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電動車幕後安全“攻與防”

“上牌的時候車子肯定不是這樣的,是上牌之後把電池換了。”在菜市口路口,一輛“白牌”電動自行車引起了交警的注意。原裝電池被改裝為更大容量的電池,導致高度超出原車電池艙。將安全作為核心的北京電動車新規實施半月,北京交管部門已處罰電動車各類違法行為近2萬起,識別非法改裝的“白牌車”是其中重點,最高可處1000元罰款,並收繳違法車輛。

從嚴查非標電動車上路到提供充足的公共充電樁,一系列配套措施正在穩步跟進。但在整個電動車的安全閉環中,這卻不是全部。二手電池去了哪?淘汰掉的超標電動車又去了哪?在防止存在安全隱患的拆解零件“喬裝打扮”重新流入二手市場方面,一道道“幕後防線”已然拉起。

小區防線 “火眼金睛”勸退入戶電動車

家住朝陽興隆家園的金女士最近注意到了小區的新變化:“別人把電動車推進電梯的時候,廣告屏會發出語音提示,提醒電動車不能入戶。只有把車推出去才會關電梯門。”

這套識別系統讓金女士安心不少。該小區物業北京天翌物業經營部經理庄海清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這套系統上周剛裝上,剛開始啟用,目前來看效果是比較好的。小區65部電梯每部都裝了攝像頭。”

庄海清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物業原本和提供這套系統的公司在電梯安防方面有過合作,最近該公司有了這項增值服務,物業就主動購買,在電梯里進行了安裝,價格是每個攝像頭3000元。

今年10月31日,超標電動車過渡期大限已至。11月1日起,不合規的電動車上路將面臨處罰。新政劍指的也是近些年來超標電動車所帶來的一系列安全問題,以及部分電動車主為了增強續航擅自改裝蓄電池所帶來的安全隱患。

數據顯示,今年以來全國已發生電動車火災1萬多起。從起火原因看,電氣故障是造成電動車火災的主要原因,佔62.1%;而過充、電池單體故障、電氣線路短路是導致電動車電氣火災的根本原因。

而電動車安全問題,在防改裝、防上路的同時,更重要的便在於“防上樓”。今年8月1日,應急管理部發布的《高層民用建築消防安全管理規定》開始實施,已經明確禁止在高層民用建築公共門廳、疏散走道、樓梯間、安全出口停放電動車或者為電動車充電,對拒不整改的最高可處罰1萬元。

如何避免居民將電動車或電動車電池帶回家充電,除了法律法規的完善,“智慧消防系統”的作用超乎想象。興隆家園所使用的系統是目前主流解決方案中的一種,即在電梯內安裝智能攝像機,錄入電動車、充電電池等物體的外形特徵。當有類似物體進入電梯,會立即被監測設備識別,發出語音警報提示禁止電瓶車上樓,或通過雲平台推送給相關負責人,電梯門無法關閉,直到電瓶車退出電梯才能恢復正常。

另一種智慧系統則主要通過電氣數據進行分析。通過對樓層用電行為管控,精準識別電動車充電行為。當電動車接入或存在其他電氣火災隱患時,會自動報警並將數據上傳至平台,識別準確率高達95%。

同時,轄區電動車的充電點位都能夠接入該平台,對電動車充電的運行情況進行評估,提升自防自救水平。該系統也在部分街道、小區陸續落地。

應急救援部消防救援局局長瓊色在11月8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現在有的居民小區在電梯間安裝了智能檢測系統,一旦電動車進入電梯就發出警報或者電梯停運,效果不錯,我們認為有條件的地方可以借鑒。”

北京商報記者此前在海淀區城市大腦也看到,通過智慧社區平台,在小區中布設傳感器,可以為小區打造安全防護體系。電瓶車入梯,進而要入戶充電,這種情況在智慧社區平台能夠實時監測到報警電梯內的視頻動態。工作人員介紹,在小區戶外充電樁建設完畢后,再有電瓶車入梯,不僅能夠識別電瓶車,還能夠讓電梯自動停止運行,來規範居民充電行為。

“我也知道拿回家充電很危險,但小區充電樁實在不夠用,下班晚幾分鐘,充電樁就被佔滿了。”車主劉女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公共充電樁不足是電動車車主將電池帶回家充電的一大原因。

以昌平某小區為例,最近剛安裝了可供10輛電動車充電的掃碼充電樁,但整個小區的電動車保有量至少有200輛,供需完全失衡。該小區物業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正跟居委會商量加裝充電樁,但在小區里找不到合適的能放充電樁的場地是主要問題。

不過總體來看,北京各地區正加快安裝電動車充電接口。如西城區在今年1-10月,已新增6800餘個電動車充電接口,同時近3000個電動車充電接口正在安裝中。西城區消防支隊防火處相關負責人表示,將根據各個街道、社區的具體情況,通過走訪、調研摸清電動車充電設施的數量需求和位置需求,儘快實現全區電動車充電設施全覆蓋。

“下一步,將推動建設更多停放、充電場所,跟進出台這些場所的消防安全標準,推動實施固定充電場所電價優惠政策,為公眾安全規範使用電動車提供更好保障。”瓊色介紹。

電池防線 回收之後統一運往拆解機構

為電動車提供更多充電場所,能夠從源頭上避免電動車入戶充電,減少事故發生後人員傷亡的可能。更進一步來說,提高電池和充電器質量,保障好電池安全是根本。

北京商報記者從多名業內人士處了解到,輕便化是電動車的主要發展趨勢,而輕便則意味着鋰電。在新國標整車重量不超過55kg的要求下,相對沉重的鉛酸電池使用空間已大大縮小。但鋰電因其天然的電化學活性,安全風險相對更高。

