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der跌落神壇,新一代約會App花樣百出

經過了隔離期間的孤單寂寞冷,單身男女們交友的熱情更加強烈了,可惜並不是每個人都抱着一顆真心,還有許多是只是來騙錢的,像是今年在Netflix上熱播的‘Tinder詐騙王’中一位海王男騙走了多位女生1000萬美元的故事就讓人們看到了都市交友婚戀的黑暗面。

婚戀詐騙不是新鮮事,根據FBI數據顯示,全美每年約有兩萬人會上交友婚戀類網絡詐騙的當,去年受害者被騙的總金額甚至達到了10億美元,不過最近被“殺豬盤(Pig-butchring)”的受害者越來越多,更有人一夜之間被騙走了800萬比特幣(!),這在一定程度上和線上交友及約會軟件的快速發展逃不了干係。

圖源:Ars Techncia
圖源:Ars Techncia

斯坦福2019年的一項調查顯示,在美國線上已經成為了年輕人最主要的交友戀愛渠道,在2019年就有39%的人是使用約會軟件找到對象的;

Business of Apps的數據顯示,在2020年全球有2.7億人使用了約會軟件,這一數字是5年前的兩倍,並會在接下來的時間只增不減,到2024年全球約會軟件市場將超84億美元。

隨着千禧一代成家,Z世代長大,交友婚戀市場的核心用戶發生了世代的轉變,以Tinder為代表的被稱為“老牌”的約會軟件開始有殺豬盤之類的事情發生,也因其定位不時髦逐漸被淘汰,為了倖存它們正在火速“扮嫩”,以迎合新一代“數字原生”用戶在交友上對互動和直觀的新需求。

01

老牌約會軟件“裝嫩”

Tinder正試圖讓自己變得更具發現性和互動性,比如在2019年推出的互動冒險遊戲“Swipe night”讓用戶第一視角感受世界末日情節,可以左滑右滑來選擇故事走向,比如“你會救狗狗還是救人?”

Tinder會將選擇相同的用戶進行匹配,這一功能起到了初審三觀的作用,並為用戶聊天破冰,第一版上線后就有2000萬用戶參加,匹配率提升了26%, 消息數增加了12%。

Tinder Swipe night
Tinder Swipe night

Tinder在去年推出了“發現”板塊,用戶可以參加像是“Swipe Night”這樣的活動,還能以興趣話題尋找並與其他用戶聊天,無需先進行匹配。

Tinder explore
Tinder explore

隨着元宇宙熱度上升,Tinder還在去年開始測試自己的數字貨幣Tinder Coins,可被用來購買VIP會員,激活像是置頂檔案和“超級喜歡”等功能,經常登錄、更新個人信息、認證身份等等行為都會獲得Coins獎勵。

Tinder coins
Tinder coins

Bumble也表示web 3.0的目標是讓用戶可以完全掌握自己的約會體驗,目前也在內測與metaverse相關的功能,這些變化都順應了母公司Match Group對於未來交友戀愛體驗的展望 – 基於虛擬經濟的沉浸式體驗,Match旗下還有OkCupid、Hinge和PlentyOfFish等熱門約會軟件,它在去年以17.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韓國社交網絡公司Hyperconnect,是它有史以來最大一筆收購。

Hyperconnect在2020年的收入約為2億美元,比2019年有50%的增長,它旗下主要有兩款移動社交產品,Azar是一款視頻直播和語音聊天平台,可以實時翻譯來自不同國家地區用戶的語音和文字,打破社交壁壘

Tinder跌落神壇,新一代約會App花樣百出

另外一款產品Hakuna是一款音頻流媒體工具,讓多人可以同時音頻直播,播主能夠獲得用戶打賞

Hakuna Live
Hakuna Live

Hyperconnect內測了一個叫做“Singletown”的功能,在這裡用戶以虛擬化身存在,通過實時音頻溝通,比如你可以在家彈鋼琴但在虛擬世界中會演繹成在酒吧里彈鋼琴,用戶在虛擬場景中相識,可以選擇繼續在虛擬世界中打發時間或將聊天轉移到真實世界。

元宇宙改變了人們遠程相識相知的體驗,與人們在真實世界交友的方式更相像,Match正是看重了Hyperconnect的社交科技,它自稱打造出了第一個可以基於網絡實時溝通(WebRTC)的移動版本,移除地緣和語言等障礙,讓Match更快完成將人們送到元宇宙約會的目標。

老牌約會軟件為年輕化布局的腳步跟不上新一波約會軟件湧現的速度,而資本也對它們非常友好,Crunchbase的數據顯示,在2021年約會軟件類的公司共完成了43輪融資,融資總額達到了3100萬美元,其中大多屬於angel、pre-seed和seed輪,它們的早期創意就已經獲得了VC們的興趣,這些軟件的共同點就是大寫的直接、互動和彰顯個性。

02

音頻&視頻 >照片

在2020年誕生的Snack是一個以視頻為主的軟件,用戶無需填寫bio,只需上傳表達自我的視頻,其他用戶如果點贊會直接開啟聊天進行匹配,上線幾個月半年後就擠進了全美十大下載量最多的約會軟件。它沒有左滑右滑的選擇,用戶如果試圖左右滑甚至會收到系統提醒“你是老古董嗎?還在用這一招!”

