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鴨難求:粉絲稱划算,單個炒至百元,肯德基可達鴨為何出圈

在動感的配樂下,可達鴨交叉舉手的跳舞造型添上幾分蠢萌,加上網友們搞怪的創意,不同類型的可達鴨圖片和視頻在網絡上迅速出圈。可達鴨爆紅后,也形成了“一鴨難搶”的局面。多家肯德基門店玩具斷貨,各類二手平台玩具交易價格翻倍,套餐代吃業務興起。

可達鴨音樂盒走紅:在二手平台被炒至上百元,出現“代吃”服務

肯德基玩具又雙叒火了,今天你搶到“鴨”了嗎?

一鴨難求:粉絲稱划算,單個炒至百元,肯德基可達鴨為何出圈

近幾年來肯德基在特定節日推出的聯名玩具中,寶可夢系列是做的最多的IP,還包括哆啦A夢、小黃人等。

寶可夢IP+搞怪視頻=出圈?

風靡全網的的可達鴨玩具其實是肯德基在今年5月21日推出的兒童節套餐中搭配的玩具之一。從肯德基的小程序查詢發現,購買69元至109元的指定套餐可獲得隨機一款寶可夢聯名玩具,可達鴨即為其中一款。

肯德基小程序截圖

肯德基小程序截圖

肯德基官方客服表示,包含可達鴨玩具的套餐是全國售賣的,不清楚每個門店的配發的數量,建議消費者在手機點餐界面查看。

一位肯德基IP玩具的忠實用戶告訴澎湃新聞記者,肯德基套餐中的聯名玩具很多,且一直都有很高的熱度,每年都會拉高粉絲的期待值。“2019年、2020年肯德基的六一套餐就有可達鴨玩具,而今年的鴨子比前兩年造型更‘傻萌’,可玩性更高,兩個手可以互換。雖然每次有配樂,但相較於以往普通的鈴聲,這次的廣場舞主題更容易出圈。”

此外,該用戶還表示,國內正版授權的寶可夢周邊比較少,在國外以69元拿到一個這麼大小的可達鴨周邊並不容易,正版的可達鴨公仔一個掛飾大概要200元至300元。

“如果肯德基套餐搶得到的話,真的很划算,畢竟一個普通盲盒價格就要在59元、69元上下。”一位消費者表示。

“套餐性價比高,IP受年輕人喜愛,再加上短視頻的推波助瀾,火是理所當然的。”一位資深玩具愛好者介紹,此次肯德基的聯名玩具套餐除了官方渠道等正常的宣傳介紹,最主要的是短視頻大範圍的傳播,尤其是這個跳舞可達鴨的‘萌點’。“買到的都在曬視頻,沒買到的也在發視頻吐槽。”

一位玩具愛好者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現在我刷短視頻App,幾乎10條就有3條關於這個可達鴨。這個玩具的搞怪性很強,疫情當下大家樂於將想說的話通過這個玩具進行傳播。這可能也是可達鴨在此次套餐中比其他玩具更出圈的原因。”

網友視頻的截拼圖

網友視頻的截拼圖

“在商業領域,除了負面不需要推手,任何發生排隊行為的狀態,必須有人在幕後安排部署的。”營銷領域業內人士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產品不會莫名其妙火爆,背後往往都有推手的痕迹。

“幕後一定是有營銷推手的,有傳統的營銷方式,包括門店售賣、促銷和聯名等,也採取線上的營銷方式,種草、微博、抖音等等。” 上海傳道品牌策劃公司創始人王玉剛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就像迪斯尼是成年人的樂園,肯德基與寶可夢聯名玩具的爆火或許也切中了當下的營銷要點。王玉剛認為,在重重社會壓力之下,對於成年人來說,寶可夢玩具其實有他的童真在裡面。

王玉剛補充道,可達鴨玩具在營銷的推動下已經成為了成年人的玩具,類似一種社交貨幣,並從飢餓營銷的角度把玩具的價格拉高,價值隨之被烘托起來,同時也就會湧現山寨和高仿產品。

“這種營銷方式,國內很多品牌基本上沒有,或者做得很差。”王玉剛指出,肯德基等企業進入中國后一直在做周邊產品營銷,用周邊產品把品牌傳達給消費者,從小培養消費者對品牌的好感,產品出圈還能增加品牌的影響力。

一線城市門店“一鴨難求”:鹹魚價格翻倍,批量銷售單價更低

一位肯德基社群福利官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上海很難買到可達鴨,“很少,現在玩具都沒了。” 對於上海區域火熱的可達鴨套餐團購是否為正品,肯德基官方客服稱其寶可夢玩具只能通過官方平台售賣。

