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新業態:漲價、增收、籌錢

自2011年11月以來,單票收入(價格)同比上漲,成為快遞行業常態。2022年4月至6月,多家快遞公司單票收入同比增速再次提升。其中,申通快遞(002468.SZ,下稱申通)快遞服務單票收入同比增幅超18%,相對於前三個月不足14%的增速,有明顯提升。

快遞新業態:漲價、增收、籌錢

價格戰結束后,申通、圓通和順豐等多家公司在提高單價的同時,也在多渠道加大資金儲備。

韻達股份(002120.SZ,下稱韻達)快遞服務單票收入數據,亦有同樣變化,其6月27.23%的同比增速,為上半年內最高。

一年前,中國快遞價格戰正在上演。受疫情期間快遞停擺、東南亞頭部快遞公司極兔“低價傾銷”攪局等因素影響,快遞價格戰從2020年下半年持續到2021年上半年。期間,快遞單價最低一度降至1元/件以下發全國,低於1.3元左右/件的成本線,超越正常經營性價格競爭的範疇,考驗快遞公司資金儲備。

彼時,“三通一達”均被捲入價格戰之中,業績備受衝擊。2020年,中通快遞(ZTO.N,下稱中通)、申通以及韻達扣非后凈利潤同比跌幅均超20%。單票收入的下降對於快速公司業績的影響延續到2021年上半年——“三通一達”業績增速全面下滑,申通扣非后凈利潤虧損超億元,同比降幅超600%,順豐控股(002352.SZ,下稱順豐)同比下滑超100%。

隨着相關行業政策的出台,2021年下半年價格戰有所好轉,自當年11月起,各快遞公司單票收入同比開始小幅提升。2022年二季度開始,單票價格同比增速有所提升。

圓通速遞(600233.SH,下稱圓通)對《財經》記者表示,公司預計未來整體單票價格將保持相對平穩,但快遞行業單票價格系動態數據,部分區域或月份可能會受個別因素的影響出現少許波動。

“低價競爭已逐漸不能適應目前快遞行業發展現狀,公司通過調整定價策略、調優產品結構和客戶結構,高毛利產品以及優質客戶佔比提升。”順豐告訴《財經》記者,公司戰略更加聚焦於核心物流業務,不再以犧牲利潤換取規模的擴張。

易觀分析品牌零售行業分析師魏建輝告訴《財經》記者,後續快遞單價可能還有一定程度的回升,但大幅上漲的可能性不大。“整體上看,消費者的消費預期下降,電商平台訂單量有所下降,都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快遞單價的上漲”。

隨着單價提升,快遞公司業績普遍出現好轉,但也有所分化。今年1月至5月,圓通、申通、韻達收入同比都呈現增長,但順豐除1月和5月,其餘月份速運物流業務收入同比均有所下滑。6月,順豐速運物流業務收入同比實現兩位數增長,但增幅小於前幾家公司。

2022年上半年,申通、圓通預計歸母凈利潤同比增速均超100%,順豐通過調減低毛利產品、成本管控、合併嘉里物流等措施,預計歸母凈利潤同比增速超200%。

行業日趨回暖的同時,快遞公司亦在通過定增渠道,籌集資金。順豐、圓通在2021年四季度都完成募資均超35億元的定增,圓通在同年三季度拋出了35億元定增方案,韻達在2022年7月亦公布近25億元發債計劃。

魏建輝向《財經》記者分析,快遞公司融資動作,本質上還是價格戰及疫情雙重影響,企業融資用於改善經營現金流,加大產能資本開支,提升市場競爭力。

持續漲價

進入2022年,單票收入同比上漲,成為快遞行業主旋律。

韻達5月經營指標顯示,當月公司快遞服務單票收入同比增長23.27%至2.49元。同期,申通、圓通的快遞產品單票收入分別為2.55元、2.51元,同比增速分別為23.19%、23.24%。6月,三家公司上述數據同比增速分別為27.23%、18.4%、24.58%。

