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深陷“道歉羅生門”

訪問原網址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雷達財經,作者|張凱旌,編輯|深海

一封特斯拉車主的道歉信,再次將輿論的視線引回了屢屢被吐槽“剎車失靈”的特斯拉身上。

5月9日,特斯拉溫州車主陳某突然在社交平台上發布一封道歉信,為自己“把油門錯踩成剎車”的行為致歉,並將自己事故后在抖音、微博、電視台採訪中所表達的“特斯拉自動加速剎車失靈”、“珍愛生命遠離特斯拉”等內容歸結為自己在心有不甘情況下所捏造的不實言論。

這一“反轉”,令不少特斯拉維權車主感到猝不及防。時至今日很多人還對陳某在2020年8月在溫州某小區停車場駕駛特斯拉發生的事故記憶猶新,這是公開報道的所有特斯拉事故中,受損最嚴重的車主之一。其經歷了7個多小時的搶救才保住性命,並被鑒定為9級傷殘,至今其腹部至胸部下方還留有數十厘米長的手術傷疤。

值得一提的是,陳某在道歉信中還特別點名了三位曾經幫助過自己的其他維權車主,分別是上海車主封先生、河南車主張女士以及天津車主韓先生。但三人在看過信后均表示,其中描述的信息存在諸多漏洞,韓先生甚至還掛出了自己與陳某的聊天記錄,稱信是特斯拉自己寫的。

時隔4天,陳某的道歉已經從微博上消失。但特斯拉與維權車主們的博弈,還遠沒有結束。

糾結的溫州車主

特斯拉維權圈對特斯拉溫州車主陳某並不陌生。2020年8月,其駕駛着5個月前剛買的特斯拉Model 3行駛在回家路上,距離停車場100米左右時,Model 3突然加速,不受控制地向前衝去,一度導致10餘輛汽車受損。

經調查,事發時車輛撞擊時速高達120km/h,陳某既非酒駕也非毒駕。“我有十幾年的駕齡,這是我的第三輛車,汽車失控后前方還有行人,我第一時間踩了剎車,但剎車竟然失靈了。”此前陳某在接受採訪時稱。

而特斯拉則堅稱,陳某是踩在了油門上。2021年6月,特斯拉還以陳某在社交網絡發布的內容對特斯拉品牌和車輛存在惡意詆毀為由,將陳某告上法庭,並索要50萬元賠償金。

事實上,2021年10月,該事件已經發生了“反轉”。彼時,特斯拉起訴陳某名譽糾紛案一審判決結果被公開,根據溫州市汽車工程學會下屬司法鑒定機構的檢測調查結果,陳某在2020年8月12日系油門踏板當成剎車踏板,並因此被溫州市鹿城區人民法院判決支付5萬元賠償款、在抖音平台其使用的賬戶上向特斯拉賠禮道歉,持續不少於90日。

但整個事件的過程,卻並不像判決書中揭示的那樣簡單。據報道,一審時為陳某辯護的任律師曾透露,原本在庭審期間,陳某一方處於有利位置。

據任律師介紹,特斯拉一方拿出的主要證據是溫州鑒定機構出具的鑒定報告,但報告上的鑒定意見結論是“剎車不工作”,並沒有說不工作的原因是人為操作不當還是車輛問題。“他們無法證明陳某有誤操作的行為。”

改變評審天平的,是陳某於事故發生后在溫州交通管理一大隊錄的詢問筆錄。該筆錄共錄了四次,前三次陳某都表示是剎車失靈所致,但第四次卻改口了。

陳某稱,如果不承認責任,交通大隊就無法出具責任事故鑒定書,保險公司也無法賠償整個事故損失。此事故涉及10餘輛車,賠償超40萬元,改口是為賠償其他車主,不得已而為之。

一審后,陳某還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採訪時表示,對判決結果不滿意,“因為這不是事實,我會堅決上訴”。其還向記者強調:“我自始至終說的都是真話,我的事故確實是因為剎車失靈造成的。”

據了解,截至一審結果被曝出時,陳某仍一直在家休養,每個月還要支付4000-5000元的護理費,家裡在斷了收入來源的情況下,只能靠賣房子的錢來維持生計。

但顯然,二審陳某仍未扭轉乾坤。

值得注意的是,對於陳某在事故判賠中面臨的糾結情況,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彬認為,車主勝訴並不必然導致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

“首先,在車主勝訴的情況下,可以向車輛的生產者或銷售者索賠以尋求救濟,如果涉及第三人侵權還可以向第三人索賠。”

“其次,在車主勝訴的情況下需要判斷車主遭受的是財產損害還是人身損害,如果是財產損失,因財產保險損失適用的是補償理賠原則,車主作為被保險人可以向保險人或車輛的生產者、銷售者索賠,但不能同時主張賠償。但如果車主遭受的是人身損失,根據《保險法》第四十六條的規定,車主可以同時向產品生產者、銷售者以及保險人主張賠償損失,保險人不能以第三人已經向被保險人、受益人賠償為由拒絕理賠。”

這意味着,如果陳某未改口,結局有發生改變的可能性。但這種情況只存在於理想中。

誰寫的道歉信?

