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數字藝術的邊界與未來:向原來藝術體制發起衝鋒的時代已經到來丨2022 元宇宙雲峰會

4 月 21 日,由巴比特主辦的“萬物起源・2022 元宇宙雲峰會”在線上召開。在圓桌論壇《數字藝術的邊界與未來》中,巴比特記者王佳健與 CryptoC 發起人 & 加密藝術畫廊“風潮”創始人唐晗、眾享比特董事長 & 眾享鏈網發起人代表嚴挺、裝置藝術家 & 畫家 & getty image 簽約攝影師王曜一、Maze 產品運營負責人 Andy 進行了精彩對話。

漫談數字藝術的邊界與未來:向原來藝術體制發起衝鋒的時代已經到來丨2022 元宇宙雲峰會

Q1. 簡單介紹下自己。

王曜一:我現在是一名自由藝術家、裝置藝術家、畫家和攝影師。我自己的學習經歷是比較複雜的,很小就接受了中國傳統的藝術教育,學過書法、國畫;高中畢業之後我去意大利進修讀本科,在四年的時間我學習了繪畫,同時進入攝影行業;得到本科學歷之後,我去了美國薩克蘭藝術學院,同時在研究生階段進修攝影和繪畫。現在我回國,作為一個自由藝術家創作,同時也在做一些攝影的創作和裝置。

嚴挺:我是眾享比特的董事長、眾享鏈網創始人之一。我們公司應該是行內做了比較長時間的技術平台服務商。從去年下半年開始,我們跟文創行業合作開始進入數字藏品領域。

Andy:我是 NFT 交易平台 Maze 的產品運營負責人。我們主要為藝術家提供 NFT 上架的場所,為藝術家未來作品流動性。

唐晗:我是 CryptoC 的創始人,也是 TheSeeDAO 的發起人。CryptoC 本身是一家 NFT 資產發行商,SeeDAO 算是國內最有影響力的一個 DAO,同時也是國內最大的 DAO 孵化器。

Q2. 王老師是一位裝置藝術家。對於很多藝術圈外的朋友來說,可能對於裝置藝術這個名詞有點陌生。請王老師簡單給大家介紹下裝置藝術。它能和數字藝術、NFT 怎麼聯動、融合起來?

王曜一:“裝置藝術”這個概念可能很多人聽過,本身還有一絲陌生的。“裝置藝術”這個詞英文是 Installation,是“安裝”的意思。裝置藝術的概念相當於把藝術品和這個場景結合,來製作一個體驗或者沉浸式的作品。舉個很知名的例子,大概十幾年前,當時有一個大黃鴨子的藝術品,大家都有印象,一個巨大的橡皮鴨子在世界各地港灣不斷展出,這就是一個特別典型的早期的裝置藝術。他希望用這個鴨子在不同的國家走,讓大家意識到我們是一體的。“裝置藝術”一定要和場景結合,一定也要表達自己的思想。

裝置藝術也面臨很多挑戰。雖然它本身有很強的沉浸性,但裝置藝術有傳播上的難點,如果大家無法切實到達這個場景,就無法體驗完整的作品,體會不到藝術家想要表達的意境或者思想。在我心裡,它跟 NFT 有可能達成一個有趣的聯動,或者說一個雙贏的局面。如果我們能把場景用一個相應更好的辦法保存下來,再通過虛擬數字的辦法來傳播,比如我把音樂、繪畫、雕塑或者空間一體的作品保存下來,做成 3D、VR 的,保存下來,讓它出現在元宇宙或者另外一個比較好的展示方式中,大家就可以排除時間、地域上的問題來更好地欣賞裝置藝術作品。

我認為未來藝術一定會和 NFT、元宇宙相結合。藝術本質上存在一個娛樂性、傳播性,無論是 NFT 和元宇宙,他們都是要符合娛樂性和傳播性的要點。雖然現在大家還是在尋找未來,但我覺得這個未來是很光明的。

Q3. 從藝術家的角度來看,主流藝術圈或者說傳統藝術圈是怎麼看待數字藝術的?對於藝術家來說,數字藝術有哪些特性非常吸引你們?

王曜一:在傳統藝術界,像插畫這一類藝術,本身就是基於媒體和網絡進行的,它們的傳播性和各方面都很強。但對於更加傳統的具有實體的陶瓷藝術家,以及真正意義上的畫家、雕塑家,這些人對於 NFT 還是存在着疑惑。NFT 某種意義上還是一個虛擬的認證,它關聯到你現實中的作品,這種關聯性到底是怎麼建立的,這還是一個比較值得探討的問題。舉個例子,我們做了一個很棒的雕塑,把它 NFT 化了,NFT 存在於區塊鏈上。但如果雕塑實體破壞了,損壞了,這時候 NFT 會有影響嗎?它們中間的關係是怎樣的?

