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芯片短缺危機改變汽車行業:學會與芯片製造商共同分擔成本和風險

北京時間8月4日早間消息,過去兩年,芯片的短缺迫使全球汽車製造商放棄了數百萬輛汽車的生產計劃。這種情況正在緩解,但汽車公司正在付出新的永久性代價。來自這兩個行業的企業高管均表示,如何解決芯片短缺問題目前已經成為汽車開發中必須思考的一點。這將風險和部分成本從芯片公司轉嫁給了汽車製造商。

全球芯片短缺危機改變汽車行業:學會與芯片製造商共同分擔成本和風險

資料圖

通用汽車、大眾和福特等汽車巨頭新成立的團隊正在與芯片公司直接談判;日產和另一些汽車公司正被迫接受更長的訂單周期和更高的庫存;包括博世和電裝在內的汽車行業主要供應商也開始投資芯片生產;通用汽車和Stellantis還表示,將與芯片設計商合作設計零部件。

行業高管和分析師認為,總體而言,這些變化代表着汽車行業的根本性轉變:更高的成本、更多參與芯片開發工作,以及投入更多資本換取更穩定的芯片供應。對於以往依賴供應商,以及供應商的供應商來確保芯片供應的汽車公司來說,這是個180度大轉彎。

對芯片製造商來說,與汽車公司之間仍在發展中的合作夥伴關係是值得歡迎的,而這種關係也早就應該重塑。許多芯片公司高管指出,在最近的供應鏈危機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汽車廠商對芯片行業供應鏈的運作方式缺乏了解,也不願意分擔成本和風險。

目前,汽車行業似乎已經度過了危機的最嚴重時期。據估計,自2021年初以來,這場危機已經導致了全球汽車產量減少1300萬輛。

台積電首席執行官魏哲家表示,從來沒有汽車行業高管與他聯繫過,直到芯片短缺走到令人絕望的地步。在近期硅谷舉行的台積電合作夥伴和客戶大會上,他表示:“過去兩年裡,他們給我打電話,表現得就像我最好的朋友。”他透露,一家汽車廠商打電話來,緊急預訂25個晶元的芯片,但台積電接到的訂單往往都是2.5萬個晶元起步。所以,“難怪你得不到支持”。

另一家芯片代工巨頭格芯(GlobalFoundries)首席執行官托馬斯·考菲爾德(Thomas Caulfield)表示,汽車行業已經明白,不能再把建造數十億美元芯片工廠的風險完全留給芯片公司。“你不可能讓行業中的某一個因素為行業的其他部分提供水源。我們不會投放產能,除非客戶提供承諾,並願意拿下這些產能的所有權。”

福特已經宣布與格芯合作,以確保芯片供應。格芯汽車行業負責人邁克·霍甘(Mike Hogan)表示,正在與其他汽車公司商談更多此類的合作。

明尼蘇達州芯片製造商SkyWater Technology首席執行官托馬斯·桑德曼(Thomas Sonderman)說,該公司正在與汽車公司洽談,以採購設備或支付研發費用的方式讓汽車公司“置身事內”。

Onsemi首席執行官哈桑·艾爾-庫里(Hassane El-Khoury)表示,與汽車製造商及其供應商更緊密的合作已經為該公司帶來了40億美元的長期合作協議,生產基於碳化硅的電源管理芯片。這類新材料正越來越受到歡迎。他說:“為了擴大業務規模,我們每年都會投入數十億美元。但我們不會僅僅因為看到希望就去建廠。”

Synaptics首席執行官邁克爾·赫爾斯頓(Michael Hurlston)表示,最近與汽車廠商更直接的合作可能會帶來新的業務機會,同時有助於管理風險。Synaptics的芯片用於驅動觸摸屏,該公司芯片的短缺也在影響汽車生產。

赫爾斯頓說,汽車行業已經開始擁抱OLED屏幕,儘管這類屏幕不如液晶屏耐用。此前,儘管OLED屏幕的對比度更好、功耗更低,但耐用性影響了汽車行業對這種技術的興趣。“然而在過去兩年中,他們的看法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是我們與汽車行業直接對話的結果。對我們來說,行業範式真的發生了改變。”

日本瑞薩電子和荷蘭恩智浦半導體的首席執行官均表示,他們正在安排工程師協助汽車公司設計新的架構,用一台計算機控制汽車的所有功能。恩智浦首席執行官庫爾特·西弗斯(Kurt Sievers)表示:“他們已經覺醒了。他們明白這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他們開始嘗試找到合適的人才。這是個很大的轉變。”

根據市場研究公司Gartner的數據,到2026年,每輛汽車平均的芯片含量將超過1000美元,比疫情爆發的第一年翻一番。例如,電動版保時捷Taycan目前使用超過8000個芯片,而大眾集團表示,到這個10年末,這一數字將增加一倍或兩倍。

大眾集團負責芯片管理的高級經理貝特霍爾德·海倫塔爾(Berthold Hellenthal)表示,“我們已經明白,我們自己也是芯片行業的一部分。我們現在已經設置了芯片戰略管理的人員。”

與老牌汽車廠商和創業公司都有合作的硅谷投資人和諮詢顧問埃萬傑洛斯·希穆迪斯(Evangelos Simoudis)表示,招攬並留住芯片工程師將是汽車廠商面臨的挑戰,它們將需要與Google、亞馬遜和蘋果等科技公司展開競爭。“這將導致收購。”

他同時指出,與自行設計核心芯片的特斯拉不同,傳統汽車廠商在進行新投資的同時,也不得不繼續生產傳統車型。

AutoForecast Solutions估計,自2021年初以來,芯片短缺已經迫使全球各地的汽車廠商削減了1300多萬輛汽車的生產計劃。該公司負責全球汽車生產預測的副總裁薩姆·菲奧拉尼(Sam Fiorani)表示:“這是個非常傲慢的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