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風險的Apple Silicon芯片戰略曾在多個方面對蘋果公司構成挑戰

蘋果公司從英特爾過渡到Apple
Silicon公司是一場艱難的賭博,這包括關於自行設計組件的內部辯論,以及COVID-19大流行時開始推廣的時機。蘋果公司的Mac和MacBook系列的復蘇主要歸功於其M1芯片系列的創建和實施,其Apple
Silicon組件能夠超越其競爭對手。

高風險的Apple Silicon芯片戰略曾在多個方面對蘋果公司構成挑戰

在對蘋果公司硬件技術高級副總裁Johny Srouji的介紹中,更多的是對創建Apple Silicon背後的設計思想進行了說明。

蘋果公司建立了一個包括數千名工程師在內的團隊,為該公司的iPhone和iPad的芯片工作。受限於電池工作的限制,該團隊的設計也能夠與硬件深度整合,完成設計師希望其系列產品能夠完成的任務。

然而,據《華爾街日報》報道,2017年發生了一個爆發點,當科技博客與高管交談時,蘋果為其Pro產品線的Mac的一身缺點道歉。在通過使用英特爾芯片被持續投訴性能低下后,蘋果公司加緊努力,從已經合作了十餘年的芯片製造商那裡開始設法轉移。

Srouji證實,這一變化在蘋果內部引起了爭論,因為計算機生產商不傾向於在內部設計如此重要的部件。此舉被認為是有風險的,部分原因是該團隊必須設計一個從最便宜的Mac mini到最昂貴的Mac Pro都能使用的芯片架構。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如果我們這樣做,我們能不能提供更好的產品?”斯魯吉談到這場辯論時說。”這是頭號問題。這不是關於芯片的問題,畢竟蘋果不是一家芯片公司。”

然後,該團隊必須解決它是否能夠交付芯片的問題,同時增加其人數以應對其他項目和技術變化。”我不會做一次就收工,”Srouji補充說。”它是年復一年的。這是一項巨大的努力”。

這個過程促使蘋果公司將其芯片戰略擴展到Mac,完成了一個可擴展的架構。一位前工程師告訴該報告,Srouji的團隊突然成為產品開發的中心點,隨着時間的推移,Srouji的影響力越來越大。

COVID-19成為Apple Silicon公司發展的一個潛在問題,遠程工作任務影響了生產開始前的芯片驗證。與通常讓工程師在工廠里通過顯微鏡查看芯片的過程不同,Srouji幫助實施了一個過程,用相機進行遠程檢查。

快速部署是必要的,以避免生產的延誤,但由於Srouji團隊的規模和分佈,部署速度很快。該團隊分佈在世界各地,他們非常熟悉通過視頻電話跨時區工作。

“我在生活中學到的東西。你要想清楚所有你能控制的事情,然後你必須要有足夠的靈活性和適應性,並在事情不按計劃進行的時候有足夠的能力去駕馭,”Srouji在採訪中說。”例如,COVID就是一個例子。”

蘋果公司目前正準備在6月舉行WWDC活動,這次活動可能會看到該公司推出其下一代Apple Silicon戰略。有傳言稱,蘋果正致力於在2022年晚些時候的更新版MacBook Air和MacBook Pro中引入M2芯片,蘋果可能會在開發者大會上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