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仔牛奶拖旺旺後腿

訪問原網址

自從廣告片中的李子明當上青年教師后,再也沒見他喝過旺仔牛奶。

這種以奶粉為主要原材料的復原乳產品,早已失去了當年的風光。在重回巔峰路上,中國旺旺只能使出渾身解數換包裝、搞營銷。它和很多企業一樣,也遇到了自己的中年之惑。

拖後腿

2022年財年上半年,中國旺旺的米果類、休閑食品類收入雙雙獲得小幅增長,唯獨乳品及飲料業務拖了公司後腿。

當期,公司收入實現108.33億元,歸母凈利潤15.96億元,同比分別下降4.83%和23.64%。在公司收入中佔半壁江山的乳品及飲料業務,今年上半年表現拉胯,僅實現收入56.93億元,同比下降13.2%。

這主要是因為旺仔牛奶的表現不盡人意。在2020財年、2021財年,旺仔牛奶收入增速在兩位數以上,今年上半財年,收入同比下降13.9%,且毛利率較上年同期下降4.1個百分點至45.3%。公司稱,主要是受全脂奶粉、鐵皮、紙等價格上揚的影響。

旺仔牛奶走上下坡路,外因是疫情,內因則是產品本身。

據歐睿數據,中國風味牛奶市場規模從2014年的千億級降至2020年的600億元左右,市場上可選替代品越來越多、消費者健康意識加強,這罐旺仔,可能真的會成為80后90后的童年回憶。

旺仔牛奶拖旺旺後腿

1996年,中國旺旺利用日本復原乳技術,在中國大陸市場推出旺仔牛奶,其乳品飲料屬性,與同一時期娃哈哈的AD鈣奶、李子園的甜牛奶等產品類似。

旺仔之所以能早期火遍南北,主要是抓住早期中國大陸市場優質液態奶稀缺的真空期,以及對消費者對牛奶產品的模糊認知。

業績擔當

中國旺旺前身是台灣宜蘭食品,1992年在湖南長沙投資設廠,將在台灣市場賣瘋了的米果產品帶到大陸市場,4年後推出旺仔牛奶,逐漸形成米果、休閑食品、乳品及飲料三大業務板塊。

30年裡,公司能讓大陸市場膾炙人口的產品,除了旺旺雪餅、仙貝,旺仔牛奶更是一個神一般的存在。很多人和廣告片里的李子明一樣,從兒童喝到青年。

旺仔牛奶陪伴了一代人,也成為這家台企響噹噹的收入主力。公司通過近萬家經銷商、百萬個銷售終端,完成從一線城市到鄉鎮的滲透。

鼎盛時期,旺仔牛奶和AD鈣奶、六個核桃等一同出現在市場最末端的鄉鎮市場,成為節假日的主要伴手禮。

據公開數據,2006財年至2021財年,公司乳品及飲料業務收入規模,從21.6億元增至128.74億元,可見市場對旺仔牛奶的寵愛。

近幾年全脂奶粉價格波動較小,公司乳品及飲料業務毛利率持續增長,2017財年至2021財年,分別為45.4%、47.1%、49%、49.6%和49.4%,對公司業績貢獻可窺一斑。

同期,旺仔牛奶在公司收入結構中比重越來越大,從2017財年的47.5%增至2021財年的52.66%。

旺仔牛奶收入回到兩位數增長也就是最近兩年,2020財年、2021財年分別實現收入約99.10億元、115.86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1.3%和18.4%。

旺仔牛奶拖旺旺後腿

難旺下去?

旺仔牛奶步入中年,早已危機四伏。

2014年之後,國內常溫奶、低溫奶產品大量推出,消費者有了更廣泛的選擇,以生牛乳為原材料的牛奶產品,成為消費主流。喝慣鮮牛奶的消費者,對旺仔等復原乳逐漸有了深刻的認知。

旺仔牛奶也嘗到了苦頭,2013年實現收入約112億元后,隨即墜進下滑通道,在7年時間裡,收入始終徘徊在百億規模之內。

旺仔牛奶至今沒有更有效的應對之策,除了新瓶裝舊奶,在口味和包裝上玩花樣。

比如,現在可以喝到巧克力味、堅果味以及1升裝、特濃版的旺仔牛奶;在渠道上,除了傳統渠道的賣場,便利店、自動售貨機甚至餐飲渠道,很容易伸手就能喝到它。

旺仔牛奶包裝變身和對渠道加速滲透,無疑是想延緩復原乳與市場需求脫軌的時間。

除了市場因素,乳業領域政策強監管時代來臨,也讓旺仔牛奶頻受打擊。

2005年之前,復原乳產品還能行走在模糊地帶。2005年10月起,復原乳生產企業必須在產品包裝上醒目的註明“復原乳”,混亂的乳製品市場得到一定程度的肅清。

2015年,國內復原乳標識政策正式實施,市場上一些採用奶粉還原製作的酸奶、牛奶等產品被迫整改,行業規範進入一個新階段,乳製品行業逐漸形成清晰的兩大產品類型,即以生牛乳為主要原材料的低溫奶、常溫奶,以奶粉為主要原材料的復原乳產品。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斑馬消費”(ID:banmaxiaofei),作者:陳曉京,36氪經授權發布。

媒體報道

      新浪  新浪  界面  騰訊科技  新浪  36Kr

相關事件

  • 旺仔牛奶拖旺旺後腿  2022-11-30
  • 旺旺零食計劃漲價,官方回應稱因原材料成本上漲  2021-12-10
  • 中國旺旺2020財年營收凈利兩位數增長,股價反跌3.37%  2021-06-24
  • 中國旺旺2019財年營收下滑3%  2020-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