Snack dating
Snack dating

創始人Kimberly Kaplan曾在Plenty of Fish負責產品和營銷,在觀察到Tinder和Bumble軟件用戶大多在約會軟件匹配卻會將聊天轉移到社交媒體並查看Instagram stories等更真實的內容後有了這個主意。

多年來約會軟件的火爆都與平台相關,比如 Plenty of Fish與Google引擎搜索、Badoo與Facebook、Tinder和Bumble與移動設備......這個時代TikTok和網紅是Z世代的信仰,那麼不如打造一個以TikTok視頻交友的模式?

Snack也是最早可以用TikTok直接登錄的軟件之一,讓用戶可以一鍵將TikTok視頻轉到Snack上。

Snack & TikTok
Snack & TikTok

Snack在今年2月完成了由Coelius Capital和Kindred Ventures領投的350萬美元融資,並通過Gen Z Syndicate這一基金進行約200萬美元的SAFE融資,讓Gen Z用戶、網紅和創造者等人可以成為Snack的股東。

來自法國的Feels也想讓視頻成為用戶展示自我的主要渠道,自稱為是一個“反約會軟件”的app,個人信息部分不只有文字和照片,用戶可以上傳視頻、添加文字和表情包、分享照片、回答問題等等,個人檔案更加鮮活,用戶刷其他檔案就像在看TikTok視頻或者Instagram stories一樣有趣。

在Feels上匹配也沒有左滑右滑的選擇,用戶可以對他人的某些內容進行表情回復,整個過程不會像平常約會軟件一樣給人那種總在拒絕別人的感覺,反而是真正在與他人進行積極的互動。

Feels已經獲得了15萬用戶以及110萬歐元融資,目前在測試將原生TikTok帖子作為主要的獲客渠道,不過目前主要精力還集中在完善產品上而不是測試多個渠道,這與其他約會軟件的打法也很不同。

Feels App
Feels App

疫情間Clubhouse的走紅將聚光燈打在了音頻社交上,這一能夠讓人們迅速產生緊密聯結的模式給了許多人靈感,其中包括前TikTok產品和運營負責人Joshua Ogundu,他創立了Heart to Heart,想讓約會男女可以通過音頻真實相識而不只是以精心偽裝示人。

用戶創立賬戶后需要上傳照片,同時需要以音頻簡單講述這張照片背後的故事,每個用戶的檔案是由音頻和照片搭配而成的,一經匹配用戶可以給彼此發送語音消息繼續聊天。

聲音這一媒介具有強烈的私密性,用戶會花時間錄音頻就表示他也更在意與對方展開對話,因此溝通也更加真摯和獨特,Heart to Heart在今年年初正式在洛杉磯和紐約推出,已經獲得了由Precursor Ventures領投的75萬美元pre-seed輪融資。

Heart to Heart App
Heart to Heart App

SwoonMe也是一個以音頻為主的交友軟件,用戶需要上傳自拍,但會被轉化成動漫頭像展示給其他用戶,最重要的是每個用戶都需要錄一小段音頻,包括自我介紹和對一系列問題的回答,比如你想尋找什麼樣的伴侶、用這個軟件是想尋找結婚對象還是隨意的關係等等。用戶匹配后,系統會鼓勵雙方多聊天,尤其是語音聊天而不是着急交換自拍,隨着對話進行,對方的真實照片會漸漸浮現。

SwoonMe
SwoonMe

Tinder之類的約會軟件讓人們習慣只看外表,更適合隨意戀愛關係,讓尋找認真關係的用戶無所適從,SwoonMe這一模式就是高舉反膚淺大旗,將個性置於外表之前,這一靈感來自於創始人Tanvi Gupta多年來在戀愛上碰壁的體驗,在約會軟件上遇到的人大多是“顏狗”,並不會讀她分享的自我信息也無法產生深度的聯結,她有在Facebook推出了多個重要產品的經歷,在從零做產品和尋找產品-市場匹配方面有充足的經驗。

近年來有許多類似SwoonMe的軟件都將“反顏狗”作為目標,比如Jigsaw、INYN、Taffy等等,它們都採用將用戶照片遮擋的模式鼓勵用戶先進行聊天,伴隨着對話的進行一點點揭露照片,這就給了用戶充足的機會了解對方而不是直接看臉說話

Jigsaw App
Jigsaw App

INYN
INYN

Taffy
Taffy

視頻和聲音社交具有單純文字和照片所不具備的獨特表達,對於伴隨着移動端長大的一代人來說,這種更真誠的交往模式模擬了 TikTok和Snapchat這些平台的互動模式,將會成為交友戀愛主要的媒介。

03

‘志同道合’式匹配

上一輩談戀愛講究門當戶對,而這一代談戀愛尋找志同道合。

在我們展示自我及選擇對象時,“我們喜歡什麼”這個問題的回答甚至比“我們是什麼”更重要,對Z世代這一非常在乎為自己三觀發聲也尋求三觀契合的族群來說,進行相同的選擇可以成為匹配的主要原因。

