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銀245億史詩級巨虧:沒有了Bank,只剩下Soft?

去年早些時候,孫正義在一次軟銀內部工作會議中告訴員工:創業公司的估值仍在飆升,你們的投資還不夠激進!他讓助手創建了一個表單,專門用於追蹤還沒有接受自己的錢的潛在投資對象。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他還在內部進一步簡化了投資決策的規則和流程。孫正義的激進,讓一部分還記得在 WeWork 等標誌性填鴨式投資上糟糕戰績的員工們,感覺到不解和恐慌。

軟銀245億史詩級巨虧:沒有了Bank,只剩下Soft?

文|杜晨    編輯|VickyXiao

來源:硅星人

一年多后,孫正義毫無意外地又一次吃掉自己種下的苦果:由於軟銀願景基金投資對象的估值顯著降低,基金規模嚴重蒸發,軟銀在本季度錄得約245億美元的驚天巨虧,創下集團歷史之最。

圖片來源:軟銀集團

圖片來源:軟銀集團

孫正義將主要原因歸結於充滿不確定性的大環境以及日元貶值,表示“世界正處於極大的混亂當中”(the world is in great confusion)。

而他目前選擇了兩條止損途徑:1)不再發起新投資;2)全力削減開支,“我們需要降低成本,沒有免受影響的地方。”

曾幾何時,軟銀用千億美元的鈔票當作一把大鎚,砸彎了風險投資的市場規則。然而今天的軟銀面臨的情況是:不光鎚子不再好使,連鎚子都快要買不起了。

| 軟銀投資邏輯的徹底破產

財報文件顯示,軟銀集團在本季度錄得約3.2萬億日元(文件內標註約合245億美元)凈虧損,僅用三個月的時間,就打破了上季度剛剛創下的最大單季虧損紀錄。

圖片來源:軟銀集團

圖片來源:軟銀集團

事實上,軟銀集團在其它實體行業領域的投資都還挺好,虧損幾乎完全來自於投資創新創業公司的願景基金。

僅在本財季(4-6月),願景基金就蒸發了大約231億美元,其中一期和二期大約各佔一半。相比上季度的262億美元凈虧,這一季度只能說稍微好了一丁點。

資料來源:軟銀集團

資料來源:軟銀集團

硅星人之前的一篇文章曾經提到品嘗過太多太慘痛的失敗教訓的孫正義,似乎已經不再相信自己曾經篤信的填鴨式投資邏輯了。比如在去年軟銀大刀闊斧參與了歐洲先買后付金融公司 Klarna 的投資,卻因為 Klarna 估值下調而被坑慘了。

結果相比一期大手筆式的激進,二期並不是保守了,只是換了一種方式激進。

願景基金二期的總規模比一期小得多,卻做出了比一期多出好幾倍的投資數量:公開資料顯示,截至今年3月底,二期基金已經做出252筆投資,而一期到今天才做了94筆投資。在願景基金的披露文件里,一期的名單隻有不到一頁紙,二期卻有足足兩頁半……

圖片來源:軟銀集團

圖片來源:軟銀集團

雖然數量大,投資數額卻小得多。公開資料顯示,願景基金本季度的總投資額只有大約6億美元左右,是去年同期206億美元的零頭……

所以如果說前幾年的軟銀是盯准了幾隻鴨子瘋狂注水的話,今天的軟銀,更像是對着一群鴨子洒洒水。

然而即便像二期這樣廣撒網,也再難撈上像一期那樣的大魚了。以軟銀在披露文件里挑選的已上市投資對象為例,可以看出一期的投資組合賺和虧的各一半,賺的也基本都完全退出了,二期的卻基本全都在虧,而且還未完全退出:

圖片來源:軟銀集團

圖片來源:軟銀集團

為了止損,孫正義宣布徹底叫停二期基金的業務拓展,接下來一段時間內將專心於管理目前已經做出的投資,不再發起新的投資。

——可以說,軟銀所有的投資邏輯,這次終於徹底破產了。

作為軟銀投資部門歷史上最成功的投資案例之一,阿里巴巴為這家亞洲投資巨擎賺了很多錢。軟銀也至今仍然持有其股票。然而就在上周《金融時報》報道,軟銀在今年通過出售預付遠期合同的方式脫手了自己持有的阿里股票的大約三分之一,約合220億美元。

截至目前,軟銀已經把手上的阿里股票賣掉超過一半了。

當然,阿里的長期增長前景還是非常可觀的,這也是為什麼軟銀一直沒有完全套現——奈何今天的軟銀髮現,在投資這件事上不光砸錢不管用了,連錢都快不夠砸了。

| 自嘲為“狼狽竄逃”的德川家康

曾幾何時在孫正義的指掌下,軟銀投資部門以吹泡泡為榮,並且確實享受了六七年的驕人戰績。而在昨天,孫正義不得不承認,公司過去在估值上吹的泡泡太大了。

在糟糕的業績和投資策略的破產之下,軟銀和孫正義已經徹底失去了在金融投資圈的美譽。就連一眾曾經對孫正義頂禮膜拜、無比忠誠的高管,都離開了這位亞洲投資天王。

據彭博社報道,願景基金的兩位合伙人 Yanni Pipilis 和 Munish Varma 在7月底宣布離職,意味着近兩年以來離開願景基金的頂級高管人數已經超過了十人:

軟銀的二號人物,願景基金的直接老闆 Rajeev Misra,也在今年7月宣布退出軟銀一線工作。儘管他仍然保留着一期基金 CEO 的職位,但據彭博社報道他會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成立的新基金上。軟銀集團首席戰略官,被認為是日本金融業核心人物的佐護勝紀,在去年三月就已經離職了。另一位傳奇經理人,被安排到 WeWork “救火”的首席運營官 Marcelo Claure,也在今年宣布離職——結果軟銀甚至連他索要的20億美元分手費都付不起……

有傳聞指出,就錯過字節跳動、美團、小米等優秀公司的問題,一些軟銀投資合伙人此前對孫正義有所不滿。如此頻密的人才流失,更是體現出軟銀投資部門存在嚴重的業績和策略問題,和高管對孫正義本人的不信任。

值得一提的是,在財報會議演示文檔的第一頁,孫正義的團隊放了一幅非常獨特,具有深意的畫作,也巧妙地影射了孫正義面臨的窘境:

顰像》

軟銀245億史詩級巨虧:沒有了Bank,只剩下Soft?

這幅畫中的人物是日本知名歷史人物德川家康,描繪的是戰國歷史上一個著名事件:

家康有着極大的政治野心,但當時作為家臣寄於織田信長籬下,急於爭功而魯莽出兵,挑釁對手武田軍,結果大敗於三方原,連自己的替身都被砍頭。家康狼狽竄逃回自己的城堡,平復下來才發現褲子穿着很粘很難受——原來是在路上因為過於害怕而失禁了……

但當時家康並沒有掩飾尷尬,而是乾脆找人把自己當時的窘樣畫下來,放在了卧室里,時刻查看和銘記魯莽的教訓,也就留下了這幅名畫《顰像》。

借用這幅畫,孫正義巧妙地承認了自己在糟糕的業績面前極為尷尬的樣子,品嘗了失敗的味道,學到了重要的一課:“我們在半年裡虧損了6萬億元,我也需要深刻的反省,時刻銘記這一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