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系輸入法“內卷”加劇 搜狗“三級火箭”失速私有化未明

近日,搜狗(NYSE:SOGO)發布了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2021年一季度財報。財報顯示,其營收規模繼續大幅下滑,近乎“腰斬”。搜狗(NYSE: SOGO)誕生源於搜狐對於搜索市場的垂涎,2004年到2008年,時任搜狐高級技術總監的王小川完成了“三級火箭”模式的搭建,即搜狗搜索引擎、搜狗輸入法和搜狗瀏覽器,使得搜狗迅速發展並且成功在納斯達克敲鐘上市。

在此之後王小川鏖戰360,力邀阿里入局,引來騰訊併購的經歷也為人津津樂道。

然而,在“三級火箭”逐漸失速、與騰訊的私有化進程遲遲未見動靜的當下,搜狗該何去何從?

騰訊系輸入法“內卷”加劇 搜狗“三級火箭”失速私有化未明

屢次因信息收集被點名 騰訊系輸入法內卷

日前,搜狗輸入法等因存在違反必要原則,收集與其提供的服務無關的個人信息等問題被通報,而在此之前,QQ輸入法也曾因為違規收集個人信息被點名。

近年來在微博等平台上關於輸入法收集用戶上傳內容的問題也屢見不鮮。百度創始人李彥宏也曾表示,中國用戶更開放、願意用隱私換效率,而搜狗輸入法等所具有的智能聯想等功能無疑是極大的便利,但也意味着隱私泄露的風險。

張小龍在2021微信之夜上曾說,微信原來並不想去做輸入法,但收到很多用戶投訴自己聊天記錄被竊取,因為輸入什麼就會看到相應的廣告,微信出於保護用戶的隱私,決定做一個輸入法。目前已經在灰度測試階段。

對此,搜狗輸入法還曾發文稱:“喜大普奔!繼搜狗輸入法、QQ輸入法之後,騰訊&搜狗大家族又將新增一名新成員,歡迎微信輸入法!(雖然我們不看好)”毫不掩飾的嘲諷顯示出了騰訊系輸入法的內卷競爭,而搜狗在此前披露的招股書中也提到,38%流量由騰訊貢獻,可見搜狗對於同系產品的敵意可能更多源於對自身流量被分流的擔憂。

2020年9月29日,騰訊收購搜狗的交易就已初步落定,據報道稱交易將在2020年第四季度完成,交易完成後,搜狗將從紐交所退市。而在搜狗的財報中也提到,2020財年的廣告收入減少,就與騰訊收購帶來的影響有關。而在最新的2021年第一季度的財報中,搜狗的營收為1.37億美元,同比下降47%,對於收入下降,搜狗的解釋是,由於騰訊對搜狗的私有化提議以及減少的流量獲取,導致某些廣告商對搜狗的業務政策存在不確定性。但這也被一些媒體稱為“甩鍋”。

收購的靴子一天未落地,市場對搜狗以及搜狗本身的擔憂就不會停止。近期有消息稱,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正考慮批准騰訊以35億美元收購搜狗60%股權的交易,但前提是,騰訊願意設立一個特殊機制,以確保平台上的用戶數據安全,有報道稱,私有化交易將在今年第二季度后完成。《投資者網》就此問題詢問搜狗方面,但尚未得到回復。

騰訊系輸入法“內卷”加劇 搜狗“三級火箭”失速私有化未明

輸入法市場份額減少 AI發展滯后百度

根據艾媒諮詢發布的《2020-2021中國第三方手機輸入法行業年度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2020年百度輸入法的市場份額為43.7%,排名第一,而搜狗輸入法排名第二為43.6%,而在其發布的《2019-2020中國第三方手機輸入法市場監測報告》顯示,在2019年,二者市場份額分別為43.2%和43.1%,搜狗輸入法始終被壓一頭。

