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債2億、被指詐騙 社區團購獨角獸同程生活申請破產

隨着市場的新一輪洗牌,低門檻的社區團購市場的容錯率將會進一步縮小。2020年以來,社區團購行業風起雲湧,巨頭圍攻之下,從業者們要麼夾縫求生,要麼轉型求變,要麼徹底出局。經歷了業務轉型、公司裁員、高管離職、放棄核心市場……成立於2018年初的行業獨角獸“同程生活”早已搖搖欲墜。

原標題:欠債2億、被指詐騙,社區團購獨角獸同程生活申請破產

欠債2億、被指詐騙 社區團購獨角獸同程生活申請破產

7月,危機徹底爆發,蘇州、廣州等多地發生供應商維權催討事件。

4號,同程生活廣州總部牌匾被摘。5號,一百多位供應商前往同程生活蘇州部催討維權,進一步引發外界關注。根據曝光的視頻,現場甚至爆發了衝突,有群眾因此受傷。

欠債2億、被指詐騙 社區團購獨角獸同程生活申請破產

催討現場網友爆料視頻截圖

6號凌晨,創始人兼CEO何鵬宇發布公開信,請求合作夥伴再給同程生活一些時間,同日,同程生活宣布更名為“蜜橙生活”。但同程生活並沒有給自己預留時間,隔天,一紙公告終結了這隻獨角獸的生命。

但破產遠不是結束,同程生活還背負着1000餘家供應商預估高達2億的欠款。伯虎財經援引知情人士稱,目前登記的100多家供應商的欠款已經超5000萬元,實際被拖欠貨款的供應商超過1000家,該知情人士推算同程生活的總欠款已超2億。

據疑似供應商的網友直播曝光,在7月7日舉行的貨款拖欠問題的溝通會上,何鵬宇與供應商們始終無法達成共識。

究竟是什麼讓何鵬宇口中“已經開始走出一條社區團購可持續發展道路”的同程生活陷入了“無法擺脫的經營困境”?

朝令夕改,同程生活迎來大敗局

公開信中提到,在2020年年中,同程生活已經開始進入一個良性發展階段,前端履約盈虧打平。同時,公司在“2021年與抖音合作開創性的探索出了一條圍繞個人IP、團長直播帶貨的行業新方向。”

緊接着,何鵬宇控訴,去年9月開始,行業從“拼創新”“拼執行”的時代轉變成“拼資本”“拼補貼”的時代。不可否認,美團優選、多多買菜、橙心優選等巨頭的湧入,搶走了大量用戶和訂單,也讓創企的生存空間急劇壓縮。

何鵬宇表示:“基於此,現在我們必須做出戰略上轉型調整。即啟用新的品牌名‘蜜橙生活’,圍繞團長(KOL、KOC)進行供應鏈的創新,包括私域流量運營、直播運營、供應鏈賦能等,因為今天是屬於個人IP的黃金時代,巨大的流量紅利會讓我們的團長取得更大的成長空間。”

何鵬宇還在信中表示,過去的三年裡,他帶着團隊從0起步把公司做到了10億美金,未來三年,有信心再次把一個業務做到10億美金。

對於還款一事,何鵬宇則是隻字未提。

欠債2億、被指詐騙 社區團購獨角獸同程生活申請破產

來源:何鵬宇公開信

7月6日下午,同程藝龍人力行政中心發布聲明,稱“同程藝龍與鮮橙科技是兩家完全獨立的公司,鮮橙科技的經營、管理皆與同程藝龍無關。”同程藝龍內部人士向獵雲網證實,鮮橙科技為同程藝龍的前員工離職創業項目,同程資本曾參與該項目的投資。

天眼查App顯示,何鵬宇曾任同程旅遊高級副總裁,同時,同程生活與同程藝龍之間存在更為緊密的聯繫,同程旅遊創始人兼CEO吳志祥在同程生活占股7.17%,並在公司擔任高管,同為高管的還有同程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監事龍筱昕。歷史信息顯示,同程資本合伙人婁德明也曾擔任同程生活的高管。

欠債2億、被指詐騙 社區團購獨角獸同程生活申請破產

同程生活企業架構圖-部分截圖 來源:天眼查

欠債2億、被指詐騙 社區團購獨角獸同程生活申請破產

來源:天眼查

然而,在公開信發出的第二天,同程生活宣布申請破產。何鵬宇要再造一個獨角獸的說法不免顯得有些諷刺。

欠債2億、被指詐騙 社區團購獨角獸同程生活申請破產

來源:同程生活公告

同程生活事件持續發酵正是因為供應商催討欠款。知情人士透露,過去一個月,赴同程生活蘇州總部討要欠款的供應商每天都有好幾波,“原本給供應商的結款周期是T+3或者T+7,但現在同程生活已經拖延了長達一個月甚至更長時間 ”。

據伯虎財經報道,供應商集體討債后,同程生活確實在7月5號晚上給出了二選一的解決方案:1,賠償20%的貨款,剩下的以資抵債,未還欠款轉換為新平台股權;2,等到新業務賺錢,再做賠償。

但令人氣憤的是,6號早上,同程生活就宣布協議作廢,原本將出面解決欠款問題的領導也臨時放了鴿子。緊接着,同程生活改頭換面,搖身一變成了“蜜橙生活”,還沒等供應商們反應過來,公司就破產了。

那麼,欠款又該怎麼償還呢?