類似的“受迫性”行為也發生在此次的道歉信事件中。雖然陳某在信中稱自己“明知把油門當作剎車踩了,但心有不甘”、“很多人受到我言論的誤導,以為特斯拉真的存在意外自動加速”、“誠心向特斯拉公司道歉”、“希望大家能夠以我為戒”……但據特斯拉維權車主,在信中被點名的韓先生曬出的與陳某的聊天截圖,陳某承認信是特斯拉寫的。

“我已經被法院執行了,不這樣簽字,我連家都回不了了。只能說遇到這樣的事情,我已經走投無路了。再怎麼堅持都抵不過法院的判決書,為了這個事情差不多家破人亡了。”韓先生展示的聊天記錄中,陳某表示。

另據鳳凰網汽車報道,其拿到的一份錄音表明,陳某曾被告知:如不按特斯拉起草的道歉信發布,將會被拘留並處以2萬元罰款。

對此,特斯拉方面的回應是:“道歉稿內容的討論都在法官的見證下形成,最終是陳先生自己確認所有內容並自願、自行發布的。道歉信所有內容都經得起推敲,都符合客觀實際情況,內容真實、程序正當、車主自願。”

如今,這封道歉信已被陳某刪除,其微博的最新動態也已經回到了事故前的2019年12月。

有網友質疑,根據一審90天的道歉期限,陳某發布的時間是否過於短暫,不符合規定?

劉彬表示,已經生效的法院判決具有公信力,並對雙方當事人產生約束力以及強制執行力。因此,侵權人具有全面履行生效判決的義務。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四條以及第二百六十條的規定,被侵權人如果不履行或者遲延履行判決,可能需要支付遲延履行金,還可能面臨罰款或者拘留等更為嚴重的後果。

不過,特斯拉則稱:“道歉信發布以後,消除特斯拉負面影響的效果達到了。強制執行的條款中並沒有明確要求具體的發布期限。”

道歉信的連鎖反應

“這更像公關文,得到輿論反響才是出發點。”韓先生向雷達財經表示,自己第一次見到道歉信牽連案外人的情況,“道歉信難道不是只針對原被告雙方嗎?”

雷達財經注意到,道歉信的最後一段特別提到了聯繫陳某的三位車主。其中封先生“給我介紹了某平台,平台給我安排了律師”;韓先生“也有聯繫我”;張女士“邀請我與其他車主一起寫聯名書集體訴訟,但被我拒絕了”。緊接着,陳某在信中稱“希望廣大網友能夠擦亮眼睛、實事求是,不要被自己的私心和他人的蠱惑而蒙蔽了雙眼”。

韓先生、張女士、封先生都是特斯拉車主,也因特斯拉維權事件為人所知。

韓先生是少數在與特斯拉的訴訟案中勝出的車主之一。2019年5月,其在特斯拉官網中購買了一輛官方認證的二手Model S,不到三個月,韓潮在駕駛過程中就遭遇了剎車、電門完全癱瘓的狀況,后經鑒定該車屬於事故車。韓潮以此為由向特斯拉提出退換遭到拒絕,遂將特斯拉告上法庭。

經歷一番波折后,2020年12月韓先生一審勝訴,法院認定特斯拉構成欺詐,應對韓先生退一賠三,共計退賠151.88萬元;特斯拉不服再次上訴,2021年9月二審維持原判。整個過程耗時755天。

然而還沒等拿到賠款,韓先生就收到了特斯拉的起訴狀,理由是侵害公司名譽權,並因此向韓先生索賠500萬元及維權支出5萬元。

張女士則是2021年4月在上海車展中站上特斯拉車頂進行維權的女車主。2021年2月,張女士父親駕駛Model 3在安陽341國道南段村段發生事故。事後,張女士與特斯拉就事故發生時間節點、降速數據、剎車是否起作用等產生分歧,至今雙方仍未達成一致。

