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成為戛納電影節官方合作夥伴

訪問原網址

“我從來沒有想到,會在同一個句子中看到 ‘戛納‘和 ‘TikTok ’這兩個詞。”

據Variety 3月15日報道,戛納電影節組委會宣布與TikTok進行官方合作,為TikTok的用戶提供後台、紅毯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影人的獨家採訪內容。不僅如此,TikTok還將舉辦“首屆TikTok短片競賽”,評審團由知名導演擔任主席,將在戛納電影節期間頒發三個相關獎項,戛納總監福茂也將出席頒獎典禮。

TikTok成為戛納電影節官方合作夥伴

此消息一出,立即在電影節引發了軒然大波,更有人發出了“電影已死”的感嘆。要知道2018年時戛納還曾明令禁止明星在紅毯自拍,流媒體平台Netflix 多年努力也未能敲開戛納的大門。如今,戛納卻張開懷抱與TikTok走到了一起,令不少人大跌眼鏡。

在短視頻持續不斷衝擊電影產業的當下,在新一輪影像革命的十足路口,戛納與TikTok的攜手無疑具有標誌性意義。

拒絕Netflix,歡迎TikTok,戛納在搞“區別對待”?

我們不得不承認電影產業與迷影人群有一些過度反應。因為此次合作更多是市場和宣發層面,與戛納的官方展映並沒有直接關係。這意味着觀眾不會在盧米埃爾大廳的銀幕上觀看短視頻,也不意味着TikTok上搞笑視頻能夠問鼎戛納。

TikTok成為戛納電影節官方合作夥伴

戛納之所以另行舉辦“TikTok短片競賽”而不是直接放在短片單元,也是為了在“short film”與“TikTok short film”之間做明確區隔。不僅如此,雖然TikTok已經宣布將短視頻時長增加到10分鐘,但“短片競賽”參賽作品仍然限定在30秒到3分鐘之間。戛納官方如此煞費苦心,正是為了避免類似“豎屏將成為未來電影主流”這樣的解讀。

在Twitter上,得知戛納與TikTok合作消息的網友都在為Netflix“叫屈”,比如“戛納會場上曾經對Netflix的電影一片噓聲,現在又要給TikTok的短片頒獎,太諷刺了”。

這裡提到的是流媒體與傳統電影“拉鋸戰”中的經典一幕。2017年的戛納會場,當電影片頭出現代表Netflix的“N”字幕廠牌logo時,場下噓聲一片,彼時流媒體巨頭身上正背着“殺死電影院”的罪名。然而,Netflix的電影節之路並未因此鎩羽而歸,第二年就有6部影片入圍威尼斯電影節,《羅馬》還拿下了金獅獎並在隨後橫掃頒獎季。

TikTok成為戛納電影節官方合作夥伴

但作為三大電影節之首的戛納,卻始終將Netfix拒之門外,面對流媒體的衝擊,戛納甚至發布了一項規定,稱只有在法國院線放映過的電影才能參加主競賽。2020年,福茂再次重申Netflix影片可以在戛納進行特別展映,但如果想進入主競賽,就必須遵守法國的發行規則。

戛納與Netflix的核心矛盾在於能否與院線影片競逐金棕櫚,而非能否參加展映,戛納的堅持更多來自於法國院線聯盟的毫不妥協。相比之下,TikTok能夠與戛納攀上關係就已經實現了突破,因此,不能用Netflix與TikTok的不同遭遇來指責戛納官方區別對待

為何戛納會向TikTok敞開懷抱?

