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資控股美中宜和 字節跳動挺進生育大業

繼馬斯克之後,張一鳴也要為生育大業做貢獻了。企業工商信息平台顯示,近日,北京美中宜和醫療管理(集團)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字節跳動旗下小荷健康完成增持,對美中宜和全資控股。

全資控股美中宜和 字節跳動挺進生育大業

2021年9月,小荷健康首次投資美中宜和,持股17.5748%。今年6月,小荷健康旗下小荷香港增持美中宜和41.49%股權。本次增持后,小荷健康和小荷香港的持股比例分別為30.47%和69.53%股權,合計100%。

市場監管總局相關文件顯示,上述收購案經公示后已獲無條件批准。小荷健康相關負責人表示,此次交易經有關部門批准,未來將會持續探索優質醫療健康服務。

公開資料顯示,美中宜和創立於2006年,是一家高端私立醫療機構,主要面向生育需求,覆蓋產科、婦科、兒科、輔助生殖、產後康復、產後休養等。目前,美中宜和擁有7家婦兒醫院、2家綜合門診中心及5家月子中心,覆蓋京津冀、長三角和珠三角三大區域。

美中宜和從產科起家,但也在尋求向更多醫療領域拓展。創始人胡瀾接受《健康界》採訪時曾表示,“未來希望美中宜和為婦女、兒童直至家庭其他成員打造出一個從產前到生育服務,直到衰老的全生命周期醫療服務閉環。”

該公司相關負責人曾向媒體透露,美中宜和服務過的高端家庭超50萬,出生新生兒超7萬;集團營收很大一部分來自產科,產科客單價約為7萬元。

與公立醫院數千元的常規收費標準相比,美中宜和着實不便宜。多位購買過美中宜和服務的受訪者向字母榜(ID: wujicaijing)表示,美中宜和服務水平一流,但收費很高。

不過,在北上廣深高凈值人群的追捧下,美中宜和逐漸成為國內高端醫療的頭部企業之一,成為資本二級市場的香餑餑。

圖源美中宜和官網
圖源美中宜和官網

據不完全統計,2011年至今,美中宜和先後獲得君聯資本、華興資本、華平投資、高瓴資本、光大控股、航天產業基金等機構投資,並在2019年12月得到了知名葯企葯明康德的戰略入股。

2020年10月,美中宜和啟動上市,計劃登陸創業板。但在次年8月,美中宜和以市場變化和自身戰略考量為由,終止上市輔導,並在一個月後接受了小荷健康的入股。

如今,隨着增持的完成,字節正式成為美中宜和的新東家。美中宜和找到了新的靠山,長期陪跑的投資人也終於獲得了退出機會。

對於字節而言,收購美中宜和更像是一步“閑棋”。美中宜和主打的高端婦產醫療服務遊離於字節的互聯網業務之外,不會對現有業務組合構成衝擊,也難以迅速帶來大筆收入。但拿下這塊新業務后,字節將能夠親身試驗和近距離觀察醫療服務的運轉細節,為流量輸出變現找到更多渠道,並在互聯網醫療賽道加速追趕阿里、騰訊、京東等先行者。

A

字節近期收購的美中宜和以產科聞名,與張一鳴的個人興趣頗有暗合之處。

張一鳴曾多次公開表達對於生命科學的興趣,認為“生物從細胞到生態,物種豐富多樣,但背後的規律卻非常簡潔優雅”。坊間傳聞,他在入讀南開大學時首選生物專業,只是因為調劑才最終讀了軟件工程。

此外,2021年5月張一鳴卸任CEO時,他在內部信中稱“虛擬現實、生命科學、科學計算對人類生活的影響已現黎明之曙光,需要我們突破業務的慣性去探索。”

張一鳴
張一鳴

不過,字節在醫療領域的布局,最早可追溯至2019年的“綠松果”。這款APP希望通過提供病歷查詢和在線諮詢等服務,構建線上患者社區。但由於內容匱乏等因素,綠松果並未激起太多浪花。

直到2020年底,字節成立大健康部門“極光”,對外統一品牌為“小荷健康”,由原百度副總裁吳海峰負責,直接向張一鳴彙報。字節醫療從此開始加速發展。

推出之初,小荷健康旗下產品主要包括面向患者端的小荷APP,以及面向醫生端的小荷醫生APP。兩款APP主要圍繞在線診療展開服務,同時提供健康相關資訊;幾個月後,又增加了線上購葯服務。

與此同時,字節首次涉足線下醫療,在北京中關村推出首家“松果診所”,服務領域涵蓋婦科、全科、皮膚科、中醫、健康管理等。

圖源:Tech星球
圖源:Tech星球

進入2021年,小荷健康通過設立分公司,不斷拓寬業務範疇,先後涉足藥品零售批發、進出口,醫療器械銷售,檢驗檢測等,沿着健康管理產業鏈不斷延展。

來自字節的充裕資金,是小荷健康快速擴張的重要砝碼。這首先包括重金招攬專業人才。投中網的一篇報道稱,小荷健康內部人士透露,“小荷的工資是同行業里遙遙領先的。”