目前的情況是,張女士已向特斯拉及其對外事務副總裁陶琳女士提起訴訟,而特斯拉官方則要求張亞周賠禮道歉並賠償名譽權損失500萬元。

封先生則是一名汽車博主,此前曾通過微博和自媒體義務幫助多個汽車品牌的車主維權。但在上海車展一事後,其與韓先生均被特斯拉以“是上海車展維權事件的組織策劃者”為由起訴。封先生曾表示,因為公益維權與廠家發生法律糾紛,特斯拉是第一家。

道歉信公開后,三人均用自己的賬號發布了澄清聲明,並對信中內容提出了多處質疑。

“陳先生的道歉信一出,我們受到了大量歪曲報道、人身攻擊,這種污名化已經嚴重影響了我們工作生活,在考慮依法維權。”封先生稱。

封先生向雷達財經展示了自己為回應道歉信列出的信中最後一段14處謊言,並附有大量聊天記錄的截圖進行佐證。在他看來,特斯拉官方回應質疑時稱得到了車主確認,說明它已默認就是自己寫的。

不過,在陳某刪除了道歉信后,封先生對其的態度已有所緩和。

“這是一種糾錯止損行為。首先他承認了道歉信是特斯拉寫的,自己在壓力之下未做過多修改,看到輿論對我們造成巨大傷害,內心不安;其次,我們當時已有計劃就其不實言論進行起訴,他可能不想再涉訴;最後,他的家人稱他內心不認可道歉信的內容,覺得非常冤屈。”

據封先生透露,事後其與陳某有過微信上的溝通,但打電話對方不接。而在與陳某家人溝通時,家人稱他受到了多方壓力,精神狀態很差,對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很後悔和無助。

而談及對維權車主的建議時,封先生則稱,“首先要在合法合理範圍內維權,要重視證據的搜集和保全;其次不要有貪念和凡事靠人接濟的想法,至少永遠不要做損人不利己的事;再次,勇氣、智慧、對正義的堅信是維權成功的基石,當然具備法律常識和一定經濟基礎也是必要的。最後,人們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值得一提的是,道歉信發出第二天即是韓先生與特斯拉名譽權案件開庭的日子。而此前張女士起訴特斯拉的案件已於去年12月開庭,至今未判決;封先生與特斯拉的名譽權案件自去年5月受理以來,至今也因各種原因未開庭。

負面頻出,銷量卻仍堅挺

雷達財經注意到,在負面輿論迭出的背景下,特斯拉一度於2021年5月上線“法務部”,針對中國維權車主四處“出擊”。

有統計顯示,特斯拉法務部上線不到一周時,其關注的自媒體中已有四家發表了向特斯拉道歉的視頻。近日,特斯拉甚至還以起訴了中國著名的通信專家項立剛,理由繫上海車展維權事件后,項立剛曾對特斯拉進行多角度分析,並且對特斯拉的傲慢表達過不滿和憤怒。

不過,即便負面輿論迭出,特斯拉在中國地區的業績也一直在創出新高。

財報顯示,2021年特斯拉在中國的收入達到138.44億美元,同比大增107.8%。特斯拉已連續兩年在中國的營業收入同比增長超100%。

而根據乘聯會的數據,去年特斯拉在中國的交付量達到了48.41萬輛(包括出口到海外市場),佔全球93.6萬輛交付量的51.7%。作為對比,2020年特斯拉在全球的交付量也不過49.95萬輛。足見當前上海超級工廠對特斯拉整體交付的重要性。

2022年一季度,特斯拉在華收入依舊達到46.5億美元,同比增長約53%。

這也導致此前特斯拉維權車主們的上訴,常與公司高企的銷量形成鮮明的反差。

但這種情況在4月有所變化。受“缺芯少鋰”、疫情反彈等影響,4月汽車市場整體行情有所下滑。乘聯會數據顯示,4月我國新能源乘用車產量環比下降38.5%,銷量環比下降36.5%,具體而言,造車新勢力理想、蔚來、小鵬銷量分別環比下降62.2%、49.2%、41.6%。

對比之下,特斯拉受到的影響反而最為嚴重,其4月在華銷量僅為1512輛,環比下跌97.6%,出口銷量甚至為零。

對於特斯拉的後續發展,雷達財經將繼續關注。

媒體報道

      鈦媒體  快科技  CNBeta

事件追蹤

  • 2022-05-15  特斯拉深陷“道歉羅生門”
  • 2022-05-12  特斯拉回應道歉信被刪:沒要求明確的發布期限
  • 2022-05-09  溫州特斯拉失控車主道歉:承認油門當剎車,失控說法為捏造
  • 2021-12-29  “車頂維權”案庭審爆料:車主稱特斯拉希望撤訴被其拒絕
  • 2021-12-24  車頂維權特斯拉女車主:終於等到了公開審理的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