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不知道有多少朋友和我一樣,平時喜歡靠着各類美食博主們的視頻下飯。不管是舉着攝像機,一邊無視周圍人好奇的目光,一邊發動社交牛逼症,對美食進行一番辛辣點評的探店博主;還是自己採購材料,然後花上好幾天的時間研究配方,力求原汁原味復刻店內美食的做菜博主。

每當在短視頻平台上刷到這些美食視頻,總能讓我看得津津有味,彷彿面前十幾二十塊一份的外賣,也變得更香了。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B站美食區也是我最常逛的分區之一

但這種美好念想,最近卻被抖音上一位名叫“劉慫”的短視頻博主,無情地干碎了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視頻中的劉慫,是位操着濃重口音說話的東北小伙,他的本職工作應該是個廚師。之所以下這個判斷,是因為視頻中的他,正在一邊熬着一鍋牛骨湯,一邊請教身邊的回民飯店老師傅,羊湯的正確做法。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請先不要追究,羊湯為什麼要用牛骨熬制的問題。一旁的老師傅,顯然也是個實在人。他告訴劉慫,只有將牛骨中的骨髓熬出來,這鍋湯才能變得潔白如乳,而一鍋好的羊湯,最重要的就是湯白。

一旁的劉慫看着老師傅,又回頭看看鍋里的湯,直言“大哥這湯也不白啊。”

老師傅語重心長地回答他“還得再泡一宿才能白。”

“泡一宿啊,那別扯淡了”劉慫顯然沒有再等一宿的耐心。

於是他轉頭另起一鍋,大喊一聲“我一勺三花淡奶”,將一勺乳白色的液體迅速倒入鍋內。隨便翻攪幾下后,鍋內原本的清水,就變得和平時在飯店裡見到的羊湯一樣醇厚潔白。劉慫回頭看看老師傅,問了聲“白不大哥?”老師傅看了看鍋里的白湯,陷入了沉思。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過了幾秒后大哥才反應過來,“這不騙人(yin)嗎?”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這一前一後,一老一少用不同方式“熬湯”的對比,頗有幾分“大人,時代變了”的意思,喜感十足。加上“我一勺三花淡奶”的洗腦台詞,讓這則短視頻迅速在抖音上火了起來。觀眾將劉慫的三花淡奶稱呼為“海克斯科技”——遊戲《英雄聯盟》中一種融合了科技與魔法的新式技術,將“師傅熬高湯七個小時 ,我一勺三花淡奶顧客直呼回到童年”傳播成一段互聯網煉金咒語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在之後的幾段視頻里,劉慫和老師傅如法炮製,用各種新時代的“科技”手段,分別表演了“海克斯鐵板魷魚”“海克斯豚骨拉麵”“海克斯米線”等菜品的做法,不斷刷新着觀眾對於美食的認知。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就拿最簡單的“炒糖色”來說,老師傅的方法是冰糖放鍋里慢慢熬,最後熬出焦糖色,每次使用都要現熬現用,體現出一個“匠心”。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但劉慫表示完全不用這麼麻煩,別人造假都還在用老抽熬糖色,劉慫直接拿出了老抽的“祖宗”——焦糖色,然後“我再一把甜蜜素”,幾秒鐘就調出了一碗味道不輸正常糖色的糖水。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老師傅說,這都是糊弄人的玩意兒,劉慫反駁“我當年開奶茶店,人焦糖瑪奇朵里全這玩意兒。”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而等到下次製作“海克斯麻醬”的視頻里,這瓶焦糖色又再次派上了用場。幾滴下去,原本泛白的花生醬兌水,就有了和麻醬極為相似的黃褐色。老師傅覺得色對了但沒有芝麻味,劉慫再“我一瓶蓋芝麻香精”,為這碗色香味俱全的不明物質,完成了最終的收尾。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靠着各種海克斯科技的加持,劉慫在抖音一炮而紅,不光如今每期視頻都會表演一兩個煉金絕活,而且也能頻繁接到商單,實現了“科技致富”。對比早年視頻裡邊開烤肉店邊教網友們做菜時的自己,如今的劉慫,顯然掌握了美食視頻的另一種財富密碼——通過製作由各種添加劑勾兌出的“美食”,既有了令人上頭的節目效果,又順帶科普了網友們最為關注的食品安全問題,同時自己還賺到了流量。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在更早之前的視頻里,劉慫還是個正經教做菜的烤肉店老闆

