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恨情仇,長輩夙願……起底運動員的冰雪故事

“天才少女”谷愛凌在北京冬奧會上憑藉成功完成偏軸空翻轉體1620度的高難度一跳,拿到了自由式滑雪大跳台金牌。谷愛凌的橫空出世,讓中國冬奧代表團中一批特別的面孔受到更多的關注。他們就是歸化的中國隊運動員

愛恨情仇,長輩夙願……起底運動員的冰雪故事

文 | 新浪財經 劉麗麗

編輯 | 韓大鵬

何為歸化?依照當前法律中對“歸化”的闡釋,指某個人在出生國以外自願、主動地取得他國國籍的行為。運動員歸化是指運動員在出生國籍以外自願、主動取得其他國家國籍,並代表其他國家參加國際體育賽事的行為。在國際體育賽事中,國籍是運動員參賽的基本條件,所以歸化本質上屬於“技術移民”。

有人曾經總結過運動員的歸化模式,可分為3種:血緣、聯賽與金錢。血緣主要是指移民後裔、少年入籍;聯賽模式,就是挖掘國內聯賽的優秀外籍球員,比如足球;金錢模式,就是報酬足夠有吸引力,運動員可以與入籍國沒有任何關係。

愛恨情仇,長輩夙願……起底運動員的冰雪故事

冰上愛恨情仇

谷愛凌的母親是中國人、父親是美國人。她有一半的中國血統。這屬於歸化模式中最常見的一種。但也有例外。比如,中國籍短道速滑選手林孝埈。

在短道速滑領域,長期以來中國和韓國分庭抗禮,是不折不扣的直接競爭對手,在賽場上演過很多激烈的廝殺。出現這種情況,必有隱情。

前韓國選手、現中國籍短道速滑選手林孝埈(原名林孝俊)1996年5月29日出生於韓國大邱,最初接觸的體育啟蒙項目是游泳,但由於鼓膜受到損壞,在小學二年級改練短道速滑,並曾在四年級時擊敗過六年級學生。在中學一年級時,他因右脛骨受傷,有約一年半沒有上冰訓練,高中時也一直受傷病困擾。

直到2012年,林孝俊一戰成名。在因斯布魯克青年奧林匹克運動會上,林孝俊獲得了男子1000米冠軍,那時候他只有15歲。2017年4月,林孝俊在選拔賽中脫穎而出,首次入選韓國國家隊。

在2018年的平昌奧運會上,他代表韓國出戰,斬獲男子1500米金牌和男子500米銅牌;2019年,林孝埈在世錦賽中包攬男子個人全能、1000米、1500米、超級3000米、5000米接力金牌。

但隨後他的人生之路發生了一連串波折。2019年,林孝埈在韓國鎮川國家隊體能訓練中心因涉嫌在訓練中拉扯隊友黃大憲的褲子,致使其身體隱私部位暴露而被起訴強制猥褻。韓國冰上聯盟經過調查后,對林孝埈做出了禁賽一年的處罰,禁賽期間禁止他“參與任何與短道速滑有關的活動”。

2020年5月首爾中央地方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林孝埈被法院判定為“非故意導致的不當行為”,判處罰金300萬韓幣(約合人民幣1.6萬元)。林孝埈不服提起上訴,韓國二審法院裁定林孝埈無罪。2021年5月27日,韓國最高法院作出判決,宣布林孝埈無罪。

但由於長期禁賽再加上找不到場地訓練,林孝埈失去了國家隊主力地位。

禁賽處罰決定下達后,林孝埈通過韓國短道速滑教練金善泰與前輩安賢洙的牽線,以陪練身份,同中國隊一起訓練。

2021年3月6號,林孝埈的經紀公司發布聲明稱其決定加入中國國籍,並表示“這是一個年輕的冰上運動員為了能不留遺憾,再次在冰場上站立的最終決定。”之後他入籍中國一事在2021年3月17日首爾移民和外國事務辦公室官宣。

林孝埈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願意在中國開展體育活動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中國擁有世界級短道速滑選手,另一個原因就是受已經在中國活動的俄羅斯韓裔短道速滑名將維克多安(原名安賢洙)的影響。安賢洙在中國短道速滑隊擔任技術教練。

