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至少6家數字藏品平台獲融資,行業“吸金”屬性不斷顯現

來源:財聯社|區塊鏈日報

記者 董宇佳

2022年國內的數字藏品市場延續了去年的熱度,隨着投資者不斷湧入這個“新興市場”,近期多個數字藏品平台獲得大額融資

4月11日,創立不足一年的數字藝術電商平台唯一藝術宣布獲得A輪數千萬元人民幣融資,融資主體信息暫未披露。

此前,該公司在2021年9月獲得由敦鴻資產旗下浙江創想文化產業基金領投的1000萬元人民幣天使輪融資。

區塊鏈日報記者不完全統計發現,包括唯一藝術在內,今年已有元宇宙藏品館、數盒科技、神秘綠洲、數藏中國、藝火難求等至少6個平台獲融資。

唯一藝術獲國資再度加持

唯一藝術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完成了兩輪千萬級別融資。官方公告表示,唯一藝術通過最新一輪融資繼續增加了國有資本的持股比例。

“這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國資對與數字藏品這一新興領域的嘗試。”中國通信工業協會區塊鏈專委會共同主席於佳寧告訴區塊鏈日報記者。

他表示,國有資本的參與對整個數字藏品領域將起到推動作用,同時,國有資本的參與將在業務合規性上有更為嚴格的要求,也會加快促進整個行業發展更加規範。

“投資是一個雙向選擇的過程。”唯一藝術方面就此向區塊鏈日報回應,“國有資本能提供企業更多的相關合規資質及相關部門的溝通渠道。”

除收穫國有資本的青睞外,唯一藝術於近期取得了國家網信辦區塊鏈信息服務備案。此外還取得了多項現有政策下的合規經營資質,包括《藝術品經營機構備案證明》、《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及ICP備案等。

唯一藝術官網指出,公司正在申請未來可能開展業務的其它資質。值得注意的是,唯一藝術方面向記者透露,公司將在今年Q3前上線自有的區塊鏈系統。

在數字藏品平台不斷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的新興領域,唯一藝術是相比較之下發展迅速、且又兼具熱度的平台之一。

平台自去年9月份正式上線以來,合作的原創藝術家和IP資源不斷,包括“貓先動的手”原創動畫、瘋狂的食客、蘇小妹、魯道夫等等,不過公司方面未給到記者確切的數據。

此外,與阿里鯨探、騰訊幻核等互聯網公司推出的數字藏品平台不同的是,消費者能夠在唯一藝術平台內進行二次交易。

唯一藝術官網上分有“版權品”和“衍生品”兩個市場類型,各類數字藏品的價格從個位數到上萬不等。

記者就定價問題詢問唯一藝術方面,公司回應指出,平台的數字藝術品定價“由市場供需決定”,由IP方根據自己的用戶數量、購買力、藏品數量等多方因素制定發售方案,“平台本身並不參與定價”。

至少6個平台獲融資 行業競爭加劇

據中國科學網《2021年中國數字藏品(NFT)市場分析總結》,我國的數字藏品在2021年已是一個市值約1.5萬億的新興市場。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數字藏品的發行平台多達38家,各數字藏品發售平台發售物品數量約456萬個,總發行量市值約1.5億。

而陀螺研究院發布的《數字藏品發展應用報告》顯示,目前我國已有數字藏品企業超過200家。

今年一季度國內數字藏品企業的融資數量已與去年基本相當。

集NFT發行、展示、收益、分享等功能於一體的“元宇宙藏品館”在1月16日上線當日宣布,完成天使輪千萬元人民幣融資。此外,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包括數盒科技、神秘綠洲、數藏中國、藝火難求等平台都完成了百萬級別的天使輪融資。

據零壹財經發布的《全球NFT投融資報告(2021)》,截至2021年10月,2021年國內發生了7起NFT相關投融資事件,其中NFT交易平台84club獲得200萬天使輪融資。

此前市面上數字藏品平台的應用類型多為公眾號和微信小程序,但近段時間騰訊則對大批相關平台做了封禁處理。

在2022年數字藏品企業融資與市場活躍度均呈增加態勢的背景下,於佳寧認為數字藏品平台火熱發展與行業嚴格監管並不矛盾,“甚至說只有嚴格監管,才能更好的促進數字藏品行業健康發展”。

另一方面,平台數量的增長也映襯着行業的火熱,也意味着未來數字藏品平台的競爭將愈發激烈。

當前,市面上的數字藏品平台是以區塊鏈技術作為底層基礎,且大多由平台方邀請藝術家或者擁有IP的機構相關機構進行創作。

“對於數字藏品平台而言,底層技術、平台流量與交易額、行業專業度、與發布方的利益分配等等都是保持其競爭優勢的重要因素。”於佳寧指出。

他補充道,平台流量與交易額則依託於數字藏品平台在市場中的影響力,因而騰訊、阿里、京東等互聯網佔據了先發優勢。此外,平台與創作者的分成比例也影響着發布方和內容創作者的收益,越好的分成機制將吸引越多的用戶進入。

本文鏈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43974

轉載請註明文章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