再對比同一機構前年發布的《2018-2019中國第三方手機輸入法市場監測報告》,在2018年,搜狗輸入法還以市場份額在45.3%位居第一,此時百度輸入法位列行業第二,佔據市場份額40.5%。而市場份額的變化與輸入法的產品體驗和用戶體驗密不可分。

據《報告》顯示,搜狗輸入法在“滑行輸入”、“智能翻譯”、“AI自由手寫”方面均落後於百度輸入法。而在AI功能使用的調查中,百度輸入法在AI鍵盤輸入、AI語音輸入和AI表情輸入為82.2%,高於搜狗的66.5%。

2016年6月,搜狗十周年時宣布布局人工智能。但在互聯網周刊發布的2020年人工智能企業百強榜單中,搜狗僅排名48位,與其具有直接競爭關係的百度排名第1,科大訊飛排名第6。

除此之外,由於輸入法本身的變現方式有限,主要包括廣告變現、流量變現和用戶付費,其中廣告變現是重要的方式之一,但是有不少用戶吐槽搜狗輸入法的廣告彈窗,導致一些用戶好感度降低。根據Mob研究院發布的《2020中國第三方輸入法行業洞察報告》顯示,在用戶黏性上,輸入法日均使用時長基本維持在1.6h,百度和訊飛的均值為1.7和1.8h,而搜狗均值僅為1.3h。

前述報告還稱,我國移動互聯網流量紅利殆盡,第三方輸入法市場趨於飽和,覆蓋全網近70%的移動終端設備,存量市場的爭奪無疑將更加激烈。

廣告業務收入下降 搜索競爭加劇

搜狗的2020年財報顯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營收分別為11.24億美元、11.72億美元和9.25億美元。2020年營收同比下降21.1%,並且產生了1.09億美元的虧損。這與搜索和搜索相關廣告服務的收入在2020年同比下降21.9%不無關係,2018年到2020年,這一板塊業務的收入分別為10.23億美元、10.73億美元和8.37億美元,在總收入的佔比分別為91.01%、91.55%和90.49%,雖然佔比有所下降,但是在營收結構中仍為最主要的來源,因此外界不乏其營收對於廣告業務過度依賴的擔憂。

進一步看,搜索和搜索相關的廣告服務收入主要是基於拍賣的付費點擊服務,即當用戶點擊促銷鏈接時,公司按每點擊一次向廣告主收取費用,這部分產生的收入分別佔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搜索和搜索相關廣告服務總收入的83.8%、88.1%和86.8%。

而2018年到2020年,基於拍賣的付費點擊廣告客戶數量分別約為13.9萬、17.5萬和18.3萬,增速分別為25.9%和4.5%。與此同時,基於拍賣的點擊付費服務的ARPA(平均每條廣告收入)分別為6168美元、5403美元和3971美元,增速分別為-12.4%和-26.5%,廣告客戶增速放緩而APRA持續下降,是否意味着廣告業務盈利能力出現了問題?《投資者網》就此問題詢問搜狗方面,但一直未得到回復。

根據必達諮詢發布的《國內搜索引擎產品市場發展報告》,在國內搜索引擎市場,2020年全平台用戶份額方面,百度達到70.3%,搜狗搜索雖然位列第二但是僅佔10.3%。公開信息顯示,搜狗搜索廣告發布還屢屢出現問題,例如發布懶人減肥廣告被指違法,遭罰1.53萬元,未對廣告內容進行核對被予以行政處罰,被罰款3萬元等。

根據易觀千帆發布的《2020年中國搜索引擎市場用戶行為洞察》的數據,在搜索信息價值指數上(即專業力、美譽度和信息基礎三個維度上)搜狗均低於百度搜索、360搜索、中國搜索和花漾搜索。

目前字節跳動推出頭條搜索、阿里巴巴攜夸克搜索殺入搜索領域,而小紅書、大眾點評等垂直領域平台也成為人們信息搜索的入口,搜狗搜索需要應對的競爭將更加激烈,背靠騰訊這棵大樹,搜狗在自身所具有的搜索、輸入法等領域的經驗加成下將如何破局,有待進一步觀察。(思維財經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