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希壤”遭群嘲 粗糙3D製作“扛不起”元宇宙

想象一個場景,你站在一片由黑、白、灰三種顏色組成的無垠世界中,許多幅飄浮在空中的毛筆字畫並排在兩側,字畫下站着幾個髮型、衣服大致差不多的人在欣賞,而在畫面中央,一根透明的玻璃圓柱拔地而起通往天際。

百度“希壤”遭群嘲 粗糙3D製作“扛不起”元宇宙

百度“希壤”遭群嘲 粗糙3D製作“扛不起”元宇宙

現在告訴你,這或許是“元宇宙社交”的最初模樣,你會認可嗎?

大部分用戶並不認可。開頭場景來自百度近日上線的元宇宙社交應用“希壤”,在該世界電梯99層復原馮唐藝術展。AppStore該應用的評分區,首頁第一位評價的用戶顯然並不滿意:“整個裡面都沒什麼東西”,現在,“希壤”評分為2.6分。

百度“希壤”遭群嘲 粗糙3D製作“扛不起”元宇宙

但隨着百度搶先交出“答卷”,“元宇宙社交”正變得愈發火熱。據企查查數據,2021年國內“元宇宙”相關軟件著作權共34件,其中23件為10~11月份得到登記批准。

11月25日,元宇宙概念股午後大幅下挫,中青寶、佳創視訊等多股跌逾10%,剛剛發布虛擬社交應用“虹宇宙”的天下秀跌停。10月28日以來,天下秀在17天內曾有7次漲停。

此前一周,與元宇宙相關的消息層出不窮:新型元宇宙社交Tagging完成數千萬元Pre-A輪融資,視頻社交應用Yumy推出元宇宙模塊,天下秀官宣元宇宙社交生態“虹宇宙”。

元宇宙的風吹過社交賽道,誰想割社交的韭菜?誰又能真正描繪“社交元宇宙”的未來?

陌生人社交需要元宇宙

社交、遊戲是元宇宙賽道上最為顯見的兩個概念,但不同於遊戲賽道一直以來的火熱,社交可能更需要“拉一把”。

據企查查數據研究院發布的《近十年陌生人社交投融資數據報告》,2011年以來的10年間,陌生人社交融資474起,總金額達292.99億,而今年上半年僅為0.87億——陌生人社交正陷入低谷期。另一項數據表明,10年來陌生人社交賽道企業,僅Soul、陌陌、探探三家跑過C輪融資。

圖源:企查查
圖源:企查查

今年8月,陌陌在十周年之際更名為“Hello Group”,CEO王力曾表達對未來的想法:“未來隨着虛擬現實的進一步發展,VR/AR硬件的不斷成熟向家用普及以及人機交互模式的變化,必然會出現新的機會。”

在熟人社交被微信和QQ把持的當下,巔峰時期一年融資超160億元的陌生人賽道仍有想象空間。但在Soul中止上市、陌陌盈利低迷的當下,賽道無疑需要一個轉折點,元宇宙的火熱恰逢其時。

10月底,社交媒體巨頭Facebook宣布更名為Meta,由社交媒體全面轉型為元宇宙公司,而國內公司也在暗中布局。

9月14日,騰訊註冊“QQ元宇宙”商標,為旗下QQ、微信的社交元宇宙之旅邁出第一步。此前,騰訊對打着“社交元宇宙”旗號的陌生人社交soul已完成49.9%控股,同月,字節跳動在海外推出虛擬身份社交產品Pixsoul。

圖源:soul
圖源:soul

摩根士丹利在11月發布的最新報告中指出,元宇宙的潛在市場份額或超過8萬億美元,可能成為下一代社交媒體、流媒體及遊戲平台,而當前頭部社交媒體平台的收益可理解為以每小時0.04-0.13美元的價格將用戶時間貨幣化。這意味着,社交與元宇宙對於彼此似乎同樣重要。

對於國內陌生人社交賽道來說,裹挾着互聯網熱情的元宇宙不乏為一劑處方。但問題是,這些逐漸冒頭的“社交元宇宙”是否能真正帶來全新的社交體驗?

粗糙3D手游or“社交元宇宙”?

10月28日,“虹宇宙”宣布內測,天下秀當天即漲停。11月18日,天下秀董事長李檬發布公開信,首次介紹天下秀旗下基於區塊鏈打造的3D虛擬社交產品“虹宇宙”。信中提及,該產品是“社交4.0時代”的必然產物,也是下一代互聯網的門票。

然而,“虹宇宙”正式上線后,不少玩家吐槽它更像是一款粗糙、簡化版本的“模擬人生”。在AppStore,該應用僅拿到3.6分,多名網友調侃遊戲bug多“左腳踩右腳上天”“太卡了”“完成度這麼低就着急上線”。

一名遊戲相關人士告訴《IT時報》記者,今年下半年以來,業內對於MMO(大型多人在線)及沙盒類相關遊戲的熱情明顯上升,應該和元宇宙的火熱有關。

從結果來看,“社交元宇宙”似乎完全沒有《摩爾莊園》等MMO類遊戲精緻和人性化,這點在百度推出的“希壤”中亦然。《IT時報》記者體驗“希壤”后發現,該應用不僅人物行進不算流暢,也時常出現錯位bug,能體驗的內容更是寥寥無幾。

