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光環褪去 周杰倫、陳冠希站台的NFT價格暴跌

在加密貨幣熊市之下,NFT板塊持續下跌。截至8月15日,NFT市場總市值已由今年2月366億美元的高點跌至239億美元,跌幅超38%。NFT單日交易額由33.94億美元的高點跌至不到0.15億美元,下降了99.56%。

市場整體下行的環境下,娛樂明星參與的NFT也不能倖免。以周杰倫關聯的Phanta Bear(幻影熊)NFT為例,地板價已由高點下跌了96.13%,而且流動性相對匱乏,單日交易額僅為6000多美元。

另外,陳冠希合作的The Heart Project價格最大跌幅為99.49%;余文樂合作的ZombieClub Token價格最大跌幅為94.58%。

業內人士向區塊鏈日報記者分析稱,由於NFT發展尚在早期,多數NFT的價值沒有公認的衡量標準,因而極易出現炒作或投機等情況。

周杰倫帶貨的“幻影熊”跌去96.13%

幻影熊NFT於今年1月1日由互動娛樂平台Ezek發售,是周杰倫與合伙人創立的時尚品牌PHANTACi與Ezek合作的第一個NFT項目。

據Ezek官方網站介紹,每隻幻影熊的服裝和配飾都是由PHANTACi設計的,幻影熊是由1萬個算法生成的數字收藏品集合,可兼作Ezek俱樂部的會員卡;未來可能應用在優先、優惠購買明星周邊,獲得潮品的折扣權益,以及作為參與明星VR/XR虛擬演唱會的門票等。

幻影熊發售限量1萬個,發行價為0.26ETH,當時總價超6200萬元。平台銷售通道剛打開便湧入大量用戶,網頁一度陷入卡頓狀態,5分鐘內即售出3000個,約40分鐘全部售出。

1月3日,周杰倫將社交媒體的頭像換為幻影熊NFT作品,並表示“換幾個月頭像,感受元宇宙的感覺”。

周杰倫與幻影熊NFT的關係引起廣泛關注,有媒體報道周杰倫“輕鬆進賬6200萬”。對此,1月3日晚,周杰倫背後的官方音樂工作室——傑威爾音樂發布官方微博聲明稱,Phanta Bear(幻影熊)NFT為潮牌PHANTACi與某網站聯名推出的NFT產品,此商業行為並不是周杰倫推出NFT,周杰倫僅有收到來自PHANTACi送來的Phanta Bear NFT禮物,但周杰倫並未參與此商業行為的任何策劃經營,也未取得任何收益。

據公開資料,潮牌PHANTACi由周杰倫2006年投資200萬新台幣,與中學同學、演員好友劉畊宏在中國台北創辦,周杰倫擁有過半股份,但並不負責日常經營。Ezek則是由Starvision Entertainment Ltd(S.E.L)孵化建立在區塊鏈技術上的數字加密互動娛樂平台,而S.E.L創始人為劉畊宏。

幻影熊NFT在發行第十天時平均價格達到最高的8ETH,是發行價格的30多倍。據Opensea的數據顯示,其8月15日的最新地板價為0.31ETH,距離最高價已跌去96.13%;8月14日的交易量只有1個。

實際上,加密熊市在今年4月份正式襲來,幻影熊NFT的價格在4月份就大幅下降至1ETH以下。

明星NFT光環下的隱憂

周杰倫首吃螃蟹之後,多位娛樂明星、偶像開始直接發行或間接站台NFT項目。

1月27日,(Innocent Cats)“無辜貓”系列NFT被推出,其與潘瑋柏進行了IP綁定。宣傳方法與“幻影熊”十分相似,潘瑋柏在社交平台曬出該NFT,並感謝團隊的空投,呼籲粉絲支持該項目,該內容獲周杰倫、林俊傑等點贊,潘瑋柏后將頭像更換成同一圖片。