當然,NFT 也會帶來一些好處,它本身是元宇宙的一個重要部分,具有超強的傳播性。傳播性對於很多藝術家是一個很重要、也很難的一件事。傳統的一些運營模式,如畫廊,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還有各種條件,尤其是在疫情之後,線下傳統的藝術交易或者展覽形式都受到了極大的衝擊。這種情況下,有大量藝術家需要一個渠道和手段來傳播和售賣自己的作品。傳統藝術家自己的作品,和插畫不太一樣,插畫很多時候是接商模式,作品是別人要你才做的,你並沒有銷售的難點。而一些傳統的自我創作的藝術家,就必須面臨這些問題。NFT 能發揮作用的話,對於藝術家而言是一件很棒的事。

此外,還有一件藝術家必須面對的事。在年輕的時候你的藝術品是不會受到保護的,抄襲這類問題對於年輕藝術家來說就比較麻煩。我覺得 NFT 可能是對藝術家的一種個人保護。

其次是銷售過程的問題。藝術家第一次銷售作品價格和最終成交價格可能差很遠,很多藝術家早期作品賣起來是很痛苦的,賣高了也不是,賣低了也不是,但 NFT 這種形式一定程度能解決這個問題。

Q4. 眾享比特一直是國內產業區塊鏈的代表性企業,而產業區塊鏈過去主要的業務其實是 B 端和 G 端。數字藝術、數字藏品的興起,對於產業區塊鏈來說,是不是意味着 C 端的風口終於來了?

嚴挺:現在在國內,產業區塊鏈確實是 To B、To G 的,鏈上沒有典型 C 端應用產品,但我們認為,一個沒有大規模 C 端產品使用的技術,它的複雜性和抗打擊性都是要打問號的。我們要考慮 NFT 這種新型應用通過技術的發展,怎麼來倒逼技術新的發展。在我們參與的大規模 C 端應用中,一個鏈上一下子要鑄造幾萬個、幾十萬個 NFT,然後在鏈上還要有人盯着。有 C 端應用,對整個行業是很大的技術推動。我們現在也可以把 To B 和 To G 端的電子倉單、權利憑證做成 NFT,倒過來推 B 端和 G 端應用。

我們在 C 端應用上的經驗肯定沒有現在大廠、互聯網平台做得好,但我們能釋放出自己的能力就行了。我們看到很多中小企業平台,或者專項平台,它自己要去運營一個鏈,鏈上的維護還是有很多問題的,包括應對大規模的鑄造,包括各種玩法,怎麼裂變,怎麼合成,交互式的東西還是比較多的。對於中小平台和垂直行業來說,一下子要把技術、門戶、用戶體驗全兼顧是挺困難的。

我也希望和大夥一起交流一下。原來經驗是有用,但有時候經驗在這個領域不是經驗,反而是不好的事情。我們別預判這個事情將要發生什麼,擁抱變化是最好的!

Q5. 數字藏品發展如火如荼,底層技術提供商的競爭也是日益激烈。請問嚴總,底層技術提供商要在哪些方面進行比拼?最終的市場格局將是百花齊放的春秋戰國,還是幾家頭部企業的三國鼎立?

嚴挺:我認為百花齊放比較重要,尤其是區塊鏈這樣去中心化網絡的精神里,我希望有不同的玩法。實際上我們想做 NFT 也好,三類能力是必不可少的。

1. 你是不是一個頂流的大 IP ?大 IP 無所謂技術的,頂流大 IP 一來之後,它的社會影響力是巨大的,它是自帶用戶的。有些領域只要有一個頂流 IP 背書,那後面的事情就比較簡單了,流量方也好,技術方也好,都要求着你,這是很明顯的。這和文創行業、娛樂行業,都是一樣的。

2. 如果沒有頂流 IP,但你有很多用戶,那也行。比如我們現在看到騰訊的幻核、支付寶的鯨探之類的平台,上面的 NFT 數字藏品真的那麼好看嗎?我看不見得,但它能賣得掉,因為這些平台的用戶數都是上億的。

