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丨「酷哇機器人」完成D1輪融資,亞投資本領投

訪問原網址

繼2021年完成C輪融資之後,專註於L4級別自動駕駛解決方案的酷哇機器人又宣布完成D1輪融資,領投方為亞投資本。

據悉,雖然2022年上半年疫情頻發,不確定因素增多,但酷哇新增自動駕駛城市服務訂單已經超過5億元,今年訂單總額預計將突破10億元,而規模化的商業落地能力也是酷哇獲得資本市場持續青睞的主要原因。

除此之外,酷哇除了在自動駕駛環衛領域繼續深耕,也加快了在物流領域的落地速度,其自動駕駛城配車正在快遞快運、製造業轉運環節進行閉環測試,商業化進程正在不斷加快。

圖片

搭載酷哇CowaPilot的自動駕駛城配物流車

拋開自動駕駛行業本身的投融資熱度,在亞投資本創始合伙人、CEO劉二飛看來,商業競爭中能檢驗企業產品以及技術的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標準就是持續盈利能力,持續盈利能力背後代表的是公司綜合競爭力的體現,技術、產品、銷售、運營缺一不可,綜合實力也是證明商業價值可複製的通路。

酷哇強調商業+技術兩條腿走路

創立之初,酷哇就強調商業+技術兩條腿走路,技術要做全棧式解決方案,要面向城市開放道路的動態場景,並針對不同場景制定了商業化路徑。

早在2016-2017年,酷哇廣泛考察了各類自動駕駛商業化落地場景,包括室內場景(送餐機器人)、封閉場景(港口、機場、礦區等)、高速半封閉場景(幹線物流)、城市開放道路場景,根據數據和技術能否遷移、場景是否具備擴展性,最終酷哇將發展方向收斂在城市場景中市政環衛、城配物流和城市出行三個細分領域,並階段性推進商業化。

此後,聚焦市政環衛、城配物流和城市出行就一直是酷哇的發展戰略,只是需要在不同的時間,根據技術成熟度、行業認可度做出戰略決策,並在行業最有可能快速規模化的時候去發力。

現如今,在短短五年內,酷哇已經成為智慧環衛的引領者:已經在十餘個城市落地超過20個項目,特別是今年雖然因疫情影響較大,公司依然取得半年內超5億元的新增項目簽約,截至2022年4月,酷哇已經全國超過10個重要地市提供智慧環衛和城配物流服務。

在這些實踐的背後,酷哇也總結出了“一橫一縱”的商業化方法論,具體而言就是:橫向的技術能力,做全棧式解決方案,縱向的行業深度,要做透落地場景的底層需求。

橫向的層面,其自動駕駛基礎設施以及平台型技術可橫跨三大應用領域(市政環衛、城配物流、智慧出行),同時,酷哇也和奇瑞、北汽、陝汽主機廠達成戰略合作,其中,和奇瑞、北汽在線控汽車底盤、自動駕駛關鍵感知器件,自動駕駛算法等領域深入合作,和開瑞(奇瑞商用車品牌)基於大象、海豚車型,共同開發自動駕駛城配物流車,和陝汽合作開發4.5-25噸全系列自動駕駛駕駛商用車,主要用於城市主幹道環衛場景;獲得主機廠的認可后,酷哇商業化進程明顯加速。

圖片

酷哇與奇瑞、陝汽商用車達成戰略合作

縱向層面,酷哇定位為城市服務運營商,最重要的就是,紮根行業,做好城市服務。城市服務的特點為全流程、全體系的參與,而僅僅依靠目前自動駕駛車輛「一車、一人、一路、一平台」的「擺拍模式」無法形成真正的服務履約,也就無法複製。

比如,酷哇自2019年起商業化落地至今,營運規模增長累計超過20倍;在這個趨勢下,酷哇遍布全國的自動駕駛車隊產生的海量數據帶來的是對酷哇數據閉環處理能力的考驗。

2020年,酷哇已經在長沙設立酷哇人工智能及大數據產業技術研究院,從事智能網聯大數據和高精地圖製作。2022年3月,酷哇自動駕駛超算中心在上海嘉定正式啟動,為酷哇高效的自動駕駛數據閉環系統提供了高水平算力平台。

隨着商業-數據-算法閉環的建立,酷哇算法升級迭代也在加速,近兩年來,酷哇自動駕駛的車輛幾乎每周至少完成一次算法小迭代,每1-2個月完成一次系統大升級。

圖片

依託於規模化的自動駕駛車隊,酷哇構建了高效的數據循環系統

拋開自動駕駛技術本身,酷哇也在思考,環衛場景到底需要什麼樣的產品來契合現有的需求以及解決痛點。未來其希望不僅可以在自動駕駛算法上保持高強度研發工作,也會加大對環衛場景的產品的定製化開發工作,包括今年下半年公司還有多款自動駕駛新產品的發布。

