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和SpaceX稱:“龍飛船”的降落傘滯后不算是一個問題

NASA和SpaceX表示,他們正在研究SpaceX的“龍飛船(Crew Dragon)”太空艙上的降落傘滯后的一個反覆出現的問題–這是航天器從軌道返回時需要的關鍵功能。然而,這兩個航天夥伴淡化了問題的嚴重性,稱儘管有這種行為降落傘仍表現得非常安全。

Screenshot_2022-02-05 Screen_Shot_2022_02_04_at_1 36 24_PM 0 png(WEBP 圖像,1820x1213 像素) — 縮放 (51%).png

降落傘問題在SpaceX的“龍飛船”太空艙最近的兩次着陸中都有出現。在每次下降到地球的過程中,飛船上的四個主要降落傘中的一個比其他三個降落傘的完全充氣速度要慢。滯后的降落傘在11月的降落直播中清晰可見,在這次降落中,“龍飛船”載着四名宇航員從國際空間站回家。另外在1月的那次着陸–從國際空間站返回貨物–沒有進行現場直播,但Space News的一篇報道顯示,“龍飛船”的一個降落傘在那裡也滯后了。

今天,來自NASA和SpaceX的人員舉行了一次新聞發布會,在SpaceX的下一次“龍飛船”乘員發射之前討論降落傘的問題。NASA和SpaceX稱,他們正在審查數據以更好地了解這一行為。

在11月的着陸中,第四個降落傘的充氣時間比其他三個降落傘長75秒,而在1月的着陸中,遲鈍的降落傘的充氣時間長63秒。儘管如此,NASA還是表示,這些飛行器的下降速度被認為是正常的。NASA和SpaceX還稱,即使第四個降落傘根本沒有充氣,“龍飛船”也能順利降落。“你可以有一個降落傘完全丟失,但仍被證明可以降落,”負責監督龍飛船的NASA商業乘員計劃(CCP)的經理Steve Stich在新聞發布會上說道。

雖然“龍飛船”團隊計劃對降落傘進行全面審查,但他們預計不需要對該飛船的硬件或設計做出任何重大改變。SpaceX負責建造和飛行可靠性的副總裁Bill Gerstenmaier在新聞發布會上說道:“這更像是一個學習練習,我們如何能夠改善我們對降落傘操作的設計和工程理解。”

SpaceX的“龍飛船”是NASA的一個重要硬件,用於維護國際空間站。該太空艙只是目前能夠攜帶宇航員進出國際空間站的兩個航天器中的一個。一個類似版本的航天器則在負責將貨物運往空間站。

51668490813_2cd4da11f5_o.webp

儘管2015年的貨運任務失敗了,但SpaceX多年來一直在安全地將“龍飛船”送入和送出空間站,其首批乘客已於2020年5月乘坐該飛行器完成。11月,SpaceX則成功地將一個新四人乘員組即Crew-3用“龍飛船”運送到空間站,這一切就在發生將另一個乘員組即Crew-2帶回家的幾天後。在Crew-2的夜間着陸過程中,觀眾們注意到,當飛行器在空中下降時,四個降落傘中的一個比其他降落傘的充氣速度更慢。緩慢的降落傘最終在“龍飛船”濺落到墨西哥灣之前膨脹起來,所有四名宇航員都健康地離開了飛行器。

濺落後,NASA和SpaceX暗示該行為是正常的。“這些降落傘已經表現出這種行為,”Stich在濺落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道。另外,他還補充稱NASA查看了這些數據,認為他們在其一些測試的範圍內。 SpaceX還表示,在發射Crew-3之前,它廣泛地審查了着陸的視頻和數據,但表示這種行為是在意料之中的。

這個問題在最近“龍飛船”的貨運版返回時再次出現,該任務被稱為CRS-24,於1月24日從國際空間站返回。NASA沒有提供那次着陸的現場直播,因此在約一周的時間裡,公眾對降落傘滯后的問題一無所知。NASA負責太空業務的副局長Kathy Lueders在今日的新聞發布會上稱,由於成本問題,航天局停止了對貨物着陸的直播,但該機構現在計劃在未來的貨物任務結束后舉行新聞發布會。

在今天的新聞發布會上,NASA和SpaceX加倍宣稱他們以前見過這種情況。“這種滯后的降落傘現象是我們在這些大型環形細胞降落傘上看到的。實際上,我們在其他測試和其他(貨運)飛行中也看到過它,”Stich說道。工作人員認為,可能是當降落傘展開時,其中三個降落傘在空氣動力學上“遮擋”了另一個降落傘,進而導致它展開得更慢。

除了再次審查數據以更好地了解行為外,NASA和SpaceX表示,他們計劃訪問供應SpaceX降落傘的供應商並鋪設降落傘,看看是否有什麼地方看起來不對勁。他們還計劃做一個“膨脹分析”,看看所有的貨物着陸參數是否都在預期之內。如果一切順利,NASA將努力批准SpaceX執行其下一次載人任務–Crew-4,其目標是在4月15日發射。SpaceX還計劃在3月底為Axiom向國際空間站運送一組私人宇航員。

至於目前跟國際空間站對接的Crew-3載人龍飛船太空艙,SpaceX和NASA認為不需要做任何改變。該太空艙的降落傘無論如何都無法真正修改,它將在今年春天將四名乘員帶回家。

當被問及“載人龍飛船”是否能夠用兩個降落傘降落時,Gerstenmaier拒絕回答。反之,他指出,在測試降落傘的過程中,SpaceX模擬了一個降落傘的故障並發現其他三個降落傘可以承擔起責任。他認為,事實上,失敗的降落傘有助於確保其他三個降落傘確實充氣,他指出–“我們不認為這是一種惡化的狀況。事實上,它有可能是一種自我糾正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