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神秘買家 寶能系面臨“醬油平台”失控風險

訪問原網址

處於債務漩渦的寶能,旗下數個上市平台都面臨著被動減持的不利局面。比如,坐擁“廚邦醬油”的中炬高新,最新一場司法拍賣直接左右着大股東是否發生變更。 

12月14日,阿里拍賣平台披露,鉅盛華間接全資子公司中山潤田投資有限公司(下稱中山潤田)持有的中炬高新股票1200萬股正式開拍,起拍價3.53億元。 

最終,競買號為E7914的深圳訊方商業管理有限公司(下稱訊方商管),以最高價4.62億元勝出。 

這場拍賣備受關注,皆因拍賣標的相當於中炬高新總股本約1.53%,寶能系若失去該等股份,持股將降至13.46%,正式低於二股東火炬集團及一致行動人的持股(13.96%)。 

中炬高新也提及,本次拍賣結果可能導致公司的第一大股東發生變化。 

而熱心投資者迅速發現,競得上述關鍵1200萬股的是一家僅成立6天的新公司,背景存疑。 

這種情況同樣曾發生在寶能系另一個上市平台身上,當時韶能股份首次進行股份拍賣被神秘公司競得後悔拍,第二次的競得人則被傳是姚振華胞弟姚建輝的“馬甲”。 

虛實之間,寶能系能否保住中炬高新暫成謎題。 

參拍猜想

據阿里拍賣平台披露,今年3月23日,中山潤田所持中炬高新796.64萬股、334.45萬股分別被司法拍賣,最終因“達成協議,以物抵債”才避過一劫。

最新的拍賣發生於12月14日,中山潤田由於與浦發銀行深圳分行借款合同糾紛一案,被深圳福田法院拍賣其所持中炬高新1200萬股,起拍價3.53億元,相當於12月13日前二十個交易日的收盤價乘以股份數再乘以80%,保證金3100萬元,增價幅度150萬元及其倍數。

該場拍賣共計吸引9名競買人以及2.6萬次圍觀,最終經過40次延時,訊方商管通過競買號E7914於早上10點20分以最高價4.62億元勝出。

上述成交價摺合每股38.51元,較中炬高新最新行情仍有折價。截至12月14日收盤,該公司錄得漲幅1.25%,每股報40.44元。

企查查數據顯示,訊方商管成立於12月8日,法定代表人為李鵬,註冊資本100萬元,註冊地址為深圳市福田區福田街道福安社區民田路178號華融大廈3104D2,與另一家“馬甲”公司深圳泓日智能家居有限公司疑似同一地址,且法人李鵬並無其他任職公司,背景神秘。

對於寶能系控制的上市公司而言,類似這種“神秘公司”透過參與司法拍賣競奪標的股份的情況並不鮮見,今年韶能股份接連兩次拍賣便是可供參考的案例。

今年6月17日,鉅盛華子公司華利通所持韶能股份1.42億股(佔總股本13.11%)被司法拍賣,被剛成立半年的深圳方富實業有限公司以13.05億元競得;此後競得人悔拍,導致標的部分於8月25日重新拍賣,又被成立一個月的深圳智茂商業管理有限公司以10.01億元競得。

至11月,深圳智茂正式持有韶能股份13.11%。韶能股份僅披露,大股東由廖南鋼、黃莉傑實際控制,並未披露與鉅盛華存在關聯。但媒體報道稱,深圳智茂實際上是姚建輝的“馬甲”。

實際上,司法拍賣只要求競買人具備完全民事行為能力,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均可參與,並允許與標的物有利害關係的當事人參加競拍。因而從程序的角度,一部分投資者並不願意放棄中炬高新的股份競拍者是韶能股份“翻版”的聯想。

一方面,透過“馬甲”參拍后選擇悔拍,以損失保證金的代價便可換取拍賣的實益延期。

中炬高新股份拍賣的競買須知文件顯示,拍賣成交后,拍賣餘款(約4.31億元)須在12月21日前一次性繳入法院指定賬戶。買受人悔拍的,交納的保證金(3100萬元)不予退還。

保證金將依次用於支付拍賣產生的費用損失、彌補重新拍賣價款低於原拍賣價款的差價、沖抵本案被執行人的債務以及與拍賣財產相關的被執行人的債務。若保證金不能彌補重新拍賣價款低於原價拍賣款的差價,買受人需補交。