但彼時“無辜貓”並未獲得如“幻影熊”般成功,1月27日晚,該項目破發,發售價格為0.28ETH而交易地板價一度低至0.14ETH。

據NFT數據服務商NFTGO數據顯示,現在“無辜貓”最新地板價為0.008ETH,距離高點跌幅達98.22%。目前“無辜貓”由2388個地址持有,過去24小時只有15.99美元的交易量。

明星光環褪去 周杰倫、陳冠希站台的NFT價格暴跌

(無辜貓NFT目前的交易情況)

區塊鏈日報記者發現,截至8月15日,除了周杰倫帶貨的幻影熊價格高於發行價外,多數與明星關聯的NFT已跌破發行價格;而且絕大多數較價格高點跌幅在90%以上。

如下圖所示,陳冠希合作的The Heart Project價格最大跌幅為99.49%;余文樂合作的ZombieClub Token價格最大跌幅為94.58%;伊能靜合作的Theirsverse價格最大跌幅為77.56%。

明星光環褪去 周杰倫、陳冠希站台的NFT價格暴跌

(明星合作的NFT項目價格跌幅)

數字經濟學家高澤龍向區塊鏈日報記者表示,全球範圍內不少明星參與NFT的聯名發行,比如鹿晗曾將Instagram頭像更換為NFT項目Kaiju Kingz作品,周杰倫參與推出NFT項目“幻影熊Phanta Bear”等;或許能發現一些蛛絲馬跡,它涵蓋了影響力、炒作、商業價值、社會公益、投資投機等動機,共同支撐起了這場以NFT為名的狂歡。

不過,高澤龍指出,從去年五六月份開始,全世界範圍內很多國家開始打擊比特幣、以太坊等加密貨幣,NFT的價格開始下跌走低,有的跌幅達到90%,這並不足為奇。即便是有明星站台、聯名的NFT項目也難逃厄運。因為大盤暴跌,每個項目基本上都是跟隨大盤的走勢而變化的。

“公眾人物為NFT背書,藉助其明星效應為項目價格上漲所有助益。但也側面體現出該項目缺乏堅實的價格支撐。”中國移動通信聯合會元宇宙產業委員會執行主任於佳寧向記者說到。

在於佳寧看來,以NFT為代表的新興業態都是風險較高的投資類別,其價格底層邏輯、交易機制、定價體系、技術依託、漲跌幅度和速度與傳統資產有顯著差異。

他指出,由於NFT發展尚在早期,多數NFT的價值沒有公認的衡量標準,因而極易出現炒作或投機等狀況。有一些項目打着NFT的名義,進行所謂“創新”,脫離了實體經濟的需求,根本無法落地,完全是投機炒作,沒有價值支撐,這也是參與明星們的NFT項目風險所在。”

明星站台的法律風險在哪裡?

此外,對於明星站台NFT是否具有法律風險?

融孚律師事務所律師潘婷向區塊鏈日報記者表示,明星給NFT站台的風險主要還是要看NFT項目本身是否具有法律風險。

潘婷進一步分析稱,比如這個NFT本身金融化、證券化屬性很強,那有可能涉嫌非法集資,站台的明星就有可能也涉嫌刑事犯罪。但如果NFT本身就沒什麼法律風險,那站台明星的法律風險也就很小。

在周杰倫加持的幻影熊NFT項目的官網免責聲明裡,Ezek也表示:“本商品並非金融商品或任何投資理財型商品,商品之設計目的並非作為投資之用,無論購入或出售本商品,為購買者自行決定且自行負責之行為,本公司就商品未來的價格變化無法預測或控制,如有任何價格波動,皆與本公司無關。”

在於佳寧看來,一些NFT項目方作惡,以明星IP和NFT為噱頭非法融資,欺詐用戶、騙取用戶的資產。無論是粉絲還是投資者,在進行NFT投資時,依舊需要對項目進行完整的調研和思考;並不建議完全信任明星背書,也不建議粉絲過度沉迷於“粉絲文化”,從而出現不必要的虧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