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豬心移植一周后 患者已脫離ECMO可下地行走

1月7日,美國馬里蘭大學醫學院團隊報道了對一名晚期心臟病的男性患者實施了全球首例轉基因豬心移植。目前距離手術開展已有一周時間,業內高度關注患者的情況如何。第一財經記者1月15日從馬里蘭大學人工器官實驗室主任吳忠俊教授方面了解到,患者已於兩天前脫離ECMO(體外膜肺氧合),並從一天前開始下地走路。

首例豬心移植一周后 患者已脫離ECMO可下地行走

異種移植人體試驗很有必要

據領導移植研究團隊的馬里蘭大學外科醫生Muhammad Mohiuddin稱,團隊將監測患者的免疫反應和心臟功能,並繼續進行對照臨床試驗。如果有合適的患者出現,他們希望可以申請進行更多的緊急程序進行異種移植的手術。

患者在接受移植手術后一周反應良好,未出現急性排異反應,意味着轉基因器官的異種移植又向成功邁近了一步,並將提供大量關於異種移植可能性的數據,儘管這種前沿技術仍然存在很多倫理和技術障礙。

迄今為止,大多數異種移植研究都是在非人類靈長類動物身上進行的。研究人員希望首例豬-人異種心臟移植手術,可以推動異種移植人體臨床試驗的啟動,並幫助推動其解決倫理和監管問題。

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心內科葛均波院士評價稱:“這一事件是人類器官替代治療史上重要的里程碑。不僅是終末期心血管疾病,而且對其它器官替代治療也具有劃時代意義。”

去年,紐約大學朗格尼醫學中心(NYU Langone Health)的外科醫生將來自同一株轉基因豬的腎臟,移植到兩例腦死亡腎病患者身上,器官沒有被排斥。

對此,葛均波認為,由於心臟的組織複雜程度遠超過腎臟,因此首例心臟異種移植手術的成功實施意義更為重大。

“從幾例人體患者身上,我們學到了從幾十隻猴子身上學不到的東西。”波士頓馬薩諸塞州總醫院的移植外科醫生大衛·庫珀(David Cooper)表示,“現在是時候走進醫院,看看這些心臟和腎臟在患者身上的表現如何了。”

研究人員表示,研究人類而不是動物的異種移植很重要,因為動物模型有限制性。澳大利亞悉尼大學退休移植外科醫生傑瑞米·查普曼(Jeremy Chapman)表示:“物種之間的差異阻止了我們進一步使用模型來預測臨床結果,這是由於非人類靈長類動物往往具有人類沒有的抗體,這些抗體會攻擊豬器官上的蛋白質。”

此外,研究人員還需要能夠研究豬心臟的生理機能,例如它是否會以與人類心臟相同的速度跳動。

基因編輯測試成本高昂

近年來,隨着基因編輯技術CRISPR–Cas9的出現,異種移植取得了重大進展。在馬里蘭大學醫學中心 (UMMC) 進行的最新移植手術使用了經過十種基因修飾的豬器官。儘管這種組合似乎奏效了,但尚不清楚有多少基因修改是必要的。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外科醫生和免疫學家梅根·賽克斯(Megan Sykes)教授表示:“評估每一種基因改造都需要更多的科學數據的驗證。我們需要這些信息,因為一些基因編輯也有可能對人體有害。”

此外,目前異種移植仍然受到轉基因豬供應以及監管障礙的限制。美國FDA需要確保這些轉基因豬符合非常嚴格的醫療級設施標準。美國能夠供應這種轉基因豬的只有一家公司——位於弗吉尼亞州布萊克斯堡的Revivicor,能夠供應符合標準的醫療級別設施和臨床使用的轉基因豬。

Revivicor公司首席執行官David Ayares透露,該公司的豬目前是在阿拉巴馬州伯明翰附近的一個設施中進行飼養的,公司正準備在弗吉尼亞州建造一個更大的設施,希望最終每年能供應數百個器官。

二十年來,Ayares一直在進行這種轉基因豬的設計,通過測試各種基因改造,以評估它們如何限制人類和其他靈長類動物的對異種器官移植的排異反應。

但這種基因測試非常昂貴。據透露,把豬心移植到狒狒體內,每次移植的成本大約為50萬美元。馬薩諸塞州總醫院的庫珀認為,未來可行的異種移植的模式可能是針對特定的器官和接受者進行基因改造。

其他幾家公司也正在為具有不同基因修飾的實體器官移植設計轉基因豬,例如位於馬薩諸塞州劍橋的eGenesis公司和新西蘭奧克蘭的NZeno公司。儘管這些企業尚不具備醫療級別的設施,但隨着越來越多的公司參與進來,預計未來基因測試的試驗成本將會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