但劉慫並不是唯一被海克斯科技之神眷顧的人。同樣在東北,和他幾乎同期出道的,還有個更為令人聞風喪膽的存在,他就是人稱東北絕命毒師、霍格沃茨中國分校區唯一指定魔藥學教授、抖音全能型噴射戰士的美食博主辛疾飛。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畫面里這個總是歪着嘴說話,口中念叨着“純純的科技與狠活兒”“吃多了容易倒沫子的哥們兒”的男人,就是被粉絲親切稱呼為“飛哥”的辛疾飛。相比劉慫的“我一勺三花淡奶”,飛哥視頻里的“科技與狠活”,那的確個個都是重量級的,沒有幾年在食品添加劑市場摸爬滾打的經驗,絕對整不出這些讓人過目難忘的狠活。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飛哥的成名作,是仿製自助餐火鍋店裡常見的雪花羊肉。對於這種肉,大家應該都不會陌生,它們總是聞着有股淡淡的羊肉味,表面呈現出類似真實羊肉的雪花紋理,但吃起來卻總是沒有什麼明顯的羊肉膻味。飛哥告訴你,這些肉都是用鴨肉壓出來的,都是“科技與狠活”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只見視頻里的飛哥,先是在保鮮膜上鋪了一層滿是肥油的羊肚腩肉,然後從一旁拿來大把不知道出自什麼動物身體上的邊角碎肉,加上一把老鴨肉,接着就開始像卷飯糰一樣,把所有肉放一起卷瓷實了,扔冰箱里冷藏24小時。等到用切片機把一捆卷好的肉切開后,就得到了我們經常在自助餐里見到的雪花羊肉。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等到你一口下肚,還沒來得及嘗出味兒,你就將化身全能型噴射戰士,噴到天昏地暗,海枯石爛。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就這樣,評論區的網友們還覺得飛哥是“良心”商家,因為現實里一些真正做着這種壓制肉的商家,可能連真的羊肉都不會給你放,直接用雞肉、鴨肉或者其他壓根不是肉的素材代替。反正一堆海克斯科技給你整下去,你也嘗不出羊肉味的真假。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毫不誇張地說,飛哥視頻里的“科技與狠活”,的確能刷新當下多數靠外賣度日的年輕人的三觀。“只有你們想不到的,沒有飛哥做不到的”絕不是飛哥空口說大話。小到街邊五毛一包的零食,大到網紅主播直播間里賣的燕窩魚翅,飛哥都能給你用科技和狠活,整出一份一模一樣的來。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比如,飛哥製作的奶茶,從頭到尾沒見他放過一滴奶,可偏偏做出來的東西,味道和你小時候在路邊攤上購買的五塊錢一杯的奶茶,沒有多大差別——因為裡面加入了黑科技果葡糖漿、植脂末和奶精粉。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另一種當下年輕人非常喜歡的方便食品——火雞面,裡面也壓根沒有雞肉,而是採用高濃肉味精油調出的肉味。至於火雞面里通紅的辣醬,那也是因為用了名為辣椒紅的食用香精。這玩意兒據說一次只能論“滴”放,隨便來一滴,顏色立馬就上來了,可見其着色能力有多麼恐怖。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最狠的還得是女粉絲請飛哥鑒定的,自己在主播直播間分別以三十多米(直播帶貨俗語,指代人民幣)和十多米價格買來的即食燕窩和蜂蜜。結果,飛哥不光全程沒有用到任何燕窩和蜂蜜作為原材料,而且各種香精、明膠、糖漿齊上陣,想要什麼味道,就給你什麼味道,不用太多複雜的工序,所有材料往鍋里一倒,加熱后攪拌均(jō)勻(yó),一碗色香味俱全的合成燕窩和一瓶顏色完全不輸天然蜂蜜的合成蜂蜜,就這樣被憑空製作了出來,簡直離了個大譜。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當然,要想節省成本,肯定還有更摳門的做法。比如,有網友就在評論中大膽猜想,是不是換成編織袋,也能做出差不多口感的燕窩。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更有趣的是,你經常還能在飛哥視頻的評論里,看到其他同行科技大師們,給出的更省錢的替代方案。一些食品添加劑的供應商,也會留言交流一些製作經驗,搞得評論區像是一個科技軍火交易市場,各方豪傑紛紛獻出自己的狠活,誓要把黑心商家的配方透個乾淨。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而之所以飛哥對這些食品加工行業的“內幕”如此了解,其實和他本身從事的工作有着莫大的聯繫。在飛哥早年的視頻里,我們可以看到他最初在國外干過賣烤麵筋的生意,後來似乎因為經營不善,回國后又干起了調味料的製作批發。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正是因為這份工作,讓他平時有了大量機會接觸到各式食品添加劑的機會。在一些視頻里,飛哥也會帶領觀眾去“探店”,不過他探的不是什麼美食,而是各種3A“小料”。什麼做鴨貨用的“鴨脖王”、做涼皮用的“涼皮飄香油”、讓食物鎖住水分的“水分保持劑”,只有你不敢想,沒有調味料合成不了的味道。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到後來,飛哥甚至直接把這些食品添加劑市場,稱呼為海克斯科技市場,自己玩起了自己的梗。每次來還不忘給視頻打個碼,彷彿真的是在從事什麼見不得人的非法交易。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靠着這手“科技與狠活”,飛哥在全網迅速吸粉數百萬。截至目前,他光是在抖音上就已經有了超過700萬的粉絲。不少網友都把他視為揭露國內食品行業黑幕的“英雄”,但同時也有人指出他的視頻存在過度誇大事實,為了流量而刻意貶低低價消費的問題。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其中引發最大爭議的,是名為“中國食品報融媒體”的官方賬號,親自下場質疑辛疾飛視頻內容合理性的事件。中國食品報作為近兩年網絡上較為知名的專業科普媒體,長期在B站、抖音等視頻平台上,發布有關食品健康安全的科普視頻,無論是從影響力還是權威性上來說,都是目前國內食品安全科普博主中的頂流。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自從今年四月在B站創號以來,中國食品報融媒體曾是B站漲粉最快的賬號之一

