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支付機構被“退群” 九成涉預付卡

伴隨着2021年5月第一批非銀行支付機構牌照續展結果出爐,多家支付機構被取消中國支付清算協會會員資格引發了業內熱議。事實上,近期以來,支付牌照縮減成大勢,其中,涉及預付卡發行與受理的牌照類型佔大頭,業內人士指出,作為低含金量的支付牌照,在行業分化加劇的大背景下,這類牌照近年來並不“吃香”。

20210513184610350098.png20210513184557075806.jpg

展業漏洞頻出

5月16日,據北京商報記者統計,2021年以來,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累計取消了河北一卡通電子支付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北一卡通”)、上海大千商務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大千商務”)等10家第三方支付機構會員資格。

在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取消會員資格的這一批機構中,有部分機構此前業務開展已經受到質疑。用戶李華(化名)告訴北京商報記者,1月26日,其通過河北一卡通App進行了100元的公交卡充值操作,頁面顯示充值成功。接着其按照頁面提示進行圈存操作后,頁面顯示“錯誤”。

李華稱,他隨後發現公交卡卡內餘額未變,而剛充值的100元卻不知所蹤,App頁面直接顯示餘額變為了0。

“期間我多次撥打App內提供的客服電話,但一直提示已關機,也沒有找到其他的聯繫方式。”李華說道。

按照李華所述,其充值的100元至今依舊下落不明,也仍未聯繫上河北一卡通。央行官網信息顯示,河北一卡通於2011年12月獲得央行發布的支付牌照,業務類型為預付卡發行與受理,覆蓋範圍河北省。2016年12月,河北一卡通通過了第一次續展。

不過,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2019年,多家媒體報道稱河北一卡通聯名卡無法使用、押金無法退還等情況,遭遇用戶大量退卡。目前,公司官網也已經無法打開。

同時,自2017年以來,河北一卡通多次被罰。1月6日,央行石家莊中心支行發布的罰單信息顯示,河北一卡通因四項違規行為被罰33萬元,具體違規事項為未按規定報送或保管相關資料;未按規定辦理相關變更事項;未按規定存放或使用客戶備付金;其他危及支付機構穩健運行、損害客戶合法權益或危害支付服務市場的違法違規行為。

對於用戶充值資金去向、當前業務開展情況、為何被取消會員資格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向河北一卡通方面進行採訪,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對方回復。

9家涉及預付卡

金融行業資深分析師王蓬博指出,開展預付卡發行與受理業務的支付機構如果出現問題,往往會因為涉及用戶數量多而產生更大的社會影響,從而產生嚴重後果。在業務開展的過程中,如果出現了央行“續展11條”中強調的未實際開展業務、出現重大風險事件等情況,下一次支付牌照續展必然無法通過。

北京商報記者梳理髮現,除了河北一卡通外,被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取消會員資格的機構還包括上海大千商務、深圳市商連商用電子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商連商用”)等多家機構。

10家機構中,9家機構類型為預付卡發行與受理,僅有銀視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業務類型為數字電視支付。

同時,山西金虎信息服務有限公司等3家機構已經主動申請註銷了支付牌照。上海大千商務、深圳商連商用等2家機構此前也曾公告稱將主動申請註銷牌照,但目前尚未出現在央行關於牌照註銷的信息公示欄中。

對於公司當前預付卡退款進度、被取消會員資格是否與此有關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也向這兩家機構進行了採訪,但截至發稿同樣未收到回復。

剩餘5家機構因何退會,中國支付清算協會方面未披露具體原因。

支付牌照持續縮減

近期以來,關於支付牌照縮減的討論持續不斷。根據央行5月13日披露的27張支付牌照續展結果,銀聯商務系的3家機構因業務整合,向央行提交了中止續展審查申請。

在央行完成對廣州銀聯等3家機構的牌照中止審查后,被註銷的支付牌照將增至42張,支付行業剩餘牌照數量為229張。

另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在過往已經披露註銷的39張支付牌照中,共計有34張註銷牌照業務類型涉及預付卡發行與受理,其中僅有少數牌照因業務整合而註銷,剩餘均為主動註銷或不予續展。

對於數字電視支付、預付卡發行與受理這類低含金量牌照的前景,王蓬博表示,行業兩級分化加劇,從行業大方向來看,這類牌照近年來不夠“吃香”。但支付業務依舊屬於特許經營的金融業務,在獲得許可的情況下,必然有發展空間。

“例如部分行業涉及的卡券發放等商業營銷活動,就必須通過持有預付卡牌照的支付機構開展,這也為相關機構提供了生存空間。尤其是近年來,頭部平台在企業福利、發力電商平台等方面動作頻頻,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王蓬博指出。

王蓬博強調,任何類型的支付類型都需要真實業務場景支撐。在做好業務合規的前提下,努力尋求新的業務方向才能更好地發揮牌照的價值。北京商報記者 岳品瑜 廖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