3. 最後才是技術。我也很明確和大家說,國內目前在 NFT 里很多玩法還是在賣簡單的動態圖片而已。實際上,這跟國外同行之間差的比較大,這也是實話。因為我們國內在 DeFi 和 NFT 方面早期對智能合約的缺失,導致了很多地方常規玩法不一樣。我們和同行之間去交流,有時候看到國外這些同行做的 NFT 產品,再看到國內的,等於是兩個世界,兩個邏輯理念的東西。所以說我們現在在國內也希望要百花齊放,真的是各種各樣的玩法都要上。

我們現在內部也看到,國內大家做的都是聯盟鏈,聯盟鏈的問題比較明顯。比如,這個平台要是鏈都不存在了,過兩年這個業務如果不行了,我買的數字藏品怎麼辦呢?我們現在在鏈網上主鏈可以驗證子鏈一些功能,如果並過來,不管怎麼樣,其他有 20 幾個節點的主鏈也可以驗證一下。現實中,所有平台都號稱“我的平台不可篡改、永久保存”,但說實話,用常識來看,你租的服務器、租的空間,自己買機器,總有費用吧。兩年可以,五年十年呢,如果這個藏品時間越長,你付出的邊際成本越高的。聯盟鏈畢竟不是和公鏈一樣,公鏈上面至少幾千個、幾百個節點互相都有,雖然鑄造也也有它的成本。現在國內鑄造都是免費的,差異還是比較大的。

國內現在各項業務品類也比較雜的,我們希望用共享的方式把大家的這些業務、數字藏品、公共的存儲都放在一個跨鏈的中小企業分佈式平台上。哪怕以後如果覺得這個業務不行了,或者有業務上的遷移,依然對消費者負責任。

Q6. 唐晗老師一直活躍在中國數字藝術的一線。相比於一年前,國內數字藝術的發展有了哪些改變?有哪些點是讓你覺得特別興奮的?

唐晗:過去一年最興奮的有三點。

第一,原來藝術創作是非常內向化的事情,包括一些藝術家常年離群所居,為了找到心中的點將其表現出來。但在加密藝術整個過程中,則是高度和社區協同的,藝術家可以調動社群,或者有一些想法直接來自於社群。從內向型創作轉向外向型創作,這是非常有意思的點。

第二,過去藝術家對於金融化這件事情具有非常深的討論,包括要不要去擁抱金融化這件事情,怎樣在金融化潮流中發展自己,這一點是不明晰的。但經過一年半的時間,已經有新的一批藝術家出來,他們毫不避諱金融化這件事情,並且把金融化作為自己藝術品里的一個手段。

第三,我看到了更多交叉性,不僅僅是做視覺藝術創作,還包括從代碼層面,從社區運營的層面,從整體企劃層面上,以一種高度融合的方式進行創作,面向新世界、元宇宙服務的藝術種類正在誕生,並且展現它的生命力。

一批新的藝術家,包括很多高校學生,20 歲出頭的年輕人,已經開始嶄露頭角。所以說這是一個對於新興年輕人非常好的時代。在加密藝術領域,這是一個向原來藝術體制發起衝鋒的時代,這是一個年輕人話語權大大加強的時代。

Q7. 和大家熟悉的數字藏品交易市場不同,Maze 採用了激進交易模式。請 Andy 簡單介紹一下什麼是激進交易,它和普通的交易模式有什麼區別?為什麼 Maze 要採用激進交易?

Andy:首先我們聊一下普通的交易模式一般交易模式,持有者購買 NFT 后,直接到持有者錢包中,如果持有者不想出售時,便可以將之存在錢包中,如果有其他用戶想要購買只能等待持有者出售。Maze 平台所採用的激進交易,不存在壟斷的私有制,作品一經上鏈永久處於定價拍賣的狀態,價高者得,並且永無盡頭,激進交易這種模式,極大提升了 NFT 流通速度和流通量,也更適用於 NFT 資產的定價、拍賣、交易、流通。

那為什麼 Maze 為什麼採用這種模式,主要由以下三個優勢:

1. 給 NFT 提供永續流動性:在 Maze 平台上,作品一經上鏈就變成公共藝術品,24 小時處於被定價拍賣的狀態,這種永續流動性,讓用戶購買心儀 NFT 更加便捷省時,二級市場上你再也無需等待那些心儀 NFT 在其他用戶錢包的日子。

2. 能夠更快的促進 NFT 價值回歸理性:另外在 Maze 平台上採取售價的 10% 的保證金模式,當作品售出后,保證金將原路退回至用戶錢包,持有交易需要付出一定成本的,部分持有者會犧牲投資效率換取分配效率,這將促使 NFT 價值回歸理性狀態,購買者能夠更快更合理的價格購買走 NFT。