而它質疑辛疾飛的原因,也分成了很多點。比如,辛疾飛視頻的內容導向問題,他是否有在刻意引導觀眾認可低價消費有罪論?再比如,視頻內容是否存在誇大事實的情況,或者壓根就是在杜撰事實?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針對這些問題,從普通消費者的角度出發,我個人認為食品報質疑辛疾飛這件事本身,並沒有什麼不合理之處。但網友們立刻把這解讀成了“資本急了”和“蹭流量”,反倒將爭論引向了一個更加難以控制的程度。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客觀來說,辛疾飛的視頻的確揭露了不少隱藏在我們現實生活中的食品安全問題。如果你平時留心觀察的話,稍微回憶一下自己童年在學校門口移動攤位上吃過的那些“街頭美食”,不難發現它們中的大多數,的確就是辛疾飛口中“科技與狠活”的產物。五毛錢一根的澱粉腸、一塊錢一包的辣條,各種炸串和如今已經叫不出名的小零食,你很難說服自己它們是百分百健康的。辛疾飛作為一個地地道道的食品行業從業者,加上以前也干過類似的工作,他能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黑幕”,自然也是理所應當的。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辛疾飛早期做烤麵筋的教學視頻

但你要說他的視頻沒有誇大成分,其實我個人也不太相信。首先,他視頻中出現的很多海克斯科技食品,如今已經很難真正出現在人們的餐桌上,絕大部分食品生產廠商,也不會真的按照這些狠活配方去製作食物,否則新聞上肯定隔三差五就會出現類似的報道,但目前事實明顯不是如此。

