宇宙的始作俑者和第一推動力。現在,政府需要做四件事:一是從缺位到就位,選擇自身確切的定位。現在關於元宇宙的說法眾說紛紜,現在需要學習、觀察、分析和辨別,以期對元宇宙的判斷和決策。二是建立政府協作聯合治理的體制。元宇宙本來就是跨區域的,甚至是跨主權的,難以進行傳統物理性控制的。除非對所有的玩宇宙全部封閉,否則解決了A,大家會跑到B。三是創建符合元宇宙特徵的法律。現在在法律和法規方面,基本處於空白狀態。四是形成元宇宙的稅收模式。元宇宙會產生經營,而政府要有它的貢獻,應該得到稅收的報答。

元宇宙世界發展的軌跡,是人類共同體的一種歷史性的試驗,所以元宇宙的治理,是涉及到對人類基本價值、對人類基本規則的一些認知。在此基礎上,元宇宙與人類共同體的目標才能達到一致。

《中國經營報》:在元宇宙世界里,金融規則和數據規則與現實世界的規則會如何連接,又會有哪些異同?

朱嘉明:這與我對前面所說的商業的看法一樣:元宇宙的商業是此“商業”非彼“商業”;同理,元宇宙的貨幣和金融體系也不是地球上的平移。人們不能用現在對地球村的貨幣金融的認知,來想象元宇宙的貨幣金融體系。元宇宙里不存在中央銀行和IMF,這都是常識性的,否則就會發生相當大的混亂和誤導。例如,在元宇宙里,很難開某家私人銀行,或某家商業銀行;也很難出現這樣一種情況,某一種法幣在這一個元宇宙通行,而另一種法幣在另一個元宇宙通行。因此,未來元宇宙很可能逐漸演進和進化出一種所謂元宇宙的通貨,與現實世界中的銀行、法律、金融制度有某種關聯性。如果有這樣的概念,就會發現:NFT還有巨大的潛質。

五、投資布局元宇宙要有新觀念

《中國經營報》:元宇宙世界的到來,將對企業的戰略、投資和產業布局產生怎樣的影響?對企業家和政策制訂者來說,如何為元宇宙的到來做好準備?

朱嘉明:元宇宙所帶來的是新的疆域、新的市場概念和新的經濟主體。新疆域、新市場、新主體,這是支持元宇宙的三個引擎。因此,投資和布局元宇宙就需要有新的觀念、新的手段、新的團隊。

對於企業家和政策制訂者來說,有三個方面很重要:

第一,要學習。我對元宇宙研究較早,但是,我不認為我對它的理解就已經到位,所以我每天還在思考。很多人以為自己懂得了元宇宙,其實未必。現在絕大多數人的思想跟不上元宇宙自身演變的速度。所以,要學習。

第二,企業管理層接受實現數字化轉型的“掃盲”。未來的企業管理層,如果不能明白和實現數字化轉型,就談不上參與元宇宙——這是比賽的入場券。

第三,建立與時俱進的新型技術隊伍。未來企業,都要有元宇宙的團隊,包括元宇宙工程師、框架師,以及區塊鏈、人工智能、量子技術方面的專業人才。為什麼現在布局的公司都是互聯網的巨頭或IT產業的領跑者?因為他們具有相當的技術積累。這是一個技術積累重於資本積累的時代。因為,有技術找資本不難,到時候,有資本卻不一定就可以找到技術。

最後一個問題是解放思想,清楚自己不知道什麼。所有的人,在元宇宙面前,在數字革命面前,都是小學生——即使現在成功領先,明天也會被淘汰。

元宇宙提供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大學校;跟上元宇宙的時代就是跟上時代。所以,現在應該辦元宇宙學習班,要做技術普及。所有企業,我都非常支持和倡議,要設兩個職務,一個是“未來戰略官”,一個是“數字技術官”。不然,終究會因為數字經濟轉型的速度,加劇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數字企業和傳統企業之間的所謂“數字鴻溝”問題。

對話朱嘉明:元宇宙的商業前景、技術路徑和治理規則

元宇宙教育

來源:mit.edu

在未來,元宇宙是地球村的一種選擇,是人類未來發展中多種選擇中的一種。只是,元宇宙很可能是最有前途的一種選擇,代表一種歷史性方向。但是,這不是人類可以將現實世界統統裝到元宇宙里,物理世界和元宇宙體現的數字世界與虛擬世界將長期並存。當然,未來的元宇宙成長過程中還會存在很多風險和挑戰,甚至危機。例如,在元宇宙中,也可能發生有恐怖主義攻擊。對於地球村的每個個體而言,可以不贊成和拒絕元宇宙;當世界進入了工業社會和城市化進程,如果願意和可能,你仍然可以跑到神農架當野人。無論如何,對絕大多數人來說,還是需要與時俱進,正視元宇宙會對現實世界的重構。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24978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