兩個月後,經紀公司正式承認接到中國冰協的邀請,正在進行特別歸化程序,不過根據《奧林匹克憲章》,更改國籍的運動員必須在代表前者比賽三年後才能為新的國家出戰(林孝埈上次代表韓國參加國際比賽是2019年3月10日的世錦賽),但如果相關奧委會和國際單項協會同意,3年期限可以縮短或取消,如果韓國反對,他仍然不能代表中國參加北京冬奧會。

2021年10月19日,中國短道速滑隊官方正式發布了一張全體隊員合影。在這張照片里,第三排從右邊數第四個運動員就是林孝埈。中國短道速滑隊通過這一形式,正式宣布林孝俊入籍成功,成為一名中國短道速滑運動員。

作為中國首位歸化的奧運冠軍,2022年1月10日,林孝埈代表河北省參加北京冬奧會短道速滑選拔賽,獲得B組第二名。中國短道速滑隊最後出征名單中林孝埈的名字沒有出現。

愛恨情仇,長輩夙願……起底運動員的冰雪故事

在2月9日的短道速滑男子1500米決賽中,韓國選手黃大憲以2:09.219的成績為韓國隊奪得首枚金牌。中國選手任子威在半決賽中被判罰犯規,無緣晉級決賽。另外兩位中國選手孫龍和張添翼則在1/4決賽遺憾出局。賽后,和黃大憲有宿怨的林孝埈在社交媒體為隊友打氣:“等我!等我回來!我要跟你們並肩戰鬥!”他還曬出了自己的故宮打卡照和綉着漢語拼音名字的金色冰鞋。

愛恨情仇,長輩夙願……起底運動員的冰雪故事

一個人的戰爭

相對於谷愛凌的一戰封神,年齡相仿的朱易卻因為賽場失利而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在2月6日的團體賽女單短節目中,朱易發揮失常,排名墊底。7日上午,在花樣滑冰團體賽決賽女子單人滑自由滑的比賽中,朱易第一個登場出戰。開滑不久,朱易出現了兩連摔。繼摔倒之後,朱易在一次落冰中出現了失誤,之後朱易調整好了自己,完成了比賽,最終獲得91.41分。中國隊最終以第五名結束了比賽,但也創造了中國花滑團體的新歷史。

動作完成後還沒有完全下場的時候,朱易就開始崩潰大哭。賽後記者問她:“有沒有計算過自己拿多少分能幫助中國隊晉級自由滑比賽。”朱易哽咽着說道:“我昨天一直在算,算了好幾遍……”

愛恨情仇,長輩夙願……起底運動員的冰雪故事

朱易英文名叫貝弗利-朱(Beverly Zhu),2002年出生在美國,父母都是華人。

朱易的家庭可以說是“學霸之家”。她的父親朱松純,1991年畢業於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計算機專業,1992年赴美留學,在哈佛獲得了博士學位,其間他和身為加州大學教授的朱易母親相戀,定居美國。朱純松2020年回國,2020年11月起,任北京大學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長。

朱易小名叫“悠悠”,來源於唐詩《黃鶴樓》里的一句:“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朱父說,自己從小在湖北長大,思鄉是一種永恆的情緒。

在北京大學人工智能研究院的網頁上,有朱純松的簡介,稱他是人工智能領域全球著名的學者。作為講席教授,他的主要研究包括通用人工智能基礎、計算機視覺、統計建模與計算、認知科學、機器學習、自主機器人等。

朱純松曾任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統計學系與計算機系教授,UCLA計算機視覺、認知、學習與自主機器人中心(Center for Vision, Cognition, Learning and Autonomy,VCLA)主任。他曾獲得國際計算機視覺大會頒發的馬爾獎、赫爾姆霍茨獎等多個獎項。馬爾獎是計算機視覺研究方面的最高榮譽之一。

朱易7歲開始接觸花滑。2018年,16歲的朱易在全美花樣滑冰錦標賽新人組中,以超出第2名35分的成績,奪得了全美花滑錦標賽新人組的女單冠軍。同年,中國花樣滑冰隊聘任花滑名將陳露為主教練,開啟了培養冰舞和女單的“晨路計劃”,為北京冬奧會做準備。