Schmooze這一app讓用戶對meme進行選擇來進行配對,幾輪下來通過機器學習或Schmooze稱作“幽默算法”的技術,系統對用戶的喜好就有了很好的了解,可以精準匹配到聊得來的人,因為meme並不簡單,你是否理解一個meme並覺得它好笑代表着興趣愛好和價值觀,對meme的選擇其實也是對政治偏好、流行文化、人文常識的篩查。

Schmooze app
Schmooze app

創始人Vidya Madhavan以幽默感匹配交友的靈感來自於自己的戀愛經歷,她在考慮去加州讀研的時候給領英上的10個在讀商學院的人發了消息求建議,結果只有1個人回復了,結果是兩個人就這個話題交換了200多封郵件,大多數都是在開玩笑,而那個回復的人現在成為了她的丈夫。

Schmooze在2020年夏天用200個斯坦福學生進行了內測,結果迅速走紅獲得了全美1萬多個下載,如今已經實現了超700萬的meme左滑右滑、超2.5萬的匹配、100多個高校的學生都在用,TikTok上的用戶宣傳吸引了大批流量,目前已經獲得了27萬美元的種子輪融資,背後的投資者也投了Snapchat、Clubhouse、Hinge和Giphy等公司。

Schmooze user reviews
Schmooze user reviews

So Syncd則是基於用戶的性格進行匹配,標準來自於知名的Myer-Briggs 16種人格測試,它的測試結果非常準確,包括對內向/外向、感覺/直覺、思維/情感、判斷/感知進行分類,主要被用於職業規劃和求職,所以用它來交友其實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主意。

用戶如果已知道自己的MBTI類型可以直接輸入,如果沒有也可以在So Syncd的app上快速測試,接下來系統會根據性格測試告知用戶他們的潛在匹配對象的契合程度有多少。

So Syncd
So Syncd

自從在疫情間正式推出,So Syncd已經擁有了6萬多個用戶,用戶發送了超300萬條消息,促成了460對已知情侶,還有許多對已經訂婚或結婚,通常約會軟件面臨著男多女少的困境,但So Syncd表示因為根據性格匹配能減少膚淺式尋愛的用戶,在這個app上的男女比例達到了平衡。它背後的姐妹花創始人來自投資和初創背景,目前擁有來自Upscalers investment club和KM Capital投資的100萬美元投資。

Dive也是一家想改變只看臉“速食交友”模式的app,自稱“靈魂第一,顏值第二”,用戶可以進行趣味問答、性格測試、小遊戲、星座測試等互動遊戲來了解對方的真實自我,不是只靠一張照片就決定要不要匹配,匹配之後Dive鼓勵用戶解鎖關於對方的信息,用戶給彼此傳的信息達到一定數字後會收穫像是fun fact和更多照片等獎勵。

Dive App
Dive App

04

資本重燃興趣

雖然約會軟件如雨後春筍一般出現,但這一賽道一直以來其實並沒有獲得資本的寵愛,原因是對於大多數軟件來說,越能實現用戶需求黏性就越高,但約會軟件如果真的幫用戶找到了意中人那就意味着同時失去了用戶,硅谷知名風投Andrew Chen的計算顯示,當一個軟件年周轉率達到70%的時候,用戶每年都要進行一次”大換血”,對於約會軟件來說這個數字達到了90%,用戶留存率並不優秀。

其次,約會軟件大多是免費使用,付費版本的功能沒那麼誘人,大多數人抱着“花錢找對象也太絕望了”的態度並不會為約會軟件付費,比如Tinder 2021年付費用戶只佔了用戶總數的3%,用戶通常會在不同的約會軟件跳來跳去,忠誠用戶少收入也少。

不過疫情似乎改變了這一風向,作為緩解人們隔離孤單苦悶的渠道,交友戀愛軟件看到了用戶使用的迅速增長,Bumble視頻聊天有70%的增長,Tinder的滑動次數達到了每日30億次的歷史紀錄,資本也因此重新燃起了興趣,在去年2月上市的Bumble就是一個典型,開盤價比發行價高出了77%,估值飆至140億美元,這也給了許多交友軟件十足的信心。

TikTok和Clubhouse等公司的火爆與增長讓消費者科技和社交重新證明了實力,資本具有周期性,風水輪流轉又轉回了交友與戀愛,雖然這一賽道的硬傷仍持續為軟肋,但如果說這兩年TikTok青少年隨着音樂魔性跳舞的成功證明了什麼的話,那就是社交已不再是可有可無的消費者產品,它們已經成為了和吃飯睡覺一樣我們離不開的剛需,新一波軟件的玩法實在新鮮,不得不讓人期待它們又能為我們帶來什麼驚喜。

參考來源:

A Decade After Tinder And Hinge, VCs Embrace New Crop Of Dating Apps That Aim To Spark Connections Differently (Crunchbase News)

Snack, a‘Tinder meets TikTok’dating app, opens to Gen Z investors (TechCrunch)

Meme-based dating is here: Meet Schmooze (TechCrunch)

A New Wave of Dating Apps Takes Cues From TikTok and Gen Z(W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