很多人都難以理解,為何會選擇與TikTok合作,更有人宣稱“那些24小時使用TikTok的人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戛納電影節”。然而如果聯想到近年來奧斯卡收視率年年下滑,年輕人步步遠離的嚴峻現實(2021年奧斯卡頒獎典禮觀看人數首次跌破1000萬,不到七年前的四分之一),就不難理解為何連戛納都要“屈尊”拉攏TikTok。

正如福茂在《我與戛納》一書中所說:“明星制度的某些東西在眼前坍塌,某種單純和魔力在世界性廣義交流的衝擊下消失了,我們被迫揭露、解釋和展示一切。”從禁止明星紅毯自拍,到主動邀請TikTok獨家採訪,戛納的姿態在幾年之內發生了180度轉彎。

當然,戛納頂着外界爭攜手TikTok能否收到預期效果,目前還很難說。正如《紐約時報》旗下Vulture網站刻薄的點評:Z世代不需要通過TikTok的合作來關注戛納,他們只需要Timothée Chalamet穿着另一套Tom Ford的金屬套裝依偎在Tilda Swinton身邊

TikTok成為戛納電影節官方合作夥伴

其實,戛納對於新媒介形式一直都懷抱開放的態度,而非畫地為牢、抱殘守缺。就在觀眾對着Netflix滿場噓聲的2017年,戛納電影節增設了VR展映單元,雖然只有岡薩雷斯·伊納里圖的6分鐘VR短片《肉與沙》亮相,但足以看出它在探索未來電影語言上的嘗試。2019年,戛納成立了以VR為代表的新型沉浸式媒體單元,希望成為行業的孵化器和加速器,推整個VR產業發出更大的聲音

不過,相對於人們對VR媒介潛力日益高漲的信心,短視頻就有些顯得難登大雅之堂了,無論是“3分鐘看完一部電影”還是豎屏主觀視角的拍攝限制,都很難被視為革命性的影像力量,反而是值得警惕的解構和顛覆。畢竟,看慣了短視頻的人沒有耐心去欣賞一部120分鐘的電影,更不用說沉浸於精雕細琢的視聽語言了。

短視頻能摸到藝術的門檻嗎?

然而,作為席捲全球十多億人的新興媒介,短視頻正在快速創造、迭代出全新的視聽語言,雖然目前還很難上升到藝術的高度。

在網絡論壇Reddit上,就有用戶抱怨在傳統電影中,除了動畫之外,“當涉及到講述故事、營造氣氛或推進人物時,運動並沒有得到充分利用。”在法國哲學家德勒茲眼中,運動是電影最為獨特的屬性之一(他的第一本電影研究著作正是以《運動-影像》命名),但卻是被探索得最少的一個屬性

TikTok成為戛納電影節官方合作夥伴

相比之下,TikTok最令人興奮的,正是在限制之下用戶專註於事物的運動方式,絕妙程度通常只能在動畫片中看到。這種對於運動方式的探索,與作為攝影機的手機微型化、輕量化密不可分,也離不開時長的嚴格限制及吸引觀眾注意力的需要。將短視頻與動畫相提並論,也說明TikTok不愧是成年人手中的棒棒糖

不過,這位用戶卻不認為短視頻會為電影帶來新的可能性,頂多能啟發一些拍MV的靈感,畢竟“抽象”的運動本身並沒有什麼意義。

除了少數用戶的零星討論之外,關於短視頻對於電影未來的意義還遠遠未被充分挖掘。因此,不妨將戛納與TikTok的合作視為新舊兩種媒介彼此靠近的嘗試。雖然在可以想見的未來,電影與短視頻仍將維持涇渭分明的狀態,但是短片與短視頻之間的界限卻可能很快鬆動。

對於知名導演坐鎮的”TikTok 短片競賽”文娛價值官也滿懷期待,希望看到入得了電影從業者“法眼”的短視頻是什麼樣的,被戛納認證過的短視頻是否有望摸到藝術王國的門檻。

至於那些因為TikTok就高呼“電影已死”的人,只能說太小看有百年歷史的電影的生命力了。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文娛價值官”(ID:wenyujiazhiguan),作者:張遠,編輯:美圻,36氪經授權發布。

媒體報道

      品玩  36Kr

相關事件

  • TikTok成為戛納電影節官方合作夥伴  2022-03-16
  • Netflix:當前不會收購電影院線,未來或與迪士尼展開競爭  2020-09-11
  • Netflix收購好萊塢埃及劇院,開拓實體影院市場  2020-05-30
  • 傳Netflix商討收購實體電影院:價格或達數千萬美元  2019-04-11
  • Netflix宣布三部原創電影先在影院首映,之後再推網絡平台  2018-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