中國需要優秀的花滑運動員來提升成績。2019年,朱易入籍中國,開始正式代表中國隊出征花滑賽事。可在一次普通的常規訓練中,一不小心冰刀扎入了腳面,扎進了骨頭裡。傷情非常非常嚴重,教練判斷她需要一個漫長的恢復期。

愛恨情仇,長輩夙願……起底運動員的冰雪故事

在2020年的花樣滑冰四大洲賽上,朱易首次代表中國參加世界頂級大賽,獲得了第13名。2022年1月17日,20歲的朱易以總積分排名第一取得了本屆冬奧會中國女子單人滑唯一入場券,

關於此次在冬奧會上失誤的原因,朱易賽后表示:“當時發生太快了,我甚至都不記得發生了什麼,當我完成後內點冰三周跳時感覺很好,覺得可以完成後外點冰三周跳,但遺憾的是沒有完成”。而對於外界質疑她因為害怕受傷在外結環三周跳起空時,她則回應,這是受到連跳失利的影響,且感到疲累和壓力。

也有觀察者認為,疫情使朱易錯過了很多國際賽事,這也是她臨場經驗不足的客觀因素。

針對網友質疑內部選拔黑幕,2月9日,朱易媽媽在Ins上發布了女兒國內選拔賽的視頻。視頻中,朱易成功完成了后內點冰三周跳接后外點冰三周跳,在自由滑的幾段視頻中,也可以看到她成功做出了后外結環三周跳接后內點冰兩周跳夾心跳等動作。

對於其比賽失誤引發的爭議,冬奧運動員委員會主席楊揚表示,應該給她更多鼓勵,想對她說不要在乎那些無關緊要的評價。

在15日的花樣滑冰女子單人滑短節目結束后,朱易滿臉微笑,向觀眾比了一顆心。這是她在北京冬奧會上的第三次亮相,也是她第一次笑着離開冰面。

儘管第一跳后內點冰三周跳因周數不足被降級,連跳也沒能接上,但她較好地完成了其他兩跳,並在最後一跳後補跳了后外點冰兩周跳,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基礎分的損失。最終,她獲得53.44分,排名第27位。

坐在場邊等待分數時,她還在和教練談論技術動作。“教練說我第一跳點冰太輕了,但最後一個跳躍動作后外點冰三周跳能做成連跳還挺好的。我說我最後一個旋轉差點摔倒了,他就笑了。”朱易笑着說。

她說自己的狀態比團體賽時好多了,也放開了,很享受比賽。

從“小Tiger”到“鄭恩來”

對多人團體項目來說,引入優秀外籍選手,往往能在短時間內,大幅度提升團隊實力。2018年平昌冬奧會,韓國男子冰球隊異軍突起,就是靠6名從加拿大歸化的“白面孔”球員。韓國政府甚至臨時修改了入籍法,給他們開綠燈。

在此次冬奧會上,團隊項目里最典型的是中國男子冰球隊。

今年是中國冰球隊第一次參加冬奧會,是以東道主的身份直接晉級到正賽階段。球隊25人的參賽大名單中,超過半數都是歸化球員。據悉,這些運動員都是第一次參加冬奧會。

愛恨情仇,長輩夙願……起底運動員的冰雪故事

球隊中還有名人之後。比如,知名演員、導演英達的兒子英如鏑,還有1997年出生的華裔歸化小將鄭恩來,他是跳高名將鄭鳳榮的外孫。

鄭恩來的母親是中國人,父親是德國人,全家生活在加拿大。每年夏天,鄭恩來都會來北京跟姥姥姥爺待上一段時間,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

他3歲上冰,5歲開始打冰球,2012年以首輪秀身份在Bantam年齡組(13-14歲)被加拿大西部青年冰球聯盟(WHL)梅迪辛哈特老虎隊選中,被視為一名頗具潛力的防守型後衛。

愛恨情仇,長輩夙願……起底運動員的冰雪故事

鄭恩來的母親、姥姥、姥爺都曾是跳高運動員,姥爺段其炎曾是1959年第一屆全運會跳高冠軍,姥姥鄭鳳榮則是中國第一位打破田徑世界紀錄的運動員,曾受到過周恩來總理的接見。