自動駕駛下半場開啟,商業化成為關鍵詞

其實,自2021年以來,在各大媒體新聞中,自動駕駛商業化元年、自動駕駛下半場等概念不絕於耳,其中不斷強調的一個關鍵詞就是“商業化”。

這是因為,業界人士已經達成共識:經過多年培育,自動駕駛產品即將走出實驗室,摘掉示範運營的帽子,接受市場的檢驗。

反應到資本市場端,對自動駕駛公司的商業價值也有一個全新的看法,過去幾年,通過快速融資燒錢並獲取市場的打法已經無法延續,很多通過補貼、燒錢形成的不可持續的商業模式、知名企業已經跌下神壇。

比如,2013年,谷歌決定直接跳過L2/L3階段,直接開發L4級別自動駕駛技術,可以說影響了整個行業走向。但直到現在,Waymo的商業化路徑依然不清晰,估值也因此下降很多。

再加之當下中美科技競爭的外部環境發生變化,和新一輪疫情的疊加影響,資本市場對自動駕駛賽道投資邏輯也已悄然發生改變,從扎堆搶投變得更加理性,以技術實力論斷公司價值的理念逐漸弱化,更多投資人表態將更看重企業持續經營能力。在此背景下,頭部自動駕駛企業在加速商業化方面也是動作不斷。

這其中,百度Apollo以平台方式支持重卡、無人小巴和末端無人配送小車;文遠知行陸續布局無人小巴、同城貨運、無人環衛車,參與如祺出行戰略融資;小馬智行發布了自動駕駛重卡,並與招商局成立合資公司,等等,無一不是在拓寬自己的商業邊界。

由此我們也可以看出,在影響自動駕駛落地的技術、場景、時機三個主要因素中,場景的選擇,也在某種程度上成了決定自動駕駛商業化落地的首個因素。

一方面,場景決定了技術應用成熟度,場景越複雜,corner case越多,技術應用成熟度越低,商業化就越困難;另一方面,歸根到底還是要解決,為什麼要用自動駕駛,以及自動駕駛解決了什麼需求的根本問題。這兩者,前者決定了能否商業化,後者決定了能否規模化。

這樣一來,有了成熟的技術、能夠針對性解決行業中的痛點問題,而且價格不貴,服務還好、也沒有法律和輿論風險,想要規模化落地,自然水到渠成。

圖片

酷哇規模化的L4級別自動駕駛車隊

但這其中,值得拿出來探討的是,目前很多場景的商業化,還是淺層次的商業,難以擺脫示範運營的帽子,比如Robotaxi,的確政策上可以允許收費了,甚至也可以拿掉安全測試員,這是行業非常了不起的一步,也是技術實力體現的一步。但Robotaxi作為To C產品,一定是需要全國性車隊網絡的布局,而僅僅依靠“一城十路”的模式依然無法顛覆現有網約車格局。

也因此,何弢告訴投中網,自動駕駛在其他垂直場景的商業化進度明顯要更快,像機場、港口、礦區的商業化、ODD程度都很高,從自動駕駛技術落地上來分析相對容易實現,只不過在這類特殊場景,產品的深度定製化是落地的關鍵。

酷哇所在的環衛場景,無論是技術成熟度、場景實用性、還是當前的商用規模,自動駕駛產品的滲透都已經進入了深水區,也吸引來了包括文遠知行、仙途、希迪智駕等一批企業加快在環衛場景的布局。

酷哇作為行業領跑者,也一直在身體力行,讓市場相信,自動駕駛+環衛是可行的,自動駕駛環衛方案無論從安全性、經濟性以及數字化程度上與傳統相比都有較大提高空間,而“自動駕駛”+“智能網聯”是核心價值,穿透體現就是客戶持續的付費意願。

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對於自動駕駛企業而言,對於行業的認知非常關鍵,一旦確定公司的戰略發展路徑,需要什麼樣的技術、產品、團隊甚至不同階段投資人的錢都可以去論證,而短期內資本的湧入、估值暴漲,最終還是要以公司本身發展來打底的。

也希望環衛這個垂直的場景可以給自動駕駛企業帶來深度發展的啟示。(文/張麗娟,來源/投中網)

媒體報道

      投中網  搜狐  搜狐  搜狐  創業邦

相關事件

  • 融資丨「酷哇機器人」完成D1輪融資,亞投資本領投  2022-06-23
  • 奇瑞新能源與酷哇機器人簽訂戰略合作協議  2021-10-24
  • 自動駕駛公司酷哇機器人完成2.5億美元C輪融資  2021-09-29
  • 探訪神秘倉庫:記 Waymo 自動駕駛車隊繁忙的一天  2018-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