一鴨難求:粉絲稱划算,單個炒至百元,肯德基可達鴨為何出圈

一鴨難求:粉絲稱划算,單個炒至百元,肯德基可達鴨為何出圈

“對於迫切想要肯德基可達鴨玩具的人而言,與其拼肯德基的套餐手氣,不如直接在鹹魚等第三方平台加點價格淘可達鴨。”一位上海地區的消費者向澎湃新聞記者介紹,“上海地區很難搶,不能保證去的門店有可達鴨,而且很多店也是隨機給套餐玩具。因此,‘鹹魚’這種平台上買是比較快速的購買途徑。”

該消費者表示,近幾日他在“鹹魚”平台上下單的跳舞可達鴨成交價為120元,買完第二天商家就漲到了160元了。“近期在各類平台上看到最貴的價格是269元,這肯定還不是最貴的。不過鹹魚上這玩具均價在110元至150元左右。”

另一位消費者表示,“除北上廣深等大城市外,在小城市搶鴨子更容易,可以到門店加服務員微信預定,讓對方留貨。”

甚至還出現了“代吃”業務。一位第一次做“代吃”的賣家告訴澎湃新聞記者,自己感覺“有趣,很酷”,所以做“代吃”玩玩,“我是不賺錢的,套餐69元我66(賣)還掏郵費。”

據該賣家觀察,來找他買可達鴨主要是一線城市的買家,自己所在城市的寶可夢套餐並沒有售罄,“有(下單)可達鴨就買一點,分給同事吃,我們這(的人)應該都不是很關心寶可夢。”

據肯德基客服介紹,肯德基寶可夢套餐分雙人餐和家庭桶,隨機附贈一個寶可夢玩具。“問問櫃檯姐姐就好了,看能不能商量下,態度好點啦。”前述賣家表示,可以請求肯德基櫃檯工作人員指定要可達鴨玩具。

有“玩票”的賣家,也有“專業”代吃。一名賣家在二手交易平台掛出“最後3個!可達鴨2022款,肯德基代吃,現貨秒發”,配圖是壘了五六層的可達鴨玩具,標價69.99元。而澎湃新聞記者詢問后稱,單個可達鴨現貨秒發售價180元。不到半小時,該鏈接已顯示“賣掉了”。

二手交易平台的肯德基寶可夢玩具“代吃”服務

二手交易平台的肯德基寶可夢玩具“代吃”服務

澎湃新聞記者查詢鹹魚平台發現,除了部分個體賣家轉賣其抽中的玩具外,“玩具販子”手中的可達鴨價格普遍更低,多位玩具販子接受批量預定。

其中一位賣家告訴記者,其手中的跳舞可達鴨玩具一個為89元,買的越多越便宜。例如一箱60個,單價可降至65左右一個。通常現貨價格高,等5天左右會更便宜,從全國各地發。

“這類玩具的真假很難看出,寶可夢系列IP熱度一直不低,容易仿。”多個資深玩家告訴記者,一些鹹魚上的二販子手中的貨並不保真,貨源並不一定是從買到可達鴨套餐的消費者手中收過來的,可能存在代加工廠的貨。

“為了保障玩具的質量和正品,我通常會選擇找個體買家下單,他們會有套餐購買記錄進一步佐證。”一位資深玩具愛好者告訴記者。

疫情之下百勝中國的業績窘境

營銷火熱的背後,是肯德基母公司百勝在中國的窘境。

5月4日,百勝中國控股有限公司披露2022年第一季度業績。今年第一季度,公司總收入26.7億美元,同比(較上年同期)增長4%;凈利潤為1億美元,同比下滑57%。

對於凈利潤下降,百勝中國稱,主要是由於經營利潤下降,以及公司對美團按市值計價的股權投資帶來的虧損。報告期內,公司經營利潤為1.91億美元,同比下降44%。

具體來看,今年第一季度,百勝中國兩大主要品牌肯德基和必勝客的同店銷售額分別下滑9%和5%,經營利潤分別下滑33%與50%。

百勝中國2022年第一季度業績

百勝中國2022年第一季度業績

百勝中國首席財務官楊家威在財報中表示,由於3月以來疫情惡化,公司第一季度運營業績受到嚴重影響,3月份出現了虧損。如果新冠疫情沒能在5月及6月得到顯著改善,公司預計今年第二季度將出現經營虧損。

目前,百勝中國公司預計4月份的同店銷售額(以銷售店開了至少一年為前提,同一間銷售店在相同時期下的銷售額)將同比下降超20%。而據百勝中國透露,4月份,百勝中國在上海約10%至15%的門店運營情況下,收入達到了封控前的40%至50%。

儘管第二季度將面臨更大的挑戰,百勝中國表示仍看好中國市場的長期機遇。公司2022財年目標不變,預計今年凈新增約1000-1200家門店;資本支出約8-10億美元之間。楊家威指出,未來,百勝中國將在增強數字化能力、供應鏈基礎設施和門店網絡擴張等方面繼續加大資本支出。

百勝中國披露一季度業績后,包括富瑞、花旗、摩根大通等多家大行紛紛下調百勝中國目標價,維持原先“買入”或“增持”評級。截至5月24日午盤,百勝中國漲0.19%,報324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