其次,即便是辛疾飛視頻中出現的很多食品添加劑,它們本身也並不是什麼違法違規的材料。就拿前面提到的“辣椒紅”來說,我專門去查了下,它其實就是一種非常普通的可食用色素,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的食品生產行業里,都有着非常廣泛的應用,完全沒有視頻里辛疾飛行動的那般恐怖,不會真的“整多了就倒沫子了哥們”。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而且說到底,如今的食品生產行業,不可避免會用到大量的食品添加劑,而食品添加劑的使用,本身也有着非常嚴格的劑量限制。在國家明確規定的範圍內適量使用食品添加劑,不光能給食物增色提味,對人體也不會產生什麼不利的影響。

所以從根本上來說,網友們這次之所以力挺辛疾飛,除了他的的確確向大家科普了一定的食品安全知識外,主要還是他的視頻,從某種程度上放大了人們心中積蓄已久的,對於食品安全問題的焦慮。近到今年的統一老壇酸菜,遠到十幾年前的三聚氰胺,這些曾經轟動全國的食品安全事件,一直屢禁不止,這才是導致網友們在這次爭議中,出現兩派長久相持不下局面的關鍵。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這句話用在我們日常生活里的食品安全問題上,顯然是再合適不過的。

根據公安部在今年三月份發布的數據顯示。2021年,公安機關共破獲食品安全犯罪案件1.1萬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3萬餘名。其中“‘養羊大縣’添加瘦肉精,問題羊肉流向多地”“小龍坎后廚髒亂差上熱搜”等事件,更是被相關權威機構列為2021年食品安全十大典型案例。可見食品安全問題,目前在我國依舊是一個嚴峻到需要全民共同關注的重大社會議題。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那麼在這樣的環境下,出現像劉慫、辛疾飛這樣的網絡“絕命毒師”,本質上自然也是有利有弊的。一方面,他們的確起到了向民眾科普食品安全知識的作用;另一方面,沒有得到相關專業機構的資質認證,以及他們身上的網紅身份,也使得他們的言論,在某些情況下極具煽動性。而短視頻平台又缺乏相關的監管經驗,自然也容易將爭議的矛盾重心,轉移到其他沒必要且不可控的問題上。

在剛剛過去的9月22日,經歷了長達數周的爭議后,辛疾飛註銷了自己有着六百多萬粉絲的抖音賬號。也是在這一天,他在自己的快手賬號“烤麵筋的阿飛”上,上傳了自己與抖音客服溝通的錄音。

錄音里,客服告訴飛哥,他的視頻因為內容真實性問題而被網友舉報,抖音官方希望他日後能在視頻中更加正確的科普食品安全知識。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但辛疾飛自己認為,他所演示的那些食品製作過程中的“科技與狠活”,就是自己親身在食品廠里見到的真實景象,自己並不需要對視頻中的內容進行糾正。最終雙方爭論無果,辛疾飛一氣之下註銷了自己的賬號。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另一面,中國食品報融媒體在發布了質疑辛疾飛的視頻后,又接連出了幾期關於食品安全問題的科普,雖然明面上沒有提到辛疾飛,但言語中多少也意有所指。評論區的網友們,也依舊是分成了態度極端對立的兩派,吵得不可開交。

東北“絕命毒師”,用海克斯科技美食幫我戒掉了外賣

唯一開心的,或許是劉慫。他現在有了流量有了廣告,每天直播做做菜,繼續過着他美滋滋的小日子。

而在這場爭論的暴風眼之外,還有越來越多的短視頻博主,正在想方設法蹭這次“海克斯科技”風潮的熱度。有時候,你就是不得不服大數據的測算能力。這幾天沒事刷短視頻,我已經看到不下十個和辛疾飛壓根八竿子打不着關係的人,發視頻站出來力挺他。也有不知道多少位美食博主,現在正在借“科技與狠活”的梗,為自己引來流量。

大家都沉浸在對自我的滿足中,好像沒有人真的去關注,到底有沒有黑心商家還在光明正大地售賣明膠燕窩和糖水蜂蜜了。

可能,辛疾飛看似改變了些什麼,但到頭來其實什麼都沒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