作為快遞行業龍頭的順豐,其5月速運物流業務單票收入同比增長3.55%至15.45元,6月該數據同比增長3%至15.81元。

從6月單票價格來看,雖然順豐該數據增幅不如“兩通一達”(即圓通、申通、韻達,不含未公布月度經營數據的中通,下同),但其超15元的單價,仍遠高於三家公司。

2022年1月至3月,快遞行業單價持續同比上調。期間,韻達快遞服務單票收入同比增長8.33%至18.26%,順豐速運單票收入同比增長2.24%至5.46%。

中通(2057.HK)亦是如此。中通集團首席財務官顏惠萍在2022年一季報中表示,公司快遞業務單票價格上漲8.5%。

快遞新業態:漲價、增收、籌錢

此輪快遞行業市場環境向好,始於2021年下半年。“2021年下半年以來,國家及部分地方政府相繼出台一系列快遞行業監管政策和指導意見,保障快遞員權益,規範非理性競爭行為,價格競爭態勢明顯放緩。”圓通對《財經》記者表示。

2020年下半年至2021年上半年,快遞行業經受價格戰。因早在2020年之前小規模快遞公司不斷退出,導致在上述價格戰中,大企業直接“交鋒”,降價動作此起彼伏。

2020年三季度,韻達快遞服務單票收入同比跌幅超30%,順豐當年5月至8月速運單票收入同比跌幅超20%。

東興證券將價格戰原因歸結如下:疫情期間快遞停擺,行業平衡的打破為價格戰火上澆油;極兔背靠拼多多支持,利用高額補貼打法殺入行業,行業同質化競爭導致其他公司被迫跟進。

此輪價格戰殺傷力極大:一線快遞員收入受損,快遞上市公司盈利下滑。有券商指出,2019年主要快遞公司還能維持件均0.3元以上的毛利,但在2020年下半年,除中通外,件均毛利已降至0.2元以下。

惡性競爭,引發監管關注。2021年4月,義烏郵政管理局向百世快遞和極兔速遞發出警示函,原因是“低價傾銷”。隨後,相關政策出台,要求快遞經營者不得以低於成本的價格提供快遞服務。監管部門明確表態,反對“內卷,防範不正當競爭”。

自2021年11月起,各快遞公司開始陸續上調單票價格,這一趨勢已延續至2022年6月。

從行業來看,2021年起國家對行業價格戰管控見到成效,行業整體的單票價格均有所增長。”順豐對《財經》記者表示。

魏建輝向《財經》記者分析,快遞單價持續回暖,除受上述監管利好以外,還受到疫情期間運力成本提升等因素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4月後,快遞單價同比增速雖然有明顯上升,但價格並仍未達到疫情前水平。

申通2022年6月快遞服務單票收入雖同比增長23.19%至2.51元,但距離2019年6月的2.85元,仍有一定差距。圓通、韻達、順豐也存在同樣情況。

“上輪價格戰過於激烈,是快遞行業單票收入尚未恢復到疫情前水平的重要因素之一。”在魏建輝看來,近期極兔網點討薪事件,或許也是價格戰的“後遺症”表現。

收入分化

儘管單票價格上漲是2022年以來的行業常態,但各公司快遞完成業務量在不同月份卻呈現差異。

1月至3月,快遞業務量同比增長是“兩通一達” (不含未公布月度經營數據的中通)的共性,而順豐該數據除1月有所增長,其餘兩個月同比都有所下降。

疫情對於行業發展也帶來衝擊。4月,受到上海、吉林、福建及山東等地陸續出現多點散發疫情影響,行業整體業務量同比下降近12%。當月,“兩通一達”和順豐業務量同比均出現下滑。5月至6月,申通、圓通、順豐業務量同比都有所增長,而韻達該數據同比依然下降。

“由於疫情影響,公司轉運中心及幹線運輸受到限制,快遞件量同比下滑。”申通快遞管理層在5月投資者交流會上表示,對加盟網點而言,由於人員管控和運營限制,網點攬派能力下降,日常經營壓力增加。

雖然業務量月度呈現波動,但因單票價格上調,以電商平台為主的申通、圓通、韻達,2022年1月至6月快遞服務業務收入同比均呈現增長態勢。其中,2月“兩通一達”完成業務量大幅增長,推動各公司快遞業務收入出現70%以上的增長。中通快遞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長22.1%至79.04億元。

4月,雖然“兩通一達”快遞業務收入同比仍保持增長,但增速相對於前三個月已有明顯下滑。

與電商系快遞公司業務收入同比持續增長不同的是,定位高端產品的順豐控股,因單票收入增幅不高、業務量下滑,公司2月和3月速運物流業務收入同比跌幅均超3%,4月收入同比降幅擴大到8.47%。