另一方面,若是寶能系關聯公司競得標的股份,意味着它並未因司法拍賣而被動減持中炬高新,暫時得以維持第一大股東身份。截至11月22日,中山潤田持有中炬高新約14.99%股份,稍高於二股東火炬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13.96%)。

而即便真透過關聯公司競拍標的股份,寶能系所能獲得的僅是片刻喘氣之機。

據觀點新媒體了解,南昌市中級法院將於12月26日-12月27日在阿里拍賣平台司法拍賣中山潤田所持中炬高新1000萬股,佔後者總股本1.273%。

失去中炬高新的風險,遠未消除。

股權爭奪

在寶能提出的“製造寶能、科技寶能、民生寶能”戰略中,高端製造被視作支柱,它過往斥資獲得的上市平台南玻A、韶能股份、中炬高新等都被列入製造業矩陣之中,重視程度可見一番。

其中,中炬高新備受市場關注,與其身上“醬油巨頭”標籤不無關係。

作為調味品公司,中炬高新最為人所知的產品是廚邦醬油,相關產品銷量僅次於海天味業。

中炬高新年報數據顯示,2021年該公司調味品生產量為66.80萬噸,銷售量66.69萬噸,產銷量分別同比減少4.2%、4.23%;去年全年及今年上半年,公司總營收分別為46.43億元、26.52億元,歸母凈利潤7.84億元、3.13億元,美味鮮公司(調味品)是絕對的貢獻主力。

近兩年的債務風險積壓,使得寶能逐漸面臨對旗下上市公司“失控”的局面。

中炬高新曾披露,截至去年9月底,寶能集團有息負債合計1927億元,對外擔保餘額308億元;其中時間較為緊迫的流動性缺口資金約為200億元,包括理財產品兌付合計83.49億元,工程款等需要支付26億元,部分經營款項及到期本息約85億元。

僅中山潤田,截至今年3月24日,該公司便因涉及共計19.44億元借款擔保或直接借款事項,被法院凍結其所持中炬高新5936萬股、南玻A約6765萬股。同時,該公司所負數額較大的到期未清償債務共計4筆,涉及總額33.04億元。

在無法提供償債資金的情況下,中山潤田只能接受所持股份被動減持的結果。

去年底,中山潤田持有中炬高新的股份減少553萬股,但仍憑藉24.23%持股比例位居第一大股東;至今年11月24日,中山潤田被動減持中炬高新4157.28萬股后,持股比例已降至14.99%。

其他資本敏銳地感知到了寶能系的力不從心,並乘勢而起。

最明顯的是中炬高新二股東火炬集團發起的增持攻勢,包括6月份通過國泰君安QFII-CC增持0.50%,7月透過鼎暉寰盈增持1.09%,持股提高至12.31%;至10月19日,火炬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持股繼續提至13.96%。

觀點新媒體查詢,火炬集團的實際控制人為中山火炬高技術產業開發區管理委員會。而中山市火炬高技術產業開發區正是中炬高新的註冊地址,在2015年前,火炬集團也一直是中炬高新的第一大股東。

在12月14日經歷所持1200萬股被司法拍賣后,中山潤田明顯上已陷入了失去中炬高新主導權的境地。中炬高新於公告中提及,本次拍賣的股份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1.53%,拍賣結果可能導致公司的第一大股東發生變化。

同樣可能“失控”的還有其他平台:韶能股份經歷司法拍賣,儘管背景成謎的深圳智茂接盤13.11%股份,但第一大股東已變更為韶關市工業資產經營有限公司(14.43%);6月末起,南玻A的董事會之中,前海人壽、鉅盛華亦曾就董事名額發生摩擦;

南寧百貨12月7日披露,寶能系所持18.85%股份已全部質押或司法凍結、標記,其中9.74%股份將被強制執行;作為非上市的核心平台,寶能汽車旗下觀致汽車有限公司位於常熟市的汽車生產線設備遭遇司法拍賣,起價1.23億元,並將於12月16日開拍。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觀點”(ID:guandianweixin),作者:觀點新媒體,36氪經授權發布。

媒體報道

      新浪  36Kr  新浪

事件追蹤

  • 2022-12-15  又見神秘買家 寶能系面臨“醬油平台”失控風險
  • 2022-07-20  寶能系公司或再演控制權之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