一名疑似是同程生活供應商的網友在社交平台直播了何鵬宇與供應商就拖欠貨款問題的溝通會。何鵬宇表示,公司現在資不抵債,但會按照法律程序處理大家的問題。

供應商們並不接受這一方案,他們表示只想拿到貨款。有供應商表示,公司出現資金鏈問題后仍要求供應商供貨,是詐騙行為。還有供應商指出,同程生活於近期變更了法人,認為此舉是為了逃避債務而為。

欠債2億、被指詐騙 社區團購獨角獸同程生活申請破產

疑似同程生活供應商直播爆料截圖 圖源:三言財經

在媒體的採訪中,一供應商無奈的表示:“很多人基本是傾家蕩產了。現在我們的命就是在那飄,現在也找不到解決的途徑。”

巨頭圍攻之下,同程生活的步步錯

從行業老二到一蹶不振,這家昔日的獨角獸做錯了什麼?

作為最早入局社區團購的一批企業,同程生活以生鮮非標品為切入口,瞄準下沉市場,生鮮品類佔比達70%,其他品類涉及居家用品及周邊服務,主要採用“上游規模化源頭直采+下游社區自提”的模式。

同程生活自誕生以來就頗受資本青睞,成立至今,同程生活共獲得8輪融資,投資方包括真格基金、金沙江創投、百果園、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BAI)、同程資本等知名機構。

欠債2億、被指詐騙 社區團購獨角獸同程生活申請破產

來源:天眼查

資本助力下,同程生活的業務覆蓋華東、華南珠三角、西南等地區。靠着此前積累的用戶口碑和良性履約,同程生活在2020年過得還算不錯,GMV接近100億元,彼時興盛優選的GMV在400億左右。

頂住了巨頭們的轟炸,何鵬宇曾自信表示2021年,同程生活的GMV將達到300-500億元,公司實現整體盈利。但對比巨頭們的同期目標,我們很難想象,市場還有多少蛋糕能留給同程生活——美團優選年GMV目標2000億,多多買菜目標1500億,橙心優選目標1000億,興盛優選目標800億。

現實是殘酷的,2021年,同程生活開始節節敗退。知情人士稱,過去一個季度同程生活的單量大幅下滑,相比高峰期已經跌去60%以上。

由此帶來的資金緊張問題直接影響了同程生活的現金流,也造成了我們如今看到的局面。據稱,今年5月起,同程生活就出現回款不及時的情況了,但當時同程生活表示將有融資進入,資金上不會有問題,加上6月疫情加大了同程生活的採購量,讓供應商們相信平台能夠支付貨款。

面對如此窘境,同程生活也曾嘗試自救。在決定轉型之前,同程生活曾和市面上幾家社區團購企業京東和阿里,甚至字節跳動交涉過收購意向,但最終未能成功。

賣身失敗,同程生活決定與抖音合作探索小B端轉型新出路。據悉,今年4月起,用戶可以通過抖音本地頁的社區團購入口,直接進入同程生活,同程生活也鼓勵團長和品牌進行直播帶貨。遺憾的是,資金問題沒有給同程生活太多時間來試錯。

在轉型期間,同程生活放棄了兩個重要陣地,斷絕了兩大收入來源,也讓供應商們的不滿情緒進一步升級。4月,有報道稱,同程生活暫停湖南地區的運營、關閉了團點。近日,又有市場人士表示,同程生活關閉了廣東倉,當地出現了團長天天賣貨卻天天退款的情況。

伯虎財經報道稱,有供應商認為,退出湖南市場是同程生活的陰謀論。“坑人的公司,過完年就呆在我們服務站,給我們畫大餅,等我們門面交費完,清完倉庫直接給我們關服務站,通知退出湖南市場。”

警鐘敲響,轉型還是出局?

同程生活的轟然倒下,也給社區團購行業敲響了警鐘。

同程生活抓住社區商業風口,瞄準下沉市場,其商業邏輯並沒有錯,但社區團購依託低門檻的社群面向C端用戶做商品信息推薦與商品低價銷售,准入門檻非常低,因此非常容易被大資本收割。

相比之下,資金問題卻是當下社區團購賽道的從業者普遍面臨的問題,包括融資不暢、利潤微薄等。生存尚且難以維繫,如何去和那些持續完善業務、鞏固城池的大廠們比拼?

而巨頭們有的絕不只是資金。招商證券(18.240, -0.20, -1.08%)的報告中提到,拼多多資源稟賦優異,在流量與供應鏈上具備優勢,美團強在組織管理能力,具備各環節精細化運營與快速迭代能力,在社區團購這個利潤率很薄且尚無終局模式的行業更具重大意義。這些優勢也是中小企業很難具備的。

財聯社援引業內人士觀點,融資已不能改變單量下滑帶來的巨大衝擊,未來還會有更多社區團購品牌出清,“美團優選、多多買菜GMV都已經是千億級別,市場不斷向頭部靠攏,留給中小品牌的機會不多。”

隨着市場的新一輪洗牌,低門檻的社區團購市場的容錯率將會進一步縮小。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從業者們為求生存,或許只有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