北京商報記者曾在對電動車電池混用及改裝的問題進行調查時發現,除了從生產端嚴控電池質量,從執法端嚴查改裝電池之外,也需關注超標電動車在回收后二手電池的流向。

根據北京市交通綜合治理領導小組下發的《淘汰超標電動自行車回收處置工作方案》通知要求,廢舊電池要按正規渠道和方法處置。北京市目前具有廢鉛蓄電池收集資質的企業共有13家。

“近一個月廢鉛蓄電池的回收量增長了不少,每天大概有100多噸,1噸大概150塊電池。”北京超能環科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王開黌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北京大概一半的廢鉛蓄電池都由該企業回收。

為保證安全,存放電池的庫房都經過安全改造。地面採用環氧自流地坪,具有耐水性、耐酸鹼性等化學特性,同時進行了防滲透、防酸等處理,避免污染土地。由於北京沒有專門的電池拆解廠,電池在回收之後,將被統一運往外省的拆解機構。

“廢鉛蓄電池拆解這個產業可以說已經很成熟了,基本上百分之七八十都是可以再利用的。”王開黌向北京商報記者解釋稱,比如電池外殼為再生塑料外殼,電池內部的酸可以再生成硫酸,大部分電池的正負極是鉛板,可以冶鍊出鉛錠。

但關於鋰電池回收方面,王開黌表示,目前尚無成熟的處理方法,國內外也正在加快研究中。

“鋰電池的有效回收、循環利用一直是個困擾所有新能源企業的難題。近十年來,新能源電動汽車逐年銷量大增,動力鋰電池梯次利用和回收再利用的市場規模也將達到100億元左右,而使用5-8年後的鋰電池的梯次利用以及回收利用,就會帶來更多的環保問題、安全使用問題,確實需要關注和重視。”北京特億陽光新能源總裁祁海珅告訴北京商報記者。

市場上,作坊式生產或回收的鋰電池大量存在,存在較高的安全風險。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上海青浦警方於近日搗毀了一個銷售非標電動車鋰電池窩點,現場查獲電動車鋰電池100餘個,充電器320餘個。據審查,犯罪嫌疑人李某在明知超過48V的鋰電池存在安全隱患的情況下,購入大量標準電池板,然後自行組裝成超標的60V和72V鋰電池,牟利100餘萬元。目前,李某已因涉嫌銷售偽劣商品罪被青浦警方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同時,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正迎來第一波退役潮。而在動力電池梯次利用之中,曾有觀點認為,可交由低速電動車使用,但相關標準仍未明確。

“我認為新能源汽車的電池回收後用在電動車上是不安全的,其實改造的成本也是很高的。新能源汽車電池回收後用於儲能行業比較合適。”北方工業大學汽車產業創新研究中心研究員張翔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目前電動車的鋰電池回收方面尚缺乏國家監管,相關部門目前主要聚焦新能源汽車鋰電池的回收,建議儘快將電動車所使用的鋰電池也納入監管。

地區防線 杜絕非標車流向其他二手市場

除了廢鉛蓄電池的回收,在超標電動車整體回收方面,北京市也建立了完備的體系。北京市7月發布的《淘汰超標電動自行車回收處置工作方案》要求,充分發揮市場機制和本市既有再生資源回收體系作用,以車輛“以舊換新”為主要渠道、“回收拆解”為補充路徑。

家住東城區的張先生有輛長期閑置的超標電動車,由於沒有換購需求,就沒有參加前段時間門店的“以舊換新”活動。最近,他接到小區通知,要求儘快處理該輛電動車。

這讓張先生犯了難,超標電動車無法再上路行駛,推行不便,如何帶去回收站點?在小區物業的幫助下,他打通了北京市發布的超標電動車回收企業電話,對方表示可以提供上門回收服務,最終以100元的價格成交。

“我們回收電動車主要是按車型大小來區分的。小型車大概在80元左右,中型的在100-130元,大型的話可能130-160元。很多居民覺得我花了三五千買的電動車,回收怎麼這麼便宜,其實是因為我們在回收完電動車之後,是絕對不能再做二手利用的,不管車況如何,最終唯一的去向就是拆解。”北京天龍天天潔再生資源回收利用有限公司辦公室主任肖麗麗告訴北京商報記者。

北京市華京源再生資源回收市場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徐娜也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回收的車輛將全部送往拆解。“電動車回收這部分的業務大概也就是微利。我們公司有自己的拆解中心,利潤主要取決於拆解的精細化程度。如果粗拆的話,只能拆成廢鋼材、廢塑料和電池;要是精細化拆的話,電動車後面都有一塊電機,電機可以拆出銅和一部分強磁,拆成這種程度的話可以實現利潤最大化。”徐娜表示。

是否有二手電動車流向河北等新國標尚未落地的市場?肖麗麗直言,曾兩三次接到過河北地區收購者的電話,希望高價回收車況較好的超標電動車,“但是這種我們都是直接拒絕的。必須要在有正規資質的企業裡面找合作單位”。

愛瑪科技集團高層也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北京地區的非標車換購,是在北京市交通綜合治理領導小組的統一指導下進行的。換購的老舊車輛,由政府指導,交由專業的、具有廢舊資源回收利用資質的公司,進行統一報廢處理。這樣嚴格的防範措施,也將杜絕一切北京換購下來的非標車流向尚未落地新國標地區的二手市場。