3. NFT 的可拓展性更強——由於 Maze 平台採取的保證金,有這種基礎價格存在,除去本身 NFT 本身的金融及收藏、應用價值外,Maze 上的 NFT 的可拓展性會更強,相比較更容易參與到 NFT defi 賽道中。

我們想象一個場景,今天市場上有一副達芬奇的《蒙娜麗莎》NFT 作品出售,如果在 open sea 的二級市場中,持有者不想再出售時,他可以不讓 NFT 上市場,那樣《蒙娜麗莎》就永遠屬於他一個人;而在 Maze 平台中,不允許壟斷私有制,基於激進交易,所有 NFT 一直都在市場中,你可以隨時更快更合理的價格購買到《蒙娜麗莎》NFT 作品。NFT 永遠在市場流動,所有權屬於價高者用戶。

Q8. Maze 也在不斷邀請和招募藝術家。從你們的角度來看,藝術家們對數字藝術有多大興趣?面對新型的藝術形式,他們會有哪些好奇的點或者關心的點?

Andy:近一年,越來越多的藝術家對 NFT 展現了濃厚的興趣,各類藝術家都開始湧入 NFT 領域。面對 NFT 這一新的藝術展現形式,藝術家最關心的還是 NFT 可以帶給他們什麼,或者是對當前藝術行業的困局,NFT 可以做些什麼。

那麼,NFT 的到來給藝術家帶來的是什麼?

1. NFT 平台讓藝術家掌控一切。在 NFT 交易平台中,藝術家被授權使用這種 NFT 技術創作藝術並通過互聯網找到觀眾的地方,無需經過工作室或不必去藝術畫廊,直接找到市場並創建自己的作品。擁抱 NFT 的藝術家可以找到新的受眾和市場,也無需去傳統工作室或公司獲得傭金或短期或自由合同。創作 NFT 藝術作品並使用 NFT drop 藝術家可以控制他們的工作並幫助創造新的收入來源。NFT 技術給了藝術家完全的控制權,藝術家可以保留所有想要保留甚至贈送的權利。

NFT 平台的出現為有色人種、女性以及任何你能想象到的被剝奪權利或以某種方式被排除在外的社區提供公平競爭環境。根據《全球藝術市場男女藝術家價格差異的實證分析》在拍賣市場,女性藝術家創作的藝術品在藝術品拍賣銷售額中的佔比不到 4%,在藝術市場的頂級梯隊中,男性藝術家的作品比女性藝術家的作品售價高出 18.4%。所以 NFT 平台也會將促進所有藝術家在一個公平平台上發展。

2. NFT 藝術家可以培育社區。在傳統的市場上,藝術家作品主要通過委託制進行銷售,導致藝術家與用戶之間的關聯度較低,而在 NFT 藝術中,除了為藝術而創作藝術之外,NFT 藝術也可以視為創建社區的一種方式。擁有 NFT 的成員便是社區成員,藝術家可以通過創作實用性藝術 NFT,將 NFT 與社區成員緊緊聯繫在一起,在提高藝術家本身知名度的同時也為後續作品銷售奠定了基礎。

3. 協助 NFT 藝術家設計的運營模式。首先 NFT 交易平台給藝術家作品提供了一個向全世界展示的渠道,目前市場上的 NFT 項目主要都是圍繞社交性、實用性、稀缺性三類屬性進行設計;而針對一些專註於內容創作的藝術家。

Maze 也會針對藝術作品提供整體運營策略或建議。

在社交上:a. 可以進入創作者私人社區,可以與創作者進行零距離訪問權等;b. 持有者可以將 NFT 可以 Maze、telegram、ins 等平台作為自己的頭像;

在實用性上:a. 綁定藝術家周邊衍生品銷售、以及作家原創作品;持有該作家多少張 NFT 即可獲得實物;b. 在交易組合上:與傳統市場不同,針對高價藝術作品,可以將 NFT 碎片化,降低收藏門檻,讓更多的人可以收藏這些作品的一部分,持有者對 NFT 有使用權;c. NFT 可以成為線上畫廊的門票、在個人藏館有入駐權;d. NFT 綁定會員資格,解鎖其他 NFT 功能;e. 在 Maze 未來發展規劃中,NFT 作為參與元宇宙的基礎設施,藝術家可以基於元宇宙的特性打造 NFT,為元宇宙貢獻自己的力量,包含穿戴、裝飾等;

在稀缺上:通過對藝術創作的 NFT 進行等級分層,拉開同系列不同等級間的價格,綁定不同權益。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45078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