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英特爾:昔日芯片王者淪為華爾街棄兒

據報道,華爾街最近一直在發出關於美國芯片行業領導地位加速轉移的信號。倘若這一判斷正確,英特爾長達40年的霸主地位將會很快終結。
自10月初以來,踏上5G浪潮的高通,市值已經實現了50%的增長,並在上周超過英特爾。而長期在PC和服務器芯片市場隨英特爾陪跑的AMD,也實現了類似的反彈,距離超越老對手也已近在咫尺。

透視英特爾:昔日芯片王者淪為華爾街棄兒

就在一年多以前,專為機器學習、視頻遊戲和超級計算等任務提供加速芯片的英偉達,也在市值上超過英特爾。英偉達股價自10月初以來累計上漲近60%,如今的市值甚至已經達到英特爾的4倍。

英特爾這段時間的表現如何?他們曾試圖讓新CEO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安撫心灰意冷的投資者,但卻未能成功,導致股價進一步下跌。在艱難轉型的初期,有些讓人充滿希望的預測,認為該公司將實現15年未未見的兩位數增長,但由於沒有詳細計劃支撐,所以根本得不到華爾街的讚賞。

英特爾的麻煩接踵而至:它失去了智能手機市場,失去了在芯片製造技術領域對台積電的領先地位,甚至連長期主導的PC和服務器市場也開始遭到蠶食。

雪上加霜的是,最近的市場情緒表明投資者對該公司的復蘇能力越來越沒有信心。簡而言之,華爾街不再相信曾經支撐英特爾霸權那無與倫比的技術廣度、卓越的運營歷史、傲視群雄的財務能力,足以幫助它扭轉航向。

芯片行業的資本回報周期都很長,新技術路線圖短期內看不到效果,因此一旦掉隊,就很難重新獲得優勢。基辛格組建的管理團隊經驗豐富,但面臨這種現狀,華爾街確實很難輕信他們。

從某種意義上講,AMD的崛起是最令人吃驚的。這家公司的市值在2005年左右萎縮到20億美元,但後來卻通過激進的技術改造在英特爾創造的x86處理器市場獲得新的競爭優勢,為其贏得了高達1900億美元的市值。根據Mercury Research的數據,該公司的市場份額已經接近25%。

在數據中心市場,英特爾應當儘快推出可以扭轉局勢的新產品。Sapphire Rapids是英特爾首款圍繞“小芯片”設計的處理器。也就是說,這需要通過一系列組件組裝一個芯片,而不是從一個硅片上製作芯片。AMD正是從2017年開始憑藉這項技術崛起的。

雖然具體的性能數據尚未發布,但這款有望在明年初推出的產品可以給英特爾帶來一些優勢。

不過這種優勢難以持久。AMD宣布基於其Zen微架構的下一代芯片將在年底推出。這些芯片將由生產工藝更加先進的台積電代工,把更多功能融合到更小的空間內,從而將處理器的密度擴大一倍。這樣一來,就能以更小的功耗帶來更強大的計算能力。除非英特爾能夠在生產工藝上追回台積電的領先優勢,否則很難與之競爭。

與此同時,英偉達也在數據中心市場挫敗了英特爾。無論對英國芯片設計公司ARM的爭議性收購能否獲得監管者批准,英偉達都將推出基於ARM架構的數據中心產品。除此之外,AMD也在進軍PC市場,而蘋果Mac在用自家芯片取代英特爾處理器后,也實現了驚人的性能。

這就難怪投資者對英特爾持觀望態度。他們所能期待的只有不高的毛利率和未來兩三年的大舉投資。至於何時恢復增長,現在看來似乎遙遙無期。

如今的美國股市充斥着廉價資本,身為曾經的行業領袖,甚至有可能在未來繼續充當行業領袖,英特爾對應明年的市盈率僅為13倍,股息收益率接近3%。如此看來,這簡直是在撿漏。但除非基辛格能夠證明英特爾王者歸來,否則很難吸引投資者的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