更重要的是,字節通過一系列股權投資,迅速在醫藥賽道形成了產品服務矩陣,與自家的小荷健康形成互補。

例如,字節2020年上半年收購百科名醫,交易金額高達數億元。後者宣稱擁有中國最大的獨立版權醫學知識圖譜,且為“國家衛健委權威醫學科普項目”唯一指定網站。依靠這筆收購得來的醫療科普內容,字節後續做出了“小荷醫典”,與騰訊醫典對標。

2021年,隨着小荷健康的橫空出世,字節在醫療賽道的出手次數更加密集。

當年9月,字節領投心理健康醫療平台“好心情”,後者除了擁有互聯網診療平台外,還設有線下心理診所;同月,小荷健康入股美中宜和及宏達愛瑞,兩家公司的創始人均為胡瀾。

在新葯研發等前沿領域,字節同樣有所涉獵。

2020年12月,多家媒體報道稱,字節人工智能實驗室位於中美兩國的研發團隊正在招聘AI製藥領域人才。次年10月,字節投資新葯研發平台水木未來。公開信息顯示,該公司主營臨床前新葯研發加速,可提供新葯靶點驗證、化合物庫篩選、先導化合物發現等綜合性技術服務。

整體來看,字節在醫療賽道的布局初具規模,既有線上線下內容社區和診療服務,也具備醫藥銷售和新葯研發等產業鏈上下游能力,只是整體規模尚有欠缺,可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B

字節加速布局大健康,恰好趕在了主營業務的瓶頸期。

過去兩年間,字節增速不斷放緩。2021年底,多家媒體援引字節內部人士言論稱,字節國內廣告收入過去半年停止增長,今日頭條處於虧損邊緣。廣告收入是字節營收大頭,其停滯意味着整個公司的止步不前。

另一方面,字節曾經押下重注的教育板塊在政策轉向中折戟沉沙,而音樂、遊戲、元宇宙等板塊增長較快,但距離成為新的引擎尚需時日。

字節做的是流量生意,除了要有內生增長的流量池外,還必須要有多元化的流量承接變現場景。在老業務遭遇天花板、新業務尚難當重任的情況下,把剛需、高頻的醫療板塊做起來,不失為一種選擇。

互聯網醫療是一個數千億體量的龐大市場。根據《2021中國互聯網發展報告》,2020和2021年中國互聯網醫療健康市場的規模分別為1961億元和2831億元,年增速接近50%。

此外,根據第48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中國在線醫療用戶規模從2020年12月的2.15億,增至2021年6月2.39億,在線醫療使用率從21.75%提升至23.70%,仍然有較大提升空間。

在這條賽道上,阿里和京東布局很早,阿里健康和京東健康先後上市,巔峰期市值高達數千億港元。騰訊也投出了更美、微醫、新氧等眾多明星企業。相比之下,字節入局較晚,行業地位也略遜於其餘三家公司。

字節的優勢在於流量和算法。目前,通過自營與投資雙管齊下,字節已經在賽道內佔據了若干“橋頭堡”,其中不乏美中宜和這樣的細分領域龍頭。若輔以字節擅長的精準流量輸出玩法,字節有很大機會把醫療矩陣塑造為“字節健康”,與阿里、京東等量齊觀。

但是,字節作為互聯網醫療的後來者,其可選項正在變少。

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互聯網公司做醫療生意,賣廣告是最快捷的賺錢方式。但在2016年的魏則西事件后,這一板塊不僅遭遇嚴厲監管,在輿論場上也是公眾唾棄的對象。張一鳴自己也曾表態“不做醫療廣告”,並在過去多年間大體上恪守了這一諾言。

但隨着字節在醫療賽道頻頻落子,美中宜和這樣的嫡系部隊開始增多。面對這些醫療企業的推廣需求,字節是否會打破當年的承諾值得關注。

另一方面,字節醫療還面臨著“賣不賣葯”的兩難。

互聯網醫療的一個常識是,平台必須靠賣葯賺錢。上一財年,藥品銷售在阿里健康和京東健康的營收佔比均超過85%,在線診療等服務佔比很低。字節要想有所作為,勢必也要走向這一模型。

但今年上半年,《互聯網診療監管細則(試行)》和《藥品管理法實施條例(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相繼發布,網售藥品監管明顯收緊,阿里健康和京東健康的單日跌幅超10%。

兩大平台均握有線下藥店資質,且分屬不同公司主體,因此上述新規的實際影響較為有限。對於字節來說,它已經在子公司的經營範圍內加入了藥品銷售,要想賣葯大概率也要邁過線下資質這一關。

不過,目前字節大健康仍處於發展早期,斷言將走向何方為時尚早。收購美中宜和,有助於字節近距離觀察線下醫療的運營狀態,並為其流量輸出提供新的試驗場。在此過程中,字節將有機會加深對醫療的認知,並在這條龐大而複雜的賽道中尋找適合自己的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