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輪裁員來襲?字節跳動教育版圖指向何處

11月25日,字節跳動旗下大力教育退出中小學學科培訓的消息在市場上不脛而走,與之相伴的還有業務線再次裁員的傳聞。北京商報記者也了解到,本次裁員涉及中小學學科培訓業務。據悉,早在今年8月,大力教育就已關停了“GOGOKID”和“你拍一”兩條業務線,並對清北網校、瓜瓜龍啟蒙等業務進行了調整。

而與中小學方面業務調整不同的是,今年10月,同屬字節跳動的巨量引擎推出了職教品牌“巨量學”。作為業內普遍公認的教育跨界選手,字節跳動“雙減”后的系列動作值得關注。如何發揮本身具備的運營和技術優勢重新審視教育版圖,也成為字節跳動接下來需要考慮的問題。

新一輪裁員來襲?字節跳動教育版圖指向何處

涉中小學學科培訓

追隨着教培老兵們退出中小學學科培訓領域的腳步,“跨界”選手字節跳動旗下大力教育也傳出了放棄K9學科培訓、啟動裁員的傳聞。11月25日,北京商報記者觀察到,目前大力教育子品牌清北網校官網上售賣的課程,授課時間均截止到今年年底,之後的課程並未上線。

同時,針對裁員傳聞,北京商報記者也向大力教育方面進行了求證,據一位接近大力教育的人士表示,本次裁員涉及到了中小學學科培訓業務。據透露,大力教育目前為字節跳動的業務板塊之一,業務覆蓋智慧學習、成人教育、智能硬件、校園合作等領域。舉例來看,除培訓業務外,大力教育還推出了大力智能學習燈,目前這一產品在淘寶的月銷量過萬。

實際上,本次的業務調整和裁員並不是大力教育在“雙減”之後的首次動作。早在今年8月,大力教育就關停了旗下的“GOGOKID”和“你拍一”業務,並進行了用戶退費。

而回到字節跳動本身,這一龐大的互聯網企業也剛於11月初完成組織調整,實行業務線BU化(BusinessUnit,業務單元),成立六個業務板塊,包括抖音、大力教育、飛書、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

目光鎖定職業教育

在大力教育調整原本教培業務的同時,字節跳動也開始將目光轉移至職教領域。

今年10月,字節跳動旗下巨量引擎推出了數字化職業教育品牌“巨量學”,該品牌被定位成專註於短視頻、直播、電商、廣告營銷領域的一站式數字化職業教育平台。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目前該平台已上線了教授如何直播、電商開店、視頻剪輯等多方面的技術類課程,不少課程都是免費供應。同時,平台上還提供了各類專業性技能文章供學員閱讀。

從“巨量學”的專攻方向來看,無論是廣告營銷還是直播帶貨,都與抖音平台的屬性相契合。從學員的流入到流出,抖音平台都能發揮引流和出口的作用。

“目前市場上有大量圍繞短視頻平檯布局的商業化公司,也有大量依靠短視頻平台去創作和創業的個人。基於這一情況,字節跳動自己親自下場做這方面的職業教育,也等於是他們在自己的業務邏輯下發展出衍生品。”互聯網教育專家、素履諮詢創始人郁苗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這樣的衍生品既能為字節自己培育市場,也能實現用戶的轉化,實現商業變現,等於‘一魚多吃’。”

快速變現難實現

在做教育的選手中,字節跳動一直屬於較為“與眾不同”的存在。其業務範疇不僅包含培訓課程、教育智能硬件等,甚至還能為商家提供可入駐平台。有業內人士表示,字節跳動在教育方面的全維度布局,會讓他們對教育監管的敏感度更高。

日前,抖音電商中心也發布了新的治理公告,要求禁止發布面向學齡前兒童的課程以及面向中小學(含高中)的學科類課程,除政策要求的義務教育階段外,高中階段的學科課程同樣在輻射範圍內。此外,新通知還要求,面向中小學(含高中)的非學科類課程不得以直播、視頻形式推廣相關商品。

“事實上對字節跳動來說,除了現有的業務調整外,預計他們下一步還將有動作。”郁苗分析指出,對字節跳動或者大力教育而言,高中及K9的非學科業務都將成為雞肋。“字節跳動需要的是高回報,但從教育的屬性來看,哪怕是在線教育,屬性都不是科技驅動型,而是運營驅動型,這一特點相對字節來講較為不符。所以在沒有高回報率的情況下,預計未來字節在教育領域的業務也會越來越少。”郁苗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