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至上的“變味吃播”該怎麼管

為了吸引點擊量,有美食博主將獵奇當作流量密碼,不斷挑戰“審丑”底線,甚至把國家保護動物變成食材。“吃播”變病態“吃奇”,觸碰法律紅線。專家指出,低俗的吃播亂象成為困擾直播行業做大做強的隱患,網絡直播行業的風清氣正需要從立法、執法、守法三個層面建立合規治理體系來保障。

流量至上的“變味吃播”該怎麼管

近日,美食博主“提子”烹食水煮鯊魚和燒烤鯊魚的視頻引發廣泛關注。經警方鑒定,被該博主吃掉的鯊魚確實是噬人鯊,屬於我國二級保護動物。目前,“提子”賬號中的視頻全部下架,其本人也將面臨相應的法律懲罰。

在競爭愈發激烈的吃播賽道上,吃什麼、怎麼吃困擾着不少美食博主。部分博主將獵奇吃播當作流量密碼,一些衝撞道德紅線、挑戰法律底線的病態吃播行為也不時出現。“吃播”變病態“吃奇”,該如何叫停?

“獵奇吃播”釀出“吃禍”

大土龍、老虎蟹、大鴕鳥……常人難以嘗試的“魔鬼”食材,是“提子”吃播內容的標籤,也成了她收割百萬粉絲的流量秘訣。

在短視頻平台搜索“吃播”相關內容,將食材新奇性作為賣點的博主不在少數。許多博主還會把視頻中最吸引眼球的食材作為視頻封面圖,並加上“百年一遇”“全網首吃”等極限形容詞強調食材特殊,吸引用戶點擊觀看。

據飛瓜數據發布的《2021年美食類短視頻及直播營銷趨勢洞察》顯示,在美食類熱門漲粉視頻的內容標籤中,“吃播”“創意視頻”是位居前列的“爆款”元素。而在流量導向下,一些以奇異食材為噱頭,以挑戰觀眾認知為目標的美食短視頻卻釀出了一樁樁“吃禍”。

2018年,網紅美食博主“哈凱哥”在視頻中烹煮國家二級保護動物青海湖裸鯉,經網友舉報后視頻下架。2020年7月,擁有300餘萬粉絲的美食博主“野食小哥”在視頻中採摘瀕危植物“水母雪兔子”,並與泡麵同煮而食,引髮網友大規模質疑后,於次日刪除視頻並道歉。去年5月,海南警方也通報了一起吃播博主食用國家二級保護動物“法螺”被依法刑拘的案件。

“‘變味吃播’暴露出部分美食類短視頻博主法律意識嚴重不足。”北京市道澤律師事務所律師周濤在接受《工人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根據刑法規定,非法獵捕、殺害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或者非法收購、運輸、出售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其製品的,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吃播博主需加強法律意識,在食材選購時需關注其來源渠道是否合規,可通過上網查詢、上溯生產商等渠道加以核驗,避免選擇不具備養殖資質廠商的產品。”周濤表示。

擁擠賽道背後的流量焦慮

“作為一個博主,數據能直觀地反映出受歡迎的程度,說不在意都是假的。”美食博主“米粉”從2019年開始做吃播,3年時間就達到全網粉絲100萬。但隨着吃播圈同類博主越來越多,“米粉”的內容也陷入了數據瓶頸。

“原來吃火雞面、炒米粉就能有2萬+的點贊,最近還是吃這些,只有2000~4000不等的點贊。”“米粉”分析后認為,這是因為和她題材、拍攝手法相似的博主太多了,“大家都是擺張桌子、放上食物,對着鏡頭不說話就開始吃,粉絲量也都差不多”。

“米粉”開始尋求變化。比如,通過改變拍攝角度更好地體現食物的誘人,再比如豐富食物的種類,一次吃多種熱門美食……但幾番嘗試下來,她感到流量密碼依然很“迷”。

記者採訪了解到,愛美食、吃得香是許多像“米粉”這樣的博主入圈的首要原因。為了不被淘汰,吃播博主們在這條越來越擁擠的賽道上不斷“出奇制勝”。

幾年前,感官刺激高的“大胃王”是許多吃播博主引以為傲的標籤。但隨着有關部門對此類視頻賬號進行限制,許多博主另闢蹊徑。有些轉型側重探店打卡,有的則不斷挑戰受眾“審丑”底線。

“米粉”發現,短視頻平台上漸漸出現了利用大家獵奇心態吃奇葩食材的博主,例如吃活昆蟲、生吃大塊肉等。“這些東西我自己都不願意吃,也沒必要為了漲粉委屈自己”。

在許多吃播博主的評論區里,有粉絲會“點菜”:“XX(博主)吃了這個,也想看你吃。”一些博主表示,為了“固粉”,需要不斷嘗試吃一些新食材。

剎住“吃奇”之風需多管齊下

2021年4月施行的反食品浪費法對“大胃王吃播”做出回應,明確禁止新聞媒體製作、發布、傳播宣揚量大多吃、暴飲暴食等浪費食品的節目或者音視頻信息。

從“大胃王吃播”到“獵奇式吃播”,“變味吃播”再次出現。如何剎一剎這股病態“吃奇”之風?

“低俗的吃播亂象成為困擾直播行業做大做強的隱患,網絡直播行業的風清氣正必須多管齊下。”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孫佳山認為,需要從立法、執法、守法三個層面建立立體的合規治理體系。

近年來,為促進網絡直播行業規範健康發展,有關監管部門和行業協會相繼發布了一系列規範性和指導性文件。今年6月,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文化和旅遊部聯合印發了《網絡主播行為規範》,其中明確提到網絡主播應當堅持健康的格調品位,自覺摒棄低俗、庸俗、媚俗等低級趣味,自覺反對流量至上、畸形審美等不良現象。

“‘低俗’的具體邊界在哪?這在法律層面還沒有給出明確、清晰的定義,導致執法部門對於一些‘擦邊球’行為難以把握是否違規。這也是未來立法和監管中必須進一步加強的方向。”孫佳山表示。

孫佳山還建議,監管部門應建立綜合執法聯席機制,開展各類專項行動進行集中整治,通過清理一批黑灰產,處置一批違法違規的賬號和平台,起到有效的震懾作用。

近來,不少博主注意到,一些涉及罕見動物的短視頻會被平台限流,或者被強制下架。

“對平台而言,應當通過技術和管理雙重手段加強內容管理,開展信息發布審核和實時巡查。”孫佳山說,“博主也應該提高自己的法律意識,充分認識到不當行為不僅會讓自己在網絡和現實社會中喪失信譽,還需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相關文章:

工人日報:必須追問瀕危大白鯊怎麼進了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