5月至6月,行業再次好轉,“兩通一達”和順豐快遞收入同比增速均有所提升。

快遞新業態:漲價、增收、籌錢

單價回暖的同時,各快遞公司亦通過各種措施拓展收入。如圓通2021年底逐步完成客戶結構的調整和優化,申通2022年將加強與廣大傳統電商及新興社交電商平台的合作,韻達則提升鄉鎮服務網絡覆蓋率。

圓通對《財經》記者表示,在加強對快件全程時長、投訴率、遺失破損等各項指標精準管控的基礎上,公司分析不同客戶的利潤貢獻,對部分客戶實行精準定位和調控,實現客戶結構優化。

順豐對《財經》記者表示,公司自2021年下半年主動調優產品結構,調優電商業務,特惠專配產品已逐步下線,電商產品升級為電商標快。“同時,在供應鏈及國際業務中,公司也在減少低毛利產品件量,把業務重心往高毛利件方向轉移。”

受益於合併嘉里物流相關業務等因素,2022年1月至6月,順豐供應鏈及國際業務收入同比增長均超3倍。

“從產品和服務的角度,針對業務增收計劃,公司目前正在構建一張網絡,兩類貨物包括大件和小件,三個產品包括特快、標快和經濟件。”順豐稱,在產品里做組合,同時配合消費趨勢和經濟發展特性延展新的業務場景。

快遞公司尋求業務新的增長要從進廠、進村、出海三方面入手。在魏建輝看來,進廠就是與廠商、品牌商合作,通過倉庫與分揀一體化的模式,減少成本。走進農村市場是快遞公司普遍在做的事情,但由於農產品非標、冷鏈物流體系尚未完全建立等因素制約,導致農產品的貨物損害率較高。

魏建輝表示,東南亞是國內快遞公司主要拓展的海外市場。整體來看,順豐、菜鳥等海外市場布局相對較強,尤其東南亞市場,更是吸引了更多國內快遞企業布局當地物流產業。

疫情后,上市快遞公司歸母凈利潤規模地位也在悄然發生變化。萬得(Wind)數據顯示,2019年度順豐、中通歸母凈利潤均超50億元,分居前兩位,韻達、圓通、申通分別位居第三位至第五位。

2022年一季度,順豐、中通依然位居前兩位,圓通升至第三位,且與前兩家公司差距縮小至2億元以內,韻達降至第四,申通依然排名末端。

多渠道籌資

為提高市場競爭力,2021年以來,快遞公司還謀求多渠道籌集資金,形式涵蓋定增、票據、融資券等。

順豐於2021年10月通過定增募資200億元,每股發行價53.07元,UBS AG等22家機構參與此次認購。公司此次所募資金,將用於新建湖北鄂州民用機場轉運中心工程、速運設備自動化升級項目等五個,以及補充流動資金。

為進一步拓展融資渠道,順豐子公司順豐同城(9699.HK)於2021年12月登陸聯交所,凈募資額20.31億港元。順豐同城最初為順豐旗下一個事業部,專註於同城即時配送服務,涉及場景包括餐飲外賣、同城零食、近場服務、近場電商等。

順豐還通過發行超短期融資券等開拓資金來源。截至2022年6月16日,順豐同城全資子公司深圳順豐泰森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泰森控股”)已發行五期超短期融資券,籌集資金共計30億元。

圓通於2021年11月完成定增,募集資金凈額37.68億元,嘉實基金等16家機構參與認購。公司此次所募資金,擬用於多功能網絡樞紐中心建設項目、運能網絡提升項目、信息系統及數據能力提升項目以及補充流動資金,強化主營業務。此外,圓通於2022年3月發行第一期超短期融資券,發行總額3億元。

申通於2021年7月亦拋出了35.01億元的定增方案。公司擬通過非公開發行股份籌措資金,用於轉運中心自動化設備升級等三個項目,並補充流動資金。不過,申通的定增方案目前尚未實施。

韻達雖然沒有實施股票定增等融資方案,不過,2022年7月,韻達拋出了可轉債發行預案,總募集資金額達24.5億元,擬用於分揀設備自動化升級項目。

“股權類融資主要用於分撥中心及自動化產線改造升級,債權用於改善經營現金流。但具體看,還要分企業而定,各家業務發力側重點不同,資金投向也有所不同。”魏建輝告訴《財經》記者,目前看,未來快遞企業競爭由價格戰轉向品質服務為主,同時開拓新的業務,對網絡運能有新的需求,必然需要新的資金投入,募資便成必然。

(本文刊於2022年8月1日《財經》雜誌)文 | 張建鋒  編輯 | 王立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