希壤出現錯位bug
希壤出現錯位bug

據蟬大師數據,虹宇宙“Honnverse”4月份在AppStore上線,10月28日開啟內測,公開信發布后,下載量在11月24日攀升至約1469次,但上線以來總體日均下載量仍在515次左右;11月初上線的“希壤”同樣面臨尷尬局面,百度發布“希壤”消息傳出后,下載量在11月17日達到2500次后便一路下跌,截至目前,日均下載量僅為1584次。

百度“希壤”遭群嘲 粗糙3D製作“扛不起”元宇宙

百度希壤、虹宇宙近30天下載量預估 圖源:蟬大師
百度希壤、虹宇宙近30天下載量預估 圖源:蟬大師

對比鮮明的是,被玩家拿來對比的《摩爾莊園》儘管熱度有所回退,但30日內日均下載量仍維持在7425次。

Roblox曾在招股書中提出成熟元宇宙的八大要素:身份、朋友、低延遲、沉浸感、多元、隨地、經濟、文明,顯然,相比“經濟”“文明”等籠統的字眼,沉浸感、低延遲對技術的要求更加現實。倘若“社交元宇宙”展現的沉浸感尚且不如3D手游,又如何持續靠“元宇宙”的招牌吸引用戶?

VR/AR是下一代社交的救星嗎?

更好的“元宇宙”在哪裡?

公開信發布當日及次日,天下秀股價漲幅分別為10.04%及9.99%,在次日收盤達到股價最高點15.31元,較10月28日開盤的8.49元漲幅達80%,並因此收到上交所警示函。

隨後回復中,天下秀表明虹宇宙尚未接入公開信中提及的硬件技術,且公司“並未參與VR、AR、MR及相關硬件技術研發,亦無相關硬件技術儲備或專利”。

被迫證明自身的VR硬件布局,或許因為,從沉浸感出發的VR/AR正是“社交元宇宙”的出口之一。

據媒體報道,高通負責人近日透露,Meta此前收購的VR硬件公司Oculus正在迎來快速增長,其最新一代VR一體機Oculus Quest 2已經達到1000萬台。IDC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Meta在VR硬件市場佔有率升至75%。

Oculus Quest 2
Oculus Quest 2

2019年,Facebook VR負責人曾對媒體表示:“當VR設備在200美元以內,銷量達1000萬台,我們認為這會是(VR普及的)臨界點。”由此來看,當前售價仍在2300元左右的Oculus Quest 2已達成其中一步,而影響也在消費者市場擴散。

“社交軟件VRChat展現了VR未來該有的樣子,你想不到的各種人在這裡做各種你想不到的事情”。科技博主Ethanuncle提到,在Oculus提供的軟件中,VRChat是一款獨特的應用,它往往能吸引玩家放棄遊戲轉而“沉迷”聊天,比如Ethanuncle便遇到過一群日本大叔在房間里齊刷刷跳很古怪的舞蹈,或者一位玩家如何用全身VR設備展示各種“騷操作”。

圖源:VRChat
圖源:VRChat

據此前外媒報道,VR虛擬社交平台VRChat曾在今年6月份完成8000萬美元D輪融資。這家社交VR平台成立於2014年,允許用戶自由創作虛擬形象,曾同時並列Steam和Oculus商城第一的免費VR應用,最高同時在線人數超40000,社交應用“戰勝”了遊戲。

除去社交VR應用,內容成熟的平台對於這種成功或也有幫助。Ethanuncle認為,Oculus同Facebook賬戶深度綁定,並具有成熟的商城,足以讓消費者體驗到VR的樂趣,並將在很長一段時間中獨佔VR內容生態的龍頭。

對應到國內,B站憑藉UGC的平台屬性與內容生態,也要在元宇宙與社交的融合中分一杯羹。11月20日,B站《創世之音》第二季虛擬演唱會上線,這場直播由15位Vtuber虛擬歌手呈現,直播峰值人氣達569萬。

今年第三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中,B站董事長兼CEO陳睿表示,B站是最適合實現元宇宙的生態之一,“我們的(虛擬主播)UP主通過動作捕捉技術,能夠變成另一個世界的另一個角色。”他說,虛擬角色表演的內容受到很多用戶支持和喜愛,正是體系內生態的例子。

事實上,除去由鹿乃、泠鳶等唱見轉型的Vtuber外,還有眾多歷史、帶貨、遊戲等諸多其他類型的Vtuber在湧現,活躍在B站直播版塊專門設立了“虛擬主播”分區。

從運用VR/AR、動捕等技術樹立人設的虛擬主播,到不打擾“中之人”的V圈文化,不難看出一些類似VRChat虛擬社交的影子——這與張小龍的看法不謀而合。

在2019年的某次微信公開課上,創始人張小龍曾表達對“溝通”本質的看法。“溝通就是把自己的人設強加給對方的過程。”他說,“表面上你們在討論問題,本質上,可能只是希望別人認可你傳遞出來的人設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