鄭恩來最早的中文名字叫“鄭泰”,因為與周恩來的生日都是3月5日,且姥姥鄭鳳榮又十分崇拜周恩來,就把他的名字改成了“鄭恩來”。

2017年,在姥姥鄭鳳榮80大壽當天,鄭恩來表態願意放棄加拿大國籍,代表中國出戰。同年,中國冰球協會公布了海外選拔集訓名單,其中就有鄭恩來的名字。

2019年中國冰球聯賽決賽期間,鄭恩來代表崑崙鴻星二隊出戰,當時他就對媒體表示希望能代表中國參加2022年北京冬奧會,“體育就應該是這樣的,如果我有資格,水平又夠,對中國隊只有好處。入籍的高水平運動員多了,競爭會更多。有了競爭,也就有了壓力,中國冰球才能更快地進步。”

外孫的決定讓鄭鳳榮很欣慰,“我的孩子到中國來,這條路走對了。”

一直在關注冰球的鄭鳳榮對中國冰球現狀也有自己的認識,“說實話,論綜合實力、體能和速度,咱們確實跟美國人有差距。中國隊員需要在技術和體能兩方面提高,但我們老着急也沒有用,畢竟咱們國家開展這個項目有點晚。”

鄭鳳榮稱中國冰球在青少年時期還能跟歐美抗衡,但成年後劣勢卻很明顯,體能是一大原因,“小Tiger是中德混血,他佔了這個優勢。”

冰球男隊15名歸化球員中,11人有華人血統。除了鄭恩來之外,還有:

葉勁光(Brandon Yip),前鋒,出生於加拿大溫哥華,是中國移民第四代,曾祖父1881年闖蕩海外,被認為是世界職業冰球史上成績最好的華人男球員。

王泰勒(Tyler Wong),前鋒,爺爺奶奶在上世紀60年代移居到加拿大,爸爸是在加拿大出生的華人。目前他是崑崙鴻星俱樂部副隊長。

福將(Spencer Foo),前鋒,也是崑崙鴻星俱樂部副隊長。他1994年出生於加拿大埃德蒙頓,身高183厘米,體重86公斤,有華人血統。

福帥(Parker Foo),前鋒,是福將的弟弟,身高185厘米,體重78公斤。目前效力於崑崙鴻星俱樂部。

駱嘉(Lukas Lockhart),前鋒,1992年出生於加拿大本拿比。身高179cm,體重82kg,有華人血統。

建安(Cory Kane),前鋒,是崑崙鴻星隊中效力年限最長的球員之一。建安出生在美國,有華人血統。

韋瑞克(Ethan Werek),前鋒,出生於加拿大萬錦市,有華人血統,他身高185厘米、體重86公斤,是名左手持桿的球員。

袁俊傑(Zach Yuen),後衛,中國移民二代,父親是中國香港人、母親是廣東梅州人,在溫哥華出生長大,會說一口流利的粵語。

劉傑(Jason Fram),後衛,出生於加拿大,他的母親是一名來自新加坡的華人,父親則生長於英格蘭。

歐班永利(ParisO’Brien),守門員,出生於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從小在溫哥華長大。母親來自廣東中山。除了英文和簡單的中文外,歐班永利還會說一點法語。

還有4人沒有華人血統,集中在後防線上,包括後衛傑克·凱利奧斯、瑞安·斯普勞爾、丹尼斯·奧西波夫,以及守門員傑瑞米·史密斯。

其中,傑克·凱利奧斯是北美冰球名宿克里斯·凱利奧斯的兒子,1991年出生於美國芝加哥。傑克·凱利奧斯是目前崑崙鴻星隊中防守能力最為出眾的球員之一。

2月10日晚,中國男子冰球隊首次亮相冬奧賽場,鄭恩來賽后說:“這是我第一次代表中國參加冬奧會,能穿上這身衣服,是一生的榮幸。能代表我奶奶參加奧林匹克,非常高興。我奶奶天天給我打電話,給我加油。”

雖然在15日晚的淘汰賽上,中國隊最終以2:7不敵世界排名第一的加拿大隊,無緣八強,但隊員們已經將精彩表現留在了冬奧賽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